分享到微信
科技
作者:连线Insight
2021-07-16 16:01
[亿欧导读]

紫光集团是怎么走到破产边缘的?

制造业 工作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来源:连线Insight

作者:钟微

编辑:子夜

紫光集团,这个在半导体产业地位颇高的企业,正在面临剧烈的债务危机。 

已在A股上市的紫光股份,一直是其旗下重要的优质资产,如今却可能要走向被出售的命运,以用来缓解紫光集团眼前的燃眉之急。 

紫光集团最早的债券风波起于2020年11月16日,当时其债券首度发生违约,未能兑付到期的私募债“17紫光PPN005”。 

直到目前为止,紫光集团已有多只境内外债券违约,包括16紫光01、16紫光02、17紫光03、18紫光04、19紫光01、19紫光02。 

根据公告,截止2021年4月26日,紫光集团负有清偿义务的已到期债务的累计金额为人民币70.18亿元。而截至2020年上半年,紫光集团总负债规模已达2029.38亿元。 

雪上加霜的是,不满的债权人,已经无法坐视毫无清偿能力的紫光集团。 

2021年7月9日,紫光集团收到了一封来自法院的通知:债权人徽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向北京一法院申请,对紫光集团进行破产重整,理由是紫光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 

过去数年,紫光集团已经买卖了许多资产。而早在2020年,紫光集团便曾挂牌转让紫光股份17%的股票,股票转让后,紫光集团获得约140亿元的现金。 

继转让股份后,如今其可能将直接变卖紫光股份。

据路透社报道,紫光集团在发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因为面临更多即将到期的债券偿付,其已接洽了几个投资者,寻求剥离其持有的紫光股份的46.45%股份。 

该报道还提到,阿里巴巴正考虑与当地政府支持的一家企业合作,考虑收购紫光股份的股权,入股的价码可能高达77亿美元(约500亿人民币)。 

而紫光股份的潜在竞购者还包括无锡产业发展集团、北京电子控股和获得政府支持的半导体投资基金建广资产。 

紫光集团需要找到一位接盘者,但紫光股份是否有足够的吸引力?而卖出包括紫光股份在内的核心资产,又能否解决紫光集团的千亿债务? 

紫光股份有多少价值? 

在紫光集团构建的围绕集成电路的产业链中,布局着多家核心子公司,而A股上市的紫光股份无疑是极其重要的一块拼图。 

1988年,清华大学成立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这也是紫光集团的前身。之后紫光集团向控股型平台公司发展,围绕集成电路,建立或收购了从芯片到云计算等领域的诸多公司。 

之后不少企业走向上市,紫光股份于1999年3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是紫光集团迈向资本市场的重要一步。当时为了募集更多资金,紫光集团将最优质的资产,有一定盈利的业务,纳入到紫光股份。 

背靠清华大学的“金字招牌”,以及当时资本市场对高科技股的追捧,紫光股份上市开盘价为26.75元,当日报收51.92元,此后其股价也曾突破百元大关,成为行业内的第一支“百元股王”。 

但近一年以来,紫光股份的股价处于较为低迷的状态。相比于2020年7月的最高点36.76元每股,如今股价已跌至24.47元每股。 

由于近些年来紫光股份遭遇了股权转让、股东减持等风波,且此前工大高新、方正集团等校企都遭遇了资金链问题,也影响了市场对紫光股份的判断。 

不过,如果仅仅从业绩出发,紫光股份的表现不俗。财报显示,2020年公司营收为597.05亿元,净利润为18.95亿,2021年Q1公司营收为135.1亿元,净利润为2.75亿,都处于增长状态。 

紫光股份的净利润走势图,图源企查查

芯片和云计算一直是紫光集团的两大业务支撑,而后者则主要依托于紫光股份。 

目前紫光股份主要从事云产业服务,主要提供公有云、政务云、行业云以及服务器、存储系统等云计算业务。 

其中,在政务云业务方面,紫光股份承建了17个国家部委级政务云、24个省级政务云、300余个地市区县政务云。 

紫光股份与上海闵行区合作的教育项目,图源其官网

而目前整个云产业中,政务云是极其重要的一块市场。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云计算市场预计总规模将达1858亿元,而政务云的规模将达813亿元规模,占比43.8%。 

从这一点来看,此次被曝出可能接盘紫光股份的阿里巴巴,应该有足够的兴趣。 

一直以来,阿里巴巴都在布局云计算领域,阿里云在企业云方面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但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曾表示,阿里云80%以上的客户为中小客户,服务难度较大。

早在2019年阿里云便开始重点拓展政务云业务,同年10月,阿里成立政务钉钉事业部。 

而在2020年9月,阿里云又公布了“云钉一体”战略,将钉钉与阿里云整合,向政府、学校、企业等销售SaaS产品。 

但直到目前为止,阿里云对于政府客户尚没有较强的覆盖,在政务云方面的市场份额,远不及浪潮云、电信云等厂商。如果阿里巴巴最终得以收购紫光股份,无疑将可以快速拓展云计算业务。 

主业之外,这些年紫光股份自身也参股控股了很多科技类公司,包括紫光数码、紫光教育、茂正华信等。 

其中新华三是其体系内的重要子公司,其成立于2003年,脱胎于华为数据通信部,初期由华为绝对控股,此后新华三的股权几经易手,最终由紫光股份收购了其51%的股权。 

当时紫光股份还曾在公告中提到,新华三在全球企业网络、云计算、大互联、超融合架构、存储等市场具备的领先优势,能够助力紫光股份向世界最全面和领先的IT服务平台型企业加速迈进。 

而目前新华三主打的高端路由器、交换机、服务器、防火墙等诸多产品,已经服务于各个领域核心运营商,比如新华三CR核心路由器目前已经应用于中国移动骨干网、中国电信城域网的建设。 

整体而言,紫光股份依然是一个有价值的科技公司。而今它的命运很可能迎来重要的转折点。 

紫光集团需要尽快找到接盘者

从紫光集团目前的债务情况来看,最终如果出售紫光股份也是无奈之举。 

截至2021年4月26日,紫光集团逾期债务金额70.18亿元。 

除了到期债务和违约债务,其总债务情况也十分危急。2020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紫光集团总资产2966.49亿元,总负债2029.38亿元。 

为了还债,紫光集团已多次出售旗下资产。 

从2019年起开始,它卖掉了部分非核心资产,其中包括苏州日月新半导体30%的股权、矽品苏州30%的股权等。 

而往后紫光集团又不得不将目光转向核心资产。2020年5月6日,紫光集团旗下控股子公司展讯投资与22家投资者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500亿元的估值转让了紫光展锐13.39%的老股,获得73.66亿元。

要知道,紫光展锐目前在国产手机芯片领域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根据CINNO Research的最新数据,紫光展锐进入手机处理器芯片出货量前五,排在联发科、高通、苹果、海思后面。 

同年9月16日,紫光集团全资子公司紫光通信又宣布,将紫光股份5.68%的股权转让给北京屹唐同舟股权投资中心,再次回款46.66亿元。 

但变卖的资产,还是无法堵住紫光集团数千亿债务的“窟窿”。 

其资产负债率依然没有太大的改善。通过处置资产,紫光集团的资产负债率曾从2019年年末的73%,降至2020年三季度末的70.05%。 

目前紫光集团手里的主要筹码还是上市公司股份。7月10日公告显示,目前其间接持有紫光股份约13.29亿股,持股比例46.45%;间接持有的紫光国微股份数量约为1.97亿股,占比32.39%;合计持有学大教育2205.16万股,占总股比18.73%。 

截至7月15日收盘,紫光集团持有的前述3家上市公司股份对应市值约为646亿元。 

相比紫光集团的债务,这些优质资产加起来也只是杯水车薪。 

与此同时,紫光集团旗下子公司还需要长期、大量地烧钱。 

比如长江储存,其是由紫光集团与武汉新芯合作成立的国家存储芯片基地项目。目前在NAND(计算机闪存设备)领域已经实现了128寸NAND的量产出货。 

此前据芯智迅统计,长江存储总投资约1600亿元。而之后其还计划在2021年投入更多资源去扩大产能,达到月产10万片晶圆、产能占据全球的7%的目标。 

如长江储存一样的子公司还有不少,它们短期内很难盈利,却需要大量投入,这可能导致未来紫光集团的债务越滚越大。 

留给紫光集团的选择并不多了,它需要尽快找到接盘者,争取更多喘息的时间。

紫光集团是怎么走到破产边缘的? 

紫光集团陷入债务困境,在八年前便埋下了隐患。 

2013年6月,毕业于清华大学的赵伟国接手紫光集团,成为总经理、董事长,并开始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并购。 

通过频繁的并购,紫光集团也展现了惊人的扩张速度,在短短几年间便成为国内半导体产业的重要玩家。

而在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发布后,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便相继成立,给予了紫光集团千亿元级别的资金支持。 

巨额的融资撑起了紫光集团的野心。2015年,赵伟国还曾放出豪言,想要收购台积电。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曾对此回应称,对紫光集团有意入股持开放态度,但若要取得台积电控制权得拿出至少300亿美元,应该很少人能办到。 

紫光集团有钱,收购台积电却并不是有钱便能办到。 

但是这并不妨碍紫光集团继续“买买买”,可以说,目前紫光集团在各个领域的布局和地位,很多都是靠买出来的。

比如紫光展锐能够在手机芯片领域占据一席之地,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紫光集团前后收购了芯片供应商展讯通信和射频IC企业锐迪科,再将它们与紫光展锐整合。

紫光展锐总部,图源其官网

另外,其旗下公司中,除了主要在云产业提供软硬件产品的紫光股份,还有在芯片产业深耕多年的紫光展锐、紫光国微、长江存储和法国立联信等,这些公司在各自的领域都有一定的竞争力。 

紫光集团还曾声称,已经在芯片、云计算领域,形成从芯片研发设计、制造、封测、服务器、存储、交换机到基础平台与网络平台、终端应用等完整产业链。 

无论成效如何,这些宏大的布局,短期内都很难盈利。这些产业周期长、见效慢、回本慢。而投资涉及的金额却高得惊人。据新京报此前报道,自2013年开始,五年间,紫光系共投资并购16家(不包括后期暂停或终止的),斥资千亿元。 

大手笔的投资背后,紫光集团选择频繁进行债券融资,但这些并购资产造血能力不足,导致偿债压力不断积攒。 

这种高速扩张隐藏的风险,从2018年开始慢慢显露。年报显示,2018年三季度紫光集团开始亏损,盈利能力下降,仅实现净利润2.6亿元,同比2017年大幅下滑超过90%。 

平安证券曾分析了紫光集团危机背后的原因:从公司自身经营效率来看,紫光集团主营业务集中,但高度依赖政府补助;从现金流角度来看,紫光集团的资金均高度依赖债务滚动;从债务压力来看,其资产负债率高企,债务负担极重。

渐渐地,紫光集团所擅长的并购路径不再被市场看好。近几年其也频频出现并购失败的案例,比如紫光集团曾希望将收购的Linxens,并入上市公司紫光国微,让其实现在中国市场的资本化,但这场并购发起两年后,于2020年6月被证监会否决。 

并购等资本运作曾让紫光集团快速地发展,在中国芯片、云计算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但在高杠杆下、无节制的扩张,无疑是一场极其危险的游戏。 

就在债务危机显露的2018年,赵伟国开始不断辞去紫光集团旗下公司的重要职务,一次他公开提到,“我们这些年很多企业出问题,是因为野心过度膨胀”、“要小心管理自己的野心和运气”。 

这些话在如今看来,更像是对紫光集团的警示,赵伟国也曾想改变这场危机的走向,但紫光集团还是走到了破产边缘。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紫光云计算赵伟国云计算存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