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刺猬公社
2021-07-23 10:31
[亿欧导读]

变革的评分机制,成了粉丝反击的最终契机。

游戏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作者 | 星晖

编辑 | 语境

出品 | 刺猬公社


“最低的时候,听说只有2.7分。”小远皱着眉头回忆,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神情。

2020年9月底的一天,小远首次参与《原神》公测,屏幕亮起,疾风吹彻。他曾是米哈游另一作品《崩坏3》的忠实玩家,原本只是想着“来支持一把‘米忽悠’”。但很快,小远意识到自己被卷入了战争。

《原神》测试海报

《原神》立项于2017年初,由上海米哈游制作发行。历经数次测试后,这款开放世界游戏走入公众视野,舆论狂潮骤起,席卷半个中国游戏圈。

意见相左的玩家在各大互联网平台展开论战,硝烟从垂直游戏社区蔓延到B站、知乎微博……一切能给《原神》评论、打分的地方,都成为剑拔弩张的暴风眼。

小远的记忆里,最糟的时候不能说《原神》一句好话,否则会被人追着发私信,“骂什么的都有”。在国内知名手游平台TapTap,《原神》前期的评分低谷不足3分,平稳期则在4到5分上下徘徊。

时间推移,局势渐变。《原神》接连摘得2020 App Store年度游戏、2020 Google Play最佳游戏、2020 TapTap最佳游戏。每一份授予《原神》的褒奖,都伴随粉丝的反扑,在游戏圈搅动风云。

2021年5月11日,TapTap发布公告称,评分算法将升级。7月21日,《原神》正式更新2.0版本,此时其TapTap评分已上涨至8.5——一个让小远难以置信的数字。粉丝欢欣鼓舞之际,质疑的声音亦如影随形,新一轮交锋仍在继续。

《原神》最新评分

红与黑的故事交错上演,评分背后是复杂撕裂的舆论生态。在平台、开发者与玩家之间,流动着理智与情感的永恒难题。

众声喧哗的时代,到底谁有资格裁决,我们玩的是好游戏,还是坏游戏?

谁在改写《原神》评分?

根据TapTap官方公告的说法,其算法更新主要包含四个方面。首先是提高游戏最新版本评价权重,目的是使评分贴合游戏近况;其次是优化游玩时长对评分权重的影响,这也是此次算法变动中争议最大的焦点话题;第三,削弱意外事件导致的短期内评分剧烈变动,最后一条为加强反水军机制,降低可疑评分权重。

对《原神》来说,翻身的关键在于前两项。

自公测初期,《原神》便深陷舆论危机,在短时间内积攒下大量负面评价,“游戏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的控诉犹在耳畔。其中部分评论者并非实际玩家,而只是跟随大部队来踩一脚,自然不会随版本迭代而更新评论。

而根据更新后的算法,这些“打一枪就跑”的过往恶评权重被降低,影响力大大减弱。

另一方面,由于游玩时长与评分权重紧密关联,老玩家的声量得到更多重视,进一步减弱“过客”或“云玩家”的话语权。总体而言,现在决定《原神》评分的主力军,是那些真正投入了时间精力的人。

基于朴素的逻辑分析,能坚持玩下来的老玩家们,本身就对游戏有深厚情感,更倾向于给出正面反馈。可以说,TapTap评分算法更改为《原神》评分回暖创造了条件。

下一个问题在于,评分系统的覆盖范围是整个平台,而不仅仅服务于一款游戏,理论上所有作品都能享受红利。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几乎没有其他游戏能像《原神》这般实现飞跃,其涨分幅度令同行望尘莫及。

数据显示,从6月22日至7月22日,《原神》TapTap评论区新增11000多条正向评价,活跃度远超许多新游戏。大批资深的《原神》玩家相聚于此,游玩时长数百小时者比比皆是。他们秀出时长标签,打出高分,为心目中的好游戏正名。

《原神》的评论区

在《原神》爱好者聚集的游戏群里,小远看到有人兴奋地把评分截图发出来,“快要翻一番了!”商业逻辑里,人们用“水军”形容那些集中刷好评的人。而这群为《原神》改写评分的玩家,不受经济利益驱使,也没有职业团队组织。他们只是喜欢这款游戏,并且不服气。

被压抑的过去终将作祟于现在。即使《原神》已经摘得了一座又一座国际大奖,玩家依然希望靠自己的力量证明一些事。变革的评分机制,成了他们反击的最终契机。

2.0版本上线的那天,小远登陆TapTap重写评论,他留下长长的一段话,然后坚定地点满五颗星星。

“云玩家”的阴影

《原神》的逆袭,再度证明其评分群体分化之严重。早在内测阶段,平台上就曾出现数倍于测试资格数的差评。

种种乱象指向一个特殊群体——“云玩家”。

所谓“云玩家”,是指用间接方式了解游戏,但并没有真正玩过游戏的群体。

近年来,游戏直播、实况录制愈发流行,受众广泛。观众不必亲自体验,动手操作,就能从主播的视频中窥见游戏面貌,包括关键玩法、关卡乃至剧情等。浓缩版的游戏体验,就像影视剧的精华剪辑一样,吸引着许多耐心不再的当代青年。

云玩家享用着信息时代的赠礼,用互联网抹平许多现实问题,不用购置设备,无需操心锁区,只要按下指尖的播放键,就能跳过漫长枯燥的练习阶段,观赏华丽斩杀的高光时刻。

然而,当云玩家不满足于默默观战,动念指点江山的时候,麻烦就来了。

对一款游戏而言,他者提供的信息终究有限,因为能被录制的画面、剧情,都只是作品的一部分。而精妙的操作设计、人与设备之间的互动反馈,如果不亲身尝试,很难真切体会。每当云玩家头头是道地点评起“打击感”“沉浸感”,真玩家们很难控制住上升的血压。

网友制作的“云玩家”表情包

2017年,综合性游戏发行平台Steam就对评分系统作出限制,仅收录在官方途径购买游戏的玩家测评,以此捍卫评分系统的可靠性。TapTap展示的对策,则是将游戏时长与评分权重绑定,从而过滤出高质量的真实玩家,降低云玩家的话语权。

要辨别真玩家和云玩家,对平台来说并非易事。Steam与TapTap具有难以复制的分发优势,如果是一个小众游戏论坛呢?它既不可能监测用户的游戏时长,也没有办法检查用户购买与否,一切全凭自觉。

在绝大多数平台,云玩家依旧能用难辨真假的评分把水搅浑。意见传递到游戏的开发端,就造成了错位的用户反馈。当一个偏好单机大作的云玩家,用严格的标准去审视一款二次元手游,其视角与目标受众无疑是脱节的。

大多数情况下,云玩家只是充当风评的放大器。意见领袖青睐的游戏会被捧上神坛,被大V吐槽的续作则受千夫所指。缺少真切体验的云玩家,就像火炉上的羽毛,轻浮而燥热,被稍一引领,便随波逐流而去了。

某些时刻,无数片羽毛加上无意识的恶意,便能掀起风暴。

《原神》曾遭遇的差评潮,就是彼时舆论危机的直接产物,数量众多的云玩家党同伐异,造就了吊诡的时代景观:《原神》一边在国内社区被口诛笔伐,另一边却受到IGN、TGA、金摇杆等国际专业媒体与赛事的赞赏。

无力的平台,对立的玩家,困在混沌的评分舆论场。

探索中的评分生态

在游戏工业相对发达的地区,评分机制还面临着另一大难题,即媒体与大众间不断扩大的裂隙。

翻阅杂志阅读专家意见的时代已然逝去,游戏媒体平台趟过数字化转型的浊流。但在人人皆可发声的当下,完美无瑕的权威意见不复存在。

作为全球范围内的头部游戏媒体,IGN被玩家质疑打分已是家常便饭。近年来,从《死亡搁浅》《掠食》《毁灭战士》到《精灵宝可梦:剑盾》,IGN评分都曾引发不小的争议。年轻人越来越不愿被代表,权威媒体的公信力岌岌可危。

相比之下,玩家更买账的是metacritic模式。metacritic选取多家媒体评分进行加权平均,最终得到一个参考值,以此规避个别主观倾向。目前,中折调和的metacritic评分应用广泛,以中国玩家最熟悉的Steam平台为例,它所接入的媒体评分就来自该网站。

针对大众评分领域,Steam的策略是取消打分制,改为只提供两个选项:推荐或不推荐。二元众评机制的优势,在于低廉的参与成本,进而提高用户参与度。想象一下,从两个按钮里选其一,比起对着五颗星星斟酌,似乎容易得多。根据好评率,即推荐玩家占比,Steam再将大众口碑划分为不同档次:好评如潮、多数好评、褒贬不一等等。

Steam游戏页面的评测结果

海外评分机制正朝着聚拢与简化的思路前进,但在中文互联网上,游戏评分则呈现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态状况,粗粝而勃发。本土的玩家论坛、分发平台、游戏媒体,可谓群雄割据、多点开花,各有各的生命力与局限。

早期玩家密度最高的网站,无疑是各大垂直游戏论坛。在本职讨论区之外,论坛大多会顺势开辟评分区。这类网站的最大劣势在于品类受限,游戏条目不完备。

再加上论坛主流观点对评分影响极大,常常要在端游与手游之中择一站队,因此评分样本分布极不均匀。以NGA为例,部分手游的打分人数至今未突破两位数。

在手机游戏评分领域,分发平台正掌握越来越大的号召力。

TapTap、好游快爆等主营手机游戏的综合分发平台是影响评分的一大新晋势力。B站游戏区也是代表之一,评分样本颇大,用户活跃度较高。中国手游引领国际的大背景下,庞大的行业体量与用户基数产生旺盛需求,促进此类平台蓬勃发展。《原神》就舍弃了高分成的传统应用商店,转而选择TapTap等新兴渠道。

媒体平台方面,老牌的游民星空屹立不倒,提供专业化的编辑测评。2018年初,游民星空的游戏评分被metacritic收录,迈出接轨国际的标志性一步。随着新媒体形态多样化,后起之秀如机核网、游研社,它们探索视频、播客等媒介工具,在游戏测评领域不断开拓。

机核网视频节目界面

现阶段,用户定义平台氛围,继而决定评分机制的运行面貌。TapTap提醒了我们,要想让评分机制健全发展,就势必对理念与技术进行迭代与发展。本土游戏评分机制,仍是一道值得深思的复杂命题。

《原神》的逆袭,绝不只是一个游戏的故事。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taptap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