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金融
作者:财经涂鸦
2021-07-27 09:39
[亿欧导读]

品牌连锁是一把双刃剑。

眼睛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作者 | Eric

编辑 | tuya

出品 | 财经涂鸦(ID:caijingtuya)


据公司情报专家《财经涂鸦》消息,7月21、22日,抗疫医生艾芬在其微博再次放出视频,称与其他三位患者在共同揭露爱尔眼科出现的医疗事故问题

去年12月31日,艾芬发微博公开举报爱尔眼科,称其在爱尔眼科实施了白内障手术,致使艾芬右眼视网膜脱落,几近失明。

此消息一出,爱尔眼科在2021年第一个交易日股价大跌8.91%,市值蒸发上百亿元。

自此长达半年以来,艾芬一直持续关注并曝光爱尔眼科的各项问题,并且其自身与爱尔眼科的纠纷至今未有结果。

受医疗纠纷的影响,7月22日至7月26日,三个交易日内,爱尔眼科股价相继下跌,较21日收盘价67.33元,跌幅达15.64%,共计蒸发市值469.53亿元

其中,仅26日跌幅就达10.4%,报收56.8元,随着暴跌之下恐慌盘大量抛出,爱尔眼科的成交量也大幅上升,当天总成交101.60万手,金额高达58.29亿元。

来源:同花顺

并且爱尔眼科在7月26日,发生两笔大宗交易。

第一笔成交价格为57.00元,成交75.50万股,成交金额4303.50万元,买方营业部为华泰证券成都锦晖西二街证券营业部,卖方营业部为平安证券广东分公司。

第二笔成交价格为57.00元,成交8.70万股,成交金额495.90万元,买方营业部为华泰证券成都锦晖西二街证券营业部,卖方营业部为平安证券广东分公司。

医疗事故频发,艾芬指责其流水线作业

医疗事故频发,艾芬医生的病例只是冰山一角。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统计,2014-2020年,爱尔眼科作为当事人的医疗损害相关案件共计75起,对患者的赔偿金额从数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

根据国内现状,法律未普及,算上不懂得维权的患者,实际受害者数量只会更多。

其中2018年9月26日,患者苏永学患有双眼老年性白内障,爱尔眼科对其做了“右眼白内障超声乳化摘除术+人工晶体植入术+玻璃体切割手术”。2018年10月8日,苏永学因右眼玻璃体积血再次到爱尔眼科住院治疗。术后出现右眼前房出血、玻璃体腔积血,造成患者右眼白内障术后右眼视力光感、光定位不准。

随后经云南省玉溪市医学会鉴定,根据医学会出示玉溪医鉴[2019]第18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定:玉溪爱尔眼科医院在为患者苏永学提供的医疗服务过程中存在手术记录不完整,无玻璃体切割术的描述等违反诊疗护理规范的事实。

而艾芬对爱尔眼科的指控也在于,在做人工晶体植入前,爱尔眼科给艾芬做了眼底检查,但检查得并不彻底——只检查了眼底中央,没有检查眼底周边,后致视网膜脱落。

由此可见,爱尔眼科在行医过程中存在一定的不规范。

大型医疗机构存在合理比例的医疗事故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爱尔眼科多次陷入医疗纠纷真的只是偶发性吗?

艾芬曾在微博中指出,医疗核心制度中最重要是首诊负责制,意思是首次接诊患者的科室与个人必须要对患者的诊治全过程负责。而在爱尔眼科医院完全没有首诊负责制,取而代之的是流水线作业。

涉嫌骗取医保基金,应收账款坏账来自医保 

了解爱尔眼科的发展过程,就能了解为何爱尔眼科采用流水线作业。

爱尔眼科是一家专业眼科连锁医疗机构,主要从事各类眼科疾病诊疗、手术服务与医学验光配镜。 

最开始,爱尔眼科是以“院中院”模式,通过承包医院科室起家。这一点上爱尔眼科和莆田系并没什么不同,这也是爱尔眼科常年被诟病为“莆田系”医院的原因之一。

哪怕是在2002年原国家卫生部开启动清理“院中院”后,长达5年间,爱尔眼科依旧在偷偷开展违规的“院中院”业务。

当然,爱尔眼科另一面也在积极寻求转型。

爱尔眼科实现快速起步,依靠的是白内障和准分子激光治疗手术,这两者手术最大的特点就是部分依赖仪器设备,并不需要医生有高年资的经验这就不难理解为何艾芬口中的“流水线作业”,爱尔眼科得益于此手术快速扩张,如今也因此深陷医疗纠纷,真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随后,爱尔眼科采取二三线城市连锁扩张的模式,把在大城市司空见惯的眼科治疗仪器带到中小城市,加上大量营销,收获了大批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爱尔眼科在打入下沉市场时,曾采用“防盲办”部门,这部门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不断下到基层社区进行“筛查义诊”,包括给老年人测视力、验光、测眼压等,说服需要进行治疗的患者到医院进行相应的检查或手术。

当然,这样做自然让爱尔眼科极其快速地将老年人群体牢牢抓在了手中。

爱尔眼科某前员工曾在微博上写道:“我那时候长期都在石柱下乡义诊,实质上是为老年人检查是否有白内障,如果视力在0.5以下,都会建议去医院做手术,因为有医保报销,我们车接车送,引流效果非常好。”

爱尔眼科的这些措施的目的不仅仅在于获取客流,还有涉嫌骗取医保基金。

这位前员工发出质问:这些被动员手术的费用是否用医保报销?是否涉嫌诱导性医疗套取医保?

据查证,2020年8月,白城爱尔眼科医院被吉林省医疗保障局通报,涉嫌通过超标准收费、过度诊疗等方式,骗取医保基金6006.80元此外,爱尔眼科多家全国医疗机构发生多起违规使用、骗取医保基金的情况。

在爱尔眼科的年报中,或能窥见公司骗保的端倪。2020年,爱尔眼科账面上共有应收账款14.16亿元,这笔钱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医保尚未结算的部分。但是2020年爱尔眼科对此计提了4918万元的坏账,其中比较重要的8笔坏账均来自各地医保部门,涉及金额2812万元。

截至2020年年报,近两年,白内障项目受医保政策的控制,手术量的增速放缓,由2017年的44.43%下降至2020年的11.41%。

品牌连锁是一把双刃剑

爱尔眼科的快速成长归功于其独有的商业模式——分级连锁机制。

爱尔眼科的主业是屈光手术、白内障和视光业务,主业的核心是技术和设备,只要将医疗流程简单化、标准化、专业化,便具有极强的可复制性。

而复制性极高的业务往往容易在资本的驱动下,野蛮生长。而爱尔眼科的分级连锁机制更是令旗下分支机构的扩张如虎添翼。

简单地说,就是将机构分为三级,第一级放在上海,定位为技术中心和疑难会诊中心;设在省会城市的二级是利润中心;设在地级市的三级医院是“客户中心”。

可以说,以少数几家核心医院为骨骼撑起了拥有数百家分支机构的爱尔眼科这个庞大的身躯。

分级连锁模式的优势可谓一目了然。在让医疗资源共享、提升医院的医疗服务水平的同时,也达到了提升知名度与患者信任程度、降低医院成本、提高运营效率的作用

爱尔眼科上市9年,市值由2010年初不足100亿市值增长至近期最高3700多亿元,11年间营收实现15倍增长,净利润实现13倍增长,营收和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均超过30%,ROE由7.7%增长至20.0%,这些数据无一不在印证爱尔眼科的成功。

爱尔眼科也一直在加快并购扩张的角度,靠外延式并购增长。

据统计,截至2020年底,爱尔眼科全集团旗下医疗机构数量已经超过600家,分级连锁优势和规模效应进一步凸显。按照爱尔眼科的意愿,不断完善各省区域内的纵向分级连锁网络体系,力图形成多省区“横向成片、纵向成网”的布局。

不过品牌连锁也是一把双刃剑。扩张容易,管理并不简单。那些享受了“爱尔眼科”光环的机构一旦有一家出现重大事故,都是在给爱尔眼科抹黑。

资本驱动下的爱尔眼科,这些年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野蛮生长。规模增速过快,但相关人才缺失,如果采用不合格的医生,或者对医生培训不到位的情况下,医疗诊断与治疗方式也极易形成标准化、流程化。

注重外延式并购,而忽视安全、质量等因素,导致医疗纠纷和事故发生的风险增加。

除了安全隐患问题,爱尔眼科的巨额融资并购也引发投资者对于公司“重资产”的质疑,甚至引起人们对其内生性增长不足的质疑。

自上市至今年6月,爱尔眼科融资总额超131亿元,所募资金大部分投入到扩张中,但近年公司的业绩增速却不断放缓。2017至2020年,爱尔眼科的营收分别为59.63亿元、80.09亿元、99.90亿元和119.12亿元,分别同比增长49.06%、34.31%、24.74%和19.24%,增速逐渐下降。

随着业绩增速逐渐放缓,医疗隐患逐渐浮出水面,如何平衡扩张和医疗事故之间的关系恐怕是爱尔眼科亟待解决的问题。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爱尔眼科眼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