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可选消费
作者:开菠萝财经
2021-07-28 17:38
[亿欧导读]

用户规模大、获客成本低,被盯上是必然。

淘宝直播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来源:开菠萝财经(kaiboluocaijing)

实习作者 | 路俊迪

编辑 | 吴娇颖

“闺女,记得去给妈的果园浇水。”

“这个抖音,咋就知道我喜欢看啥呢。”

“看视频就能赚钱,太值了。”

“家长里短孩子不爱听,只有主播理解我。”

这些话都出自爱上网的爸妈。

艾媒咨询最近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群体的网络普及率为38.6%,其中,有超过10万老人日均在线超过10个小时。当年拼命“套路”年轻人的短视频、电商、游戏APP,集体瞄准了老年群体,让他们“欲罢不能”。

有人沉迷砍价、团购、种水果,有人蹲守天天上演伦理大战的情感直播间,有人一天八小时刷视频攒金币兑现,还有人试图在网上寻找真爱,与“东哥哥”“董姐姐”交往一年,却被骗光“养老”钱。

“网瘾”父母,成了互联网新的“收割”对象。各类APP紧紧抓住老年人的娱乐和情感需求,通过信息流投喂、算法推荐、互联网营销、页面广告等方式,形成了层层“收割”老年人的套路。APP工厂要的是老年用户的月活和流量,而在短视频开理财骗局、情感骗局,在直播间卖保健品、黄金珠宝的,盯上的就是老年人的“荷包”。

在业内人士看来,如今,互联网的用户增长已趋于饱和,各类APP都在抢占下沉市场,而中老年用户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增量。用户规模大、获客成本低,互联网盯上老年人,实属必然。

不过,当针对老年人的套路无处不在、骗局越来越多,老年人在互联网世界的权益该如何被保障,或许是当下更应该被关注的议题。

老年人患上“手机依赖症”

王莹发现,妈妈的“手机依赖症”越来越严重了。

以前,被教训“放下手机好好吃饭”的是自己,现在倒完全反过来了。王莹把菜夹到妈妈碗里,她却在忙着给老姐妹旅游途中发的小视频点赞。再催促几句,她来了一句:饭桌上对老人没有耐心,就是不孝的表现。

这都是妈妈从短视频里学来的。

王莹在家族微信群里看过她转发的这类视频。几个阿姨站成一列,穿着朴素,表情严肃,用歌舞表演着“不孝的标准”:“养儿养女为防老,就怕儿女不尽孝”“一年到头只为赚钞票,从来不给爹娘问声好”“养猫养狗养小鸟,就是没钱养二老”……这条视频在抖音获得了69.1万点赞,评论都表示“说得好”“大实话”“太感动”。

图源 / 抖音截图

更让王莹最生气的是, 妈妈在短视频上学会了“老中医”教的“养生秘方”,结果食物中毒,把自己折腾进了医院。

王莹妈妈的朋友刘阿姨,沉迷的是情感主播的直播间。

丈夫出轨、婆婆挑刺、重男轻女……直播间里的剧情,每每让刘阿姨潸然泪下。她告诉王莹妈妈,当年自己生了女儿,婆家没少给她脸色看,看到主播教训的“窝囊男人”,感觉有人帮自己出气了。“我的委屈没地儿说,只有素未谋面的主播才能理解我。”

周涛一开始发现爸爸沉迷玩游戏的时候,没感觉有什么问题。

疫情期间,他怕爸爸在家被憋坏,给他买了一部智能手机,“开始的时候只玩纸牌、消消乐,后来下载了王者荣耀,段位比我还高。”周涛觉得,老年人退休生活轻松丰富一些,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长时间玩手机游戏,让本来就有老花眼的周涛爸爸视力急剧下降,连带着青光眼、迎风流泪等毛病都来了。一位眼科医院的护士告诉他,近两年,来看眼病的老人越来越多,不少问题都是短时间内视力受损。

“闺女,得空了给妈妈的芒果浇浇水。”张颖已经连续两个月收到妈妈发来的“浇水”链接。虽然要浇几百次水才能收获一箱水果,偶尔还要答题、半夜起来偷水滴,但张颖妈妈乐此不疲,甚至研究出了一套快速“催熟”水果的办法,“先在果园里进入多多买菜,不仅买菜便宜还能给水滴奖励,下单还能领化肥”。

拼多多“种水果”小游戏页面

与种水果相比,做过会计的李蕾妈妈觉得,还是刷视频赚金币更划算。

“一个20秒的视频得8个金币,看1250个视频可以赚一万个金币,一万个金币可以兑换一元钱。”本着“不要白不要”的原则,李蕾妈妈再次拿起了计算器,像当年计算工资支出那样算着怎么在短视频极速版APP上赚更多金币。

 “看视频赚金币太慢了,邀请一个好友可以获得30块钱,活跃的好友还有额外奖励,如果我把跳广场舞的阿姨们都拉进来,可以赚到五百块呢。”李蕾妈妈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赚钱的“捷径”,越刷越停不下来。

 老年人,正在成为新一代“网瘾人群”。他们既对抖音快手上的热门段子如数家珍,又喜欢对直播间的“伦理大战”激情点评,还乐得在极速版上一边刷视频一边赚钱。

 有分析认为,老年人沦陷于互联网,或许源于他们无法被满足的情感需求。去年受疫情影响,线下娱乐项目受限,又加深了这种状况,老年人只好拿起手机,“看看年轻人都在玩什么”。

 没想到,这一看,无形之中上了瘾。上瘾的初始,是好奇和新鲜感:“隔得这么远,怎么能看见她跳舞呢”“这个菜还能这么做”“这个人也太搞笑了”。

 不过,在算法和套路的组合拳之下,形形色色的小视频在手机屏幕上层出不穷,越刷越合心意,老年人开始集体沦陷互联网。

互联网“收割”网瘾父母

但等待着“网瘾父母”的,还有数不尽的互联网骗局。

 过去,老年人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是线下、纸媒和电视。但互联网信息真假难辨,信息更新慢的父母辈,更容易被“套路”。

 短视频和直播,看着看着就变成了广告和推销。

 刘阿姨关注的情感直播间,往往播到一半,扮演调解员的主播就开始“给家人们发福利”,有几百上千的保健品,也有看似昂贵的项链首饰。有时候主播和工作人员还会表演“现场打架”:主播为了给“家人们”“最低价”与厂家battle,一声高过一声,最后终于说服厂家,“原价2999被砍到299”,让刘阿姨感觉“不买亏一个亿”。

 网络文学也开始“收割”中老年用户。

 “时隔两月,我爸再一次因为沉迷网络小说去治颈椎了。”一位豆瓣网友分享了爸爸沉迷网文的趣事,下面不乏“爸爸爱看知青文,妈妈爱看霸总文”“我姥爷78了,沉迷武侠修仙小说”的评论。这些用户表示,看着看着,小说页面就开始引导父母们下载APP、关注公众号、付费阅读,找不到免费阅读渠道的父母只好乖乖“打赏”和充“会员。

爱贪小便宜,则是老年人被拿捏的“死穴”。团购、砍价、拉新、种水果、刷视频赚金币,代替催婚、催生、介绍对象,成为老年人们聚在一起的高频话题。

 老年人的共情力,也被当成互联网诈骗的工具。

 在短视频、直播间以及各种网页上,既有“东哥哥”、“董姐姐”向阿姨们嘘寒问暖,又有卖茶、卖保健品、卖理财产品的“干女儿”“干儿子”暖心倾听。热播剧《都挺好》里苏大强遭遇情感诈骗和理财诈骗的双重悲剧,似乎正通过互联网在现实中上演。

图源 / 抖音截图 

张帅接到银行柜台经理电话的时候才知道,爸爸通过微信和一个“阿姨”聊上了,还把存款都取出来交给对方代为打理。通过查看爸爸的微信聊天记录,张帅得知,对方称自己的儿子是有名的理财经理,可以帮忙赚钱。

“我们这个年纪,能钱生钱的机会可不多”“娃们挣钱都不容易,你不想帮他一把”“张大哥,我怎么会骗你,比你有钱的可多了去了,就是心意不同”,一套话术下来,爸爸逐渐放下了戒备,准备和对方一起投资“以房养老”的项目。“还好在最后一步,银行给我打了电话”,张帅心有余悸。

 后来,事情败露,张帅托警察局的朋友查到了这位“阿姨”的真实身份,竟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张帅记得,那天,爸爸盯着那个小伙子的照片看了好久,缓慢转身,自己走回家,在阳台坐了一整天。

 “我妈已经走了五年了,我明显地感受到,我爸没有以前开心了,他本来特开朗一人,现在都不怎么说话了。”张帅担心,爸爸过得太孤独,于是给爸爸在老年婚介所报了名,但爸爸不愿意去。“他拧着一股子劲,好像是跟自己过不去,没好气地问我‘再让人骗了咋办’。”

 像张帅爸爸这样,因为被骗而对生活中的诸多人和事产生信任危机的老年人,不在少数。

 “被骗背后是有焦虑存在的,可能是情感焦虑,可能是健康焦虑,也可能是经济焦虑,老年人的心理要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得多。”在心理学博士陈洁看来, 这其实是一种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表现

 “老人原本扮演着家庭中‘权威者’的角色,但网络会消解这种权威,受骗后会加深与家人的矛盾,并产生严重的自我怀疑。”陈洁说。

 老年人躲得掉网络“陷阱”吗?

《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显示,60岁以上的老年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到64.8分钟,且有超过10万老人严重依赖网络。面对巨大的流量空间,各类互联网APP瞅准时机,为了留住老年用户使出十八般武艺。

信息流投喂、算法杀熟、精准营销,都让触网不久的老年人措手不及。

 不管是短视频APP,还是图文资讯类APP,只要有使用痕迹,算法就能一步步“猜中”用户喜好,面向老年人也不例外。很多老年人在刷短视频的时候感叹,“这个APP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打开就知道我想看什么。”

 当老年群体逐渐培养起上网习惯,各类APP又推出极速版,其占用的内存很小,对机型要求不高,但“一边刷视频一边赚钱”,让老年群体尝到甜头,甚至主动参与到“拉新”中来。

 极光数据相关报告显示,移动互联网派生app发展迅速,2019年9月到2020年9月,抖音极速版等5款派生APP进入到季度内DAU飙升榜TOP 10。到2020年6月,极速版app覆盖渗透率达到42.9%,三年半时间增长近30倍。其中,老年用户占比较高,抖音极速版中46岁以上用户占比为14.8%,快手极速版中46岁以上的用户占比为12.4%。 

图源 / 极光数据 

各类电商APP则通过种水果等小游戏获取用户粘性,继“多多果园”在2019年一季度为拼多多增加了上千万日活用户后,京东、支付宝等也纷纷推出了“种水果游戏”。许多老年人把广场舞和遛弯的时间,用来守着自己在APP上种下的树,看着它长大、结果、成熟、下单到家。

 基于各类APP和极速版APP的内容引流,也没放过老年人。既有直播带货卖保健品,又有直播间自导自演伦理大戏,情感骗局、理财诈骗也随着私域流量的崛起卷土重来。

 “互联网本身就是流量的生意,目前核心用户的流量增长已经见顶,老年群体是下半场竞争的重要增量和阵地。”互联网品牌从业者沫沫告诉开菠萝财经,互联网收割“老年人”,并不奇怪。“抢占‘高精尖’受众成本太高,所以各大APP都在抢占下沉市场,而老年群体是下沉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个需要被重视的问题是,当老年人开始频繁触网,信息和财产安全如何得到保障

去年底,相关部门曾印发“适老化改造”的相关通知,要求保障老年人信息安全,严厉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等行为。

 开菠萝财经发现,目前,大部分智能产品根据相关要求进行了适老化改造,但基本都停留在放大页面和字体上,而对虚假宣传、诈骗广告的清理,并不彻底。据央视财经7月17日报道,一些平台虽然推出了针对老年人的版本,其中却暗藏心机,“养生理财0元购”“游戏返现加赠送”的链接比比皆是。

 今年上半年,抖音出手打击“卖惨式”带货,30天内处理相关违规直播间446个,封禁违规账号33个,包含“徐忆情感电台 ”、“权哥讲情感”、“光头哥”等10个粉丝超百万主播;快手也紧随其后,针对“中年女性粉丝”青睐的“剧本炒作”式情感直播间,对152名网红进行封号,其中不乏有一些知名度很高的大主播。

 对此,不少网友拍手称快。“我妈看了这种吵架式情感直播间之后,就开始猜忌我爸,手机每天都要查一遍,行踪必须三个小时汇报一次,不配合就是‘外面有人了’。”有网友评论称。

 但真正无害的网络环境很难实现。只要有流量,就会有生意。一个直播间被封,主播还会在下一个直播间再生。“一方面,相关法律法规较少,针对性不够强,靠平台监管难度较大;另一方面,有些针对老年人的骗局已经形成黑灰产业链,打击难度大。”沫沫表示。

 互联网信息时代,年轻人要做的,并非一刀切给父母“戒网”,而是教会他们科学安全上网。平台和企业,也不应以流量为唯一标准,有针对性地产品设计和功能提升,才是解决问题的“良药”。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莹、周涛、张颖、李蕾、张帅、陈洁、沫沫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移动互联网王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