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汽车, 产业/工业, 科技
作者:陈佳娜EO
编辑:武东 2021-07-29 15:30
[亿欧导读]

自动驾驶卡车终局或形成三足鼎立格局。

主线科技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进程迈向下半场比拼

浩浩荡荡的造车大军再添一员。

与过往互联网造车或传统实体企业造车不同的是,这一次登场的是自动驾驶科技公司。

2021年7月7日,由图森未来董事长、前CEO陈默带队的造车项目“图灵智卡”正式启动,该项目为面向公路货运推出搭载自动辅助驾驶功能与商用车队运营管理软件的货运厢式车,后续也将推出具备L2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和L4自动驾驶功能的重型卡车。

此前,图森未来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一举成为全球自动驾驶第一股。上市为图森未来推进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带来充足的粮草。造车,无疑是其加速商业化的一大举措。

来自跨场景玩家的力量同样不容忽视,继小马智行之后,又一Robotaxi头部玩家入局卡车赛道。7月20日,文远知行宣布全资收购牧月科技,后者聚焦自动驾驶货运领域,具有一支规模超20辆的自动驾驶乘用车和卡车车队。

随着“造车”、“上市”、“并购”等词语在自动驾驶卡车赛道热度的提升,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进程已然迈向下半场比拼。与上半场围绕技术实力展开的比拼不同,下半场的比拼,更多以商业模式、量产实力和运营效率为主的运营能力作为关键考量要素。

尽管相较于Robotaxi等场景,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进程较为领先,但受限于技术、供应链、政策等因素,自动驾驶卡车在以高速路段为主的干线物流场景上的商业化进程仍是道阻且长。在政策层面,当前高速公路路权开放与示范应用管理方法的缺失使得自动驾驶卡车公司难以在真实道路场景中开展试运营,商业化进程受阻。

风起北京,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的新突破

作为中国科技创新中心,北京在推动自动驾驶技术发展与探索产业落地路径上,再一次发挥了其领先与示范作用。

7月27日,北京市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先行区正式开放自动驾驶高速场景,发放首批商用车自动驾驶路测牌照,允许主线科技、小马智卡等首批获取高速公路测试通知书的企业在总里程143公里的高速公路道路测试路段逐步开展试点测试。

新闻配图-(1).png.png

在相关标准与法规层面,北京市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先行区亦提供了坚实的保障与支持,发布了国内首份《智能网联汽车高速公路道路测试实施细则》,并鼓励经过充分验证的智能网联汽车在政策先行区率先开展试运行及商业运营服务。

路权的开放、测试标准的完善与鼓励示范应用及商业运营信号的释放,从技术与商业两端共同推进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进程,为自动驾驶科技公司开展基于完全L4级自动驾驶卡车的智能物流商业化运营项目带来可能,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迎来新突破。

首创共享路权资源模式,加速商业模式探索

在首批北京商用车自动驾驶牌照获得企业中,主线科技的牌照获得方式显得尤为特别。

不同于以往自动驾驶科技公司的牌照获得方式,主线科技分别以“主线科技-京东联合体”和“主线科技-北汽福田-福佑卡车联合体”的方式获得两张路测牌照,首创自动驾驶科技公司与合作伙伴联合取得路测牌照的模式。

对于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应用而言,车与货是其商业模式运转的关键生态资源。

一方面,自动驾驶重卡的前装量产是实现大规模商业化应用的必要前提,而量产所需完备的生产供应系统以及大量资金人力的投入,对于自动驾驶科技公司而言无疑是沉重负担;另一方面,商业化应用的前提是具备付费能力的真实货源,而在中国高度分散的物流行业背景下,车货匹配平台与头部物流运输企业正是货源的重要集中地。

在此背景之下,主线科技联合合作伙伴取得路测牌照的方式则更具价值。一方面是可与物流合作伙伴在真实运营线路上开展载物测试,且主机厂合作伙伴可更快响应车辆调试需求;另一方面是可基于联合取得牌照开展小规模的商业化试运营,加速商业模式探索,为实现自动驾驶卡车大规模商业化运营打下坚实基础。

不做“武林盟主”的自动驾驶卡车”国家队“

事实上,作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引进培育的人工智能国家高新企业及北京市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V伙伴”计划成员单位,主线科技不仅是此次首批商用车自动驾驶路测牌照的获得者,更深度参与了北京市智能网联政策先行区的实施细则制定、测试规程编制等建设工作。

深度参与先行区的建设工作,侧面印证了主线科技在战略与业务推进上的定位,即致力于成为自动驾驶卡车“国家队”。回顾主线科技自成立以来的自动驾驶业务推进策略,我们得以一窥其“国家队”定位的特性。

早在2018年,主线科技便联合天津港、中国重汽开启全国首台L4级无人驾驶纯电动卡车试运营,并在2020年获批建设全球首个港口自动驾驶示范区。2019年,主线科技入选国家科技部十三五重点研发计划,作为“自动驾驶专用车道设计及货车列队控制“课题的负责单位,联合九家高速集团作为计划支撑单位,成为国内首个获得路权支持的自动驾驶公司。

可以说,主线科技在实践中探索出一条借力政企产学研一体化,联结生态伙伴,以打造自动驾驶示范区的方式获得路权与商业支持的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之路。

自动驾驶卡车的商业化推进从来都不是易事。对于长期以来饱受安全、成本、管理等痛点的“汗水物流”而言,自动驾驶技术的应用本质上是以科技赋能,用新生产力取代旧生产力,最终打造智能物流体系的过程。然而,面对运力高度分散、数字化进程落后的中国传统物流行业,智能物流的推进,需要科学的系统设计与集体作战的力量。

基于此,主线科技提出建设新一代人工智能物流网络NATS的战略,计划通过与科技物流平台、能源、汽车制造、交通基建等领域的龙头企业合作,逐步接入真实的货源运力系统,从而实现高速公路货运的全链路智能化,提供具备一站式服务、按需计费、稳定可靠、高质高效的自动驾驶卡车运力服务。

在聚合集体作战力量上,主线科技则通过发起成立“新一代人工智能物流创新中心”,汇聚中国人工智能与物流领域的“政企产学研”核心力量,融合生态优势,搭建战略平台,共同推进NATS建设。

此次北京商用车自动驾驶牌照的获得,也是创新中心业务推进的一大里程碑。据了解,接下来主线科技也将协同创新中心合作伙伴,在先行区内率先开展基于完全L4级自动驾驶技术的智能物流商业化运营项目。

在主线科技CEO张天雷博士看来,作为创新中心的发起人,主线科技并非想成为称霸生态的“武林盟主”,更多的是以召集人的身份,通过技术与商业合作,汇聚产业各方力量,做生态中的黏着剂。

自动驾驶卡车终局推想,或形成三足鼎立格局

2021年,自动驾驶卡车赛道分外火热。一方面是赛道玩家在产品与业务上的加速赛跑;另一方面是资本的蜂拥入场与接连加注。究其原因,一是赛道自身商业化进程的加速,二是其近万亿市场规模的巨大吸引力。

亿欧智库测算,2030年中国自动驾驶卡车市场规模将达8539亿元,近万亿市场规模之下,自动驾驶卡车商业化进程的下半场比拼才刚刚开始。

自动驾驶卡车赛道的终点能容纳几位玩家?

自动驾驶卡车的巨大价值,来自于规模巨大且持续增长的货运需求,而货运需求的分布则与区域经济发展息息相关。

综合考虑中国区域经济发展与货运需求分布现状与趋势,亿欧智库判断,以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三大经济发展区域为核心,将形成三张自动驾驶卡车货运网络,并各自形成完整生态。各网络生态中均具备一家核心的自动驾驶科技公司,形成三足鼎立格局。

“顶天立地,问心无愧”,在张天雷看来,这八个字既是主线科技在自动驾驶卡车赛道上奔赴终点的战略,亦是检验自动驾驶科技公司能否到达赛道终点的入门标准。

“顶天”,意味着自动驾驶科技公司需自身站起来,主动向上天“求雨”,即拥有真实的物流货源,带来实际的商业化收入。在这一点上,主线科技背靠全球物流设施运营商普洛斯以及头部供应链生态型基金钟鼎资本,并且与福佑卡车、京东物流、德邦物流等头部物流科技企业与物流运输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具备货源先手优势。

“立地”,是企业利于不败之地的关键。对于自动驾驶科技公司而言,意味着具备着规模化量产自动驾驶卡车的能力,才能持续推动技术更新和产品升级,提供稳定可靠、高质高效的自动驾驶卡车运力服务。在量产能力上,主线科技在自动驾驶软硬件方案上均面向前装量产设计,协同主机厂进行整车级正向开发,以确保自动驾驶系统与车端的高度适配。

“问心无愧”,则是自动驾驶科技公司最为核心的人工智能技术能力。只有根植技术本源,自动驾驶科技公司才能长远发展,做到“问心无愧”。作为自动驾驶科班出身团队,主线科技核心团队在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领域具备近20年研发经验,在技术迭代与产品化上具备一定的底蕴积累与更执着的追求。

自动驾驶卡车终局未定,对于自动驾驶卡车赛道玩家而言,当下的主要任务是如何不被淘汰出局,留在赛道并持续地跑向终点。

“顶天立地,问心无愧”战略驱动之下,主线科技亦值得更多期待。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陈佳娜EO。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科技自动驾驶卡车商用车自动驾驶卡车智能物流汽车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