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金融
作者:市值观察
2021-07-29 16:48
[亿欧导读]

蔡经理真有那么“菜”吗?

基金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来源:市值观察

作者 / 赛 文

编辑 / 小市妹

二季度,诺安成长混合以98亿元利润登上公募基金季度利润榜榜首,这让包括张坤的易方达蓝筹精选、刘元春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等上年度明星基金黯然失色。

蔡经理又回来了。

暴涨暴跌成常态,时而“蔡总”,时而“菜狗”,频频冲上热搜的蔡嵩松总是让人又爱又恨。中科大少年班出身,全力押注半导体,业绩宛若过山车……

蔡嵩松为何如此自信?他究竟是不是一个好的基金经理?

最锋利的矛

第二季度,半导体重新成为市场热点,高仓位押注半导体芯片的蔡嵩松,终于满血复活。

据诺安今年二季度报披露,截至报告期末,蔡嵩松所管理的诺安成长混合基金份额净值为2.137元,基金当季净值增长率达39.49%。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3.68%,超额收益高达35.8%。

超过90%的仓位,行业集中持股,净值大幅波动……激进、极致就是蔡嵩松手下基金最突出的风格。

根据披露,今年二季度,诺安成长混合前十大重仓股组合没有变化,仅在持仓比例上有所调整。其中,圣邦股份被增持成为第一大重仓股,而该股在二季度64.25%的涨幅,着实让蔡经理大赚一笔。前十大重仓股无一例外,全部与半导体芯片相关。

▲诺安新成长混合二季度末前十大重仓股

2019年接手诺安成长以来,蔡嵩松逐渐地把这支基金从半导体、软件、云计算混合型科技基金,转向了完全偏向半导体芯片的持仓。

蔡嵩松为何会形成如此押宝单一行业的激进风格?

2001年,15岁的蔡嵩松考入中科大少年班,学习计算机专业,之后他来到中科院计算机技术研究所继续求学,主攻芯片设计,25岁便拿下了博士学位。毕业后,他曾先后任职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进行芯片研发工作。

之后,他开始跨界金融圈,在华泰证券研究所进行科技行业研究,2017年11月,转入买方机构诺安基金,2019年一季度先后主掌诺安成长混合与诺安和鑫灵活配置混合两支科技基金,正式开启与基民之间爱恨交织的故事。

天资非凡,顶尖院校计算机博士毕业,在技术公司做过实业,兼有买方和卖方的背景。蔡嵩松的复合专业背景,让他对半导体芯片领域的理解,势必要超过绝大多数投资者和金融出身的基金经理。

如此来看,把每一分钱都放在自己能力圈的蔡嵩松,非但不激进,甚至还有些保守。

相比于控制回撤,蔡嵩松更看重能否抓住行业机会,带来最大限度的超额回报。

蔡嵩松一直这样介绍自己和自己掌控的基金:“我希望做锋利的矛,当行业机会到来时,力争给持有人带来丰厚的超额收益。”

许多名字上挂着科技的基金,查看持仓,往往掺杂着白酒股、医药股、食品股。这些基金在大多数行情下,往往牺牲掉科技属性的爆发力求稳,以照顾基民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有一些经理喜欢遵循行业轮动,通过捕捉市场热点频繁调仓换手,以立于不败之地。蔡嵩松显然不喜欢这样两种玩法。

蔡嵩松遵从“1+2”的框架,首先以国家层面的政策为导向,选准了半导体这条大赛道,之后又把选股重点放在了5G和科技领域的国产替代两条主线上。

确定持仓后,蔡嵩松把成长风格做到了极致,他关注波动率,却又不把它当作首要目标。他要把钱花在能带来超额回报的矛上,而不是控制回撤的盾上。

高波动是他的风格,也是他取舍之后的结果。

饱受争议的押注

2019年担任基金经理以来,蔡嵩松极具个人风格的选股策略,既让他声名鹊起,也让他饱受争议。

基民们对他又爱又恨。

“诺安成长,诺安教会我成长。”

“没有一个男人能让我撕心裂肺,除了蔡嵩松”

……

今天领跌,明天领涨,净值忽上忽下的超级波动,曲折而陡峭的走势曲线,让基民的心情摇摆于冰火两重天,频繁体验投资的过山车。“蔡皇”“蔡总”“蔡经理”“蔡渣男”“菜狗”,各种各样调侃性质的称谓,在近两年甚至成为了广大基民们的黑话和流行梗。

更有意思的是,近一段时间里一个来自日本的蔬菜精灵手办忽然爆火,其中就有一款名为“菜狗”的毛绒玩具,而这款玩具的不少买家都表示自己曾经从蔡嵩松那里“学会了成长”。

▲憨态可掬的“菜狗”手办

比起基民们调侃,同行对蔡嵩松的质疑则多少带着些火药味。

去年9月,长信基金的副总经理安昀就曾在报告中暗讽蔡嵩松。

原文中写道:“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从历史统计可以清楚看到,投资股市的盈利分布也是遵从二八甚至一九原则,一定是很少部分人赚钱,绝大部分人买单。很不幸的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极少数人。”

符合上述描述的基金经理仅有蔡嵩松一人,而这段话分别质疑了蔡嵩松的资历浅、持仓过于集中、盈利存疑。

安昀这样说是基于他对市场不同的判断。他认为公募基金追求的是相对收益,因此,倘若市场整体走势不理想,那么想要亏得少,最好的办法的是,把仓位尽量向资本回报率和自由现金流水平较好的高质量公司集中。

在这种行情下,像蔡嵩松一样追求弹性收益,容易造成资本的永久性损失。为了弹性和超额收益而持有质量不高的公司,“可能跌一半甚至更多都找不到对手盘。”

▲诺安成长混合成立以来的走势图

蔡嵩松和他管理的基金的确经历过净值暴跌的至暗时刻。

例如,去年7月16日中芯国际在科创版上市后首个交易日,国产芯片板块却暴跌6.7%,兆易创新韦尔股份汇顶科技等芯片股日跌幅均在9%以上,诺安成长两日内净值跌去15%。自从蔡嵩松入主诺安成长混合,超过20%的回撤已经发生了4次。

不过目前蔡嵩松依然坚定地实行他全仓押注的策略,二季度拿下单季度利润王,把安昀远远甩在身后,看来无论是出圈上热搜还是被同行diss,蔡嵩松都还坚守着自己的初心。

蔡总还是“菜狗”

蔡嵩松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基金经理?

以赚钱为目标,面对半导体芯片当前的行情,普通的投资者如何确定是否继续持有诺安成长混合这样的基金呢?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蔡嵩松作为基金掌舵人,如何在纷繁的市场和各种各样的舆论中,保持定力和内心的平静的。

对于频繁上热搜,蔡嵩松认为这说明大家在关注自己和这个行业。审视好自己的投资框架和未来要走的路,外界的声音也就没有太多影响了。

蔡嵩松自己的“产业趋势投资”原则也让他倾向于长周期的产业趋势投资。对他来说,短周期的干扰因素不会改变赛道整体的景气度,关心净值波动而非整体基金规模的波动,帮助他在每天几个点的波动下依然能够将注意力放在投资本身。

面对压力,蔡嵩松的另一个办法就是去跑步。他每天6点起床,起床后第一件事是跑步,从2018年起,这个习惯已经坚持至今,每年还要跑上三四场马拉松。跑马拉松与投资之间有许多相通之处,只有调整好不同阶段的配速和状态,才能以一个相对不错的成绩跑到终点。

蔡嵩松本人持有所管基金份额超过100万份,面对各种信息和声音,他的内心似乎是无比平静的。

尽管二季度诺安成长混合的收益率接近40%,但是过去一年里,这支基金的收益率才勉强达到29.9%。剧烈的波动和择时带来的结果差异,难免让人产生疑问:到底要不要买入或继续持有诺安成长呢?

这个最终还是要落到,你能否认同蔡嵩松对于市场的整体判断。

对于未来,蔡嵩松认为本轮半导体行业的景气在时间维度上很可能超预期。

本轮景气度根源在于5G带来的创新周期,一面是需求的线性增长,一面是供给的非线性扩张,在当前这一阶段,供需两端的步伐还没有同步。同时,疫情之下美国对华的芯片封锁,导致市场供需之间的进一步不平衡,且在短期内尚不能缓解。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考虑,国内厂商已经在相关技术上相继取得突破,那么伴随着芯片需求的线性提升,国产替代路径下,国内行业白马将有机会收获市场规模和市占率同步提升的双重红利。

取代白酒成为主导市场的主线,蔡嵩松认定了芯片研发和科技创新在宏观政策背景下有机会创造超额收益的奇迹,科技成长股的高估值将有机会通过后续的业绩增长消化掉,投资他熟悉而信任的半导体将成为历史的机遇。

顺应时代潮流方能无往不利,蔡嵩松用持仓描绘了一个半导体芯片的大时代。

你愿意称之为“蔡经理”还是“经理菜”?

■ 免责声明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基金投资基金经理半导体碳化硅半导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