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锌财经
2021-08-03 16:13
[亿欧导读]

腾讯音乐的江湖地位短时间不会受到威胁,但随着5G、AI、IOT的广泛结合,网络音乐市场仍有很大的挖掘空间,谁能把握好这一点,谁将有望在未来重写市场格局。

音频、音乐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来源/锌财经

文/济止

编辑/大风

国内网络音乐市场终于迎来变数。

距离腾讯音乐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处罚不到一周的时间,网易云音乐马上有了新动作。8月1日,港交所网站显示,网易云音乐已正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

对此,锌财经从网易云音乐获悉,目前确实该公司正在抓紧推进与多个版权方的合作洽谈,网易云音乐的用户也很快就能听到周杰伦的歌曲。

从今年网易的动作来看,早就为网易云音乐上市做好准备,只是在等机会。

随着独家版权时代即将成为过去式,网易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这个迎头赶上的大好时机。一旦成功上市,网易云音乐将有了再次和腾讯音乐掰手腕的底气。而如何借助5G时代IOT全场景布局,或将成为整个网络音乐市场最大的变数所在。

网易的机会

近段时间以来,网易云音乐一直在为上市做准备。5月26日,网易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拟议分拆网易云音乐于港交所独立上市。当月月底,网易云音乐在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

7月26日,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网易云音乐最快在一周内寻求港交所上市聆讯。再加上此次通过聆讯的消息传出,种种举动表明,网易云音乐上市已进入倒计时阶段。

根据网易云音乐此前提交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月活跃用户(MAU)1.81亿,2018年至202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1%;音乐曲库规模超6000万首;注册的原创音乐人总数超23万人。

财务方面,2018年至2020年,其收入分别11亿元、23亿元、49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8亿元、16亿元和16亿元,亏损已大幅收窄,毛亏率分别为114.7%、45.6%、12.2%。

对于亏损的原因,网易云音乐将主要原因归结为版权购买成本偏高。其实,早在去年2月,网易CEO丁磊就曾抱怨过,国际三大唱片公司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模式使网易云音乐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2-3倍的成本。

如今,随着腾讯音乐被处罚,网易云音乐终于能在版权方面所有突破。

有消息称,目前网易云音乐正加进与众多唱片公司洽谈非独家版权合作事宜,以尽快上线此前被下架的腾讯音乐独家歌曲。据悉,杰威尔、相信音乐、摩登天空、华研音乐等知名版权方都已与其版权团队进行沟通,涉及周杰伦、五月天、李宗盛、SHE、梁静茹等多位知名艺人作品。

对此,网易云音乐相关人士向锌财经表示,目前确实正在抓紧推进与多个版权方的合作洽谈,也欢迎更多合作伙伴与我们建立合作、恢复合作,网易云音乐愿意以最大诚意进行版权采买合作,以提供给用户更完整的音乐体验。同时网易云音乐也将积极履行平台责任,助推优秀音乐作品的广泛传播,促进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对于此次版权重回同一起跑线,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增加有价值的版权内容,毫无疑问能成为网易云音乐能迎头赶上的一大利好,但版权采购的费用恐怕还会继续增加网易的负担,未来怎么拓宽变现手段将是重点。

“目前看网易云音乐能成功上市没什么大问题,但上市公司如果总是亏损是非常要命的。尤其在港股对于亏损企业其实还是非常谨慎的,尤其是二级市场表现非常谨慎。因此,其商业模式将会被重点关注。”张毅说到。

根据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的商业变现模式主要由在线音乐服务、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构成。具体为:会员、广告、数字专辑及单曲销售、转授权,直播、社交,影视原声大碟制作以及音乐演出票务服务等。

截至2020年12月31日,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用户1600万,2018年至2020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95%,平台近两年在线音乐付费用户分别保持同比105%、85%的高速增长。在线音乐付费率8.8%,高于国内其他平台的年度付费率,其他平台2020年付费率为7.7%。社交娱乐服务付费用户32.7万,月ARPPU为573.9元。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洞察专题分析报告》显示,相较于其他数字音乐平台,网易云音乐在打造平台社区社交闭环上有较大优势:一方面不断在平台功能上推陈出新,通过互交功能、线上演唱会等增加用户使用软件的社交体验;另一方面通过培养平台上的音乐创作人,提高平台音乐内容质量。这几个方面的布局都为网易云音乐寻求流量变现、探索更多商业模式提供了基础。

追赶腾讯

2013年才成立的网易云音乐,可谓是国内网络音乐市场里的后浪。在这一年,QQ音乐已经有了包括杰威尔在内的7家唱片公司的独家授权。

2014年,由海洋音乐、酷狗、酷我组建的中国音乐集团已经成型,并手握百家厂牌的独家版权。同年,QQ音乐成为华纳大陆版权总代理,这也拉开了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在中国市场独家授权的序幕。

2015年,随着国家对版权的规范,各企业对版权的争抢更是到了白热化的阶段。2017年,QQ音乐和中国音乐集团合并为腾讯音乐,同年,腾讯音乐集齐了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代理版权。

虽然在2017年国家版权局约谈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多家公司主要负责人,要求这些音乐公司将99%的版权交叉授权。但保留了1%的独家版权的腾讯音乐仍可以继续碾压对手,因为这1%里包括了周杰伦、五月天等知名艺人。

此后,阿里音乐退出,但并不甘心的阿里将宝押在网易身上,此后,网易云音乐“独苗”般单挑腾讯音乐。尽管体量相差甚远,但网易云音乐仍然撕开了一道口子,而一家独大的腾讯音乐也并非无懈可击。

数据来源:Fastdata极数

据腾讯音乐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在线音乐及社交娱乐业务的MAU(月活跃用户)均发生下降。其中,在线音乐MAU6.15亿,同比下降6.4%;社交娱乐MAU2.24亿,同下降14.2%。

对此,腾讯音乐解释为,其他泛娱乐平台的竞争导致了部分轻度用户的短暂流失,但公司仍在拓展多场景服务、努力提升用户参与度。

可实际上,这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同比下降。2020年第四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MAU6.22亿,同比下降3.4%,社交娱乐MAU2.23亿,同比下降4.3%;其中,社交娱乐的付费用户也同比下降14.3%至0.11亿。

营收占比方面,一直以来,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占腾讯音乐总营收的七成左右,在线音乐营收占三成左右。网易云音乐方面,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比53.6%,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收入占比46.4%。

都知道腾讯有着强大的社交基因,但在这方面,网易云音乐并不比腾讯音乐逊色,甚至还有自己的优势。

锌财经了解到,网易云音乐从诞生时就从“音乐社区”切入,其推出的内容社区云村目前已是中国最大的音乐社区。

网易云音乐表示,其独特的社区氛围让平台获得大量年轻用户及创作者的青睐,而年轻用户就是公司最大核心竞争力之一。

据Fastdata极数发布的《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报告》显示,在用户社区参与度排名中,网易云音乐高居榜首,而在前五名中,腾讯音乐旗下仅QQ音乐排在第五。此外,网易云音乐的“90后”、“00后”用户占比已经超越了QQ音乐和酷狗音乐。

作为对标,QQ音乐在2020年7月更新的10.0版本中,才推出全新社区板块扑通社区,由于上线时间不长,其作用还有待市场检验。

由此可见,“社区+音乐”已是网易云音乐最典型的特征,是打动和留住用户的关键抓手。随着版权开放,再加上成功上市获得充足资金后,网易云音乐的战斗力将大大提升。

未来变数

不可否认的是,腾讯音乐多年积累的江湖地位也没那么容易被动摇。

张毅认为,腾讯音乐在版权方面的优势应该说塑造了非常好的江湖地位,但这种江湖地位不会因为版权的开放而导致衰落,因为其已经构建了比较好的竞争门槛。版权只是促成现在格局的一个很重要因素之一,但并不是守江山的根本。

他指出,腾讯音乐旗下的QQ音乐、酷狗、酷我都是行业里面的头部,用户忠诚度还是非常高的。再加上腾讯整个产品体系的赋能之后,其江湖地位很牢固。另外,腾讯音乐本身的商业模式也比较健康,所以要挑战它其实并不容易。

那么,怎样才能找到突破口?答案或许在5G时代IOT全场景服务。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车载音乐、智能家居和智能音箱是受访IOT音乐用户最主要使用的设备,分别占38.4%、37.0%和36.8%。艾媒咨询分析认为,5G、AI、IOT等技术的应用落地进一步延伸音乐应用场景,增强音乐的“强伴随”属性,其中,出行、居家为主要场景。

数据来源:艾媒咨询

实际上,5G+AI+IOT从去年开始已经成为了一些企业布局的方向。例如咪咕音乐,依托中国移动体系,构建并逐步完善大屏、小屏、智能硬件一体化的全场景音乐服务体系。

“我不认为在目前的手机业态能够攻破腾讯音乐,但可以畅想一些新的赛道,像车载、智能家居等领域其实是有突破空间的。”张毅说到。

另一方面,短视频的力量也不容忽视。据Fastdata极数发布的《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报告》显示,在线音乐使用时长环比下降50%的用户群体,同一时间段内使用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的时长环比增幅达72.9%。

或许早就发现这个机遇,网易云音乐在2020年8月,宣布与抖音达成合作,共同致力于“音乐+短视频”内容生态建设。

可以肯定的是,腾讯音乐的江湖地位短时间不会受到威胁,但随着5G、AI、IOT的广泛结合,网络音乐市场仍有很大的挖掘空间,谁能把握好这一点,谁将有望在未来重写市场格局。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音乐网易腾讯音乐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