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金融
作者:财经新知
2021-08-05 16:48
[亿欧导读]

一派繁荣背后,却蕴藏着危险。未来会发生什么?

钱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来源  |  财经新知

作者  |  端木清树

编辑  |  伊页

做投资,不得不看货币。看货币,不得不看美元。

现在的美国,正是一派“繁荣景象”。

楼市火热,一房难求。6月全美二手房挂牌中位价38.5万美元/套,同比上涨12.7%。从挂牌到交付只需37天,为历史最快速度。

6月美国通胀率达到5.4%,创了近30年新高,远远超过此前预设的目标2%。

就业率也快速上升,7月有望翻倍跳涨。

根据纽约联储的统计,二季度美国家庭债务总规模增幅为2.1%。按绝对值增幅创下2007年以来新高,而按百分比增幅创下2013年以来新高。

这一切数据,让市场惊讶的同时,也让很多人笃信“通胀才是永恒的正确”。

通胀的幻象

然而,这种执念或许很快就要被打破了。

当债务泡泡越吹越大,当市场对“货币救心丸”的耐药性越来越大,美元已经身不由己地来到从宽松到紧缩的抛物线顶端。

刚刚结束的美联储议息会议上,鲍威尔轻描淡写地说:“别担心,高通胀是暂时的,缩表计划尚未提上日程。”

市场因此松了一口气。

但美联储的尿性向来是:主官释放一种信号,底下的人释放另一种信号。

这不,鲍威尔话音刚落,二把手克拉里达就说,今年晚些时候美联储会公布放慢购债步伐。一个叫沃勒的理事也说,他可以预见美联储将在9月宣布减少月度购债规模的计划,并在10月开始行动。

这种“吹风”,官方说法叫“和市场沟通”,民间说法则叫“用嘴加息”。要知道,上一轮从2011年吹风到2015年真正提高利率,整整4年都在预热。

其实,真正危险的时候,正是这种预热期,等到它真的加息了,反而会松口气。

回想2009年到2013年实施的三轮量化宽松,一轮比一轮弱,直到2014年退出、2015年加息的整个过程中,市场最冷的时候就是2011年~2014年。加息之后的2016年~2017年,反而否极泰来。

今天,大致相当于上一轮的2011年,虽然余温未消、宴席未散,却值得我们密切关注风向的变化——市场自身已经开始紧缩信用了:

美国楼市和就业率的火热表象下,人们的可支配收入却明显下滑。因为疫情期间给民众发放的财政补贴要退出了。

二季度通胀率高涨的同时,GDP却大幅逊于预期——滞胀苗头已经出现。

财政刺激也在放慢脚步,三季度计划发债6730亿美元,大幅低于5月预估的8210亿美元。

私人投资、政府消费与投资等等全线下滑。

很多人会问:为什么通胀这么高,黄金价格却不涨?为什么通胀这么高,白酒医药却在大幅杀估值?

这就是逻辑所在:

通胀,当你看到它的时候,它就不再是它了。

我们安全吗?

美国通胀,会推着中国水涨船高,同样,美元紧缩也可能会把人民币拉下水。

当自身经济存在问题的时候,这种影响尤其明显。

上一轮紧缩周期中,巴西、阿根廷、俄罗斯、委内瑞拉全都被干崩过。所以,当你还沉浸在通胀幻象之中的时候,国家已经开始全面排雷、为即将到来的美元紧缩做准备了。

去年以来,我国的宏观杠杆率(三个部门:政府、企业、居民)其实是有明显下降的,原因就是经济复苏、尤其是出口的高增长。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一旦美元开始紧缩、这种高增长不再的时候,杠杆率下降的基础也就不存在了。而如果靠内循环,动力基本只依赖于三个部门轮流加杠杆,所以在内循环的状态下,降低杠杆将会变得非常痛苦。

所以总体来看,杠杆率下降是暂时的,上升才是长期的。

目前的任务,就是在美元紧缩之前留有足够的余地,为紧缩之后加杠杆腾出空间。

国内各部门杠杆率 / 数据来源:Wind,华泰研究

回溯历史,我国的居民杠杆率增长速度有点过快,尤其是最近6、7年,国内居民部门杠杆率年均增长率达到4.4%。

作为对比,日本80年代末崩溃之前,居民杠杆率每年抬升3.8%,而美国2008年之前,居民杠杆率每年抬升4%。结果就是,日本80年代末出现了房地产泡沫大崩溃,美国出现了次贷危机。

虽然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在全球范围内横向对比还不算太高,但是照这个速度增长下去就非常危险。

企业部门杠杆率也是一路攀升,唯独政府部门看起来稳得很(但是加上隐性债务后就是另一番模样了)。

所以在当前这个时间窗口,中国已经开始主动排雷,新一轮控杠杆行动已经展开。

拆弹房地产

大家有没有发现,目前对楼市的调控已经从“防止房价过快上涨”转变为“防止房地产的金融风险”了!这和过去几轮地产调控有着质的不同。

中国的房地产调控,从2008年算起,松松紧紧之间大概经历了五轮周期。历数以往调控,收紧都是因为房价上涨过快,放松多是因为经济下行,政策在“稳经济”与“稳房价”之间来回切换。

但现在,政策重心却全面转向了防风险。

一方面,不能让房企无脑融资冲规模,另一方面不能让群众无脑贷款加杠杆。

所以才有了针对房企的三道红线,才有了针对银行的地产贷款集中度考核。

才有了打掉“深房理”行动,才有了主要城市发布二手房指导价,才有了房贷利率大幅提升。

在这各种招数之下,年初以来地产各项资金来源均出现明显下滑。

信托:房地产类信托大幅收缩,一季度净融资-1055亿,你没看错,是负值。

债券:房企债券净融资1800亿,同比下降200亿。

贷款:房地产开发贷款3900亿,同比大幅减少3600亿,下降了将近一半。

居民按揭贷款,上半年合计2.1万亿,同比大幅减少2000亿。

年初以来,房贷利率大幅攀升。就连一直以来利率最低的上海,也按捺不住,将首套利率将从4.65%上调至5.00%,二套房贷利率从5.25%上调至5.70%。而利率原本就比较高的众多二三线城市,例如成都、郑州、南昌、无锡、洛阳等地,二套房贷已经逼近7%,个别银行甚至突破了7%!

利率是资金的价格,抬升利率就是降低资金需求。一切为了防风险。

全面排雷铺路

除了房地产市场之外,另一个要排的雷就是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

上面我们说过,目前中国政府的显性债务是不算高,但加上隐性债务之后就是另一番模样了。

什么是隐性债务?

表面上看是某个公司的债务(通常是城市建设类公司),公司背后却有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这类债务在财政报表中体现不出来,所以很容易堆积、失控,形成金融风险的源头。去年贵州独山县暴雷就属于这种情况。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测算,2019 年我国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规模达42.17万亿元。所以你如果单纯地看“政府部门杠杆率”,中国一点都不高,但一加上这个隐性债务立马就很惊人。

所以这两年中央一直要求化解隐性债务,今年尤其重视。前几天专门印发《关于加强地方人大对政府债务审查监督的意见》,加强债务管控,7·30会议也明确:“要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落实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处理不好,是要问责的。

此外,还有两条被大家忽视的消息。

第一个消息是,央行说,今年将对全国4024家银行进行压力测试。

这个规模在历史上未曾有过,去年参加测试的才1550家,前几年更少,基本就是几百家。而今年一下子做到了全覆盖,所有银行都要测试。

什么是压力测试?就是模拟“经济遭受重大冲击、不良贷款率飙升几倍”的情况,看看银行能否承受得住。用意是什么,已经不用多说了。

第二个消息是,监管部门叫停了年化利率超24%以上贷款产品。

为什么要叫停这种高利率的贷款?

利率的原理之一就是风险定价,过高的利率往往意味着过高的风险。有的金融机构或者消费金融公司为了业绩,哪怕客户信用很差也会放款,这必然就增加了风险。

叫停过高利率,就相当于说:资质太差的客户你干脆就不要做了,不要为了一时的业绩而不顾后果。

这种种动作,都是在为应对未来几年的紧缩环境,提前排雷铺路。

未来会发生什么

当今年末明年初,美国收紧货币的号角吹响之后,我们或许会见到以下情形:

1、中国为缓解流动性紧张,再次降准或降息

美元收紧,波动国内。但中国肯定会“以我为主”进行跨周期调节:也就是说,该放水的时候会放水。

2、汇率的巨幅波动

疫情以来,由于欧美大量进口中国商品,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一直在跌,当美元紧缩预期形成之后,这一趋势大概率会逆转。不过由于中国放水对冲,这种方向的选择又会明显摇摆、波动明显加大。

3、暴雷的企业明显增多

中国放水对冲,仅仅是对冲而已,谈不上逆转趋势,所以那些债务过高的企业仍然危险。

4、美债利率重回上行,美元指数也大概率走高

5、这样的环境下,股市难有大行情

货币环境和经济预期是股市的两个核心要素,当这二者有问题的时候,大行情是不现实的。

6、全国楼市将经历几年的寒风刺骨

疫情以来的房价上涨,核心动力是货币宽松(政策宽松+出口增长),所以这一轮楼市上涨基本仅限于沿海发达城市。当这二者消失的时候,楼市也将进入寒冬。

有道是:浮名浮利何济,堪留恋处,轮回仓猝。

一松一紧之间,一切都难逃周期轮回。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杠杆率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