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汽车
作者:商业数据派
2021-08-11 17:17
[亿欧导读]

三年多时间,恒大汽车可能没有造出令人印象深刻一款车,反而成了“股价助推器”。或许,这是一场自始至终的资本游戏,那么,出售恒大汽车也是一种剩余价值发挥到极致的方式。

汽车生产自动化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来源 | 商业数据派

文|张艺、祝婷婷

恒大造车就像一部魔幻现实主义作品。

 从PPT造车、烧钱圈地的高举高打让股价一路飙升,再到业绩不佳,车造不出来,质疑声不断的混沌局面,短短三年时间,恒大造车充满戏剧性。

 现在,恒大竟然要把这个充满话题性的“香饽饽”卖了?

 8月9日,据媒体报道,恒大集团正在与国资和民企谈判出售其新能源汽车和物业管理业务的股份。据分析,这一举动的主要是由于恒大负债高企,现金流吃紧。

 恒大的有息债务总额仍逼近6000亿,总体债务规模位居行业之首。但卖房地产项目的市场机会并不理想,基于近期成功出售恒腾网络股权的经验,恒大掂量着打包部分资产出售进行“回血”。

 8月10日,恒大发公告称,“公司正在接触几家潜在独立第三方投资者探讨有关出售公司旗下部分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出售该公司上市附属公司中国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及恒大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的部分权益。”官方正面表态出售造车业务的意图。

 有消息称,一批有实力的国企(包括珠江投资、广州城投、越秀金控、华润、万科、保利等)可能将接手恒大相应资产,以帮助恒大渡过短期资金流动性难关。

 消息一出,二级市场也开始躁动,8月9日、10日,恒大系股票连续上涨。今日午后,恒大物业上涨18%,恒大汽车、中国恒大上涨超10%。

 有分析师称,恒大此次计划,一定程度上能够安抚债权人的心态。不过,对于一直热衷“造车梦”的许家印来说,汽车业务也在打包出售队列之内,这不是在心尖上割肉吗?恒大造车故事高调开局,如今却将面临“烂尾”收场?

造车梦,一场自始至终的资本游戏

从诞生到待出售,恒大汽车始终与资本市场“绑定”。

众所周知,当年是贾跃亭按下了恒大造车的快捷键。2018年,恒大健康以67.5亿港元获得了法拉第未来4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自此许家印正式开启了造车梦。然而,蜜月期还未过一年,双方因控制权和资金问题闹上了法庭,最终“分手”。

(图:许家印与贾跃亭FF汽车)

短暂的造车经历让许家印意犹未尽,在FF的控制权争夺中,恒大健康拿下来广州南沙造车基地以及广州和上海员工人事权,但割裂的FF并不足以实现许家印的期待。这位大佬开始以简单粗暴的“买买买”方式攻城略地。

“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许家印曾总结跨界造车的“诀窍”:“对恒大来说,造车是一件特别陌生的事情,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作为一家做房地产起家的企业,恒大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要人没人、要技术没技术,想要快速实现弯道超车,就必须'买买买’。”

2019年,恒大及旗下恒大健康收购及入股了9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相关公司。数据显示,自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后,其总收购额超过300亿元。显然,恒大前期通过“不差钱”的方式快速入局造车赛道,借助资本运作拿到入场券。

 而恒大造车后,总有人认为其“不务正业”。实际上,尽管许家印对于造车极为热衷,但恒大造车的决定并不是“拍脑袋”出来的。

 从BAT到华为、小米,甚至地产企业,中国的行业巨头们先后布局造车。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36.7万辆,前瞻研究院预测2026年,这一数据将达到280万辆左右。

 政策的推动,市场潜力大增,导致资本市场异常活跃:除了一级市场融资出现热潮,从去年开始造车新势力也不断冲击二级市场。

 对于“不差钱”的恒大来说,通过资本运作快速入局一个红利市场,可能会为股价新的噱头与想象力。事实如此,据媒体报道,当年许家印前往FF美国总部考察的官宣消息就曾令股价单日大涨14.59%。

 2020年8月26日,恒大健康改名恒大汽车。当时,在蔚来之后,理想和小鹏汽车正在扎堆赴美IPO,新造车势力正在成为二级市场的热门话题。此时,恒大汽车“借名”上市很大程度上试图赶上风口,蹭一波股价红利。

 而且,有意思的是,“借名”上市也是恒大汽车讨巧之处。相对新造车势力面临的烧钱、量产等质疑声,恒大汽车的“上市之路”畅通程度到令人望尘莫及。

 事实如此,据潜观研究所的计算数据显示:从2018年6月25日开始进军新能源车的收盘价4.6港元,到截止2021年5月21日的收盘价41.2港元计算,恒大健康股价升幅已达795.7%,市值从398.3亿港元暴涨到4024.8亿港元,涨幅911%。

 尽管恒大健康改名恒大汽车,但核心业绩支柱依旧是健康业务。据其2020年年报显示,新能源汽车分部收入仅占整体收入的1.2%。不赚钱的恒大汽车却曾为集团的股价带来了许多高光时刻,甚至在待出售的落幕阶段也在为股价的上升发光发热。

 威马汽车沈晖曾在微博调侃:“恒大汽车就差汽车了”。

 三年多时间,恒大汽车可能没有造出令人印象深刻一款车,反而成了“股价助推器”。或许,这是一场自始至终的资本游戏,那么,出售恒大汽车也是一种剩余价值发挥到极致的方式。

 没有实际产品,仅靠话题炒作的股价不可能坚挺。恒大汽车股价已经从最高点的72港元一路下跌到了10港元左右,近两日虽有回升,但截至8月10日收盘也仅为13港元,11日开盘大涨至14港元,整体跌势依然明显。恒大汽车的市值从5000亿港元也一路下跌到了1402亿港元。

(图:恒大汽车股价走势)

 盈利困境难掩其接盘价值

相比恒大物业已经盈利的现状,恒大汽车的营收问题令人不得不质疑其是否还能作为优质资产出售,是否有人愿意接盘。

根据恒大汽车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盈利预警公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净亏损约48亿元,大约是去年同期净亏损24.5亿元的两倍。

 在营收之中,由新能源汽车贡献的比例占比非常低。根据恒大汽车今年3月披露的财务数据,截至去年年底,恒大汽车实现营收154.87亿元,同比增长174.79%。其中,来源于“健康管理分部”的收入为152.99亿元,来源于“新能源汽车分部”的收入为1.88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的98.79%和1.21%。

 恒大新能源汽车业务主要分为三大版块:锂电池销售额、提供技术服务以及汽车组件销售额。其中占营收大头的锂电池销售额大幅度降低为至8162万元,同比减少约5亿元。

 今年4月,恒大也首次携旗下9款车型在上海车展上公开亮相。对于此次亮相,部分人质疑此次展出的一些新车没有悬架,只是个模型。截至目前,恒大汽车尚未卖出一辆新能源汽车,也没有车型实现量产。

核心业绩并不好看或将损害接盘者的信心,但是恒大汽车倒也不是毫无价值点。

 造车行业产业链较长,恒大汽车前期在底盘架构、动力总成、电池、工程技术、智能网联、自动驾驶等领域砸下重金。

 比如,2019年,恒大汽车与德国BENTELER集团、德国FEV集团在举行新能源汽车3.0底盘架构知识产权移交仪式,买来了底盘技术。

 同年,许家印在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上宣布,恒大将在上海、广州、沈阳、郑州等地建设世界先进的汽车生产基地。随后不久,上海、广州生产基地便快速进入全自动化生产线。

 “未产车先建厂”是恒大房地产造车模式的典型特征,但也被业界质疑是“变相拿地”。

 除此之外,恒大汽车早年以资本渗入产业链的部分也具有一定价值。如其持有FF汽车20%的股份、占股广汇集团(汽车销售)40.964%,动力电池企业卡耐新能源58%,收购NEVS公司(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等。如今,按FF汽车市值40.87亿美元计算,恒大这部分股权账面价值约8亿美元。

 许家印曾在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上表示,正因为恒大过去在造车方面“一穷二白”,所以要从战略、策略上,开辟一条与全世界其它汽车企业不同的造车路——“恒大造车路”。“有什么不同?我们不叫弯道超车,叫换道超车。”但是,事实证明,此路不通畅。

 “房地产造车”模式,与汽车发展规律多有碰撞,若不彻底改变行为方式、造车理念,则很难成功。”去年5月,恒大动力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吕超曾留下这样的离职感言。

 那么,趁此机会,恒大汽车如果脱离了恒大的“房地产造车”模式,是否会发生逆转?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恒大许家印新能源新能源充电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