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单季业绩向上后,腾讯音乐能否在“群狼环伺”下持续给市场信心

收藏
传媒
作者:孙美娜
编辑:张宇喆 2021-08-18 11:35
[文章导读]
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的路道阻且长,但是敢于尝试总好于故步自封。
耳机 音乐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腾讯音乐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利好消息。

美股8月16日盘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腾讯音乐)发布了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该公司总营收同比增长15.5%至80.1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12%至8.27亿元。

腾讯音乐2222.png.png

腾讯音乐执行董事长彭迦信表示,腾讯音乐第二季度营收增长主要得益于在线音乐订阅收入和广告收入的健康增长,在线音乐服务的商业化表现提升。

腾讯音乐旗下拥有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四大平台,营收结构主要由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两部分组成。

2021年第二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收入20.95亿元,同比增长32.8%。其中,在线音乐订阅收入为17.9亿元,同比增长36.3%。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到了6620万,同比增长40.6%,环比净增长为530万,为2016年以来单季最大净增长,付费率达10.6%。尽管付费用户增长迅速,但在线音乐服务的ARPU(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同比下降了3.2%。

然而,在报告期内,作为腾讯音乐最主要营收来源的社交娱乐服务收入同比仅增长7.4%至50.06亿元。但与在线音乐服务业务相比好的一点是,ARPU(平均每付费用户收入)增长了23%。

与稳健增长的业绩相比,腾讯音乐月活跃用户(下称MAU)就显得不那么乐观了。2021年第二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MAU为6.23亿,同比下降4.3%。社交娱乐MAU为2.09亿,同比下降13.3%。延续了一年以来的下降趋势。第一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MAU为6.15亿,同比下滑6.4%。社交娱乐MAU为2.24亿,同比下滑14.2%。

对于MAU的下降,腾讯音乐在财报中解释为“部分轻度用户短暂流失至其他泛娱乐平台,及竞争环境不断变化”。

受第二季度财务数据超出此前市场预期影响,腾讯音乐8月16日盘后股价上涨了3.25%。

但就在8月16日收盘,腾讯音乐股价跌幅达到8.88%,市值缩水至151.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79.38亿元)。与2021年3月创造的最高值相比,腾讯音乐市值已大幅缩水70%。

股价的大幅下跌与三个字息息相关,那就是“反垄断”。

失去垄断,“群狼”环伺

2016年7月,已成为全国最大网络音乐平台的腾讯收购位居市场第二名的中国音乐集团。以音乐版权核心资源占有率计算,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的曲库数量分别为1210万、821万,其中独家曲库为314万、130万,曲库和独家资源的市场占有率均超过80%。

2018年,在国家版权局推动下,腾讯音乐与新晋行业第二名的网易云音乐达成了互授比例为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的版权合作。但凭借手握1%的核心版权,腾讯音乐仍然在这一市场占据绝对优势。

2021年7月24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对腾讯收购中国音乐集团的调查结果,因交易“应报未报”对腾讯处以50万元罚款,同时责令腾讯及其关联公司采取措施恢复相关市场竞争状态,三十日内解除独家版权。

对这一处罚,腾讯音乐表示“全面诚恳接受,将严格按照监管要求,不折不扣按期完成整改。”

失去了独家版权“杀手锏”的腾讯音乐,将“被迫”与其他在线音乐平台站在同一起跑线。那么当下,腾讯音乐面临着怎么样的竞争局面?在另拓竞争力上又有哪些新动作?

作为中国在线音乐市场第二大平台,网易云音乐是腾讯音乐的劲敌。

和腾讯音乐主要依赖社交娱乐服务创收不同,网易云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占大头,音乐属性更强。网易云音乐招股书数据显示,从2018年到2020年,其在线音乐服务板块收入分别为10.26亿元、17.77亿元、26.23亿元,而社交娱乐服务在最近三年的收入分别为1.22亿元、5.41亿元、22.73亿元。

也正是因为缺少除在线音乐外的收入,网易云音乐的内容成本成了压在背上的“一座大山”。从2018年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累计净亏损额约为70亿元。但是,随着独家版权问题的解决,网易云音乐或将腾出更多的资金和注意力深耕其他业务。

此外,与腾讯音乐相比,网易云音乐在原创音乐人及对年轻用户的吸引上占据优势。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一季度,网易云音乐入驻独立音乐人数量超26万,位居行业第一。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约90%用户是90后或00后,是中国最受年轻一代喜爱的音乐平台之一。

除了网易云音乐,抖音和快手近年来在在线音乐赛道上的发力也逐渐加大。

根据《2021中国音乐营销发展研究报告》,短视频平台正成为音乐行业最主要的宣传预算流向渠道,占比52.3%,是“推歌”最有效的媒体渠道首选。“在抖音站内刷屏”成为了排在歌曲宣发期内大众化传播成功标准第2名的位置。

2020年3月,字节跳动就在印度与印尼市场上线了音乐App“Resso”,通过TikTok短视频内的配乐链接跳转到Resso实现导流,打开APP便能听到音乐,上下滑动切歌。Resso上线仅半年下载量就超过1500万次。

2021年7月1日,字节跳动正式将音乐业务升级为P1优先级(与教育、游戏业务平级),由字节跳动原产品与战略副总裁、TikTok原负责人朱骏负责。

7月26日,据Tech星球报道,字节跳动在内测全新音乐代理分发平台“银河方舟”,针对厂牌与音乐人开放入驻入口,主打一站上传歌曲和视频。在这一动作的两周前,抖音音乐也开始内测音乐宣推一站式服务平台。截止目前,字节跳动已经与索尼、华纳、环球三大唱片公司签署了全球授权协议。

快手也早早在在线音乐赛道布局。快手的独立音乐部门成立于2018年3月,并于同年4月首次启动“音乐人计划”。

2021年3月,快手首次确立直播间场景的音乐版权结算标准,并在原有结算的基础上新增了词、曲版权的单独结算以及独立音乐人结算通道。同年6月,该公司推出双击音乐计划,在流量以及收益等方面继续加大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

5月26日,快手还上线了音乐应用“小森唱”,为用户提供用AI打造专属原创歌曲、K歌、短视频KTV上线等功能。

自救,已在行动

对现在的腾讯音乐而言,拥抱变化或许是唯一的自救之路。如今,腾讯音乐正试图通过拥抱独立音乐人、长音频、NFT等,找到第二增长曲线。

音乐产业是一个以大众参与的音乐欣赏(体验)为纽带,集合了产业上游音乐人创作、版权运作,中游音乐平台、演艺服务公司,下游用户音乐消费为一体的具备可持续发展空间的成熟市场。

有业内人士认为,独家版权时代,各大平台将资源过度倾斜于版权运作,不利于整个音乐行业的健康发展。因此,随着独家版权被解除,主流音乐人的版权共享,独立音乐人对在线音乐平台作用日益凸显。

2020年1月1日,腾讯音乐人推出“亿元激励计划”,将音乐人分成比例从50%上调至100%,最高可获得10万激励金。当激励金超出10万后,超出部分的分成比例为60%,分成比例大幅提升,激励金上不封顶。

2021年7月28日,腾讯音乐人平台公布四周年“成绩单”:入驻音乐人超过23万,音乐作品超166万首,平均每首作品播放量数百万次。过去一年,腾讯音乐人平台上的音乐人获得的总收入增长了1.5倍,获得版权收入的音乐人数增长了1.5倍。

此外,社交娱乐服务中的直播业务是腾讯音乐最大“摇钱树”,版权事件后腾讯音乐也对其做了相应调整。

7月9日,腾讯音乐宣布将酷我音乐旗下“聚星直播”交由酷狗副总裁、酷狗直播业务负责人谢欢领导。酷我音乐业务线的商业化业务将交给腾讯音乐商业广告部总经理刘宪凯负责。在本次调整后,谢欢兼任酷我直播业务的负责人。有业内人士认为,直播业务被单独拎出来,直接向集团汇报,意味着其在腾讯音乐整个业务中的重量增加。

此外,成立刚刚4个月的长音频业务也是腾讯音乐重点培养对象。2021年4月15日,腾讯音乐在集团层面设立长音频业务线,与QQ音乐、酷我音乐和酷狗音乐业务线保持平行架构。7月,腾讯音乐宣布QQ音乐业务线将成立长音频业务中心,负责QQ音乐长音频专区的产品研发工作。

有腾讯音乐内部一位知情人士曾表示:“在集团层面的长音频业务BU之外,单独成立QQ音乐的长音频业务中心,有双保险的成分,也可以被理解为变相‘赛马’。”

腾讯音乐执行董事长彭迦信曾公开表示,“长音频将是未来TME持续发力的战略领域”。在刚刚发布的二季度财报中,彭迦信着重强调,腾讯音乐获得了长音频MAU同比增长超过90%的亮眼成绩。

在具体产品上,2020年4月,酷我音乐与阅文集团合作,打造了长音频品牌“酷我畅听”。同年12月,QQ音乐在首页界面引入“小宇宙”播客功能,发力播客业务。

此外,腾讯音乐于2021年1月宣布以27亿元价格收购音频平台懒人听书100%的股份,并于4月宣布酷我畅听与懒人听书合并升级,发布全新长音频品牌“懒人畅听”。同年2月,QQ音乐还推出了“第0期播客计划”,扶持播客主播。

某腾讯音乐长音频业务部门内部人士对亿欧表示:“现在的集团高层比从前更重视腾讯系内部资源的协调联动。”在2021年4月,微信视频号与QQ音乐联合推出“原创音乐共振计划”,发力“短视频+音乐”模式。同时,QQ音乐业务线下增设了一个新产品部门,整合QQ音乐直播与全民K歌直播团队,进行全新形态的互动视频功能开发,并将与视频号相融合。 

腾讯音乐对内容的发力还体现在TME live创新业务方面。在二季度财报中,腾讯音乐用大篇幅描述了TME live的进展:“通过线上演唱会与室内音乐节和派对等线下活动的多维度融合,满足知名歌手和独立音乐人等不同群体的多元需求。在近期的活动中,引入了全新的交互式商业化功能,例如线上票务、VIP权益和付费周边等。”

此外,腾讯音乐还在近期进军了在国外大火的NFT领域。NFT的全称是Non-Fungible Tokens,是存储在区块链上的数据单元,可以代表艺术品等独特的数字项目。

8月9日,腾讯音乐在微博上宣布,首个使用NFT技术的数字音乐合集即将推出,并将于8月在QQ音乐上上线。同时, NFT交易应用“幻核”已经上线,首批300个数字收藏品NFT数量有限。据悉,该应用程序是腾讯音乐PCG的一部分,也是创新业务之一。

尾声:没那么简单

腾讯音乐想重回股价巅峰,能讲的新故事也是越多越好。但腾讯音乐暂时还未展现出能够借新故事闯出一片天地的实力。

在拥抱独立音乐人方面,当前,中国独立音乐人的收入仍然相对微薄。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20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显示,有52%的音乐人没有音乐收入,100%靠音乐收入的音乐人占比仅7%。由于独立音乐人自身都赚钱不易,想从这一方面获取足够且持续的利润更加不易。 

在长音频赛道,火热的背后也难见“回头钱”。即使在成熟的海外市场,大多平台都处于亏损的状态。以国内长音频行业“老大”喜马拉雅为例,招股书显示,其2021年Q1平均MAU已经达2.5亿,但2018年-2020年亏损分别为7.7亿、7.7亿、6.05亿元。与此同时,喜马拉雅还于7月宣布美股IPO搁置。

上述提到的腾讯音乐长音频业务部门内部人士对亿欧表示,(长音频)行业内一致的看法是,喜马拉雅未来上市成功与否,关系着资本对国内长音频市场的想象空间。

NFT更是仅处于起步阶段,培养市场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未来,腾讯音乐究竟能否在这一市场成熟后还继续处于领跑地位,目前也难看到。

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的路道阻且长,但是敢于尝试总好于故步自封。

接下来,面对一系列更加年轻,也更懂年轻人的对手,腾讯音乐需要让外界看到其在新赛道也能成为“领跑者”的机会。否则,市值重回巅峰,只能是一种奢望。

本文来源于亿欧网,原创文章,作者:孙美娜。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hezuo@iyiou.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中涉及数据均已标明来源,如需数据服务可访问亿欧数据。 如您有「项目报道」或「项目对接」需求,请填写表单,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推广
音乐腾讯腾讯业务网易音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