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日常消费
作者:马渭淞
编辑:张宇喆 2021-08-26 18:10
[亿欧导读]

2021年上半年,安踏营收228.1亿元,同比增长56%;净利润38.4亿元,同比增长约231%;毛利率63.2%,上年同期为56.8%;现金流为63.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08.1%。

安踏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8月24日,安踏发布2021年中期业绩公告。

公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安踏营收228.1亿元,同比增长56%;净利润38.4亿元,同比增长约231%;毛利率63.2%,上年同期为56.8%;现金流为63.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08.1%。

从具体业务来看,安踏品牌的收益增长56.1%至105.8亿元,创历史新高,毛利率提升11.2个百分点至52.8%,依旧保持中国运动服饰行业的头名。

FILA分部的收益同比增长51.4%至108.3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65.6%;毛利率及经营溢利率分別提升1.8个百分点及4.3个百分点至72.3%及29.0%,成为安踏盈利最多的部门。

此外,DESCENTE专业运动和KOLON SPORT戶外生活品牌业务也保持高速增長。在本财政期內,所有其他品牌(包括DESCENTE及KOLON  SPORT)收益上升90.1%至14.1亿元,与2019年同期比较大增106.0%。

财报发布当日收盘,安踏体育总市值为4628亿港元,较中国体育运动产业第二名李宁高出近一倍,是中国业内无可争议的NO.1。

安踏体育.png.png

“兄弟”多到底好不好

安踏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可观的营收数据并压李宁一头,其手下“兄弟”们的贡献功不可没。在2021年上半年,李宁的营收业绩达到101.97亿元;净利润为19.62亿元;现金流则为33.25亿元。而与之相比安踏的营收则为228.1亿元;净利润为38.4亿元;先进流达到了63.1亿元。由此而看,李宁要想超越安踏确实“任重而道远”。

但是,与李宁“单品牌、多品类、多渠道”的策略不同,安踏则一直遵循着“单聚焦、多品牌、全渠道”的发展策略。因此,如今安踏旗下拥有安踏(中国)、FILA(意大利)、DESCENTE(日本)、KOLON(韩国)等多个中国及国际知名的运动品牌。

在此策略下,安踏的营收自然会因为外来“大牌”的加入而水涨船高,但是对于母品牌来说则意味着营收及利润部分的缩减。在此次财报中,安踏品牌的营收仅为105.8亿元,未占到总营收的50%。而“外来户”FILA的营收则达到了108.3亿元,超越了“大哥”成为安踏集团最为吸金的品牌。

因此,在目前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安踏也需要冷静下来思考,多品牌布局的背后是否也存在着隐患。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牛奶都叫特仑苏”。在2009年安踏从百丽手中购入了FILA大中华区业务后,FILA就一直为安踏的营收做着重要的贡献。在2020年财报中,来自FILA的营收占比就达到49.14%,而安踏主品牌的营收占比仅占44.3%。

因此,尝到了FILA的“甜头”,安踏便开始走上了收购外来洋品牌的道路。在2016年,安踏与DESCENTE建立合资公司,2017年与KOLON建立合资公司,收购SPRANDI和KINGKOW。2018年,安踏又花费371亿人民币拿下AMER SPORTS,其旗下包括ARC'TERYX(始祖鸟)、SALOMON(萨洛蒙)、WILSON(威尔逊)、ATOMIC(阿托米克)等知名品牌。

但是,并非所有的外购品牌都如同FILA那般具备高性价比。从安踏发布的2021年中期业绩公告来看,除了FILA与安踏主品牌外,其他所有品牌的营收总额仅为14.1亿元,占总营收的约6%。不止如此,安踏重要合营公司AS Holding依旧处于亏损状态,尽管与2020年同期相比亏损程度有所收窄,但是该公司的净亏损依旧达到了6.56亿元,全面亏损总额为3.00亿元。

所以,在对外收购过程来看,安踏更像是在“开盲盒”,当抽到“隐藏款”FILA之后,持续上瘾,却再也没有抽到过如同FILA一样具备高性价比的品牌,而是否还要继续开起下一个“盲盒”则是安踏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

成功离不开数字化

尽管多品牌的战略布局存有争议,但是在2020年上半年,安踏确实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在这其中,安踏的数字化转型则是该企业获得发展不可或缺的因素。

安踏在其业绩公告中提到:疫情改变了消费喜好,推动了消费者购物习惯的改变,线上业务逐渐成为主赛道,使企业必须对“人、货、场”重新作出定义,以保持长远的竞争力,因此我们持续在线上及数字化方面加大投资,从而把握住这一趋势。

安踏的数字化转型早在2020年便开始进行。在2020年8月25日 ,安踏便曾宣布将从2020年下半年起,全面推进安踏集团的数字化转型战略,通过直面消费者DTC(Direct to Consumer)来实现“一个中心三个重塑” -- 以消费者为中心和人、货、场的重塑,从而形成从产品开发、运营到营销的良性闭环。

从细节来看,安踏的DTC转型主要分为两个部分,其一是大力发展电商,其二是线下门店的分销转直营。

在电商方面,疫情在某种程度上让电商发展得更加迅猛,据财报显示,安踏的电子商贸业务收益于本财政期內贡献该公司整体收益的27%,相较于去年提升了1个百分点,按绝对金额计算,较2020年同期增长61%,在去年同期的高基数影响下依然实现了强劲增长。

而在线下门店分销转直营方面,自在2020年安踏启动了DTC模式转型,在全国11个地区开展混合运营模式,涉及的安踏店约3500家,其中60%直营,40%由加盟商按照安踏的新运营标准运营。

分销转直营,意味着原有的低毛利的批发模式转向高毛利的零售模式。直营门店在舍弃了中间商直接将货品卖给消费者时,因为商品的售出价格提高(从批发给经销商的批发价格转化为消费者直接购买商品时支付的零售价格),毛利率亦随之大幅提高。尽管营收陷入负增长,安踏主品牌2021年上半年的毛利率同比提升6.4%,至63.2%,就是DTC转型成果的显现。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DTC策略中,直营应该是提升店效的手段,而不是目的。直营过后的运营成本管控、经营效率提升、库存折扣平衡等,都将考验品牌精细化运营能力。

因此,安踏主品牌要大刀阔斧地转DTC的同时,必须注重产品力以及品牌力的提升才能够发挥DTC的影响力,毕竟,对于仍然拥有近万家门店的安踏来说,转型为直营门店带来巨大成本也是必须要面对的风险。

不过,从安踏的角度来看,如果保持目前的市场占有率和销售总件数,线下门店分销转直营确实可以提升安踏的营收业绩及毛利率,推动安踏的前行步伐。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马渭淞。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安踏市场营销多品牌战略FI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