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肖伞伞
编辑:刘聪 2021-08-31 15:37
[亿欧导读]

国产PD-1市场还有多少想象空间?

药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随着8月30日君实生物发布半年报,至此,四大国产PD-1厂家均已公布上半年业绩。即使已成残酷的“红海”赛道,仅计算已公布PD-1具体收益数据的两家,仍有22亿的营收。

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作为首家国产PD-1,上半年具体销售收入并未公布。但其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14亿元,同比大幅增长267.77%。增长主要来源于特瑞普利单抗、新冠中和抗体埃特司韦单抗的强势表现,以及对外许可收入增长。

 营收.png.png

随着入局者增加、低价之争愈演愈烈,国产PD-1市场还有多少想象空间?

恒瑞下跌,信达、百济神州、君实上升

 2021年上半年,进入国家医保后的四大国产PD-1,迎来了不同的命运。

 各大药企半年报中,恒瑞医药明星产品PD-1抑制剂(卡瑞利珠单抗)业绩多少令人有些猝不及防。

虽然具体数字尚未披露,但“卡瑞利珠单抗销售收入环比负增长”寥寥几句戳破了市场对它的幻想。据第三方机构测算,2020年恒瑞医药的PD-1卖出了近50亿元,占据了国产PD-1抗体市场销售额的半壁江山。

国产PD-1单抗中上市大适应证最多、已上市适应证均在2021年纳入医保,手握大把好牌的卡瑞利珠单抗被认为是后发先至的典型代表。甚至有投资机构乐观预测,2021年卡瑞利珠单抗有望迎来大幅增长。

但其自2021年3月1日起开始执行医保谈判价格,降幅达 85%,加上产品进院难、各地医保执行时间不一等诸多问题,业内预期的“头部玩家吃大肉”在恒瑞这里似乎并未生效。

同为国产PD-1第一梯队的君实生物、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则交出了不一样的答卷。

 PD-1主要信息.png.png

 去年PD-1销售不佳的君实生物,遭受不少非议,“何时得道”成为绕不去的话题。今年虽没有公布PD-1具体营收,但上半年公司整体收入暴增268%(两款商业化产品,另一款为新冠中和抗体)。与美国Coherus签署许可与商业化协议或成为其增长来源之一,根据协议,Coherus将向公司一次性支付1.5亿美元首付款,款项不可退回。

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2021年保持销量和销售收入的双重增长,上半年销售额超过14亿元,去年同期卖了9亿元。亮眼增长下,可以窥见差异化竞争带来的益处。信迪利单抗注射液于2018年12月24日获CDE批准上市,是治疗霍奇金淋巴瘤的首个国产PD-1抗体。

此外,医保放量效果也得到了验证。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今年上半年销售额约8亿元,同比增长 148%。自从今年 3 月份正式进入医保目录之后,销售额和进院数量显著增长。自二季度之后的进院数量达到了纳入医保前的约 13 倍,增长显著。

“在PD-1竞争中某个药企常胜基本不可能,每一年都会有变数。”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知名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向亿欧大健康说道。进医保目录的时间、医生的用药习惯、适应证、价格、销售力等因素给PD-1之争增加了更多未知色彩。

资本助推下,PD-1成研发热土

在药企“修罗场”背后,是早已拥挤不堪的PD-1研发赛道。

据西南证券不完全统计,全球154个PD-1药物有85个是由中国企业研发或合作开发,占比达到55%。国内的PD-1单抗更呈现扎堆研发的状态,其中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每个适应证均有超过10家在研。如何布局更广阔的适应证,则成为各大药企提高市场渗透率的最优选择。目前我国已上市的四个国产PD-1中,已获批的大适应证囊括肺癌、尿路上皮癌、肝癌、黑色素瘤、淋巴瘤、胃癌、食管癌等多个种类。

今年,百济神州和恒瑞医药又分别拿下3个适应证,信达生物和君实生物也都新增了2个适应证。各大场内选手积极拓疆开土,与此同时,第二梯队的PD-1正蓄势待发。

仅一个月,就有两个国产国产PD-1双双获批。8月5日,康方生物与正大天晴共同申报的抗PD-1抗体药物派安普利单抗获批,成为第5款国产PD-1。派安普利单抗获批的适应证为至少经过二线系统化疗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25天后,誉衡药业与药明生物联合开发的抗PD-1全人创新抗体药物赛帕利单抗获批上市。

 第二梯队.png.png

此外,嘉和生物、基石药业、复宏汉霖等PD-1单抗也进入了在审评审批阶段。在这个极度内卷的赛道,似乎谁也无法躺平。正如恒瑞医药高管在医保谈判前夕谈道:“现在整个PD-1都是囚徒困境。这不是恒瑞的问题,而是PD-1太多了。恒瑞唯一的优势仅仅是适应证,而这种优势稍纵即逝。”

PD-1的现状究竟是创新药困境还是虚假繁荣?史立臣向亿欧分析道,近年来医药企业融资井喷,PD-1一度是资本追逐的风口。一些药企为了拓宽融资渠道,获得更多资本加持,纷纷押注热门靶点。PD-1/PD-L1的扎堆研发只是国内抗肿瘤创新药研发同质化的一个缩影。

在他看来,一些PD-1产品只能算是伪创新。7月2日,国家药监局药物审评中心发布的新政一出,医药股闻声而跌正是市场用脚投票的结果。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研发指导原则,或能为“me too”创新药企降温。“企业要调整自己研发的方向,做真正有价值的药品”上述受访人士说道。

囚徒困境下的价格战

作为明星靶点,PD-1抑制剂在问世之初就被预测每年有789亿美元的潜在市场规模。

沙利文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PD-1/PD-L1疗法的市场规模为63亿元,预期在2024年将达819亿元,至2030年达进一步增长至1000亿元。

但经过两轮医保谈判,信达生物医药、恒瑞、君实生物与百济神州断腕式降价,共同将国内PD-1的价格天花板再次拉低,利润空间不断压缩。西南证券曾预测,如果PD-1单抗的完整年度年用药金额假设为医保谈判后的6万元,则我国PD-1单抗总市场空间为305亿元。

与预期不同的是,PD-1单抗或许成为未来创新制药投资的滑铁卢。

康方生物、正大天晴联合开发的PD-1派安普利单抗,作为PD-1第二梯队的重要选手,以一己之力将PD-1的价格战再度加温。

根据北京康盟慈善基金会消息,派安普利单抗的首轮赠药政策是2+1(购买4支+救助2支),后续则是2+PD(购买4支,可救助至疾病进展)。最长24个月的派安普利单抗治疗总费用低至3.9万元,平均年治疗费用低至1.95万。项目已于2021年8月20日正式启动。

 虽然无缘年底的医保谈判,但这个场外选手还是提前烘托了低价氛围。

“一个产品的生产企业,一旦超过5家,很容易出现价格战。”史立臣说道,在他看来,PD-1市场泡沫很大。即使市场有几百亿,但是产品价格越来越低,药企不一定受益。投资10-20亿的PD-1,如果价格持续、快速下跌,微薄的利润很可能无法支持药企继续研发。

 对于处于临床前期的PD-1,他建议及时止损。如果没有独特的竞争壁垒,很可能收不回研发成本,急流勇退不失为一个明智选择。

3月5日,百奥泰宣布终止PD-1单抗BAT1306的研发。在其官方解释中,PD-1市场已成红海,国产已上市的4款PD-1药品均已进入医保,在早期阶段终止该项目有利于合理配置公司研发资源。早前,罗氏、阿斯利康宣布终止PD-1/L1项目开发或撤回新适应证。

现有产品已基本覆盖常见大适应证,入场选手如何提高竞争力?史立臣建议药企可以从PD-1联合用药上突围,在可能的情况下与药企签署长期独家互利协议。联合用药有望解决PD-1单药治疗有效率低、疗效瓶颈化问题。医药魔方数据显示,有253个PD-1/PD-L1抗体联合药物靶点组合正在进行试验。

在四个国产PD-1均已纳入医保的情况下,销售力的比拼也显得尤为重要。信达扩充信迪利单抗市场推广团队成员至2000名,恒瑞打算建立起纵向专业化与横向职能协调发展的全新组织架构模式,以适应新的竞争环境。君实生物与阿斯利康联手,将进一步加速特瑞普利单抗在中国的商业化进程,扩大在各级城市医院及药房的覆盖广度和深度。

在国家医保局今年4月公布的数据中,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注射液配备的机构数量为100家,均为医疗机构;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配备机构数量为467家,其中医疗机构96家,零售药店371家;而恒瑞医药的注射用卡瑞利珠单抗配备机构数量则为634家,其中医疗机构为387家,零售药店为247家。

 战事升级,PD-1出海

国内竞争白热化,预期千亿市场大缩水,一些药企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出海。据医药魔方NextPharma显示,在PD-1/PD-L1领域,由国内公司授权给国外药企的频次接近20次。

君实生物以总额最高达11.1亿美元的首付款,将特瑞普利单抗和两个可选项目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开发和商业化权益授权给Coherus。除了lisence out,君实生物还向FDA滚动提交了特瑞普利单抗用于鼻咽癌治疗的BLA。

信达生物与礼来制药联手,力攻北美、欧洲及其他地区;百济神州牵手诺华,进军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成员国、英国、挪威、瑞士、冰岛、列支敦士登、俄罗斯和日本。

出海.png.png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史立臣指出,全球化是大势所趋,未来5—10年,注射剂会大幅出海。与其在国内打价格战,不如分享全球PD-1单抗市场。

相较于搭建全球销售体系,海外权益lisence out更为轻松,药企还可以借助合作方在海外成熟的销售渠道,轻松实现收益。但是,长期来看,对于药企的收益收获较少。“有可能的话,企业还是要修炼‘内功’,打造更加全面的产业链和综合实力,推进全球化战略。”上述受访人说道。

 以一哥恒瑞医药为例,除了韩国地区的商业化权益授权给Crystal Genomics公司外,自主推动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恒瑞官网显示,该公司拥有6大研发中心,美国恒瑞于2005年创建。据悉美国研发中心主要从事新药临床研究、新药技术项目引进或转让,并负责向美国FDA申报和注册药品。

 自主搭建全球销售体系,或能让企业吃大肉,但一些困难也是不容忽视的。史立臣举例道,首先药企要非常了解当地国家的法律、关注政府政策,了解PD-1适应症申请的相关过程。其次,临床数据得经过当地相关部门检验核实。此外,很多企业没有商业渠道,从0开始需要时间。

 如何抢占国际市场,则等待各大药企的后续表现。无疑,经历了烈火烹油的一段时间,PD-1单抗市场正在等待新的注脚。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肖伞伞。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恒瑞百济神州百济P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