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日常消费
作者:王跃霞
编辑:顾彦 2021-09-07 10:00
[亿欧导读]

相比于短期成本,美团更看重长期意义。

美团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反垄断的调查结果没出,美团的二季度财报先出一步。

令人意外的是,这份期间经历了美团因涉嫌“二选一”等垄断行为被市场监管总局立案调查的财报,不仅没有因外界环境承压显露颓势,反而多项数据在增长上高歌猛进。

根据财报,美团二季度实现总收入438亿元,同比大增77%。各业务线的营收增长幅度也毫不逊色:餐饮外卖同比增长59%至231.25亿元、到店酒旅及旅游同比增长89.3%至86.02亿元、新业务及其他同比增长113.6%至120.32亿元。

大幅增长尽管有去年同期基数低的影响,但多项业绩指标超市场预期是不争的事实。对于美团这样已经具有相当规模的企业,业内不免有些疑问:增长是否见顶?亏损为何持续?监管重拳出击下是否会对相关业务产生一些影响?

美团通过Q2季度报,用数据回应了外界的一些质疑。

亏损加剧,增长见顶? 

美团“增长见顶”的质疑声从未间断过。

尤其是2020年Q4美团的净利润由正转负后,质疑声变得更大了。

但增长与亏损并非一体两面。美团目前大力发展的实物电商,是资金投入最多的一条业务线,美团从2020年Q4至2021年Q2三季度的亏损,均是因为在零售业务的物流、仓储等核心基础设施上的投入加大。虽然短期使整体业绩承压,但这也是为了长期可持续增长不得不做的投入。这是一个与当年建设外卖配送网络一样的艰苦工作,需要多年持续投入。

从整体营收来看,美团以餐饮外卖为大头的基本盘业务依然稳固,到店酒旅则是美团的利润奶牛,实际上新业务的亏损也在环比持续收窄。 

另一组数据表现也非常亮眼,报告期内美团年度交易活跃用户数为6.3亿,活跃商家数770万,新增用户数5910万,均创历史新高。

在上述各个维度数据的交叉印证下,“增长见顶”的结论于美团而言还为时尚早,反而均创新高的用户与商家数据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美团新业务的引流效果显著,这恰巧能实现对美团基本盘业务的反哺。

政策变动之外,美团的本地生活赛道还面临着短视频行业的觊觎。

2020年末,抖音成立专门拓展本地生活业务的“本地直营业务中心”,在同城团购方面对美团展开强势围攻。今年7月,抖音内测心动外卖的消息传出,肯德基、喜茶的官方账号已经关联外卖小程序。

抖音闯入外卖赛道已经板上钉钉,本地生活领域竞争加剧。

且不谈美团平台用户交易数与商家数史创新高,从双方平台的运营逻辑来看,美团本地生活蛋糕被切的可能性也不大。

外卖是高频刚需业务,抖音算法推荐式的兴趣电商使决策链路拉长,并不如美团的搜索式平台效率高。何况,抖音外卖的其中一种形式是在美团、饿了么等官方账号中附上相关链接,用户交易仍跳转至美团平台实现。从现状来看,抖音更想做聚合平台,因此对美团构不成威胁。

不同于以线上替代线下的互联网公司,美团的本质是“线下助力线上”的新型服务电商模式。

美团和不少超市、要点、小卖部合作提供配送服务,为线下场景提供了更多的流量入口与交易方式,这并非是场景的替代,而是服务的数字化升级。

正因如此,美团有着非常重的履约成本。根据美团2021Q2财报,美团的骑手成本进一步增至155亿元,同比增长53%;二季度,美团骑手成本占外卖佣金的比重约76%,高于2019年和2020年全年的水平。调研数据显示,6成全职骑手月收入高于5000元。

“我们用线上技术助力线下的业务,履约费用及配送成本非常大。一直以来,实现短期盈利并不是美团的目的,我们在意的是创造长期价值。”这是王兴在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的回应。

也因为履约端重,美团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这是服务型电商的另一重特质。美团2021年Q2业绩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美团日均活跃骑手超过100万人。王兴在电话会议中也再次强调:“合规、社会责任与业务发展对美团未来同样重要。”

骑手社保重压美团?

当骑手规模太大,美团不可避免会承受关于骑手问题的舆论压力。

去年,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将骑手与平台之间的关系展现在公众视野中,随之引来舆论震荡。

今年,一篇《当北大博士成为外卖骑手》的刷屏文章依然在持续深入探讨骑手与平台双方在利益关系上的博弈。

外卖骑手事故频发的现状,使骑手问题从社会话题上升至公众议题。其中最具诉求性的是,骑手的权益如何获得保障,而被认为具有绝对强势地位的平台方也因此成为众矢之的。

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直到近年,以骑手为代表的劳动群体才被归属到“灵活就业群体”,是一种不同于过往“劳动关系”(签订正式用工合同的雇佣关系)和“民事关系”(自雇)两分法的新就业形态,骑手实际上属于灵活就业人群“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第三种劳动形态,劳动关系二分法将升级为三分法, 

对于外卖、网约车、快递等“不完全劳动关系”的保障政策实际上过去并没有先例。对于这部分新就业形态人群的保障保险制度,是灵活用工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需要解决的行业和系统性问题。

在边发展边治理的过程中,相关的配套制度建设也在各方积极参与探索下,即将落地。

 7月,人社部、国家发改委等多部委联合发布《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对灵活就业员工的社保、工资、休息与劳动定额等权益也开始有了明确的制度指引。

外卖平台作为雇佣外包骑手数量最多的行业之一,自然成为政策影响下舆论监督的核心成员。为百万骑手缴纳社保,如重石般压在了平台身上,直接影响就是经营成本的大幅拉升,这成为外界对平台效益担忧的核心问题。

在Q2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面对分析师关于监管之下美团如何应对的犀利提问,王兴表态为“积极响应”与“严格遵守”。王兴提到,美团将率先配合政府试行为外卖骑手配工伤保险的计划。

据相关分析机构的测算,如果从2022年1月1日起,平台将为骑手购买职业伤害保障险,每单成本完全在可承担的范围内。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指导意见》更侧重于“指引”,政策落地方式也倾向于循序渐进,这也给平台方一定的准备与缓冲期。

其实在骑手问题被摆上台面后,美团一直在尽力平衡骑手与平台之间的利益天平。

美团先推出“站长培养计划”优化派单系统并为骑手引入强制休息,后成立骑手服务部完善骑手转岗机制,开放透明的晋升通道。此外,王兴还在电话会中称会对相关的智能技术进行升级,优化美团提供的设备及服务,比如配备智能头盔等。 

这必然会拉升骑手侧成本。不过从行业层面来看,尽管短期内平台会在经营成本上承压,但长期来看利于营造规范、有序的行业生态。当生态逐渐走向良性发展,其中生存的平台、骑手、商家、用户等利益相关方,都将是获益方。

就如美团CFO陈少晖在回答监管政策对美团影响时所言:“虽然支出会增加,但也会让外卖骑手的留存率更高,长期来看有利于外卖行业的健康发展。”

至于外界广泛关心的反垄断罚款问题,实际上市场对此早有预期,无论金额大小都只是短期影响,只需静待靴子落地。

美团的科技底色

长期主义的业务逻辑贯穿于美团整体战略布局中。

科技领域的布局是另一个例子。

2021Q2财报显示,美团研发开支由2020年Q2的24亿元增至39亿元,同比增长62.5%,主要聚焦于无人配送领域,这是过去美团一直在投入的科技领域项目。

无人配送不仅能节约人力,更能提升配送效率,对拥有百万骑手的美团来说意义重大,是其研发的核心领域。一旦技术成熟,美团将从重履约模式中解放出来,现在围绕在其身上的骑手问题也将越来越少。

陈少晖在电话会议中展望了美团未来的配送模式:“无人配送系统是我们正在大力投资的领域,将来会建立一个涵盖无人配送系统、外卖骑手等综合化的即时配送平台。”

在无人配送领域研发3年的美团,在今年4月推出了自主研发的最新版无人配送车辆,预计在未来3年成规模化部署。7月正式推出无人机配送,曾在广东疫情复发期间用无人机建立“空中通道”,将物资运送至深圳南山区的隔离区。

据美团方数据,截至目前无人机交付订单已有2500多笔,试飞达22万次;无人配送车辆在布局一年多的北京累计配送订单近5万单。 

尽管在3890万单的餐饮外卖日均订单前,无人配送的覆盖范围只是微小一角,但随着技术的更新迭代,无人配送时代一定会到来,只是时间早晚问题。无人配送领域蕴藏着巨大的前景与想象力,这将成为美团支柱型业务持续性发展的关键因素。

若美团的无人配送技术足够成熟,不排除未来在B端向外溢出的可能性。可以预见,美团这颗大树的另一业务支干正在生长之中。

自研路线之外,美团还不遗余力地投资了众多科技属性强的公司。

今年6-9月,美团相继投了几家芯片类公司,包括半导体分立器件制造商——荣芯半导体、DPU芯片研发商——星云智联、人工智能视觉处理芯片——爱芯科技、激光雷达制造商——禾赛科技。

芯片领域外,美团在机器人领域、自动驾驶、生物科技领域都有涉猎。普渡科技、高仙机器人、非夕科技、梅卡曼德等新兴机器人企业都被美团收入麾下。在自动驾驶领域,明星投资案例自然是理想汽车。此外,生物科技企业——恩和生物的出现也拓宽了美团的投资领域。 

在自研+投资科技领域的版图下,美团这家在大众眼中专注于“吃喝玩乐”的根植于传统业务的公司,如今被注入了更多科技的血液。

反观外界对美团所谓的“多重困境”,不过是这家公司一路以来众多质疑中的一部分,从这次财报来看,美团用稳定的数据和积极的表态回应了一切。而最终的落地和投入的结果,则要拉到更加长期的时间维度来检验。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王跃霞。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美团外卖本地生活服务外卖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