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可选消费
作者:36氪Pro
2021-09-10 17:19
[亿欧导读]

虽然利润营收双跌,欧菲光只能靠汽车业务营收同比增长了78.22%,算是惨淡财报中少数几个亮眼的数字。

苹果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来源 | 36氪Pro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苹果终于官宣9月15日为秋季发布会时间,消息一出,苹果概念股持续走高,歌尔光学、长信科技涨幅超过10%。

热闹之下也有公司失意,8月30日,曾经的“果链”明星欧菲光发布了一份糟糕的半年报,营收同比下降49.96%,其中,光学光电产品营收同比下降40.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93.24%,只有可怜的3389.7万元。

资本市场的抛弃或许更为致命,去年7月市值还有600多亿元的公司,现在市值只剩下225亿。虽然早有准备,但欧菲光业务的断崖式下滑仍让人惊心。为了自救,欧菲光卖了四家子公司,还把8亿的设备作价800万跳楼价处理。

焦头烂额中,欧菲光宣布未来三年主要增长要靠智能汽车、智能手机模组和镜头、以 VR/AR 、智能家居产品等新业务。虽然利润营收双跌,欧菲光只能靠汽车业务营收同比增长了78.22%,算是惨淡财报中少数几个亮眼的数字。

转型迫在眉睫,欧菲光喊出了雄心勃勃的口号:力争实现到 2025 年智能汽车业务营收规模行业领先。他们也的确表现出了决心,上半年的研发费用达到7.65亿,占到总营收6.5%。

在开始拥挤的智能汽车行业,欧菲光谈不上实力雄厚,这家市值不过200多亿的公司,不得不冲入一个强敌环伺的战场。

远水难解近渴

夸张点说,现在是欧菲光救亡图存的时刻。除了智能汽车,他们其实没什么选择。

欧菲光对汽车的兴趣要追溯到2016年,当时欧菲光花1.68亿收购了华东汽电70%股权和南京天擎48%股权。华东汽电的强项是倒车影像摄像头,和深圳豪恩、珠海上富三分市场,南京天擎则做车身网络规划、控制系统等等。

最关键的是,这两家公司都有整车厂资源,华东汽电是上汽、北汽、广汽等等的前装供应商,属于Tier 1队列,欧菲光其实是以此切入整车供应商体系。

欧菲光一直在小规模收购汽车零部件厂商,2018年12月,他们又花2800万美元买下了富士天津工厂,其中包含 1000余项手机和车载镜头专利。

虽然有这些动作,但显然欧菲光主要心思还是在手机摄像头上,直到2019年,欧菲光的智能汽车业务营收不过4.62亿元,占营收不到1%。

欧菲光很清楚自己只是汽车行业的后来者。他们想要切入智能中控系统、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和车身电子三大业务,但每个领域,欧菲光都没什么优势。大陆、博世、奥托立夫这类头部老派厂商牢牢把持ADAS行业,中控系统同样有大陆、德赛西威,博泰等等一大批厂商。华为手机业务受挫后,也开始做起了ADAS系统。

汽车生意很难做,欧菲光花了很长时间才艰难地撕出一道缝隙。去年底,欧菲光的ADAS收入1.45亿元,同比增长128.40%。今年上半年,这一业务营收涨幅为777.68%。

然而,智能汽车能贡献的基数太低,整块业务只是刚刚起步。即便今年有7倍的增长,带来营收不过1.20亿。

这家上市公司等不起了,根据《证券时报》报道,3月20日,欧菲光集团开了场核心干部大会。集团创始人蔡荣军、集团总裁等150多人参加。他们立下目标—— “一年内让外界对欧菲光改观。”

欧菲光的动作难免带上了焦急。只要和屏幕、摄像头相关的,欧菲光都想尝试一下。他们做ADAS前视摄像头、做自动泊车系统、做360全景环视,还想发展HMI(人机接口)、ECU(电子控制单元,即 “车载电脑”)。欧菲光的规划很美好,“从硬件到软件,从产品制造到内容服务。”

这无疑是个艰难的任务。欧菲光2015年从德尔福挖来马光林,用了三年半才在低速泊车领域有了突破,现在欧菲光要用 “5年的时间成长为ADAS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一流供应商。”覆盖硬件方面的毫米波雷达,环视摄像头、中控屏幕,还想涉足更复杂的ACC(自适应巡航控制)、 AEB (自动紧急刹车),现有团队、技术积累和资金能否覆盖都是考验。

果链企业的宿命?

没人能否认欧菲光在摄像头制造上的实力,2017年底库克走访欧菲光时不吝于赞美:“欧菲科技在摄像头生产过程中应用了令人惊叹的精工巧思。”

那时,欧菲光挣钱容易,业务稳定。股价一年半中翻了近4倍。这家前途明亮的公司沉浸在乐观中,但危机已经开始聚集。

欧菲光发布2018年年报时引发了股民震动,因为踩了乐视的雷,提前备了大量货,库存压力太大,欧菲光当年亏了5.19亿。2019年,欧菲光好不容易挣了钱,利润有了5.1亿元,紧接着又遭遇苹果抛弃,再次暴雷,2020年亏了18.50亿,几乎亏光了过去几年的净利润。

打入苹果供应链这几年,欧菲光在股市上的确占了不少好处,估值股价曾经很好看,产线挣的是辛苦钱。

2019年,欧菲光公布特定客户相关业务营收116.98亿元,但盈利不到2000万。2020年半年报显示,欧菲光安卓客户的摄像头模组综合毛利为11.08%,非安卓的客户综合毛利只有10.94%。

这其实是果链企业的通病,利润不高,但苹果毕竟光环耀眼,在资本市场也有号召力,他们习惯让鸡蛋放在苹果这一个篮子里。2019年,苹果还只是欧菲光第二大客户时,就占了公司总营收的22.51%,2020年,苹果跃升欧菲光第一大客户,占比28%,华为下滑到27%,依赖更深重。

包括欧菲光在内的果链企业从没停止过转型。几大果链概念股中,歌尔声学风头最盛,它们2012 年入局VR/AR 产业,给Facebook的Oculus代工,董事长的弟弟成立了VR设备公司Pico,字节跳动已将其收入麾下。立讯精密做起了电子烟,还投了2.5亿做工业机器人。蓝思玻璃也准备进入智能汽车行业,投了45.31亿到车载剥离和大尺寸功能面板项目上。

他们很幸运地拥有转型时间,欧菲光重振的大门却在一点点关闭,苹果离开后,剩下的客户业绩也在走下坡路。今年欧菲光利润营收双双大跌,很大的原因是“H客户智能手机业务受到芯片供应受限等因素影响,导致多个产品出货量同比大幅下降。”

在智能机最风光的时候,2016年,欧菲光花2.34亿美元收购索尼电子华南公司,打入了苹果供应链,一跃成为国内唯一同时覆盖安卓、苹果供应链的模组厂,那时的欧菲光摸准了时势的脉搏。但在智能汽车的新故事中,实力不再强悍的欧菲光或许很难再讲出激动人心的情节。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欧菲光智能汽车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