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汽车
作者:全天候科技
2021-09-13 11:26
[亿欧导读]

曾经作为“四小龙”之一的威马,在市场的声音越来越小。

新能源汽车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新造车的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受到供应链影响,第一梯队的蔚来已经连续两个月丢掉榜首位置;9月,理想ONE有望交付破万,凭借即将交付的两款新车,小鹏预计其将在四季度冲击15000辆。在第二梯队,哪吒、零跑稳步跑进了前五。而曾经作为“四小龙”之一的威马,在市场的声音越来越小。

文 | 潘涛  

编辑 | 罗丽娟

来源|全天候科技(ID:iawtmt)

“蔚小理”的格局已经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这个通俗的叫法不仅概括了第一梯队的三家车企,同时也彰显着各家在市场的排位名次。

这样一个看似稳固的格局,在2021年夏天开始变得松动了。

连续在7、8两个月交付量的统计中,蔚来均丢掉了榜首的位置,且滑坡有增大趋势。其中7月,蔚来凭借7931辆的交付量排名第三,理想和小鹏则双双突破8000辆,分列一二;在随后的8月,小鹏(7214辆)和理想(9433辆)相较发挥稳定,蔚来则跌落并拉开距离,仅交付5880辆,甚至掉出了销量前三。

与此同时,此前一直埋伏在腰部的哪吒和零跑则迅速挤到了前列,二者在7月、8月的交付量分别稳定在4000和6000多辆。这样的成绩距离第一梯队仍有明显差距,但已经足够坐稳第二梯队,完成对排名的更写。

相比之下,威马则成为被遗忘的那个,在月度交付榜单的位置持续下滑,自己也不再主动公布交付数据。那个曾经新势力“四小龙“的称号,也再没有人提起。

数据来源:乘联会、中汽协

今年即将进入最后一个季度的冲刺阶段,洗牌加速,这对各家而言都至关重要。2021年新造车最终将以怎样的排名开启下一轮竞速?有奖竞猜,答案可能价值数亿到数十亿元。

缺芯!缺电!

蔚来称,其波动和供应链有直接关系。

9月1日,蔚来公布了8月的交付信息,共交付智能电动汽车5880辆。环比7月的7931辆,这一数据几乎可以用“跳水”来形容。凭借这次意外发挥,蔚来在8月的新势力销量榜单中排名第四,在哪吒汽车之后。

蔚来官方给出的解释直指供应链的问题。一方面是南京8月的疫情,造成ES6/EC6的A/B柱内饰板单一供应商南条全兴,停产了一段时间;另一方面马来西亚的疫情影响ST意法半导体的芯片生产,ST是博世ESP的供应商,从而影响了博世对蔚来ESP的供应——博世同样也是蔚来ESP的单一供应商。

伴随着疫情的不确定性以及各家交付量的增多,供应链端将更加吃紧。车企的供应链能力,也开始对新势力的格局带来重大影响。目前缺芯片、缺电池已经是汽车行业的普遍现象。

大众、福特、丰田等巨头车企都曾因缺芯减产甚至停产。今年3月,因为芯片短缺,蔚来合肥的江淮工厂也连续停产了5天。同期,因为小鹏P7磷酸铁锂电池版上市,何小鹏在2020年的财报会议上直言,小鹏汽车在电池供应上存在“挑战”,二季度将面临爬坡的过程。7月更是有传闻称,为了从宁德时代顺利拿到动力电池,何小鹏在宁德时代蹲守了一个星期。

此次马来西亚疫情影响芯片生产后,何小鹏也在微博发表感叹:“抽芯断供供更苦,举杯销愁愁更愁。”

从交付量来看,“蔚小理”都还没突破单月1万辆,规模本身并不算大,供应链的压力应相对可控。

但由于蔚来此次受影响停产的是两家单一供应商,在库存极为有限的情况下,缺芯后果被进一步放大。

对于起步不久的造车新势力来说,短期出现销量波动原本并不稀奇。今年5月,理想ONE因为改款造成消费者观望,销量下滑到4323辆,环比下跌21.95%。但在随后的一个月便反弹到7713辆。

不过,和理想的情况不同,蔚来近期并无车型改款也无新车发布,销量波动更多是自身原因。从数据来看,蔚来在7月的销量虽然距离小鹏和理想仅有几百辆,但蔚来环比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而小鹏和理想环比则有2成甚至3成的增长。

这也是蔚来2018年开启交付以来,首次在造车新势力的月度销量榜单中,失去冠军头衔。

针对销量排名的变化,当时蔚来汽车内部人士在回应经济观察网时乐观表示,“我们的月度全供应链产能就是在7500+(辆),尽力会去冲8000(辆)。近两个月我们的交付数,都是在8000(辆)上下浮动,是OK的。”

去年9月,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就曾在一场论坛上透露了蔚来的“健康状况”,“(蔚来)已经从之前的病房里,基本上恢复到了正常的工作。”

此后,稳步走高的销量为蔚来带来了充沛的现金流,其股价也随之暴涨。但是,跨过这道生死线之后,并不代表蔚来就此一马平川。

如今,除了供应链影响交付下降,蔚来的自动驾驶事故风波和二次上市被搁置等问题,都还摆在李斌的案头。

低价才是YYDS?

越来越多新造车盯上低价市场。

五菱宏光MINI爆火之前,可能很少有人能想到,是一款价格如此低廉的车型,最终打破了特斯拉Model 3的销冠神话。

行业普遍认为,一款新能源汽在续航、空间、技术,甚至是品牌方面的表现,是影响用户购买的重要因素。但五菱宏光MINI打破了这样的思维,单凭一个价格,打开了局面。

2020款的五菱宏光MINI,入门版只要2.88万元,顶配也才3.88万元,2021推出的马卡龙新款最高售价也不过4.36万元。把汽车当做消费品卖,上市一年多的时间内,五菱宏光MINI几乎形成了霸榜。

这也恰好印证了,新能源汽车在低价市场的潜力。在蔚来开始减速的同时,和五菱宏光MINI有着相似路径的哪吒和零跑,也悄悄来到了新势力交付榜单的前列。

8月,哪吒以6613辆力压蔚来排名新势力销量第三,零跑交付4488辆排名第四;7月,哪吒和零跑的交付量也分别超过了6000辆和4000辆。

哪吒和零跑在命运颇为相似,虽然两者都推出了不止一款车型,价格从几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但销量最高的还是价格最便宜的哪吒V和零跑T03——哪吒V售价5.99万元起,零跑T03售价5.98万元起,这两款产品的价格已经非常接近五菱宏光MINI。

在毕马威分析师曹飞看来,价格是推动用户购买哪吒和零跑的主要因素。“以哪吒V和U为例,它们具有新势力的造车理念和价格优势,性价比高,而且SUV车型的购买群体偏多,续航里程400多公里基本满足城市代步需求。低成本作为过渡是非一线车主的可接受尝试范围,价格是主要因素。”

同样能够满足日常需求,相比同价位的燃油车,新造车在设计理念上要更为先进,同时没有追求配备自动驾驶等功能,成本也能做到更低。

哪吒汽车联手360造车 来源:哪吒汽车官网

哪吒近期热点不断,此前因借某吴姓男星营销引发了一波舆论,公司层面则刚刚搭上了360和华为,从默默无闻,哪吒一跃成为头条常客。营销上剑走偏锋,产品定位上,哪吒采用亲民战术。哪吒汽车CEO张勇曾说:“哪吒汽车不做富人的玩具,只做老百姓买得起的车。”

但实际上,哪吒也曾在定位上,上探过。在首款车哪吒N01以仅6.58万元起的售价吸引了市场后,第二款量产车哪吒U定价翻倍,补贴后的价格仍要13.98万元起。后者卖得并不好,去年的月均交付量仅在800辆左右。

于是在第三款车型,2020年11月上市的哪吒V上,哪吒重回低价策略,并借这款车型最终撑起了销量。

和哪吒的发展路径不同,零跑的第一款车是补贴后售价12.99万元起的S01,这款车型在2019年1月上市,但未给零跑带来太多声量。反倒是去年5月才开始交付的T03,销量稳步爬坡,在今年为零跑站稳了第二梯队的位置。

8月18日,零跑还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达45亿元,其中杭州国资投资金额30亿元。

经销混乱,定位尴尬

就在一年前,威马也曾露出过这样的锋芒。2020年9月22日,威马拿到造车新势力史上最大的单轮融资——100亿元的D轮融资。不出一个月,上海证监局网站又披露,威马汽车正接受上市辅导,拟在科创板上市。

成为科创板新能源汽车第一股,威马一度非常接近。

但大半年过去,市场只是传来了威马IPO遇阻的消息。且2021年以来,威马不再主动按月对外公布销量数据,而在一年前,因得益于威马EX5的表现,威马每个月都会及时公布销量。外界关于“威马掉队”的声音不断。

根据乘联会数据以及威马公关口径,7月、8月威马的销量分别为4141辆、4346辆,落后于哪吒和零跑,在造车新势力中排名第六。

在7月威马召开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上,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试图回应掉队质疑,并称威马正处于静默期,因此很多东西无法主动透露,且提到了缺芯对威马W6产能的影响。

威马在当天公布的销量数据显示,上半年累计销量为15665辆,1-6月销量分别为2040辆、1006辆、2503辆、3027辆、3082辆和4007辆。

曾经新势力“四小龙”之一的风光不再。这或许与其混乱的经销体系以及尴尬的产品定位有关。

早期,威马采用了类似小鹏的直营+授权模式,通过招募经销商入网分摊门店成本,工厂按需生产,经销商不用积压库存,只是作为交付和服务的触点。

但由于直营模式的表现不及预期,2019年6月,原威马联合创始人、战略规划高级副总裁陆斌被调离销售公司。威马从此告别直营,回归到传统的经销商模式。

“威马没有(按直营模式)继续走下去,所以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在一位接近威马高层的知情人士看来,经营模式的改变是威马掉队的源头。

在新的销售模式下,威马开始向经销商压库存,销售和资金的压力被转嫁到了经销商头上,威马则由此减轻销售压力。但经销商能够吃下的库存是有限的,为了持续“卖车“,威马还必须不断扩大经销商规模。去年9月,威马甚至推出“千城千店”计划。

“老的经销商在退,新的经销商又不愿意进来的时候,这个时候威马干了一件什么事情呢?鼓励内部高层员工去充当经销商的角色。”上述知情人士对全天候科技表示,这些经销商由负责it、采购、生产以及售后和质量的四位高管投资成立,威马内部称其为“四大家族”,其余的外部经销商则称为“余党”。

据其称,“四大家族”开店能够获得公司补贴,出现的情况是,开店实际可能只花了100万-200元,但却可以报价500万元——以此获得一个相应价值的返利。凭借更大的规模,“四大家族”拿车的价格更低,通过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售卖能够更快收回资金。

而在同一个市场上,一般有一个经销商降价,意味着其他经销商要跟着降价才能出货。因此对于普通经销商而言,不得不亏钱去库存。

此外,一年的销售达到一定数量后,大的经销商还能够获得“年底的彩蛋”——现金奖励和分红等,规模较小的“余党”往往无缘。为了扩大规模,拿到更好彩蛋,“四大家族”更是展开了对“余党”的收购。

当冲量心切时,四大家族甚至会把低价拿货的车转手卖给同城车商,再卖给普通经销商。威马的销售,陷入恶性循环。

相比之下,在销售方面,“蔚小理”依然坚持直营模式,且强化自身销售渠道,加速线下门店的拓展,向市区核心商圈聚拢。

除了销售问题,产品定位上,威马依然没找到自己的位置。

威马EX6 Plus 6座发布 来源:威马官网

威马一直宣称自己定位于主流市场,但其首款车型威马EX5售价定位9.90-21.63万元,新车实际补贴后售价为11.23万元。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上市已超过3年,销量也并不亮眼,命运与小鹏G3类似。

威马也尝试冲击高端。2020年年初,威马EX6 Plus上市,补贴后售价达到了18.99万元,但市场对此并不买单,7月销量仅有5辆,几乎无人问津。今年上市的另一款车型威马W6同样表现平淡,1-7月,累积销量也不过3000辆左右。

“威马所处的位置比较尴尬,处于一线不太接受,二线又觉得较贵的状态。大众对续航里程的硬性需求,加上价格的主要因素主导,作为非一线城市车主,威马的车主用户画像模糊,定位不清晰,比照哪吒和零跑的价格略高,直接漏掉潜在用户。”毕马威分析师曹飞认为。

2015年创立威马汽车时,沈晖借鉴了德语Weltmeister,意思是“世界冠军”。如今看来,这位“世界冠军”可能离他的愿望越来越远了。

写在最后

目前看来,棋局已经有了新的变化。过往稳固的“蔚小理”已成“理小蔚”。第二梯队,哪吒、零跑携手跑进前五,过往的尖子生威马则暂时掉了队。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数据,8月新能源乘用车零售销量达到24.9万辆,同比增长167.5%,环比增12.0%。1-8月新能源车零售147.9万辆,同比增长202.1%。与传统燃油车走势形成强烈差异化的特征,新能源车实现对燃油车市场的替代效应,并拉动车市向新能源化转型的步伐。

由此可见,新能源市场需求仍然高涨,但行业缺芯缺电的问题仍待解决。各家新造车不得不提前进入了肉搏战,要如何以产品抢占市场,并在激烈的竞争中得以稳步向前,成为必答题。

面对增长的天花板,蔚来开始布局价格更便宜的子品牌,理想计划加快纯电研发,首款纯电车型拟在2023年推出,小鹏则打算继续向上,将价格上限提高到45万元以上。

未来几年,“蔚小理”将在各自陌生的领域和对手狭路相逢。与此同时,不差钱的百度、小米们,也在今年挤进电动车行业,试图分一杯羹。

显然,对手越来越多,当前各家新造车的排位也未必企稳,变局仍在酝酿。只是对于正在疯狂“内卷”的电动车行业来说,必须拿出十八般武艺,才能保住“不掉队”了。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威马新能源汽车蔚来汽车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