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日常消费
作者:IT老友记
2021-09-15 18:30
[亿欧导读]

城头变幻大王旗。

超市/本地生活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周宇浩

来源 |  IT老友记(ID:itlaoyou-com)

“全国100万家门店,日单量超1500万单。”

日前,兴盛优选副总裁刘辉宇官宣了新的“成绩单”,而结合地歌网此前调研的数据,1500万的日单量,使得兴盛优选在现阶段的市场竞争中,基本能位居行业第三。

在新的成绩单背后,老三团格局迅速分化。

今年7月6日,同程生活宣布战略转型,继而又无奈宣布破产;8月,十荟团也陆续撤退,关停上海、沈阳、青岛、福州等多个城市。

同程生活创始人何鹏宇曾表示,“如果不是遇到巨头,我们的数据比最近俩上市公司(每日优鲜、叮咚买菜)好看多了;如果不是那么多竞争,我们今年年底也上市了。”

纵使有千言万语,在轰然关城之下,十荟团、同程生活均退出了对第一阵营的争夺战。

如今的老三团中,唯有一支“异军”坚守在牌桌上:兴盛优选。

京东腾讯双双投资加持,再结合过往积累的实力与资源,种种原因之下,兴盛优选在牌桌上还留有一席之地。

与此同时,京东与兴盛优选的“亲密关系”逐渐升温。目前,在京东超市小程序内,还出现了兴盛优选的小程序入口。

京东超市上的兴盛优选入口

但老三团格局已经斗转星移,兴盛优选又能“守城”多久?

“守湖南”

去年6月起,滴滴、美团拼多多等巨头纷纷杀入社区团购赛道,巨头以更殷实的资本实力和流量优势,并抱着“投入不设上限”的决心高举补贴大旗、一路冲锋,快速布局全国市场。

尤其是在社区团购起源地“湖南”,新三团从去年11月开始正式在长沙开战,抢人才、开团点、冲单量,意欲围攻湖南社区团购的“绝对强者”——兴盛优选。

神仙打架,兴盛一度招架不住。

截至2020年底,在兴盛优选的大本营湖南益阳,由于巨头们的大力冲击,兴盛优选的总单量一度下滑超过四分之一。

不过,低谷是短暂的,在接连拿下京东和腾讯的多轮新融资后,兴盛优选又紧跟补贴和扩张步伐,抄起“互联网企业”的作业。

累计超百亿人民币的融资可谓给兴盛优选注入“强心剂”。从去年11月起,兴盛接连入驻江苏和浙江等六省、将BD提成翻倍、面向团长上线“门店拉新奖”,以及前所未有地发放促销优惠券。

兴盛优选此前的“新人购福利”

兴盛跟风冲刺之下,其在湖南市场又重回王者风范。

多位社区团购供应商均向地歌网表示,在湖南市场,兴盛优选的单量还是处在绝对领先位置,多多买菜、美团优选都得“往后站”。

另有业内人士称,在长沙,兴盛优选长期占据60%以上的市场份额,并在品类上涉足冰箱空调和衣服鞋帽等,几乎“无所不卖”。

除却补贴的后发力,兴盛优选能守住湖南堡垒,关键在于自身供应链及仓配实力过硬。

在湖南,兴盛优选率先摸索并自建了一套物流体系,通过首页仓、中心仓、共享仓组成核心仓配体系,省内实行“五级仓配”,在湖南甚至能覆盖几乎所有乡村。

兴盛优选总裁周颖洁曾表示,兴盛优选的成功,跟自建物流体系有着莫大关系,这有效压缩了生鲜物流体系的成本,同时也成为兴盛优选完成突围的王牌。

在供应链端,兴盛优选自2019年起便曾首次在湖南自建恒温生鲜加工仓,如今更是不断打造更大型的自营生鲜加工仓库,同时于今年8月正式上线“扶贫助农”专栏,专供自营加工、源头直采的产品。

由于长期的合作关系,兴盛优选甚至培养了一批 “忠实供应商”,在各个平台涌入后,依旧仅选择与兴盛优选合作,并且跟随在兴盛的扩张步伐,在全国多地租仓、供货。

兴盛优选在大本营的实力并不容小觑。

积累优势、资金稳固、加速开城、大力补贴的决心到位,多重因素之下,兴盛优选坚守住了最为关键的湖南市场。

但放眼整个行业,监管迅速降温社区团购,商品价格回归常态,团点单量短暂遇冷,社区团购玩家陷入一场“持久战”。

湖南固然是兴盛优选的标杆区域,但每进入一座新城市,兴盛都将面对不同的消费习惯、新的城市物流设施、当地供应链水平等,这都拷问着兴盛优选的底层实力。

在这一场消耗战中,兴盛的“湖南模式”能否进击全国?

今非昔比

大额的商品补贴被勒令叫停后,社区团购行业进入“精细化运作”的阶段。

精细化运作考验平台的方方面面,例如前端组织能力、管理经验,后端的供应链、履约环节。

不同于兴盛优选,互联网平台本就强于组织能力与管理经验;而在新阶段内,新三团的投入规模依旧水涨船高,资金被用于继续加强供应链、履约、平台运营等环节。

但走出湖南的兴盛优选,供应链、履约能力如何?

供应商端,兴盛尽管有着一批早期供应商,但既得利益者已划分好市场蛋糕,后进场的供应商,往往难以在兴盛优选“吃到”太多份额。

一名湖南省外的兴盛供应商称,“备货要求单品备10万件,但上品难,需要与同品类供应商比价,采购甚至还会压价。”

况且,各地消费习惯、需求产品不一;并且在新城市中,供应商同样需要一定规模来支撑履约费用,这对兴盛优选未来的供应链能力提出挑战。

而在物流端,走出湖南后,兴盛采取和新三团一致的“三级仓配”模式,差异不大,并且后端履约、运营同样存在问题。

据地歌网了解,今年6月初,广州兴盛优选因生鲜商品爆仓,连续两日物流瘫痪,6月5日下单的商品三天后才送到;6月6日下单的商品,第二天仅送达50%。

实际上,不同于美团、多多自主预约交货时间,兴盛优选自身并不积压库存,并规定供应商统一在当天23点截单时间交货,卖不完的货一般由供货商承担,直接“原路返回”。

即使有供应商提前赶来大仓,也要排队等到23点才能交货。“每天晚上,兴盛的共享仓外,好几队货车都在排队等着交货。”

采取按时交货制度,商品打包、配送数量虽更为精准,但有可能造成的货损成本却苦了供应商,并且会埋下商品质量隐患。例如南昌,从兴盛优选江西中心仓退回的产品,却被供应商改头换面,重新贴上标签再次售卖。“脯鸭没有卖掉,马上要过期了,撕下标签再贴上新的,就可以再次售卖了。”

仓管与履约问题,实际上拷问着兴盛优选的组织管理能力。

当然,一度加速扩张的兴盛优选,在前后端暴露出各类问题也不足为奇,在京东不断加持之下,经营与组织能力上暴露出的问题,都会得到优化。

更为致命的,是兴盛优选的“恶之花”。

在兴盛优选内部,BD被分成“专员—主管—经理—部长—总裁”五个级别,BD晋升与团点月单量挂钩,提成则与门店单量挂钩,并以团队为整体瓜分利润,一名BD可以发展9名核心下线,而每名下线依旧可以发展9名核心下线。

分级体系下,暗流汹涌。

与其他社区团购平台BD动辄四五千元底薪、上百元开团提成的薪资方案不同,兴盛优选BD均是“0底薪”,收入全部来自开团提成,且开发的团点月单量不足2000单,提成就是0。

如果BD不能持续开团并形成交易,再苦再累,也不会有一分钱的收入和回报。

因此,大部分BD第一个月的提成薪资不超过50元,这也是这名BD的全部“月工资”。即便是兴盛优选用于发展下线时宣传的“成功人士”薪资,第一年的平均月薪也不足5000元。

照此模式,兴盛优选又能发展多久?这些签订半年三方协议的员工,未来薪资如何保障?这都会是巨大的隐患。(详见文章《兴盛优选本相:腾讯、京东投了家传销公司?》)

这甚至会影响到兴盛优选发展的关键——与京东的协同。

早在去年12月,京东投资兴盛优选时便称,双方将在数据、技术、仓储和短链物流领域紧密合作,以更好地在下沉市场中扎根。

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也表示,与兴盛优选的合作,是帮助低线市场的门店主消除信息不对称、降低流通成本、提升经营效率,实现更好的选品和经营,通过他们来触达和服务消费者。

京东与兴盛优选有着深入合作,兴盛也可谓背靠大树好乘凉,但BD体制中的“剥削”基因,以及由此产生的派系分立,这或许是互联网公司最难以调和的部分。

如果坚持这一有违商业伦理的BD模式,兴盛优选将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在老三团依次“滑落”之际,兴盛优选又能“守城”多久?

这些疑问,将不断拷问兴盛优选。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互联网电商京东运营电子商务供应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