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作者:阿尔法工场ESG
2021-09-16 10:37
[亿欧导读]

​新能源业务的加持,让企业在低碳转型中,获得强大的市场竞争优势,但这只是ESG的冰山一角。

新能源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Tiny

来源|阿尔法工场ESG(ID:ESG_ASIA)

随着 “双碳”目标的提出,我国进入了低碳发展的新阶段。

为实现碳中和,化石能源占比将逐渐减少,清洁能源将逐步成为能源主力。

基于此,以光伏、风电、新能源汽车为主的新能源板块迅速成为市场的“香饽饽”,大量资金涌向新能源企业。

今年以来,新能源板块相关指数大幅上涨,光伏、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锂矿等概念指数涨幅均超过50%。

同时,新能源赛道还涌现出一批牛股。

以2019年初上证指数触及阶段性低点起算,恩捷股份、隆基股份、赣锋锂业等个股,实现超5倍的最大涨幅;而亿纬锂能天赐材料、阳光电源、天华超净、石大胜华和上机数控等个股,更实现超10倍的最大涨幅。

此外,新能源浪潮还造就了万亿市值的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

与此同时,国内ESG投资也在快速发展。

因易于感知和理解,以及政策和监管推动,ESG中的环境因素获得了最多的关注。

加之“气候变化”是E中极为重要的一项议题,似乎新能源板块于ESG投资来说,是不二选择。

毕竟,新能源企业可为改善气候现状,提供有效的产品与解决方案。

不过,新能源业务的加持,让企业在低碳转型中,获得了强大的竞争优势,这只是ESG的冰山一角。

ESG考量的内容绝非仅限产品本身,更包括了企业在运营、生产和管理过程中的环境及社会因素。

对于新能源板块的企业来说,至少存在以下三个方面的ESG挑战。

一是企业自身运营的碳排放问题。

二是供应链中的环境和社会风险。

三是生产过程中的职业健康与安全问题。

甚至在新能源板块,这些风险具有了新的特征。

我们选择其中一家新能源龙头企业——隆基股份(601012.SH)进行分析,看看其在上述三个方面表现如何。

01 逃不掉的“减碳”难题

与其他企业一样,新能源企业也面临减少碳排放的挑战。

即使所提供的产品可以大大降低排放,但新能源企业也无法逃避自身的排放现实。

作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单晶硅棒和硅片制造商,隆基在中国、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多个生产制造基地。

隆基每年因能源消耗,直接或间接排放的温室气体量,达到了百万吨。这是相当大的排放量。

为降低生产过程中的能源消耗、提升其产品生命周期的低碳属性,隆基提出了“利用清洁能源‘制造’清洁能源”的思路,并于2018年发布了“Solar For Solar”的理念。

在该理念的指导下,隆基在全球光照资源丰富、临海有地势落差的地方,建设了光伏电站和抽水蓄能电站,以供应自身光伏产品制造工厂所需的绿色电力。

2020年,隆基以直接使用光伏电力和直接购买的方式,累计消耗约25.6亿千瓦时的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电力使用比例达到41.83%。

这相当于减少了约136万吨的温室气体。

其中,隆基位于云南省的5个生产工厂,已实现了100%可再生电力。

2020年,隆基还加入了RE100倡议、EV100倡议、EP100倡议和SBTi倡议等国际认可度较高的组织。

加入这些倡议分别意味着企业要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组建完全电动化的自有车队、建立能源管理系统以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以及沿着特定的减排路径实现最终的“净零”排放目标。

目前,隆基已经做出的承诺包括,

在2028年前,实现全球范围内的生产及运营中100%使用可再生能源;

在 2030 年前,安装充足的电动车充电设施;

以2015为基准年,在2025年前完成能源管理系统的部署,并提高35%的能源使用效率。

隆基也成为中国首个同时加入上述倡议的企业。可以说,在气候行动方面,隆基是当之无愧的领跑者。

我们相信,未来的隆基也会持续关注气候问题,并以实际行动降低自身的排放,推动光伏能源更加清洁。

但相较于隆基,多数新能源企业在提供新能源产品的同时,并没有意识到自身所面临的减排挑战,也尚未采取有效的减排措施。

这种内外“反差”,着实让ESG投资者很纠结。

02 特殊的冲突矿产风险

对于以金属矿产作为生产原料,或原材料中包含较多金属矿物的企业来说,冲突矿产是目前在国际上关注度最高,也是意见较为一致的ESG议题。

包括苹果在内的科技巨头,因其所使用的电子元器件,涉及大量金属矿物,而一直受到“无冲突矿产”支持者的密切关注。

所谓“冲突矿产”是指,刚果民主共和国非政府军事团体或非军事派别所控制冲突地区的矿区,所生产的金、钽、钨、钴和锡等金属矿物。

注:除刚果民主共和国外,冲突矿产地区还包括卢旺达、乌干达、布隆迪、坦桑尼亚、肯亚等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认定的产自刚果矿脉之矿物。

由于当地矿产开采中有严重的剥削和劳工问题,并造成了环境恶化。同时,售卖矿产获得的收入又有可能落入武装分子的口袋,进一步加剧战乱。

因此,国际社会要求直接或间接使用相关矿产资源的企业,对供应链中的冲突矿产情况进行尽职调查,并抵制相关采购。

但由于存在资源分布、成本、信息不对称等因素,企业可能不得不或无意识地使用了“冲突矿产”。这可能给企业带来指责和批评。

虽然隆基不会直接使用金属矿产,但其供应链原材料涉及相关矿石的使用和采购。

根据隆基2020年可持续发展显示,其1,800家供应商中,有1,300家签署《供应商行为准则》承诺遵守“无冲突矿产”要求。

也就是说,隆基的供应链并没有完全实现无冲突矿产的目标。

在隆基2020年11月更新的《供应商行为准则》中,的确没有找到对供应商的“无冲突矿产”标准。

隆基只是要求供应商做成承诺,“完全致力于确保其使用与销售冲突矿物(不论单独使用或将其用于产品中)不助长所覆盖国家的持续冲突”。

此外,隆基也尚未披露相关冲突矿产的报告。

因此,在较为严格的国际ESG评价体系中,冲突矿产成为了隆基的ESG风险之一。

不过,隆基已在《2020年可持续发展报告》中表示,将继续订立无冲突矿产目标,协同寻找冲突矿产的替代方法,激励供应商消除供应链冲突矿产。

在新能源板块的整个产业链中,特别是相关电子元件的制造环节,企业会用到较多的金、钽、钨、钴和锡等金属矿物。

因此,“冲突矿产”成为困扰新能源板块的一项ESG议题。

03 职业健康与安全

在光伏产品的制造过程中,相关人员会接触铅、镉、钛、锑、砷以及各种有害化学品。这些物质可能通过灰尘,烟雾等方式对人体产生造成损害。

此外,腐蚀性、易燃性甚至爆炸性物质都具有安全和健康风险。

这些潜在的化学危害和物理危害,也同样存在于其他新能源企业中。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隆基目前设置有EHS(环境、职业健康和安全)管理委员会,制定了《环境、安全、职业健康管理手册》等文件,并常态化开展相关应急演练、培训和隐患排查工作。

但由于缺少对管理绩效的披露,我们无法直接判断其职业健康与安全管理的有效性。

而另外一家新能源企业,阳光电源的安全绩效披露,就相对更为完整。

图:2020年阳光电源及成员企业安全指标一览

图片来源:阳光电源,2020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

阳光电源在2020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首次公开了公司整体及各成员企业不同等级的工伤数。

此外,阳光电源还采用了国际通用的工伤统计指标——误工率,来反映公司目前的安全管理效益。

当然,披露安全事故数等负面信息,还是需要企业的魄力和自信。

除环境和社会议题外,新能源企业仍具有董事会独立性及多元化、控制权稳定性、商业道德、合规、关联交易等方面的公司治理风险。

这些问题并不会因行业属性的不同而呈现明显差异。相反,不同企业所面对的公司治理要求几乎是相同的。

这主要取决于ESG投资者或ESG评级机构所采纳的标准。

因此,从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三个维度来看,新能源企业并没有先天的优势,甚至存在特定的ESG风险。

虽然新能源企业为解决碳排放等环境问题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但在ESG筛选过程中,这些企业的行业标签会被抹去。

ESG是从外部发展视角,去审视企业运营和生产方式是否符合可持续理念。

也就是,ESG选择的绝非业务板块,而是企业对环境和社会因素的理解和管理能力。

就拿低碳转型来讲,ESG领先者不一定来自新能源赛道,而可能是各行各业致力于减少自身排放的企业。

即使是目前的高碳强度企业,只要他们有意愿减排,也应得到ESG投资的支持。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新能源冲突矿产矿产新能源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