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日常消费
作者:燃次元
2021-09-16 10:50
[亿欧导读]

得物鞋,莆田造?

鞋子,李宁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文 | 曹   杨

编辑 | 饶霞飞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谁也不会想到,福建莆田出现疫情后,一家网购平台被推上了话题热榜。

近几天,90后李安安发现,身边的朋友对#莆田疫情得物缺货或涨价#的话题议论不止。在微博知乎、抖音等社交平台,燃财经发现,该话题也引发了不少网友的讨论。有网友发布的抖音视频显示,在其核酸检测时,发现一米隔离带使用的是得物APP的胶带。

来源 / 知乎、微博 燃财经截图 

根据网友的议论,燃财经在得物APP上分别搜索了“Aj”、“aj1粉”等款式的鞋子,虽然尚未发现网友所说的缺货情况,但涨价却毋庸置疑。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对此,得物工作人员在回应大众视频采访时称:“我们是鉴别平台,卖家分布全国。平台支持个人卖家出售,也支持企业卖家出售。如果卖家所在的区域是疫情管控区域,可能目前确实无法发货。”

该工作人员称,商家在发给每一位买家之前,都经过得物APP专业的鉴别师鉴别通过之后发货,如果收到商品有疑问或者质疑商品为假,可以在得物或者是识货上发起线上鉴别的服务。如果真的鉴别为假货,可以将鉴别为假的凭证提供给得物。

但网友对此并不认账,纷纷表示,“好像回应了,又好像没回应”、“别解释,都懂”、“买来买去还是莆田”……

“你品,你细细品。”网友虽未明确表明莆田与得物APP之间的关系,便实际上,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得物货,莆田供”是业内持续不衰的话题。

备受年轻人追捧的鉴别平台得物APP的前身为毒APP,成立于2015年,2020年才改了名字。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2019年3月,毒APP的月活用户超过140万。2019年4月,毒APP完成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DST(Digital Sky Technologies)。据接近交易的相关人士透露,该轮投后得物APP估值达十亿美元,进入独角兽行列。

得物APP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其在传统电商模式的基础上添加的“鉴别服务”,即“先鉴别,再发货”的购物流程。得物APP官方数据显示,平台成立至今,线上鉴别数量累计超过9000万(数据截止至2020年12月)。36氪此前的报道称,得物APP平台每天鉴定商品在数万件以上。

在得物APP首页,“先鉴别后发货,保证全新正品”的宣传语被放在了极为显眼的位置。除此之外,点开详情,得物APP还写到,“多重鉴别查验不仅保障商品为全新正品,独立的查验环境对瑕疵商品进行排查,拦截明显瑕疵商品”、“牵手‘鉴定国家队’,与中检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达成战略合作”等等来表明自己平台鉴定的权威性。

但关于“得物APP奢侈品鉴定是否靠谱”的质疑声却并未因此而停止。

“得物只认可自己平台鉴别师的鉴别,是不是有点王婆买瓜之嫌?”对于得物APP的“鉴别服务”,李安安和许多网友一样,存在质疑。

此前,得物APP宣称的与“中检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达成战略合作”也被指不实。据齐鲁壹点报道,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奢侈品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曾明确表示:“我们跟得物没有实质性的合作,只是在宣传方面,目前他们还是自己平台鉴定,我们没有参与。”

“一个购物平台,如果无法取得消费者的信任,未来能走多远,很难说。”和李安安一样的年轻人当然希望像得物这样的平台能够走得更远,“毕竟,在这些平台上,有机会淘到更多’宝‘。”

但李安安他们希望,无论在什么平台,淘到的“宝”都要能让“自己的钱花得值”、“买得放心”。这对于得物APP而言,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得物APP上的莆田供货商

“你真以为你在网上高价抢拍到的鞋全都是正品?别天真了。”90后旺美涛是莆田一家鞋厂的工作人员,微信朋友圈是他的销售渠道之一,但并不是唯一的渠道。“我们有些货就供给得物。”

“我们售卖的鞋子所用的原材料和正品没有区别。”聊起自己鞋厂生产的鞋子质量怎么样时,旺美涛信心满满。“我们的鞋子发到得物总部之后,他们会帮忙检查,质量过关的就留下当正品卖。”对此,燃财经试图向得物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对方尚未就此问题作出回应。

“很多年轻人喜欢在得物APP上买鞋,他们的营销做得很好啊,你看抖音什么的,到处都是他们的广告。”

李安安曾是得物APP的买家,先后两次在得物APP下单买了sacai x Nike联名款和Yeezy美洲限定款,在一系列优惠之后分别花费了2522元和2499元。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李安安告诉燃财经,身边很多朋友都从得物APP上买鞋,大家都没有怀疑过会买到假鞋。直到有一天,在朋友的推荐下,李安安加了旺美涛的微信,并下单了一双耐克鞋子。李安安告诉燃财经,在收到鞋子的那一刻都被震惊了,完全看不出任何瑕疵,就连购物发票、防伪标签,都与他之前在得物APP上购买的鞋子相差无几。

李安安还就此询问了旺美涛:“你们的鞋,质量不比在得物上买的差。你们是不是也给得物供货呢。”而旺美涛回复则为“哈哈,你懂的。”

李安安称,因为有了从旺美涛那儿买鞋的经历,她开始怀疑之前在得物APP上购买的商品的真假。

在李安安的帮助下,燃财经联系上了旺美涛,在燃财经就“他们是否会供货给得物、得物的产品是不是像其所说的、百分百正品时”,旺美涛对燃财经直言,自己的工厂也会给得物APP供货。

早在2019年,就曾有微博网友表示,球鞋 “YEEZY350 满天星” 全球限量5000双,但得物APP的销量显示却是卖出5658双。

旺美涛补充道,他们也会充当得物APP上的个人卖家,与此同时,也会有一些个人卖家直接从他们这里进货。

在旺美涛的微信朋友圈,每天都会发布大量关于球鞋的照片和视频。其中不乏“纯外贸原品质。材料细节都可以实锤实的对比公司货,平台特供定制”等文字。在其9月4日一条售卖椰子500黑色款的朋友圈中,旺美涛更是直言“尺码36-47全码稳定输出,行业天花板标准产物!”

在其最新的朋友圈晒单中,一位福建省福州市的消费者刚刚花650元购买了一双椰子350白天使。查阅得物APP之后燃财经发现,该款鞋在得物APP上44码售价最低为2749元,36码、39码等的价格超过4700元。

燃财经就得物APP上一款售价为8479元的AJ 1Low郭艾伦蒂芙尼绿进行询问时,旺美涛表示,纯原级别,可以达到99%的还原度,680元就可以拿下。而在旺美涛给燃财经展示的产品视频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得物APP的特殊防伪扣。

来源 / 燃财经聊天记录

旺美涛告诉燃财经,大多数人喜欢的只是鞋的款式,而不是球鞋的文化,因此,花2000元、3000元,甚至更多钱去买双鞋子,根本没必要。根据旺美涛在朋友圈的信息显示,多位在旺美涛那里购买过鞋子的消费者均反馈,鞋子基本做到了100%的还原。一位买了阿迪达斯“贝壳头”的消费者更是直言“鞋子收到了,很满意,下次还来。”

当燃财经想就其余得物APP的合作模式等进一步询问时,对方则一直没有进行回复。

“如果你想买正品,还是去商场吧。”旺美涛说得很直接,“商场仿货的机率最小。”

风波不断

尽管有业内人士评论称,“如果平台销售假冒伪劣产品,一味消耗消费者的信任,无异于‘自绝后路’。”

但实际上,得物APP的“售假风波”却此起彼伏。

去年4月7日,一位匿名用户在黑猫投诉以“得物APP购买到假货”为主题,投诉得物APP。

该用户写道,自己在2019年3月28日在得物APP购买了一双Off-White x Air Force 1鞋款,之后发现鞋子与另一双在日本官网买到的同款鞋子鞋型区别过大。于是便在三个国内大的鉴定平台去鉴定。得到的结果是,得物APP的鉴定师全部给到了无法鉴定;get APP的四位鉴定师均给到鉴定为假的结果;知解APP的鉴定师也给到了一个鉴定为假的结果。但得物APP的专员告诉该用户他们只认可他们自己平台的鉴定结果。

来源 / 黑猫投诉

在此之前,新京报亦曾报道,有网友反映在得物APP上买了一双Nike Air more液态银,收货后第一时间拿到潮流运动装备的社区get上鉴定,结果显示为假货。

据新闻栏目《1818 黄金眼》报道,消费者小孙从毒APP上以871元的总价购买了一双PUMA X XO SUEDE。该款鞋的卖点之一是其鞋面上右脚“19”、左脚“68”的数字,组成“1968”代表着 PUMA SUEDE 鞋款诞生的年份。而小孙收到的鞋却是左右脚都写着“68”。

2019年6月29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618”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监测期内共收集到有关得物APP的负面信息8735条,主要涉及假冒伪劣、鉴定费、优惠券等问题。

对于被中消协的点名批评,得物APP官方给出的回应是,得物自成立之日起便坚定只做正品,率先创立“先鉴别,后发货”的交易模式。“从平台发出的每一件商品,都会经过多次复核查验,包括货品真假、瑕疵分级,再将货品快递给买家,买卖双方完成交易。如果鉴别为非正品,订单不会成交,商品将退回给卖家。”

即便如此,得物APP“售假”的质疑声从未停歇。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得物APP的累计投诉量高达9.95万条,大部分为“虚假发货”、“得物APP不同意退换货”。

在9月15日的一则投诉中,一位用户表示,自己8月10日在得物APP上买的鞋子,收到货后发现右鞋左上角开裂,“怀疑是假货”。

另一位用户则投诉称,自已在9月7日收到得物的新鞋后发现,两只鞋在版型、颜色上不同,商标位置不同,“怀疑鞋子不是正品”。

实际上,得物APP不仅因鞋子涉嫌假冒伪劣屡遭投诉,对于得物APP的“鉴别服务”,消费者同样存在质疑。

今年3月12日, 中国质量新闻网发布的一则《聚焦3·15 | 得物平台疑似卖假货 鉴定结果自己说了算》文章显示,用户刘女士在得物APP购买了一条全新手链,收到的却是一条三无手链,且磨损严重。但当刘女士将相关情况反映给得物客服后,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文章指出,刘女士的案例恰恰体现了得物APP所谓“专业鉴定”的虚假。

2019年度全国零售电商消费评级数据显示,在共计117家投诉量“规上”电商平台上榜。 其中获“不建议下单”评级的平台中便包括得物APP。据“电数宝”显示,2019年度“得物APP”共获得 20次消费评级,16次获“不建议下单”评级,3次获“谨慎下单”评级,1次获“建议下单”评级。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对燃财经表示,如果得物APP明明知道售卖的鞋子并非正品,却还是鉴定为正品并出售,则存在涉嫌欺诈消费者的行为。根据法律的规定,欺诈消费者的行为是指经营者在提供商品或者服务中,采取虚假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欺骗、误导消费者,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行为。

“平台将非正品鉴定为正品,向消费者作出一种虚假的承诺,让消费者误以为真,其行为已经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消费者自身可以向商家以及平台进行要求赔偿。”

同时,付建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平台对此还应承担行政责任。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或者其他有关行政部门,可以根据情节进行责令改正、警告、没收违法所得、罚款、责令停业整顿、吊销营业执照。

备受诟病的营销

得物APP的前身毒APP,于2015年由虎扑内部孵化。天眼查专业版资料显示,得物APP的法定代表人为杨冰,其也为得物APP第一大股东。

36氪此前报道显示,2011年全球潮牌服饰市场规模600亿美元,2017年到达2000多亿美元,逐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趋势。而截至目前,得物APP已经累计完成3轮超融资,估值超10亿美元,进入独角兽行列。投资方包括天使轮的虎扑体育、Pre-A轮的普思资本、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以及A轮的DST Global。

得物APP公开的营收数据显示,2018年中旬,得物APP每月GMV已经接近2亿元,2019年全年GMV可达60-70亿元,2019年3月得物的月活超过140万。截至2020年1月,得物APP月活用户数达到4000万,累计线上鉴别量超过4000万。

业绩背后,离不开其强大的营销技能,这从其与明星们的合作中也能窥见一斑。

在此之前,包括陈伟霆、陈赫、张艺兴、李晨、韩庚等明星,均带着自己主理的潮牌入驻得物,更将得物作为新品的独家首发渠道。

在抖音,无处不在的得物APP广告,在吸足消费者眼球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争议。

抖音名为“暮雨枫纷”的用户表示,“我就想问一句,得物的广告到底能不能消停消停了。我刷十个视频九个里面给得物打广告。”

正如上述用户所说,在抖音上,不管是美妆博主还是时尚博主,无论粉丝是上千万还是只有几万,都可以成为得物APP的“推荐官”。

视频风格从情侣吵架到亲情关系,从哥们聊天到单纯搞笑,最后均可以引出“上得物M(买)”。

来源 / 抖音 燃财经截图

不仅仅是广告营销,得物APP的话题营销也曾受到业界质疑。

今年的3月24日,H&M公司因拒绝新疆棉遭受舆论“炮轰”。当天晚些时候,耐克因发布声明表示不仅不会使用新疆棉花,还要求合作的供应商自查不许用而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一。

随后,各大明星陆续与耐克终止合作。与此同时,一份得物APP无限期下架耐克商品的声明也在网上开始流传。

3月25日,得物APP因“下架耐克”传闻登上了微博热搜。不过1天后,这一传闻便被辟谣,而得物APP上的耐克、AJ等鞋子却在一夜之间价格暴涨。

有网友晒出其在得物APP上的商品收藏记录表示,自己收藏的“Nike Air Force 1 Low shadow双钩” 女款鞋子从2630元涨至3599元。

这一事件被业内质疑得物APP在借势营销。网友纷纷表示“太恶心了昂,前两天先炒作一波说12点以后下架耐克,疯抢一波后又说查无此事,营销还是你们会营销”。

有意思的是,随后,得物APP又因李宁鞋爆炒至10万元再次引发热议。

对于李宁鞋爆炒事件,新华社就曾发现评论指出,“对当前一些网络平台借机哄抬价格的行为,品牌方应当尽快动起来,维护品牌形象。监管部门也应积极作为加强监管和引导,维护市场秩序,为‘国货’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得物频频出现的种种问题,不仅影响平台口碑,也会导致用户流失。当用户对平台信任感降低,想要再次拉拢消费者的心恐怕会更难。”对于得物APP的种种,一位业内观察人士表示,得物APP近年来在年轻人受到热捧,但随着平台的快速发展,如果不能加强自身监管,将不利于其长期发展。

参考资料:

《得物APP半年内增万余条投诉,主要涉及假冒伪劣等》,来源:潇湘晨报。

《得物APP被中消协点名 屡被投诉售假货猫腻多》,来源:《黑牛投诉》。

《得物App屡被投诉售假货,“王牌”鉴定服务靠谱吗》,来源:中国商报。

《“在得物购买的商品,被得物鉴定为假”》,来源:齐鲁壹点。

《过千元的耐克鞋穿了四天就开胶?客服回复:因为正品》,来源:新京报

*文中李安安、旺美涛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莆田莆田鞋子电子商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