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蓝媒汇
2021-09-16 17:24
[亿欧导读]

是时候给爱奇艺算笔账了。

演出/偶像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来源|AI蓝媒汇 ID:lanmeih001

作者|闫烨

编辑|魏晓

爱奇艺,即将少去一个现金牛。

8月26日,龚宇宣布,爱奇艺将取消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以及场外投票环节。这也意味着,随着过去几年成为爱奇艺固定收入支柱之一的选秀节目停摆,爱奇艺这座偶像梦工厂的一角将会悬空。

几天后,9月2日,广电总局一纸文件下达,要求不得播出偶像养成节目。至此,无论是平台自身,还是从政策上,“选秀、C位出道、走花路”都已成为过去式。

尽管落得了个不体面的终场,但不可否认,爱奇艺仍是选秀赛场上最大的赢家。

从被称为“偶像元年”的2018年开始,爱奇艺先后推出了《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青春有你2》以及腰斩的《青春有你3》。4年,4部综艺,400位偶像,他们所反馈给爱奇艺的,不仅是总和近15亿次投票背后巨大的经济利益,还有水涨船高的招商费、冠名费,以及出道成团后演唱会、专辑等衍生周边所带来的收益。

是时候给爱奇艺算算这笔账了。

未出道,先捞钱

先来看一组数据。

据爱奇艺2018-2021年的财报显示,在全年四个季度的会员服务收入中,Q1总是增长最为明显的一个季度。这其中,以2020年的Q1最为突出,该季度会员服务收入约为46.3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近20%。而后,2020年剩余三季度会员服务收入持续下跌,直到2021年Q1这个数字才重新升至43.12亿元。

不难发现,这些增长与2018年便开始成为爱奇艺Q1王牌综艺的选秀节目不无关联。

简单估算下,2018年Q1开始,每一个季度在会员服务收入这一项平均环比增长2亿左右,而到2020年Q1增长环比升至7.7亿,且在2020年全年会员服务收入负增长的情况下,2021年Q1增长4.6亿。

也就是说,按照上述逻辑计算,选秀节目给爱奇艺带来的会员服务收入至少为12亿元。

众所周知,在选秀节目中,要想为支持的偶像投票,最直接的方式就便是充值VIP会员,比普通用户多一倍的投票数不说,还比其他“买奶票换票”、“做指定任务换票”等投票渠道来得方便又快捷。

相比于稳步增长的会员服务收入,冠名费几乎可以用坐享其成来形容。

据镜像娱乐报道,在2018年国内还未开启101系选秀之前,爱奇艺就花3亿重金打造《偶像练习生》,不过,光是农夫山泉一家的2亿元独家冠名费就收回了半数成本,其余还有小红书、你我贷、网易云音乐等其他赞助商。

保守估计,仅仅冠名商这一个维度,爱奇艺不仅能够把制作综艺的成本捞回来,还能赚至少2亿。

这之后,农夫山泉见好就收退出了冠名选秀的队伍,这烫手的山芋花落了曾经赞助过《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初代选秀的蒙牛。

有媒体报道,蒙牛真果粒花费了3亿元才赢得了2019年《青春有你》的独家冠名权,而包括蒙牛真果粒、网易考拉、炫迈、三草两木等各路赞助商以赞助、冠名、合作等头衔,最终投给了爱奇艺近9亿元。

虽然之后的《青春有你2》、《青春有你3》冠名费具体数字尚未可知,但不少媒体均猜测,既然冠名权都被蒙牛拿下,那3亿元/届的价格谈下应该不是问题。

如此一来,仅冠名费一项,爱奇艺或许至少能赚到近30亿。

再加上之前会员带来的12亿元,偶像们还未出道,爱奇艺可能就能收入42亿元。

出道后,可劲薅

经过四个月的角逐,当《偶像练习生》最终出道的九人以Nine Percent组名之名站在星光幕下享受着掌声时,另一边,拥有组合经营合约的爱奇艺也将代言费提高到了1200万。

为了更好地运营这颗巨大的摇钱树,爱奇艺还专门创立了爱豆世纪经纪公司,占股55%。

或许是资本市场对爱奇艺足够信任,又或许是坚信偶像元年生产出的九人组合必定未来可期,即便代言费高昂至此,Nine Percent依然被资本疯抢,他们先后成为了手游消除者联盟、悦诗风吟、I DO、味可滋、美图手机、立白等一众品牌的代言人,这其中,作为实际控股人的爱奇艺至少能分得55%,即3960万。

代言有了,综艺跟上。

他们相继以组合的形式登上了《青春的花路》、《中国音乐公告牌》、《Nine Percent花路之旅》、《奇妙的时光》等爱奇艺自制节目,吸引了从铂爵旅拍、美肤宝、聚美,到即刻APP、三生花、卡姿兰、美图秀秀等多领域的冠名商。

个人方面,组合成员范丞丞出演了爱奇艺自制网剧《灵域》,尤长靖参加了爱奇艺爆款网综《中国新说唱》,与那吾克热搭档演唱了《飘向北方》;陈立农、小鬼、林彦俊则分别参与了《hi室友》、《小姐姐的花店》等综艺节目录制。

只是尚未有媒体披露冠名费的具体数字,但单凭这几个人的身价,上亿元的赞助费是跑不掉了。

捞足了资本的银子,该轮到粉丝了。

Nine Percent组合存续的18个月期间,爱奇艺共为他们举办了18场演唱会。据不完全统计,票价基本分为699元档、1099元档和1699元档,几乎场场坐满不说,还常常出现加座的情况。

以Nine Percent第一场见面会举办地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为例,全场一共18000个座位在几分钟内全部抢完,仅一场门票就能赚得约2457.6万元,18场算下来,仅门票爱奇艺就能挣得4.42亿元。

而回到音乐上,他们却只发行了2张专辑,共16首歌,其中一张专辑还是组合9人每人一首歌组成的“拼盘专辑”。

但这拦不住粉丝们的热情,20元/张的《TO THE NINES》数字专辑卖出812916张,9元/张的《限定的记忆》数字专辑卖出678466张,仅QQ音乐一个平台就能有约2236.5万元的销量。

尽管这支Nine Percent组合从出道的备受期待,到解散的草草收场让人失望,但丝毫不耽误爱奇艺“一鱼多吃”的野心。AI蓝媒汇估算下来,仅可计算的部分,在出道的这18个月,组合九人以各种方式为爱奇艺吸金至少5亿元。

失去选秀,前路在何方

回顾这四年爱奇艺运营“偶练”ip的历程,除了上述的吸金场景外,爱奇艺还为后续的UNINE、THE9组合专门打造了“饭饭星球”APP,以贩售包括图册写真、娃娃、唱片等各种偶像周边;

推出了《UNINE蹦吧》、《非日常派对》等一系列团综;

设置了越来越多的投票渠道,从APP到小程序,以拉拢更多的资本方;

疫情之后,爱奇艺又开设了线上演唱会,以the9演唱会为例,139元票档总共3.5万张,399元票档5000张,再加上每天99张的99元秒杀票,估计至少可以捞得705.6万

…………

其实,在更多看不见的隐秘角落都藏着爱奇艺于选秀圈捞钱的影子,这也让我们很难想象,这座偶像梦工厂在宣布不再推出选秀类节目后会亏损几何。

当然,没人能否认爱奇艺能继续推出爆款综艺和剧集,曾经《延禧攻略》、《赘婿》等剧集,以及《乐队的夏天》、《中国新说唱》等综艺都已经为爱奇艺挣足了面子。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眼下没了选秀之后,爱奇艺需要尽快挖掘新的商机,给资本市场一个确切答案。

(本文仅为粗略估算,或与实际情况有出入。)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选秀爱奇艺演唱会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