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汽车
作者:银杏财经
2021-09-17 13:24
[亿欧导读]

暂时领先一个身位宁德时代不是高枕无忧,而身后的比亚迪们已在加速追赶。

宁德时代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文 | 负束

编辑 | 白望

来源|银杏财经(ID:yinxingcj)

十年前,曾毓群一定没想到,宁德时代能坐上业界全球头把交椅,更没想到九年后AION S接连三次疑似起火自燃,把NCM811电池以及宁德时代一同送上舆论浪尖。

比亚迪的针刺实验火遍全网,刀片电池被市场热捧后,作为动力电池业界市值和市占率全球一哥,宁德时代第一次感受到了高处的寒意。

王传福一眼望过来,曾毓群如何接住这冰冷的目光?

宁德的时代

近年来,补贴政策将能量密度加入考核。

能量密度90Wh/kg以下的车型不再享受补贴,90-120wh/kg和120kw/kg的补贴倍数为1倍和1.1倍。

直到去年,补贴政策再次将能量密度要求提高:125kw/kg以下车型无补贴,160kw/kg的车型补贴倍数为1倍。三元锂电池的装机量比例从2016年的23.5%快速上升到2020年的64.1%。

曾毓群这次押注不是心里没底,迎着政策和市场红利,宁德时代不想起飞都难。

去年宁德时代的动力锂电池装机总量为16755.77MWh全球第一,第二名LG化学的成绩仅为6435.52MWh,比亚迪以5403.42MWh排名第三。

市场调研机构SNE Research发布了今年1-4月份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数据,宁德时代在全球市场占有率为32.5%,仍然第一。

5月31日,宁德时代股价开盘大涨5%,成为创业板首家市值突破万亿的公司。国内排名第二的比亚迪市值5112.86亿,差距明显。

宁德时代的行业地位无出其右,貌似宁德的时代已经来临,但很多人都没有忘记,它身后还有不少像比亚迪这样的虎狼之师。

去年刀片电池针刺实验公布时,比亚迪不少新能源车型仍然搭载着三元锂电池,王传福的“刀片”先伸向了自己,进而挥向整个动力电池行业。

迫于舆论发酵,“本可不作搭理”的曾毓群不得不做出回应,宁德时代接连发布了两次电池包针刺实验视频。

为什么曾毓群“本可不作搭理”?原因就在于早在同年5月12日,《电动汽车用动力蓄电池安全要求》(GB 38031-2020)就明确删除了电池单体针刺的安全要求和实验方法。

而上述方案的主要起草单位就包含宁德时代。

王传福一脚踢来的球曾毓群倒了几脚还是踢了回去,但事件影响下,宁德时代给人留下技术慢了半拍的印象,口碑上也遭受质疑。

据公开数据显示,磷酸铁锂电池的市占率从2016年的69%降到2019年的32%,同期三元锂电池从27%大涨至65%。

今年4月曾毓群公开表示,磷酸铁锂比较便宜,且随着充电桩设施增多,新能源车的续航里程并不用那么长......

言下之意,成本更低安全性更高的磷酸铁锂电池更适合当前市场。这么说,当然不亏,宁德时代也是全球最大磷酸铁锂电池供应商。

不过磷酸铁锂电池的新赛道中,宁德时代没捞到便宜,至少在舆论上比亚迪先得一分。

2020年至今仅一年多时间,磷酸铁锂逆袭而来。今年5月我国磷酸铁锂电池单月产量超过三元锂电池。

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三元锂电池装机量5.5GWh,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5.8GWh实现反超,且同比上升235.5%,环比上升13.4%。

比亚迪的步步紧逼,侧面催生了市场的重新审视,从技术层面、巨量市值,以及产业结构调整和企业增长等多方面考量,宁德时代被推到聚光灯下。

红利褪去,玩法改变

宁德时代当前大幅度领先的市占率和市值,的确配得上“宁德的时代”这几个字。但红利散去,宁德的时代还会持续吗?

随着市场节奏变化加快,补贴收紧已初现端倪,新能源产业链均受影响,宁德时代依旧是体量最大的那个。

相较去年,国家对纯电乘用车的购置补贴退坡20%,公共交通领域新能源补贴退坡10%。这意味着,补贴降幅只有车企自行消化,市场竞争只会愈发激烈。

政策风向已变,国家对新能源产业的策略会逐渐由“扶着走”变为“放开手”。这预示着,新能源车的销量增速很有可能趋于平缓。

动力电池的销量增速与其息息相关,宁德时代想要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复制以往打法似乎不再有效。

宁德时代的外部竞争也会更加激烈。

特斯拉发布的4680型电池,续航里程提高16%,能量密度提高5倍,成本下降56%。作为特斯拉国内最大的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市值一度暴跌400亿元。

随着特斯拉的跳票,这波革新带来的行业震动延期了,威胁并没有消失。

今年不仅有芯片荒,电池荒的持续更让新能源主机厂商们,深深感受到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痛苦。在新能源时代,动力电池就是“心脏”,谁都想把速效救心丸捏在自己手中。

特斯拉为直接获得电池级氢氧化锂,与赣锋锂业和雅安锂业签订了采购合同,其中,雅安锂业5年间将向特斯拉供应6.3亿-8.8亿美元电池级氢氧化锂产品。

目前行业现状是大多数新能源车企给宁德时代打工,宁德时代给原材料供应商打工,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大家都想改变受人掣肘的困境。

车企想自己造电池,不想蹲在宁德时代门口排队拿货。宁德时代想自己把控原材料供应,顺手“干掉中间商”。

车企们的一种战略是效仿苏秦、张仪合纵连横。

特斯拉、丰田与松下成立了电池子公司,LG化学收到了通用、现代等大公司的邀约。选择宁德时代的车企巨头们包括上汽、广汽、一汽、吉利等。

宁德时代身后的同行们也得到了盟友加持,国轩高科出售26.47%的股份给大众集团获得11亿欧元的投资,孚能科技以3%的股份获得戴姆勒9亿元的加盟。

宁德时代以37亿元出售1%的股份给本田,彻底宣告玩法改变。

战略结盟是大趋势,谁能保证供应链稳定,从而降低时间和价格成本,谁就能喘口气。车企们另一种战略是:自给自足。

比亚迪成立五家电池工厂,其中只有弗迪电池接受外部订单,客户已有福特,不仅要自足还要“溢出”。

丰田与松下成立了车载电池合资公司,大众在已宣布将在欧洲生产锂电子电池和固态电池,接着奥迪也踩着大哥的脚印宣布在德国建设电池组装。

车企巨头们不管是研发资金和产业布局,最终把电池生产或原材料供应把控在自己手里只是时间问题。

技术上同行们没给喘息机会,除开众所周知的比亚迪不细说,孚能科技今年曾发公告,其团队开发并验证了能量密度达到330Wh/kg的下一代电动汽车电池。

除了LG化学,松下等老牌大厂的步步紧逼,长远布局产业链上游的国轩高科已经来到了国内第三的位置。其后的中航锂电、亿纬锂能、蜂巢能源等,都在积极调整航向以便迎着风。

动力电池的赛道里,有实力的选手越来越多。过了“一阶段猛涨期”的宁德时代,到了好好谋划未来的时期。

变成“高通”可能是个办法

作为手机行业绕不开的供应商,高通的基带和处理器都是一流。

但最厉害的,还是高通的专利霸权。为什么不做手机?因为做手机竞争太大,还要用别人的专利。

占领了上游高地,下游越来越挤是好事。

道理都懂,有能力实现这类战略目的的企业着实不多。想要在专利上占据先手,研发资金的投入和多研发方向的尝试非常必要。

本质属于磷酸铁锂电池的刀片电池,拥有300多项专利保护。想要制造相同性能的磷酸铁锂电池,其它厂家要么绕道而走,要么给比亚迪交“专利税”。

目前动力电池行业即将迎来拐点。与其说比亚迪赌对了,不如说是多方面培育,其中一朵花开了。

王传福在物理层面改进电池的成功,无疑缓解了市场对新能源汽车安全性的紧张情绪。

感到危机的曾毓群决定,从化学层面试水,推出160Wh/kg单体能量密度全球第一的钠锂电池。

相比于锂电池,钠锂电池在安全、低温放电率、充电效率、热稳定性等方面均已显露出次时代属性。制约其成为主流的最大因素是单体能量密度仍然偏低。

钠锂混搭的AB方案能否在续航和安全性上做到完美平衡,目前不得而知,作为一个研发方向阶段性的成果,其更低的成本,目前看来在资本领域的意义大于产品层面。

概念推股价无可厚非,也属常规操作。但如果量产过程缓慢,在专利和市场层面都会被动,未来市值受此影响是难免的。

高增长大体量的宁德时代未来需要稳定市值,有两件事必须做:加强现有领域的强势,腾出手来做布局。

135亿元在宜春建锂电池基地的计划、定增扩产137GWh锂电池,把规模优势拉大,进一步保证动力电池产能和研发,常规操作。

宁德时代真正有兴趣的是把手往上伸。对宁德时代来说,产业链再往上,就是动力电池的原材料供应。

当前动力电池的原材料大致可以分为锂、镍、电解液、正负极材料,以及隔膜、设备等。近年来宁德时代的融资动作频繁,范围广。

在锂材料方面,宁德时代入股了北美锂业、加拿大锂业、澳洲锂矿,拥有天齐锂业25%股权,持股15%四川天宜锂业。

在镍材料方面,宁德时代联手格林美投建5万吨/年的硫酸镍项目,建设红土镍矿,持股23.58%北美镍业。

负极材料拥有100%控股的南屏时代,电解液方面66%控股时代思康,设备方面以定增参与持股先导智能7%的股份,用1亿元参与星云股份定增。

宁德时代先后和德方纳米、富临精工、天赐材料、永太科技等企业达成了合作关系。开始在磷酸铁锂、电解液、6F等上游原材料供应链做文章。

宁德时代另一方面是“软”布局。

宁德时代拟与公司副董事长李平持有的上海适达以及苏州新越众和及姜勇,投资设立“苏州时代新安能源科技”,新公司专注电动汽车驱动控制系统。

不是造车,是系统层面的研发,是否联想到高通研发基带或处理器的打法?

福田旗下蓝智新能源、福田欧辉与宁德时代子公司宁普时代近日签署了合作协议,除了常规的科技创新,双方还会在推进新能源车辆管理、电池资产运营、汽车金融多领域深入合作。

近年,国家政策计划中提出“换电”、“车电分离”概念,“换电”大潮也吸引了伯坦科技、奥动、宁德时代等参与。

换电领域必定产生电池租赁等业务,有了租赁本金,涉足金融领域也不是没有可能。再试想,换电站里的电池是宁德时代的,像不像加油站的油是中石油或中石化的?

宁德时代与福田的合作,很有想象空间。

4 下一个时代属于谁?

可以预见的一个情况是,动力电池行业的洗牌已经开始,大体量的厂家会在研发、布局、原材料供应等各方面集中自身优势,对小厂商形成降维打击。

这一阶段,头部的宁德时代、LG化学、比亚迪们谁都干不倒谁,“努力奔跑才能留在原地”的道理适用于追赶者,也适用于暂时领先者。

乘着“碳中和”的风口起飞,凭着自身业绩高增长作为加速燃料,宁德时代得以一飞冲天,但目前业界普遍认为其市值已经严重脱离实际。

曾毓群必须要在未来不断给投资者们做出正向反馈,以稳定军心,钠锂电池只是第一步。从目前宁德时代的布局来看,短期内市值向下的可能性不大。

随着多国的燃油车禁令出台,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只会逐渐攀升,动力电池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大。况且在国外市场,宁德时代还没有真正的开疆拓土。

宁德时代领先一步建立的规模优势很明显。面对今年电池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时,其采购量优势带来的的议价能力业界无人能比,且至少在未来数年这一优势会持续。

综合来看,不管是车企还是动力电池厂商,都在积极布局补充短板,这场比赛已经枪响,第一名实力有多强,也得看后面的选手跑多快。

暂时领先一个身位宁德时代不是高枕无忧,而身后的比亚迪们已在加速追赶。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比亚迪动力电池宁德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