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燃次元
2021-09-24 11:06
[亿欧导读]

活跃在峡谷的老年玩家,比想象中还要多。

游戏 手游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文 | 孔月昕 郭一梦

编辑 | 邓双琳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前两周,一张“六旬老人凌晨三点王者排位,用赵云拿下五杀”的朋友圈截图在网上流传。对此,腾讯回应称,调查后锁定到一个游戏账号,该账号从今年3月到现在,因疑似未成年人操作游戏,前后共17次触发人脸识别验证并全数通过,无法判断是否属于“他人代过人脸”。

这一“官方回应”彻底将该话题推上微博热搜第一位。

相对于老人自己“凌晨拿下五杀”,网友们更倾向于相信“谁家孙子拿着奶奶的身份证号去注册玩游戏,并一直让老人帮着通过人脸验证。”毕竟早在几年前,就有一件小学生拿着爷爷奶奶的账号,凌晨在王者峡谷大杀四方的事迹被证实过。

一时之间,关于调侃未成年玩家“不孝”,折腾老人半夜起床通过游戏人脸验证的网络段子层出不穷。但事实上,老年人并不是不玩游戏,甚至有部分老年人乐于在《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手游或大型端游中“征战四方”。

但比起沉迷短视频与网络小说的老年人,老年游戏玩家始终是一个隐形群体。据伽马数据2019年公布的《2019中国游戏产业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游戏市场用户规模达到5.54亿人,其中55岁以上玩家占比4.6%,以此比例推算,我国高龄玩家人数已超过了2500万。

市场研究公司Global Web Index今年也在一份报告中指出,2018年至今,全球老年玩家的整体规模增长了32%。可见,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以及迈入中老年人行列的人群不断增多,老年人游戏群体也将不断发展壮大。

尽管如此,游戏行业内并没有专门针对老年人开发的游戏。有游戏行业从业人员告诉燃财经:“虽然老年游戏群体在不断壮大,但相比年轻人,他们依然属于小众人群,而且他们中大部分对单一游戏的忠诚度较低,为游戏消费的意愿也不大;再加上他们的分布比较分散,因此游戏公司的拉新获客成本会更高。种种原因叠加,单独开发一款适合老年人开发的游戏,对游戏公司来说是板上钉钉的赔钱,因此现在很难针对性开发一款老年人游戏。”

“不过,随着70后、80后、90后的触网机会增加,而且游戏习惯也逐渐被培养起来,当他们迈入老年行列时,那么老年人游戏是有可能发展起来的。就比如现在还在玩《传奇》、《魔兽》等游戏的,大部分还是十多年前的70后、80后玩家,他们的游戏习惯和审美一定程度已经养成了,因此,未来他们到了退休年龄,如果游戏还在,还会有相当一部分人继续玩下去。”该从业者说。

虽然目前来看,老年人游戏市场前景不明,但针对现有的老年群体的玩家画像却一直处于缺失状态。很少有人关注他们的心声,比如,除了熟知的线上棋牌类游戏,他们还爱玩什么游戏?对于考验操作的竞技类游戏,他们是否有经验不被“虐”?除了打发时间,他们还能够在游戏中获得什么?

燃财经与几位爱玩游戏的中老年人聊了聊,我们发现,跟你在王者峡谷对线的,可能是即将迈入退休年龄的大叔;在《和平精英》里被小男生送皮肤的,可能是一位年近50岁的“小姐姐”;每天在《征途》“拉车”刷材料卖给你的,可能跟你的父亲同龄;跟你一起帮助《合成大西瓜》等小游戏冲上热搜的,可能还有一位熬夜奋战的退休阿姨……

在这些老年人眼里,游戏不仅是一种休闲娱乐的方式,而且可以在其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

为了上王者,我连续三天挂断女儿的电话

建国 | 50岁 王者三颗星

谈到玩游戏,我也是老玩家了。

2004年,在别人的介绍下,我第一次接触到《魔兽世界》,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几乎每天下班后都“呼朋引伴”一起打游戏。

当时的游戏跟现在“免费玩”不一样,需要花钱买“点卡”(充值卡),去兑换游戏在线时长,一张点卡30元,每张可以使用3000分钟,我当时玩得很入迷,平均每个月都要购买3-4张,这种充值状态一直持续了十年。对于零几年工资不高的我来说,每个月为游戏支出这么多钱是很奢侈的一件事。

不过,后来为了不影响女儿学习,给她提供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自从2013年她上高二开始,我就很少玩PC端的游戏了,家里的台式电脑也很少开机。

《魔兽》的游戏之旅停止后,我顿时对游戏失去了兴趣,也再没尝试过其他游戏了。

直到女儿上大二后,有一天微信聊天时突然跟我说:“爸,你以前玩《魔兽世界》不是很厉害吗?最近很火的手游《王者荣耀》,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出于好胜心,以及好奇心作祟,我去下载了《王者荣耀》,想着“试试就试试”。

在女儿的手把手指导下,我就这么开启了推塔游戏之旅。但没想到,这游戏是真的让人上瘾,很快我的生活又回到了十年前玩《魔兽》的状态。

我的第一个英雄是亚瑟,一个作为“肉”的战士,简单易操作,很快我就学会了,段位逐渐也上升到黄金。女儿当时还夸我,段位上升的速度够快,不愧是游戏老玩家。

随着对游戏的逐渐熟悉,我的段位也开始直线上升,还跟单位的同事组了游戏内的团队,我们一群老中青三代在一起也很和谐,每晚7点准时上线“推塔”,我们经常为了上分,熬夜到1点多,单位里还有小年轻偶尔会送我们几个长辈游戏皮肤。

但玩游戏嘛,总有不和谐的时候。偶尔输的次数多了,我还会很生气,跟队友在线语音battle对喷。往往这种时候,女儿总会跟我说,“这就是个游戏,不要太放在心上。”不过事后想想,玩《王者荣耀》的我们,好像回到了年轻时跟朋友一起打《魔兽》的时候,也会为自己“冲动发火”感到不好意思。

前几天,我在专心打《王者荣耀》的时候,女儿正好下班给我发来了微信视频通话,我想都没想就挂断了。后来因为玩得太晚,就把回复女儿的事抛到了脑后。后来连续三天,在专心上分时女儿的来电都被我挂断了,这导致女儿很生气,告诉我未成年人现在有游戏时间限制,我这么沉迷,也应该被限制。

本想跟孩子找共同话题,结果自己“吃鸡”上了头

惠芳|49岁  “吃鸡”白金玩家

其实一开始我对游戏是不太感兴趣的,儿子16岁那年,抱着能够跟他有共同话题的目的,我尝试下载了《王者荣耀》、《刺激战场》(《和平精英》)等他经常玩的游戏,并开始学习如何去操作。

最初玩游戏的时候,因为我是新手,不仅不太适应游戏的形式,也不太敢打,跟着陌生人打排位的时候我总是担心自己“拖队友后腿”。于是儿子就带着我跟他一起玩,他跟同学朋友有固定的队伍,每次上线的时候就会带着我。

他们年轻人都很惊讶,甚至还会偷偷问我儿子,“阿姨怎么也来玩游戏了?”儿子告诉我的时候,虽然可以理解他们的反应,毕竟像我这么大岁数还玩这个游戏的人确实不多,但我还是有点难过,尽管我的操作和精力比不上他们小孩,但这个游戏也没有限制年纪大的人不能玩啊。

最开始,在游戏里我只敢跟在儿子后面跑,他做什么我做什么。他朋友问我会不会玩的时候,我都说“我很菜的,跟着你们不拖后腿就好。”

不过这种组队持续不了多久,当时他们都在上高中,只有假期时间可以上游戏,开学后就没人带我了。我的职业又是个体商户,平时空闲时间大把,虽然自己也玩,但如果没有高手带我,我根本无法得到游戏水平的提升。

在儿子和他朋友们的建议下,我开始看游戏直播,跟着主播学习技巧和战略,“主播们都很厉害,而且看他们打能学会很多东西,技术、战略什么的”。游戏水平迅猛提升后,我不仅get到了《和平精英》的乐趣,还开始“上头”了。

我很喜欢游戏里的社交方式,而且里面玩家之间的聊天也很有意思。我现在没有十分固定的队友,但在游戏里有很多朋友,大家在游戏里都相处得很好,还有人送过我几套皮肤,这种相处模式对我来说还挺新奇的,而且彼此之间也不会过界,大家只会聊游戏的话题。

后来,我就完全不跟儿子他们组队了,就算他放假回来,也只是他玩他的,我玩我的。跟陌生玩家组队,他们不知道我的真实年龄,也就不会诧异我的年纪或者质疑我能不能玩好,这种环境和状态让我觉得很轻松。每天玩一两个小时,感觉工作之余的生活都充实起来了。

也有不少人问过我的年纪,但我不敢直接报我的真实年龄,怕他们不爱跟我玩,或者受到年龄“歧视”,不过我也不敢虚报太多,一般我都说自己30多岁了。

在我的影响下,我先生也开始“吃鸡”了,不过他作为理工男,几乎不怎么跟其他玩家交流,只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闷头玩,还总觉得我打游戏开语音的时候“大呼小叫”,只能说,他还没体会到我玩游戏时候的快乐。

以前半夜起床偷菜,现在摩尔庄园“摘蘑菇”

桂元|62岁 网上“小地主”

2007年左右,为了防止大儿子总是去网吧打游戏,我们家买了电脑装了宽带,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网络。

当时我刚接触电脑没多久,也不会做什么复杂的操作,但是总想尝试新鲜事物。当时儿子在玩大型网游,但我不太感兴趣,反应和操作也都跟不上。我觉得每天玩玩休闲小游戏就挺好的,不仅能消磨时间,还能给枯燥的生活增加一点乐趣。

那时候也没有太多娱乐方式,儿子白天上班之后,我就会在电脑上玩一些他推荐给我的小游戏,什么4399小游戏、7K7K小游戏我基本都玩过,当然还有一些棋牌类游戏,比如欢乐斗地主之类的,不过也没有很痴迷,每天玩一个小时左右就会停下。

不过农场偷菜的出现,打破了我每天“在线一小时”的习惯。当时我基本上玩遍了所有的农场游戏,什么QQ农场、人人网农场之类,而且为了多偷菜,还加了很多陌生好友。家里的小辈开玩笑说,“互联网到处都有我的‘自留地’。”

当时,我每天都记得收菜偷菜,甚至半夜定闹钟爬起来收菜,家里人都无法理解我痴迷的状态,毕竟也没有什么现金或者礼品的奖励机制,我竟然坚持玩了两年多,就是后来没有半夜爬起来收菜那么夸张了,不过还是记得每天定时收菜种菜。

对于我来说,玩游戏也是接触新鲜事物的一种方式,现在我也经常让儿子或孙女给我下载新的游戏。有些游戏虽然对年轻人来说已经不新鲜了,但我还是觉得很有意思。

今年年初,因为年纪大了,我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腿摔坏了,几个月无法下床活动。不仅不能跟老姐妹们跳广场舞了,而且电脑游戏也不方便玩了。我只能每天坐在床上看电视,或者用手机刷短视频。

直到7月份,我的小孙女告诉我一款叫《摩尔庄园》的手游上线了,还给我在手机里下载了这个游戏,并从头教我怎么玩。我发现,以前“种菜偷菜”的快乐又回来了,而且还比之前的农场玩法丰富了很多。

我也怕自己忘记玩法,所以每天都去做它的日常任务,钓鱼、种地、还可以雨天摘蘑菇等,为了更好地做一个“小地主”,我还让我的小孙女给我找了“种地攻略”,说是可以实现“自动化种地”。

听说这个游戏也可以加好友,而且还有其他玩法,不过我都还没有去玩。目前来看,每天种种菜收收菜就挺好的。

儿子上班我“代打”,靠《征途》“拉车”挣零花钱

向军|50岁 职业玩家

在我过去的印象里,玩游戏的人都是“不务正业”。尤其在看到有因为玩游戏影响学习工作的微信文章时,我总是把链接发给经常玩游戏的儿子,让他“清醒一点”,吸取教训。

直到几年前,我退休后,每天无所事事,平时的活动就是找人打打麻将,或者在家里看电视。虽然他们说学会了上网就可以购物、看新闻、看电视剧,干什么都很方便,但是我一直懒得学。

儿子看我在家呆得难受,就问我愿不愿意玩游戏,他一直怂恿我试试,还说玩《征途》可以赚钱,这一点打动我了,能消磨时间,还能顺便挣几个零花钱,何乐而不为?

虽然他也经常玩《征途》,但大部分的精力还是放在娱乐上,很少去做“职业玩家”干挣钱的事。儿子劝我说,“爸,你拿我的账号白天去玩,不仅能帮我挂机升级,还可以去‘拉车’挣钱,多好的事。”

在他多次劝说下,我同意去试一试,于是他开始教我怎么玩,不过我学得更多是比较实用且操作简单的东西,比如说游戏里可以“拉车”刷材料,据说可以兜售给“人民币玩家”,将其换成游戏里的金币或者银币,然后再去兑换成真正的人民币。

抱着试试的心态,在儿子白天上班之后,我就登录了他的《征途》账号,开始按照他教我的流程一步步走。因为《征途》不像现在的《英雄联盟》、《王者荣耀》那样的竞技类游戏对操作有很高的要求,所以我很快就上手了,并且成功赚到了我在游戏里的“第一桶金”。

“竟然真的有人买了我的材料”,儿子下班后我第一时间告诉他。结果他反倒不以为意,说那些“人民币玩家”一个月在游戏里花几十万的都有,我这种反应是“大惊小怪”。

听了儿子的话,我也没有生气,反而喜滋滋的继续每天上游戏做任务。后来我觉得就儿子一个账号,能做的任务有限,赚的钱也有限,我就又申请注册了许多小号,让儿子带我升级,然后每天登录这些号,挨个做一遍任务。

我可以很自豪地说,当时我几乎摸清了所有的拉车攻略。为了钻研这个,我还跟儿子专门学习怎么上网找攻略、记笔记,再配合自己“实战”中的经验,最后自己也算小有所获,换成人民币,每个月我可以挣一千多元钱。

这也导致我对这个游戏很“长情”,虽然儿子早就不玩了,但我还坚持拿他的账号玩了很久。不过我当时玩游戏还是很节制的,每天做完固定任务刷完材料就会下线了。

这两年游戏改版了不少,赚钱的难度大大提升,而且游戏中的很多年轻人被其他新游戏吸引走了,我的收入大大降低,我也很少再上线做任务了。

为了抢iPad“斗地主”,我跟老伴“冷战”了三天

成材|58岁 棋牌发烧友

我和老伴没什么别的爱好,退休之后就爱跟人打打麻将、斗斗地主,但是我们又不喜欢棋牌室里面乌烟瘴气的氛围,所以只能偶尔去牌友家,或者邀请他们来家里玩一玩。

去年年初因为疫情影响,我和老伴都不敢出门了,但是每天在家里呆着也没什么事情做,我女儿听说后,教我们在iPad里面下载了一个APP,说是可以在网上跟人打麻将、斗地主,还给我们打视频教我们怎么玩。

因为操作比较简单,我和老伴很快就上手了,并逐渐发现了上网打牌的乐趣。我们不仅可以足不出户,而且可以随时开始、随时结束。跟现实里的牌友一起打麻将时,我们一般一定要打够“四圈或八圈”,这就要花费至少两三个小时到半天时间。毕竟我们现在年纪大了,有时候坐着打半天牌对身体的负担也不小。

后来,除了斗地主、打麻将外,我们还会玩一些别的游戏,比如四人斗地主或者下象棋,虽然去年因为疫情不能出门,但是我们的娱乐生活丰富了很多。

尤其是发现APP里可以用赢来的“元宝”(积分)兑换奖品后,我跟老伴更激动了,本以为是随便消遣一下,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于是我们两个每天都在iPad上面勤勤恳恳打牌,平均每天能玩四五个小时,节假日有活动的时候还有可能时间翻倍,为了赢得一些节假日活动的积分,我们有时候还让假期回家的女儿帮我们“作弊代打”去获取胜利。

在我们两个的努力下,我们家里的豆浆机、养生壶、电饭煲等一切家用小电器都换了新,每次女儿节假日回家或者跟我们视频通话,我们都特别自豪地跟她展示我们两个分别换了什么,甚至还会在女儿面前“PK”我们谁赢得东西多。

不过正是由于我们对游戏的“痴迷”,我和老伴有时候会因为iPad分配起“争执”。因为手机屏幕小,在上面玩的话我们经常看不清牌,所以我们两个都偏爱屏幕更大、玩起来更方便的iPad。但游戏里搞有时间限制的活动时,我们经常为了谁先玩闹矛盾,有一次直接在家里“冷战”了三天。

听说这件事后,女儿给我们两个又在网上买了一个新的iPad,“你们两个一人一个,不要因为玩个游戏起争执。”

看着快递员送上门的新iPad,我和老伴忍不住笑了,本来想着玩游戏消磨时间,还可以顺便换一些小家用电器,结果现在为了玩游戏直接搭钱买了一个新iPad,这比我们赢到的东西贵多了。不过,这样我和老伴玩游戏也更自由更方便了。

《合成大西瓜》后,我迷上了小程序游戏

赵红|51岁 小游戏爱好者

曾经我是《开心消消乐》的重度用户,每天不打几十盘消消乐,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但随着我在游戏中的关卡不断提升,我发现这个游戏的套路太多了,比如通过几关后必定卡住你几天,诱导你购买“道具”通关,但是为了留住用户,它卡住你3天左右又会让你通关。

游戏里的这些套路让我不胜其扰,有一次女儿见我玩消消乐玩得很烦躁,便推荐我玩一些微信小程序游戏,说这些小游戏纯靠“技巧”和运气,不会设置一些额外套路,而且也能让我换换口味。

一开始我并没有去尝试,直到去年《合成大西瓜》火了之后,不仅女儿推荐给我,我们退休后组建的广场舞群也总有人分享链接,于是我也开始尝试起微信小游戏。

没想到我刚玩就上瘾了。平时我一直早睡早起过得很养生,但那几天因为《合成大西瓜》,我连着三天熬夜在玩,女儿听说后,问我是不是“疯”了,以前也没见我这么痴迷玩游戏。

我为自己如此沉迷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且玩了三天之后,确实热情也有点退却了,女儿就给我推荐了微伞小游戏、疯狂游戏等一些小程序里其他种类的小游戏,我还在里面发现了一些消消乐的“代餐”——《锦上添花》等等,试着玩过后觉得不错,我就把这些小游戏分享给广场舞群的其他老姐妹,大家没事还在群里分享自己的“成绩”。

今年年初,有人推荐我玩一个叫《成语小天才》的小程序游戏,虽然就是拼成语,但确实是一个消磨时间的利器,还可以了解到很多之前不知道的成语,我身边其他退休后的老人也都在玩。

微信登录这个游戏后,我们还可以在里面看到好友们的“排位”,有人还会互相比拼分数和名次。不过,因为我没有那么痴迷,所以排名远远比不上她们。但这个游戏的确是我目前玩得最久的一个微信小程序游戏了,直到现在我还在玩,估计只要这个游戏一直在,我就会一直玩下去。

*文中建国、惠芳、桂元、向军、成材、赵红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王者荣耀征途魔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