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日常消费
作者:投中网
2021-09-24 12:12
[亿欧导读]

重压生活之下,逃离现实的“微醺”近乎成为年轻人的刚需,这让低度酒的商业故事变得合理。

啤酒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丨曹玮钰

来源丨投中网(ID:China-Venture)

一年三轮融资之后,低度果酒品牌MissBerry再下一城。

9月18日,天眼查显示,「MissBerry贝瑞甜心」的主体格英(上海)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新增一家名为佛山市南海区汇碧一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投资主体。经查,该主体为碧桂园创投的旗下主体。

近期,碧桂园创投在消费赛道十分活跃。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21年以来,碧桂园创投已完成「遇见小面」千万元独家战略融资,领投「宝酝名酒」超6亿元A轮融资,并参与口腔护理品牌「冰泉」A及A+轮、袋泡茶品牌「茶里」数亿元B+轮、连锁餐饮品牌「文和友」数十亿元B轮、草本护肤品牌「林清轩」数亿元B轮等等融资。

更值得注意的是,MissBerry融资节奏十分密集。今年5月,MissBerry刚刚完成A+轮融资,该轮由CPE源峰领投,C资本共同投资,老股东经纬中国、尚承资本追加投资;2020年8月,MissBerry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经纬创投独家投资;同年3月和7月,MissBerry分别完成种子轮和天使轮,投资方包括尚承投资、新世相等。

前有跑出成绩的MissBerry备受资本青睐,后有“微醺”赛道开始承压。经历了2020年的行业爆发,2021年的持续上升,低度酒赛道一边壮大,另一边争议的声音也在变多。

瞄准女性酒饮,抓住品牌空白

一年拿到三轮融资,MissBerry的微醺故事是怎样的?

MissBerry 成立于2019年,聚焦相对细分的女性低度果酒市场,主打闺蜜聚会、独居小酌等不同情景的女性饮酒需求。

低度果酒的市场机会,源于创始人多年的行业洞察。MissBerry创始人唐慧敏曾在RIO担任鸡尾酒数字零售事业部总监,操盘过“RIO六神鸡尾酒”、“RIO英雄钢笔鸡尾酒”等大热项目。以后唐慧敏洞察到了低度女性酒的商机,注意到中国80%的低度酒都是女性群体消费,但市场没有很好满足消费群体的需求。2019年,唐慧敏辞去高管工作,同年创办MissBerry,抓住了低度果酒“品牌空白”的切口。

在这之前,女性低度酒饮少有标准定义,唐慧敏总结出三个要点:一是颜值,对于女生而言,颜值即正义,能不能发朋友圈?好看最重要;二是口味,要符合中国女性的口味;三是情绪,不论悦己或聚饮场景都要一款合适的酒饮。

2020年,MissBerry推出小方瓶果酒、罐装气泡果酒等产品,之后又推出巧克力酒、咖啡酒等产品。其中,小方瓶系列果酒连续3个月蝉联天猫果酒类目销量第一,获得同年天猫双11果酒类目TOP1。 

根据A+轮融资披露,MissBerry消费群体超过80%为22-30岁之间的年轻女性。

销售渠道上,MissBerry采取从线上到线下的策略,逻辑是“线上占领头部位置,方便拓展线下市场”。目前,MissBerry线上、线下渠道的比例大约是6:4,线上已覆盖天猫、京东等传统电商以及抖音、快手和小红手等社交电商,通过KOC、KOL以及明星带货等营销策略不断扩展受众;线下,MissBerry已经在全家、罗森、盒马等商超落地网点,日后线下比例会不断增大。

 “用做饮料的方式做产品,做美妆的方式做营销,用做酒的方式做渠道。”唐慧敏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

微醺赛道,性感依旧?

MissBerry这样的微醺故事,在行业和资本的眼中依然性感。

过去的2020年,是低度酒赛道全面爆发的一年。

行业端来看,低度酒玩家数量激增。天猫数据显示,2020年仅天猫新加入的低度酒品牌就有5000多家。资本端来看,融资事件和金额刷新了历史,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低度酒赛道融资超过20余次,贝瑞甜心、利口白、走起精酿等品牌拔得头筹,先后斩获经纬创投、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黑蚁资本、天图资本等多家一线VC融资。

2021年,低度酒赛道的势头不减,新增玩家甚至包括一批之前的电子烟创业者。

天猫“618”酒类战报显示,6月1日至3日期间低度酒销售涨幅达80%,持续超过白酒等品类。2021年至今,低度酒融资数量约在20左右,贝瑞甜心、赋比兴、十点一刻等品牌持续获得融资,经纬创投、CPE源峰、BAI贝塔斯曼等一线VC甚至字节跳动等CVC也强势加入低度酒赛道。

资本对于低度酒赛道的青睐不难理解,基本符合VC一贯的投资逻辑。上限够高的千亿赛道,尚无绝对头部出现,渠道和供应链日益更迭,新一代消费者的饮酒偏好和场景也在改变——重压生活之下,逃离现实的“微醺”近乎成为年轻人的刚需,这让低度酒的商业故事变得合理。这一切都赋予了赛道偌大的想象力。

但在低度酒的B面,现实问题也很多——产品和品牌的内卷已经显著。

与传统白酒扎实的供应链和渠道优势不同,新兴低度酒品牌尚少自建工厂,生产主要依靠ODM(委托设计生产)或OEM(贴牌代工),降低行业门槛的同时,“流水线的批量产品”导致了大面积的同质化。

再比如,品牌故事也存在雷同,当下的低度酒品牌善于针对不同场景,教育年轻人“微醺”,比如结束了一天忙碌,不论伙伴聚餐,或是夜间独处,你需要一杯低度酒逃离生活,这一模版几乎可以套用到多数品牌。

甚至有投资人调侃:中国的低度酒那么多,爱喝酒的年轻人不够用了。

但酒业本身就是个庞大而分散的赛道,如今细分的微醺赛道已经十分拥挤。除了拿到融资的新品牌,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老品牌已经早早加入,甚至诸如喜茶、奈雪、农夫山泉、蒙牛等饮品跨界选手也杀进来了。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经纬市场营销融资经纬创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