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漆叶青
编辑:刘聪 2021-09-27 21:04
[亿欧导读]

资本的“陪跑”造就了当下中国医药创新的新局面,但投资人究竟青睐哪类项目?创新药创业者启动创业需要至少具备哪些条件?资本如何与创新药企共同创业?在这过程中,投资人与创业者又趟过了哪些“夜路”?

投资、金融、理财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创投之巅——中国创投精彩案例》一书如是描述中国科技产业发展与创投行业的关系,“没有人知道,在‘中国天使标签’的背后,创始团队和天使投资人相互扶持走过多少夜路。”

这样的逻辑放之各大行业皆准,尤其是在以高投入、高风险著称的创新药领域。创新药研发以十亿美金、十年周期为计量单位,从研发到上市,每一关都是九死一生,如若没有资本的远见,这些风险将永远无法填平。

一项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20年,中国医疗领域的风险投资和私募基金投资从120亿元攀升至1850亿元,增长了近15倍,其中约三分之一的金额用于新药研发。,

资本的“陪跑”造就了当下中国医药创新的新局面,但投资人究竟青睐哪类项目?创新药创业者启动创业需要至少具备哪些条件?资本如何与创新药企共同创业?在这过程中,投资人与创业者又趟过了哪些“夜路”?

9月26日下午,在2021西普会举办的中国医药创新生态大会的圆桌讨论上,来自投资界与产业界的代表围绕这些问题进行了探讨。其中,云南白药健康产业股权基金总经理莫梦琳特别提醒道,“我们遇到一些科学家可能会比较容易给自己一种逻辑自洽,并且沉溺在自己的逻辑中无法自拔,而往往越自洽越容易陷入危险之中,也要提醒各位创业者其实要多多听听外界的声音。”

哪些创新药项目会是“香饽饽”?

关于新药研发,业界一直流传着“双十定律”,即一款新药研发成功需要耗时10年,耗资10亿美金。而现在10亿已经远远不够,根据Tufts Center的统计报告,开发一款成功上市的新药平均需要投入26亿美元。即便投入加大,新药的综合成功率仍一路下滑,2018年这一数字下降到11.4%。

“周期长、成本高、成功率低”越来越成为药物研发路上的拦路虎,要进入这样一个高风险的资金密集型行业,究竟要具备哪些必要条件?哪些天生缺陷是可以事先直接避免的?

复健资本联席CEO李凡将创业药企分为几大类型,一类是在Big Pharma的研发负责人自己出来做项目,也有一些是海外回国的科学家,另一类是在国内成功领导过商业实践,此外还有一类由投资机构攒局来搭的一些项目。

在她看来,创业理论上随时都可以开始,但公司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所需要的人的能力模型是不一样的,对于这些不同类型的创业者而言,至关重要的一个能力在于,能否在公司不同的发展阶段吸纳不一样的人才加入,同时是否具备足够的能力对这些人才予以兼收并蓄。

拾玉资本创始合伙人曹坚也有同样的看法,“从科学家道企业家虽然仅有两字之差,但实际差别还是很大,而能不能促成这种转型的关键就在于,管理组织能力的建设,创业者怎么去整合社会资源,加快和更好地让产品跑出来。”

艾力斯医药董事会秘书李硕从实际且落地的角度提到了两大关键点——产品立项和临床端的国际化准备,要解决临床未满足的需求、体现产品独特的差异化优势,要与时间赛跑,提前完成一些配套的布局,包括临床团队的人才建设等。

4个月前,艾力斯医药自主研发的第三代EGFR-TKI甲磺酸伏美替尼(商品名:艾弗沙),与ArriVent Biopharma达成海外独家授权合作协议,为此,艾力斯获得4000万美元首付款及ArriVent公司的部分股权,可高达7.65亿美元的注册和销售里程碑付款,以及可高达两位数的销售提成。

“初创企业的人才建设肯定是逐步完善的,创新药的专利周期本身就有限,这就相当于说研发多占一年销售就少占一年,整个研发也在与实践赛跑,建立一个完善的中美双报团队是必要的,可以增加投资回报率。”她具体说道。

云南白药健康产业股权基金总经理莫梦琳则将其投资逻辑总结为“赛道、赛车、赛手”,赛道主要看行业是否处于上升期、以及企业所选择的点是不是跟市场需求匹配的,赛车则指代企业的产品以及商业模式与行业内同类水平的对比,赛手则主要指代创始团队的判断。

常言,投资就是投人,随着中国进入工程师红利期,越来越多的医药创业者涌现,各有各的想法、路径、技术,谁才是最靠谱的?在莫梦琳看来,临床数据才是判断一切的基准,“当然在新药研发前期,可能真的也无法判断,这时候我们会比较关注科学家的容纳度、接受度,以及对挫折的承受能力”。

对于人的因素,莫梦琳还特别提到了一大误区需要警惕,“我们遇到一些科学家可能会比较容易给自己一种逻辑自洽,并且沉溺在自己的逻辑中无法自拔,而往往越自洽越容易陷入危险之中,也要提醒各位创业者其实要多听听外界的声音。”

创新药投资也“内卷”,资本出钱也出力

从医药创新生态整体情况来看,资本提供的资金支持,让动辄数亿元的创新药研发及临床陷阱慢慢弥平,而且在实际的投资过程中,资本不仅出钱也出力。

“从今年来看,给企业最多的帮助还是找人,我们有专门的CHO(人力资源总监)帮背后所有的企业去招聘、涉及比较好的股权激励方案——这样对于人才既能招的进来又能留的下来。”曹坚指出了拾玉资本在增值服务提供中核心的一块内容。

李硕进一步补充说道,由于投资机构对各类资源的涉猎面广泛,包括药企、CRO、各类型其他公司均有接触,因此在各色人才的覆盖面上会较为广泛,对于创业企业不同阶段人才资源的支持能够提供很好助力。

除此之外,她还提到了投资机构对创业企业的产业赋能,“包括不管是在我们上市前还是上市后,我们的资方一直会给我们提供一些潜在的合作方对接,这一点对于企业的成长也是至关重要的”。

李凡则直言,随着市面上优质项目逐渐变得稀缺,创新药投资也渐趋“内卷”化,“现在投资机构去投项目已经不是投后才赋能了,在投前阶段其实就已经开始赋能了!”

她以复健资本布局的一些标的作为案例,去年复健资本布局了一些生物制药上下游的项目,包括培养基、分离纯化的一些材料等等,而这些公司与复兴体系内如复宏汉霖、万邦医药等企业本身存在客户关系,因此从一开始探讨业务投资可能性时,其就帮助对接了一些产业资源。

除了产业赋能,另一大维度是渠道的支持和推荐。在莫梦琳看来,“药能不能做出来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到后来临床拿到了NDA以后、药品要上市,这是个更重要的点,药能不能卖得好?能不能抢占市场?能不能国产替代?能不能在全球范围内竞争?每一个问题都很关键。”

她提到了另外一个案例,去年疫情期间,莫梦琳帮助此前投资的一家POCT企业对接了G20国际销售的渠道,帮助企业在国内发展势头强劲的情况下迅速打开了国际市场。

当然,这样迅速和精准的对接绝非偶然,对此,她强调说道,在资源整合方面,投资机构与投资标的要始终保持密切和充分的沟通,以及时、快速地了解到创业企业的需求。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漆叶青。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创业投资逻辑自洽投资资本医疗投资创新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