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品玩
2021-09-28 14:20
[亿欧导读]

老工具人了。

Facebook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文|油醋

来源|品玩(ID:pinwancool)

Facebook将在明年迎来新的CTO。

上周三,Facebook现任CTO迈克·斯科洛普夫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了自己将在明年某一时间点卸任的消息。他在声明中表示,自己将更加专注于家庭和慈善事业,而在Facebook的工作则转变为高级研究员,未来会更加偏重于技术人才的引进和培养。

迈克·斯科洛普夫也在声明里向公众“引荐”了他的接任者——安德鲁·博斯沃思。

忠心追随扎克伯格的博斯沃思

博斯沃思进入Facebook甚至比斯科洛普夫更早两年。

2004年哈佛毕业后,博斯沃思在微软担任软件设计,Facebook开发团队的重要成员普卢默在2006年意外去世,随后这家公司向博斯沃思发出了邀请。

博斯沃思的家族几代都在库比蒂诺和桑尼戴尔——两座距离硅谷不远的城市——种植杏子和梅子,在硅谷的科技气味越发浓重之后,这些山地也被改造成了马场。

他在非常早期就关注到了从大学网站开始做起的Facebook,甚至在产品上线第二天完成了注册。这位Facebook历史上的第1681位用户一开始并没有想接受这家“小公司”的邀请,但相比微软动辄一年的漫长开发流程,在Facebook相似的事情往往只需要几周或几个晚上。一个灵感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落地,这种少有的先锋性让博斯沃思愿意试试。

博斯沃思在出发之前,和八位微软的同事吃了次饭。那次面试之后,博斯沃思加入Facebook并成为这家公司中首批15名工程师之一。并且在日后,那八位“前同事”中的五位都挂起了Facebook的工牌。

博斯沃思在进入公司后前后参与设计了Facebook上诸如News Feed、Messenger和Groups等许多初始模块的构建,在为Facebook是一款怎样的社交软件下了定义后,转而负责Facebook的广告战略,直到2017年开始构建Facebook的硬件部门。

安德鲁·博斯沃思

现在安德鲁·博斯沃思身上最鲜明的两个标签,是Oculus和元宇宙。

Facebook在2014年以20亿美元收购彼时成立两年的虚拟现实公司Oculus,七年后Oculus与Portal等硬件业务已被划进Facebook Reality Labs(FRL)。FRL的前身正是Facebook内部由安德鲁·博斯沃思领导创立的AR/VR研发部门,后者也一直在FRL里负责硬件业务的研发。

Oculus等VR设备在近年的起势则成为元宇宙热潮的铺垫。安德鲁·博斯沃思在智能硬件以外,同时领导着Facebook内部元宇宙项目的开发,在扎克伯格表示公司正在组建一个元宇宙产品团队之后,这位未来的CTO在另一场合表示这支团队将会设置在Reality Labs之下,并且Instagram的产品负责人维沙尔·沙阿将会加入。

此次CTO更替简单来说可以理解为,Facebook试图从组织架构上把元宇宙项目提到最高优先级。而正在负责元宇宙项目,又长年带领硬件研发的博斯沃思显然是最优选择。

起伏的Oculus

Facebook对于元宇宙充满期待,并希望再一次为时代执旗,底气来自耕耘多年的Oculus。

相比2019年的Oculus Quest,2020年9月推出的Oculus Quest 2在屏幕分辨率、刷新率等几个决定沉浸感的核心环节都做了提升,并且减轻了重量,底价则第一次打到300美元以下。技术精进配合疫情催化出Oculus Quest 2在今年的爆发。

2021年一季度Facebook非广告营收为7.32亿美元,同比增长146%,其增长的主要动力来自于旗下硬件产品Oculus Quest 2在今年的爆发增长。一款年出货量达到1000万台的VR硬件产品,在行业内普遍被视为VR进入大众生活的标志性事件,分析人士对于Oculus Quest 2在2021年的销量预测在700-800万之间,已经逼近这个临界。博斯沃思也曾表示1000万台的实现可能会比预期更早到来。

2014年,Facebook在190亿美元重金收购WhatsApp后,又砸下30亿美元收购了仅仅在前一年完成1600万美元A轮融资的Oculus。这把如今被Facebook视为引领公司向元宇宙转身的钥匙,在被收购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经历起伏。

2016年末,Facebook宣布Oculus将拆分出一个移动端 VR 部门,原Oculus的CEO 布伦丹·伊莱布转而担任PC端 VR 业务的负责人。前小米高管雨果·巴拉隔年年初空降接替前者,负责移动端Oculus Go和Quest的研发。

此次拆分贯穿在Facebook发力移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PC端与移动端虽然名义上平行,但后者明显会是未来发展重心。从这次重组开始,Facebook逐渐收拢对Oculus的管理,布伦丹·伊莱布也在2018年宣布离职。

这次重组的动机在于Oculus在PC端的销售状况远低于预期。一方面当时的产品Oculus Rift价格维持在600美元左右,与其畅想的300美元愿景距离很远,并且聚焦PC端又需要忍受长周期的研发时间成本。同时期的劲敌HTC Vive以及Playstation VR则来势汹汹,依靠体感更好的“outside-in”位置追踪技术或者游戏内容的优势在销量上反超前者。

这只是Oculus近年来诸多动荡的其中一节。

Oculus传奇创始人帕尔默·拉奇卷入2016年美国大选的政治事件而从当年九月开始从公众视线中消失,并且在2017年宣布离开公司。2017年5月,此前帕尔默·拉奇亲自招募的Oculus1号员工戴克斯也被证实已从Oculus离职。

扎克伯格和帕尔默·拉奇

这半年期间,还插入了一段Oculus与游戏开发商 ZeniMax的诉讼案。这起诉讼的核心问题在于VR代码的版权问题。彼时从ZeniMax子公司id Software离开并拷贝了公司技术资料,与帕尔默·拉奇共同创建Oculus的约翰·卡马克则是此次诉讼案的核心人物。法院最终免除了约翰·卡马克的赔偿责任,而对Oculus公司主体、帕尔默·拉奇和布伦丹·伊莱布做出了确认指控,总赔偿金额达到5亿美元,Facebook掏钱。

而从2013年开始就担任OculusCTO的约翰·卡马克也不满意VR技术的进步速度,在2019年离开公司,并在离开后转向AI领域。

动荡之中,Facebook完成了对Oculus原始团队的的置换,整体看来和Instagram以及WhatsApp被归入其下后所经历的变化相似,目前Oculus Quest 2的售价已经兑现了当时的愿景,而Facebook在游戏领域的收购布局也为VR游戏内容的进一步丰富奠定了基础。在没有人能看清元宇宙的未来之前,掌握着Oculus的Facebook是最有听众的布道者。

扎克伯格的意志

相比从Mozilla空降的斯科洛普夫,博斯沃思的Facebook血统更加纯正一些。

所谓的血统,更多的指的是博斯沃思与扎克伯格的关系。

两人在大学期间便有交集。扎克伯格在哈佛修一门人工智能的入门课程时,博斯沃思正好在课上担任助教。

“Facebook在那个课程结束的两周前诞生,所以显然他那时候并没有听我上课”,博斯沃思曾对一位采访者说。

在《Facebook:一个商业帝国的崛起与逆转》书中记录,“博斯沃思曾经的学生扎克伯格有惊人的雄心壮志,他告诉博斯沃思,我们将连接世界,成为全球脉络”。而“博斯沃思被迷住了,从此成为扎克伯格的忠实副手”。

起了大早的十五年老兵终于赶上CTO位置的晚集,其背后的权衡不一定是元宇宙的实现真的被提上了日程,但却扎实的透露出扎克伯格的意志。这位FacebookCEO已经无可质疑的当起元宇宙最鲜明的鼓吹者。

迈克·斯科洛普夫

2008年扎克伯格将斯科洛普夫从Mozilla高价挖来,顶着火狐浏览器产品开发负责人光环的斯科洛普夫正好应对彼时移动互联网将至未至的浪潮。现在移动互联网的故事几乎讲尽,Facebook在社交上垄断地位不再稳固,曾经依靠收购Instagram而笼络到的大量年轻用户也正在被TikTok等更强劲的对手侵蚀。这一趋势在今年愈发明显。

据分析机构AppFigures的数据表示,在TikTok 的下载量大幅提升的同时,Facebook 在今年五月前后的下载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滑了30%。机构指出,Facebook以前也出现过下载量下滑的情况,但这样的大幅下降是很久以来的第一次,并且整体下滑趋势已经超过一年。

也正是在年中时候,扎克伯格在内部发表演讲,表示Facebook将在五年内转型成元宇宙公司。

背后的意味明显,Facebook在社交业务上逐渐失速,扎克伯格选择在还拥有话语权的时候,提前离开这场“烂戏”,去开另一幕戏的场,找个前排的位置坐下,成为一个新故事的布道者。新的CTO任命是Facebook布局元宇宙的一记响指,博斯沃思的资深行业背景成为背书,扎克伯格要向外传递的信息是,Facebook仍然是一家充满生命力的公司,并且真的准备all in元宇宙。

但在未来新的CTO领导下的Facebook会变成一家怎样的公司,这个问题像元宇宙本身一样不确定,并且在当下并不重要。

财富杂志将博斯沃思的上位定义成“扎克伯格任命了一名忠诚的士兵”。

一位前同事在祝贺博斯沃思的同时,只提了一个问题。

“啥时候能给我在Oculus的形象里把腿加上?”

参考资料:

《Facebook:一个商业帝国的崛起与逆转》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马克·扎克伯格脸书Oculus小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