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巨潮商业评论
2021-09-28 14:43
[亿欧导读]

“割肉”芒果令人意外。

芒果TV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文 | 荆玉

编辑 | 杨旭然

出品 | 巨潮(ID:tide-biz)

继今年2月关停虾米音乐之后,阿里巴巴(NYSE:BABA)的大文娱版图进一步收缩。

9月23日晚,芒果超媒(SZ:300413)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三大股东”阿里创投拟将其所持芒果超媒9364.79万股份(占公司总股本5.01%)对外协议转让,转让完成后,阿里创投将不再持有任何公司股票。

自去年12月“联姻”还不满一年,阿里与芒果闪婚又闪离的“神操作”让不少市场人士费解。除了未到退出承诺期,阿里创投在此次交易中可能浮亏超过20亿元(如果以当前价格出售)。

芒果超媒股价表现(2020年1月至今)

阿里多次被外界评价缺乏文娱基因,在优酷、虾米经营上的败绩,对光线传媒、华谊兄弟、万达电影投资的失利似乎都在印证这一判断。更有甚者如美团王兴就曾表示,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倒计时的事情。

如此着急忙慌的撤离芒果是否意味着阿里要进一步退出文娱业务?

目前还很难做出这样的结论。不过,在疫情影响、政府监管和短视频等新形态崛起的大背景下,整个文娱产业确实正在“寒冬”当中。

此时阿里文娱版图的收缩,也许未必是件坏事。

01 闪婚闪离背后

阿里入股10个月以来,并没有对芒果的电商业务带来明显的协同和提振效果。

阿里创投此次“割肉退场”的结果令人意外,有不少猜测认为来自监管压力或者芒果另有“新欢”。

在商言商,阿里的入股,并没有给芒果带来多少战略协同效应和资源支持。两者的合作,没有起到1+1>2的效果。

2020年9月阿里创投入股时,芒果超媒正因《乘风破浪的姐姐》等节目的热播风头正盛。彼此芒果的市值超过千亿,并超越了爱奇艺成为中国“在线视频第一股”。

彼时阿里的入股也被期望为芒果的发展“锦上添花”。

《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之际,芒果超媒也在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其上线了电商购物平台“小芒”,该平台被认为是芒果的“第二增长曲线”。阿里的入股被寄希望于两者协同,为芒果电商提供资源支撑。

阿里入股后,芒果超媒股价持续上涨。今年1月,芒果的市值最高达到1637亿元,阿里的持股也一度浮盈20多亿元。

但好景不长。今年以来,政府启动了“清朗”系列专项行动,整治娱乐圈及“饭圈”乱象,堪称“史上最严”,对娱乐业和流媒体行业上市公司股价造成一定冲击。

在此期间,“湖南卫视相关主持人收取粉丝礼物”舆情发酵;田源、钱枫等芒果艺人被曝出艺德问题;芒果台综艺《明星大侦探》引领的剧本杀风潮被官媒点名批评等。芒果也难以独善其身。

此外,阿里入股10个月以来,并没有对芒果的电商业务带来明显的协同和提振效果。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芒果的内容电商业务实现收入9.31亿元,同比还下滑了2.36%。

迟迟看不到电商协同效果的投资者自然选择用脚投票。自今年1月创下市值新高后,芒果的股价在震荡中大幅下滑,距离最高点已经腰斩。

阿里在帮助视频平台变现方面被证明作用有限。其实同样作为长视频平台,背靠阿里的优酷都尚未解决变现的难题。且外界多质疑阿里将优酷作为流量入口,而对内容建设有所忽视。

优酷的市场地位也在下滑。据晚点LatePost消息,今年8月,B站的日活跃用户已突破6500万,超越优酷成为仅次于爱奇艺与腾讯视频的第三大长视频平台。有媒体指出,长视频平台“优爱腾”三足鼎立格局或将被打破。

02 “寒冬”延续

阿里大文娱涉及的主要领域在近两年几乎是无一例外地受到外部环境冲击、陷入到“寒冬”当中。

芒果和优酷的处境并不是个例,在疫情影响、政府监管和短视频等新形态崛起的大背景下,整个文娱产业都不太景气。

虽然“割肉”芒果令人意外,但整个文娱版图的收缩则是情理之中。

据统计,2011年至2020年,阿里巴巴在国内累计投资了数十家文娱类公司。其中影视娱乐类的包括华谊兄弟、万达电影、光线传媒、优酷、灿星文化等;音乐类的如网易云音乐、天天动听等;长视频平台包括优酷和芒果超媒。

这些领域在近两年几乎是无一例外地受到外部环境冲击、陷入到“寒冬”当中。此时退出,或许可以堵住出血点,规避潜在风险。

对于电影、院线这种线下业态而言,受到疫情影响最为严重:演员没戏拍、电影投资下滑、票房大跳水等等。今年以来,虽然疫情的影响有所减弱,但局部的反弹仍有发生,整个影视行业的景气度并未完全恢复。

2020财年巨亏11亿元的阿里影业业绩虽有所复苏,但2021财年仍处于亏损状态。目前其股价已经触及近三年低位。阿里投资的万达电影、光线传媒今年以来股价整体呈下跌趋势,与阿里入股时价格也相去甚远。

长视频方面,平台们纷纷受到短视频新形态的挤压,在用户增长和用户时长上面临压力。根据QuestMobile数据,截至2020年6月,短视频行业时长占比已达19.5%,而长视频时长占比从2017年3月的10%下降至2020年6月的7.2%。

在视频版权上烧掉近千亿元之后,长视频平台的用户继续增长和解决亏损问题却变得遥遥无期。除了前文所言,优酷的日活数量被B站赶超之外,爱奇艺、腾讯视频的用户数量也遇到了瓶颈。

芒果超媒也没能例外。虽然芒果超媒是4家头部长视频平台中唯一盈利的公司,但其盈利依赖远低于市场价的版权成本。在争夺用户方面,继爆款《浪姐》之后,芒果也逐渐乏力。

Trustdata公布的《2021年Q2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在6月,芒果TV月活同比大降近三成(29.7%)。想要持续获得用户青睐,芒果还得持续拿出更多的新爆款综艺,这对其来说也是难度不小的挑战。

在线音乐方面则几乎是明确宣告了失败。今年2月,虾米音乐已经正式关停。

03 下一个,优酷?

阿里的大文娱业务一直在减亏,优酷是减亏的功臣。

从上市公司角度来说,文娱只是阿里的一个业务板块,在总收入的占比稳定在7%左右,但其造成的亏损比例却是相对较大的。优酷、音乐、影业等大文娱板块,一直被很多投资者视为“拖油瓶”。

不过,这个“拖油瓶”却未必意味着一定要甩掉。目前还没有明确证据可以证实继芒果之后,阿里要进一步出售文娱业务——比如优酷。

2020年入股芒果超媒时,阿里的举动曾引发业界对优酷命运的颇多猜测,有业内人士认为“优酷可能是下一个虾米”,理由是阿里可能找到了优酷的“替代物”。正如2019年8月,阿里投资了网易云音乐后,就在2021年2月关停了虾米音乐。

此次阿里退出对芒果的投资,则意味着阿里仍然需要优酷,谈出售优酷可能为时尚早。尤其在当下,互联网流量红利消退的时候,优酷仍然是阿里的一个重要的流量来源。

阿里的大文娱业务也一直在减亏。根据阿里的Q1(2021年的4月—6月)财报,来自数字媒体及娱乐业务的经调整后的EBITA,从亏损13.2亿元减亏至4.2亿元。

这其中,优酷正是文娱板块减亏的功臣。通过对内容的严谨投资和付费会员计划的变化,节流和开源双管齐下,优酷正在努力实现投入与产出的平衡,以此度过“寒冬”。

不过,一旦减少投入,优酷的市场份额就容易被竞争对手吃掉,8月日活被B站赶超已是不妙信号。

在短视频和B站为代表PUGC的内容平台冲击下,当下长视频平台格局处于急变时期,爱奇艺还不时传出与腾讯视频合并的消息。对于优酷来说,如何在缩减成本投入的情况下,保持住市场份额,是个不小的挑战。

添加好友juchao2021,邀您进入巨潮投资者交流社群。机构投资者请告知身份,进入独立的巨潮机构投资者社群。

本文系巨潮商业评论原创,申请转载授权请联系mycree2021,商业合作请联系mycree,添加好友请备注公司和职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阿里腾讯阿里阿里股价阿里市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