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研发客
2021-10-05 10:00
[亿欧导读]

目前有一种趋势正在形成:多家传统转型公司正准备拆分新药研发部门或子公司,让其单独接受私募机构融资或在公开市场上市。

药

本文来自: 研发客 作者: 施樱子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国内有一小部分传统的上市制药企业,多年前开始了业务的转型,如今在创新药领域表现十分活跃。这些公司主营业务横跨仿制和创新两个领域,在参与仿制药集采的同时,也在开展创新药临床研究。

业绩未改变不确定预期

从上半年收入看,这些公司多数还是交出了不错的答卷。本文筛选出19家深度参与创新药研发的传统企业,其中有14家实现上半年收入同比正增长,增长达两位数的有10家;归股东净利润方面,有11家较去年同期增加。

多家公司提到创新药已成为业绩上涨的驱动力。翰森药业在财报中表示,其今年上半年创新药业绩占比从去年同期的19.9%上升至28%。先声药业创新药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约56.8%,创新药在收入中的占比达57.6%,创历史新高。复星也指出,引发业绩快速增长的动力部分来自于子公司复宏汉霖的生物类似药。

此外,还有5家公司上半年获得新药上市批件,包括复星医药(复星凯特)的CAR-T细胞疗法阿基仑赛注射液、海正药业的海博麦布、翰森制药的艾米替诺福韦、恒瑞医药的海曲泊帕以及人福医药的磷丙泊酚二钠。

但从财报公布当日二级市场的反应看,多数公司的业绩并未得到投资者的肯定,不少公司股价波动出人意料。

19家公司中的14家公司在业绩公布当天,收盘价都较上一个交易日下挫。跌幅前两位的公司,分别是恒瑞医药和翰森药业,两家公司上半年收入增长都达到两位数,但财报公布当日前者股价逼近跌停,后者直线下跌14.41%。两个投资者眼中曾经的香饽饽,成了一对难兄难弟。

而在仅有的5个股价上涨企业中,誉衡药业当日有业绩数据公布和首个产品上市消息叠加,丽珠上半年收入增长较快,可以解释股价的上涨;而剩下3家公司上半年业绩都呈负增长,尤其是东阳光药,业绩较同期下跌90%,归股东净利润亏损超过5亿。(具体收入详见下表)

可见公司业绩公布未能扭转市场对医药板块的悲观情绪。今年上半年以来,国内制药大公司的股价表现应该让不少投资人大失所望。医药股总体趋势一直是跌跌不休,政策利空消息又不断涌现。

目前来看,阴晴不定的股价表现,或从侧面反映投资者对医药市场预期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新药研发不再单向利好

在这些公司的实际经营过程中,不确定因素近期也在不断暴露。

作为传统公司中的研发一哥,恒瑞原有的模式遇到挑战。《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征求意见稿)》发布后,多家医药上市公司股价大幅下跌,其中就有恒瑞医药,两天市值跌去近10%。

而不少其他传统公司作为这一模式的跟进者,受指导原则影响,产品线可能也会变成烫手的山芋。

8月底,誉衡药业PD-1单抗获批,很多媒体都没有跟进报道,其作为国内批准的第10个(进口+国产)PD-1/L1单抗,可能早已不成为新闻。但从半年报中可以看到,科伦药业、复宏汉霖、丽珠都还在推进同类产品的研发,且属于公司研发管线中的主要产品。

类似的现象在传统公司的非肿瘤产品研发中同样存在,海正药业的首个创新药海博麦布获批,而依折麦布等多种降血脂药都早已过了专利保护期。

在目前中国生物医药研发升级和市场激烈竞争的大背景下,这些传统公司彻底转型还需新模式。恒瑞今年以来迅速行动,和几家产品处于后期研发或上市申请阶段的生物技术公司,包括璎黎药业、万春医药、天广实,签署了产品合作开发或商业化协议,打破了原来产品仅由内部自主研发的模式。但更多公司的下一步可能还是举棋不定。

拆分上市能否成为较优解

目前有一种趋势正在形成:多家传统转型公司正准备拆分新药研发部门或子公司,让其单独接受私募机构融资或在公开市场上市。 

业绩严重亏损的东阳光药(HK.01558)或被东阳光(SH.600673)出售,外界猜测这也许是在为东阳光药回A股上市做好准备。9月1日,东阳光收到了上交所的问询函,询问本次资产出售是否为“一揽子安排”。但东阳光的实际打算还未明朗,截至目前多次发公告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

海正药业旗下的海正博锐、众生药业子公司众生睿创,正陆续进行与母公司的分拆工作。

7月2日,绿叶制药发布公告,建议拆分博安生物并将其独立上市,该公司今年上半年刚在生物类似药上斩获首个产品上市许可,另外还有多个创新药处于研发阶段。

科伦药业似乎也有类似的打算,新闻报道称科伦博泰在今年3月完成超5亿元Pre-IPO轮融资,引入多家投资机构持股科伦博泰,科伦药业的持股比例则下降至51.7%。

拆分可能是传统公司在内外部压力共同作用下的转型选择。上表罗列的公司,多数还未从新药研发中明显获利,仿制药仍然是收入的主要来源,从归股东净利润来看,它们并没有多少余钱能为继续转型提供大笔资金支持。

一个新药的研发失败,对于多数传统公司而言,付出了可能会是几年的仿制药销售利润。上半年康弘药业宣布旗下眼科产品康柏西普在海外Ⅲ期临床失败,外界估计其研发费用投入损失达10亿,而从半年报公布的数据看,实际损失远超这一数字。

其子公司康弘生物于2017年11月9日与INC Research签订Ⅲ期临床试验服务协议,截止本报告期末,已支付该协议下服务费人民币金额1,404,908,187.91元。从通常临床研究的费用构成来看,服务费只是全部临床费用的一部分。

在这样的背景下,新药研发部门独立运作或许更适应于创新药研发的管理和融资模式。从管理角度看,创新药和仿制药的成本效益计算方式截然不同,分拆公司有利于二者之间减少相互影响,拓展外部融资渠道也能帮助公司实现研发风险共担。

但分拆同样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科伦药业的举动引发了人事变动,半年报提到原来主要负责科伦新药研发的王晶翼博士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新的任职将重点转向科伦博泰。

但近期又有消息称王晶翼可能会彻底离开,公司董秘在投资者提问中回应这只是传言,同时提到科伦药物研究院和科伦博泰会根据政策变化和市场环境调整产品线。

而这一连串事件给外界留下了3大疑问:科伦博泰何时能单独IPO,今后谁主导新公司的研发,产品线又会如何调整?这些问号背后所疑虑的现实,在其他类似举动的公司同样存在。

东阳光药在准备出售消息传出后,股价连续数日大跌,而东阳光股价却一路上涨。拆分后东阳光解脱了,东阳光药的经营是否会陷入困境?

东阳光药目前的创新管线主要是与太景医药合作开发的丙肝药依米他韦和伏拉瑞韦,以及Ⅱ代和Ⅲ代胰岛素生物类似药,结合公司当前的经营状况以及产品线创新能力来看,能否满足科创板上市要求尚未可知。近日海和医药的IPO申请就被上市委否决。

复星医药作为制药领域的资本运作高手,倒是给这一模式提供了样板。复宏汉霖和复星凯特分别是复星旗下负责生物类似药和细胞治疗产品研发的子公司,都由科学家和经理人团队负责公司相对独立经营,目前复宏汉霖已成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应该说,复星证明了这一模式是行得通的,只是之后还有哪家公司能玩转这种模式,现在还很难判断。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投资药品复星集团财报创新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