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锦鲤财经
2021-10-09 12:45
[亿欧导读]

流量时代的湮灭在娱乐圈掀起疯狂转型的浪潮,主旋律俱被动承担着本不该承担的重任,资本与演员们的梦也没有那么好做了。

电影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鲨鱼玛特

来源|锦鲤财经(ID:jinlifin)

回想上半年,一部《觉醒年代》唤起全民追剧的热潮,诚然,英雄与国家永远是相伴相生的共同话题,当家国情怀与英雄崇拜主义相碰撞,就有道不尽的故事值得细细描述。活在史册里的人物穿越时空出现在大荧幕上,这似乎是影视圈取之不尽的红利池。

从去年开始,主旋律的风就没有停过,《八佰》总票房超过31亿,成为第一部全球票房冠军的华语电影。今年更是如此,《山海情》《觉醒年代》分别以9项提名和8项提名,领跑白玉兰,《1921》《革命者》《中国医生》刷屏暑期档。

国庆期间,《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居于C位。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和我的父辈》排片占比为17.4%,《长津湖》排片占比则高达56.9%,是前者的3倍,也是剩余6部影片的2倍。

据悉,电影《长津湖》累计票房已达30.9亿元,已打破16项中国影史纪录,观影人次则累计达到6524.4万人,上映7日持续居每日票房排行榜的首位。不可否认,正值影视寒冬,对比来看,2018年7月累计69.66亿票房,2019年也是斩获了57.56亿,而今年仅拿到了32.27亿。

这种堪称“万人空巷”的电影对于不断倒退的影视市场来说,是难得的救命稻草。简而言之,主旋律正在拯救影视圈。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一直以来,影视圈属于偶像仙侠,也可以属于宫斗悬疑,独独留给主旋律的生存时间不是很多。曾经正剧似乎只属于父母辈,很长一段时间里,主旋律剧都备受冷落,无论是热度还是商业价值在日进斗金的影视圈都显得格格不入。

“主旋律”的概念正式在影视市场出现要追溯到1987年,彼时“突出主旋律”的口号在全国故事片厂厂长会议上被提出,自此成了一类创作题材。1989年上映的《开国大典》由此成为主旋律时代的第一部标志性作品,《上甘岭》《英雄儿女》《李双双》《五朵金花》随后喷涌而出。

到了90年代之后,以树立典型人物,歌颂模范人物为主的主旋律电影扎堆出现,有《孔繁森》《焦裕禄》《任长霞》《杨善洲》等等。此后主旋律一直存在,但处境并没有这么好,比如《彭德怀元帅》豆瓣评分7.6,评分人数却不到2000人。

主旋律电影市场回报率低一向是影视圈心照不宣的事实,1999年是建国50周年,电影部门组织拍摄献礼片投入高达一个亿,结果票房依然不高。《大浪淘沙》在开播的时候都没有网播渠道,《光荣与梦想》总播放量七百多万;《中流击水》和《向警予》,两部剧分别在央视一套、央视八套上映,但前台总播放量都没破五百万。

严格意义来讲,主旋律第一次冲击流量时代是2017年的《人民的名义》。

这部剧让达康书记的表情包在年轻人之间快速流传,逐渐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话题广场,“达康书记的GDP”甚至成为2017年的年度热梗。据悉,《人民的名义》网络播放量突破一百亿,最高收视率高达8%,创下继《回家的诱惑》后国产剧最高纪录。

在此之前,主旋律似乎只存活在电影方面,尤其是赶着节点与观众的爱国情怀积极互动。2014年的《智取威虎山》票房高达8.84亿;2016年的《湄公河》拿下国庆档票房冠军;2017年的《红海行动》成为春节档冠军;《铁道飞虎》票房破6亿也一路领先同期电影。

进入2019年,当年国庆档三部主旋律电影一共拿下了98.7%的排片占比,平均上座率达到了39.4%,首日票房5.85亿,《我和我的祖国》仅仅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率先突破了10亿。2020年的《我和我的家乡》《夺冠》表现同样不俗,国庆档票房达39.2亿元位居中国影史国庆档票房第二。

主旋律电视剧沉寂了许多年,直到最近几年才燃起生机,一方面是偶像市场刺激观众审美疲劳,各种无脑剧情引起一场场口水战,另一方面则是主旋律剧集的确也在烂片当道中独树一帜。2018年年底的《大江大河》豆瓣评分高达8.9分,2019年5月播出的《破冰行动》成为爱奇艺当年三部热度破9000的作品之一。

2021年,《觉醒年代》从某种意义上打开了主旋律剧集的“任督二脉”。在白玉兰奖提名当天,百度搜索指数达到了12.8万,微博主话题阅读量达到了13亿,“觉醒年代yyds”阅读量突破11亿。社交平台的狂欢意味着主旋律剧集真正意义上从教育角落向商业市场过渡。

《人民的名义》开机之前的资金还差2000万,但现在主旋律题材显然不愁吃喝。据悉,《我和我的祖国》背后站着的出品方、联合出品方最多,包括了华夏电影发行、博纳影业阿里巴巴影业、光线影业、腾讯影业、华谊兄弟等48家公司。

《攀登者》联合出品方包括27家影视公司;《中国机长》联合出品方包括了万达影视、幸福蓝海影业、浙江博纳影视等17家公司;《长津湖》成了中国影史迄今以来最贵的电影,制作成本达到了2亿美元,约13亿人民币。

据钛媒体不完全统计,2021年待上映的头部和腰部国产影片约有三十余部。其中,主旋律题材的影片在今年占据的比重持续走高。公开资料显示,腾讯视频在主旋律剧集的播出数量上持续上升,占比更是从2017年的14%增长到如今的28%。广电总局发布的建党100周年重点片单中的,有63档献礼节目、86部纪录片。

种种迹象显示,主旋律剧终于熬出头了。

主旋律离不开年轻人

很明显,主旋律剧变聪明了。从前的主旋律剧集离不开严肃与说教,但近年来,几部主旋律剧都心照不宣地走起年轻人的路子,剧情、人设、演员以及舆论话题……这些关系到一部电视电影生死存亡的关键因素都烙印着年轻人的痕迹。

例如《觉醒年代》从开播到结束,网络热度就没有降温过,造梗与表情包各来一遍。对于年轻人来讲,《觉醒年代》处处有考点,篇篇是论文”,《山海情》“土得掉渣,嗑得上头”,《悬崖之上》《叛逆者》让人“热泪盈眶”“看得肺疼”……

鲁迅、陈独秀、李大钊的表情包被做成手机壳在地铁上成为“低头族”紧随潮流的标志。《觉醒年代》带火了一系列“网红周边”,淘宝上印有《新青年》封面的帆布包、《新青年》字样的笔记本,还有鲁迅名言贴纸、印有鲁迅作品名的铅笔袋销量笔笔不俗。

这届年轻人厌倦了偶像剧里的人工糖精,开始热衷于在主旋律里寻找快乐。根据调查显示,《觉醒年代》豆瓣评分9.0,优酷站内弹幕的人群中,90后、95后的占比是全站基准值的1.6倍。

今年国庆档俨然被年轻人承包了,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长津湖》在所有年龄群体当中,20岁以下及20-24岁两个群体的观众为影片打分最高,达到9.6分。《我和我的父辈》则最受20岁以下的观众喜爱。

年轻人对主旋律的偏爱多少有些超出常规预期,《那年那兔那些事》在B站总播放量已破3亿,那句刷屏已久的“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生种花家”至今还是年轻人最常用的爱国口号。网上有一项问卷调查,45岁以下的群体中有5.091%的人喜欢看主旋律影视剧;49.09%受访者表示非常喜欢并经常观看。

有意思的是,年轻人不仅追剧买电影票,还喜欢去红色景区打卡。

携程旅行网、同程旅行分别发布的《2021上半年红色旅游大数据报告》《“Z世代”红色旅游消费偏好调查报告2021》中显示,上半年,国内红色旅游景区预订量同比增长超2倍,北京、南京、上海、长沙、延安、安阳等城市成为最具人气的红色旅游目的地TOP10,其中80后与90后占比高达70%。

00后参加红色旅游的人数显著增长,上半年通过携程下单红色旅游景区的00后,比2019年同期增长约2.5倍。中山陵景区、岳麓山、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狼牙山、宋庆龄故居成为五大年轻人红色旅游必打卡景区,各大景区与博物馆推出的文创消费刷屏小红书,毫无疑问,忆往昔峥嵘岁月的方式有很多种。

南京雨花台文创系列

影视圈也在有意无意地迎合年轻群体,最起码从选角上就可见端倪。这些年,正剧从老面孔逐渐向年轻偶像靠拢,李易峰先后主演《号手就位》《隐秘而伟大》,电影《革命者》中出演毛泽东;《叛逆者》有朱一龙,中秋档的《峰爆》成为票房黑马,电影《1921》中出演周恩来;赵丽颖的《幸福到万家》,王一博的《冰雨火》都未播先火。

2021年重点主旋律影片的演员阵容皆是如此,或许是单纯的实力派撑不起年轻人的票房市场,总得搭配几个年轻演员。例如《长津湖》有易烊千玺,《1921》中王俊凯与王源赫然在列。《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建军大业》以及《我和我的祖国》到《我和我的家乡》,群星荟萃成了主旋律的标配。

《建军大业》张艺兴、陈伟霆、李易峰、鹿晗以及关晓彤、李沁等当红偶像占据了半壁江山,累计100多位明星,《建国大业》也有172位明星出演。微博B站等年轻人聚集的社交平台随处可见剧方的热情,例如《攀登者》共发布了104支短视频,共获4500.8万点赞,粉丝飙升至107万。一则吴京片场整蛊张译的视频就获得近500万点赞。

主旋律剧迎来了春天,至少站在年轻人的兴奋点上的确如此。

“谁演谁火”的定律往后属于主旋律?

不得不承认,影视圈这两年不景气,不管是资本还是明星都不约而同地“水逆”,而且大有一蹶不振的趋势。今年之前,大多数公司与演员还将全副身家与希望寄托在“耽改”上,企图凭借一部剧实现年度逆袭,但今年以后,眼看希望的大门就此落锁下闸,原本就不富裕的影视市场更加雪上加霜。

耽改播出无望,人火不了,投入的成本也打了水漂。从某种意义来看,主旋律剧的出现恰到好处地弥补了影视圈的遗憾,成了继耽改以后,又一个造福宝地。事实也的确如此,主旋律剧的体质多少有些旺。

根据证券时报·数据宝统计,国庆节前一天,12家影视院线上市公司中有10家股价涨幅不可小觑。幸福蓝海和《长津湖》出品方之一的上海电影涨超5%,上海电影和中国电影的累计涨幅超过10%。

“主旋律大户”中国电影、万达电影等影视股虽然去年业绩亏损,但2021年上半都实现盈利。最典型的例子在2019年,《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中国机长》三部影片背后相关的上市公司超90%股价均是飘红,上海电影股价一个月内上涨了35.84%。

经营放映业务的院线公司金逸影视、唐德影视、横店影视上涨幅度则分别达到了28.84%、15.82%、11.82%。在2019年国庆前三天,中国电影上涨3.49%、幸福蓝海上涨2.75%、光线传媒上涨3.26%、华谊兄弟上涨1.96%、万达电影上涨2.45%、华策影视上涨1.32%、横店影视上涨0.97%、北京文化上涨0.89%。

按照这个逻辑,或许主旋律拯救影视行业也未尝只是说说而已。至于演员方面,曾经男明星不是在拍耽改,就是在拍耽改的路上,谁都憧憬着能复制朱一龙或者肖战,如今轮到主旋律剧,首先可以明确一点,主旋律旺人体质不比旺资本差。

例如2019年《破冰行动》播出后,黄景瑜的百度指数最高高达69933,剧播期间基本在四到六万之间浮动,此前基本维持在2000左右。根据骨朵后台数据显示,黄景瑜的热力榜日榜排名在《破冰行动》后也有较大幅度提升,基本维持在二十名之内,最高时排在第九。

欧豪在《烈火英雄》上映后的百度指数也有明显提高。根据骨朵数据,电影上映当天,他的百度指数由前一天的7900增至14959。在《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上映期间,他的百度指数基本维持在万数以上,最高时达到77347。

张翰更是在《战狼2》中挽回了不少路人口碑。根据不完全统计,黄景瑜在《破冰行动》之后商业价值持续攀升,累计有欧诗漫、潘婷、DIOR香氛等多个代言。从2016年至今,主旋律影视剧少不了流量艺人的身影。

一度被着急转型的演员当做事业拐点,例如资深流量李易峰、杨洋早已开始在献礼剧中试水。前者的《隐秘而伟大》入选“百日展播电视剧献礼名单”,《号手就位》是中国首部火箭军题材电视剧。

杨洋则主演了军旅剧《特战荣耀》,在《遇龙》中被网嘲的王鹤棣在《我们的西南联大》是男一号。被诟病只会瞪眼嘟嘴的Angelababy在《理想照耀中国》中出演一名女教师。王一博在电视方面手握《冰雨火》,电影方面搭档黄景瑜出演《维和防暴队》。

可以说,影视市场持续大动荡,主旋律在某种程度上进化为行业的“避风港”。只是这次影视革命不比上次那样轻松躺赚,耽改只要把握好糖分爽点与颜值,资本基本就等着数钱,演员注定爆火,主旋律则不然。

有调查显示,70%的观众认为主旋律影视剧应该制作精良、细节考究,比如《大决战》全剧各类服装达7500套,装备设计1300套,共计12000件,战场装备类道具15000余件,其陈设道具20000余件。

有55.45%的观众认为应该情节跌宕、人物丰满,50.91%表示演员,演技要到位。流量时代的湮灭在娱乐圈掀起疯狂转型的浪潮,主旋律俱被动承担着本不该承担的重任,资本与演员们的梦也没有那么好做了。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人民的名义影视我和我的祖国主旋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