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名片全能王、启信宝背后公司冲刺科创版:为何突然从巨亏到盈利?

收藏
科技
作者:真探AlphaSeeker
2021-10-09 12:49
[文章导读]
十几年创业长路,合合信息都经历了些什么?2019年亏损1.96亿元,2020年盈利1.29亿元,为何有如此巨大的变化?财务与业务之外,是否还有别的隐忧?
电子信息产业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 | 张嘉豪

来源|真探AlphaSeeker(ID:deep_insights)

很多人并没有听过“合合信息”这一公司名称,但说起其产品却并不陌生——启信宝、名片全能王、扫描全能王。近日,这家成立于2006年的公司正式递交招股说明书,拟科创板挂牌上市。合合信息在招股书中明确表示其符合科创属性要求,拥有的核心技术包括复杂场景文字识别、智能图像处理、自然语言处理、知识图谱、大数据挖掘等。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合合信息2018年到2021年一季度营收分别为1.96亿元、3.4亿元、5.78亿元和1.7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871万元、-1.96亿元、1.29亿元和4300万元。这也就是说,公司从2019年的亏损1.96亿元摇身一变实现整体盈利1.29亿元。

突然的盈利如何产生?是否可持续?财务、业务维度之外,合合信息是否还有别的隐忧?

突然盈利的秘密

细读招股书,这亏与盈之间的三亿元差额背后实际上是以下两点共同作用造成的:

  • 一方面,2019年其实并没有“亏”那么多——合合信息在2019年进行了总额约1.44亿元的无等待期股份支付,剔除掉这部分股份支付,公司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亏损约为5195万元。

  • 另一方面,2020年合合信息在实现收入端大幅提升的情况下,公司营业成本并没有同比大幅上涨。

图源:合合信息招股书

“收入大幅提升,成本却未同步大幅上涨”是多少企业梦寐以求的发展方式,合合信息主营业务横跨了C端和B端:

C端业务包括旗下的扫描全能王、名片全能王、启信宝3款产品。招股书显示,今年3月合合旗下3款App月活合计约1.2亿;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合合信息C端3款APP扫描全能王、名片全能王、启信宝在App Store与Google Play应用市场的全球用户累计首次下载量合计已超过6亿。

从招股书披露的细分项来看,公司2019年-2020年整体营收增加了约2.38亿元,其中增幅贡献最大的就是智能文字识别中的C端APP项目——贡献了约1.86亿元增长,增长比例为113.4%。而与之对应的成本端,智能文字识别下C端APP的成本仅从2019年的2969.36万元,增加至2020年的5305.2万元,增幅仅为78.7%。

营业收入

图源:招股书

营业成本

图源:招股书

靠C端业务起家后,合合信息抓住了C端和B端两个市场联动的逻辑,开始将其在C端积累的技术、客户、资源向B端转移。

招股书显示,B端业务主要是为企业客户提供以智能文字识别、商业大数据为核心的服务。现公司已覆盖了银行、证券、保险、政府、物流、制造、地产、零售等近 30 个行业的众多头部客户,《财富》杂志2020 年发布的世界500强公司名单中,公司客户已覆盖超过 80 家。

合合信息主营业务范围

图片来源:招股书

除了成本与收入并未呈现线性关系之外,合合信息在2019至2020年间,整体经营费用增长比例也远低于收入增速。

根据招股书披露,合合信息在2019年体现在期间费用(销售、管理、研发费用)中的股份支付金额约为1.58亿元,剔除掉这部分影响后,公司2019年期间费用约为3.16亿元,而2020年扣除股份支付的期间费用为3.71亿元,整体增幅仅为17.5%。

另外,合合信息在2019年末-2020年末,仅员工数量就从547人,增加至710人,增幅高达30%。而这也就意味着,在人员薪酬增加之外,公司在带宽、设备折旧、差旅、日常办公等其他方面,增幅要远低于费用的整体增幅。特别的是,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最近2年内均未发生变化。

图源:招股书

一场长跑

实现今天的盈利,合合信息并不容易。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合合信息都是零收入的。

合合公司的设立要追溯到2006年,朱林、陈青山共同出资设立合合有限。这里的朱林实际上是帮现合合信息创始人兼CEO镇立新代持的,因为当时他还任职于摩托罗拉。

镇立新1968 年出生在湖北省,毕业于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并获取了中科院模式识别与人工智能博士学位。1989年至1992年任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洞庭氮肥厂电气工程师;1995年至1997年任大连海事大学讲师;2000年加入摩托罗拉,此后在摩托罗拉规模最大的摩托罗拉全球实验室工作,专研 OCR(光学字符识别)技术。

2009年,镇立新离开摩托罗拉,正式进入合合信息。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的公司股权结构图

合合信息的五位联合创始人中,有四位都是人工智能专业出身。团队把AI技术应用到了文档识别以及名片识别的场景中,能够将手机拍摄的名片、图像自动识别,自动分类到手机的通讯录,专门解决商务人士的痛点。“原来录一张名片要花上几分钟,现在几秒钟就可以”,联合创始人陈青山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这是个数量级的变化,能带来10倍的好处。”

不过,2010年智能手机应用市场上涌现出了一批工具性应用,都能够实现名片的交换、导入和同步,合合信息面临着不小的竞争。

比如风靡一时的Bump——Bump主打的是“去纸化”,即人们不用再发纸质名片了, 只需要手机碰一碰,用时间和陀螺仪数据变化来实现名片的交换,竞争对手不少,而当时合合自己的状况也不太好,公司长达六七年都没有收入。

陈青山日后回忆起来当时的情形,认为支撑合合听过艰难时光的是一种“长期主义”:“其他的企业可能因为只做这一个产品看不到回报,自身难以长期坚持下去。但我们创始人团队一直想把这件事情长期做下去。”

最终,市场竞争以及新潮流的不断涌现熬垮了一批企业。当年的竞争对手Bump因管理和同步的不完善逐渐式微,而瞄准了用户痛点,将保存、分类、整理、查找、搜索等功能集中在一起的「名片全能王」开始在市场上有所作为。

合合信息核心产品矩阵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2010年下半年,《华尔街日报》用B6的一整版报道了名片全能王和扫描全能王,公司的用户量在美国迎来上涨。曝光之后,三星、微软这样的跨国公司也开始关注这家来自大洋彼岸的企业。Google的开发平台、苹果的开发平台也开始推名片全能王等产品。

不过这也为公司今日之隐忧埋下了伏笔——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合合信息境外及港澳台收入分别为7073.43万元、9308.11万元、1.83亿元和6535万元,占公司总收入比重分别为36.08%、27.35%、31.67%和38.21%。

2020年1月5日,美国禁止企业及个人与8家中国应用软件进行交易,其中就包括扫描全能王;2020年6月,印度封杀59款中国应用程序,扫描全能王及名片全能王在印度主流应用市场被迫暂时下架。

招股书提到:“海外业务经营的合规风险方面,尽管公司自从事海外经营以来未受到过收入来源地的处罚,随着业务规模的进一步扩大,公司境外业务涉及的法律法规规制环境将会更加复杂,如果未来公司未能完全遵守产品销售地的法律或法规,则可能面临相应的处罚, 进而影响其在当地的经营。”

时局瞬息万变,行业竞争同样激烈,刚刚进入状态的合合还能跑多远?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名片全能王I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