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可选消费
作者:Tech星球
2021-10-11 14:11
[亿欧导读]

新职业走俏,接送孩子钟点工成香饽饽。

教育,孩子在户外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文 | 王慧莹

来源|Tech星球(ID:tech618

9月,全国各地迎来了开学季。开学一个多月以来,教育领域的热点事件不断,随着三胎和“双减”政策的相继出台,与育儿相关的配套便显得更加重要。

坐标山西,李洁是一名双胞胎奶爸,有两个3岁儿子,“孩子到来那一刻,是激动幸福的”,但很快,现实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容易。

“两个双胞胎,上下幼儿园都需要有专人接送,确实足够让人头疼”,他告诉Tech星球。

事实上,象李洁这样的并非个例,无论是北上广深,还是一些二三线城市,接送孩子钟点工的职业逐渐走俏,这项服务正在催生一个新型家政市场。

在大城市奋斗的不止年轻人,还有一群年近半百的中年人钟点工,他们正骑着电动车,穿梭于各个校园、家庭两地为雇主接送小孩。

接小孩订单排不过来,还有“拼单接娃”服务

接送孩子的钟点工,算得上是一个新鲜事物,最早在大城市可以看到家政钟点工附带照看孩子的服务。如今在二三线城市,接送孩子的专项服务也应运而生了。

在一座三线城市的李阿姨告诉Tech星球,自从开学以来,以及开学之前的一周,她每天的单子都排不开。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接孩子的单子。“现在每天干三四个小时,一个月下来光是接送小孩能挣6000多块钱”,李阿姨说道。

“小区群里最方便了,跳广场舞的大妈,总有没生孙辈的”,一位上海家长告诉Tech星球。这些爷爷奶奶们会在社区群里,通过互相介绍,了解到靠谱的接送阿姨。

钟点工阿姨接送的目标对象,更多的是低龄儿童、低年级学生。

据Tech星球了解,如今的“双减”政策主要提供的是校内课后延时服务,通常是“5+2”模式,一周五天,每次2个小时。这也就意味着,学生放学的时间和其父母下班的时间线重合,而对于上有老下有小的孩子父母来说,下班回家再接孩子做饭,时间成本太高了。

“孩子饿不饿坏不知道,我们快累坏了”,一名二胎妈妈向Tech星球讲述。这并不夸张,在高度饱和的工作状态下,年轻人想要平衡家庭和工作一直是个世纪大难题。

更重要的是,供需矛盾紧张也是一个难题。一名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Tech星球,9月开学前,一天能接到十几个电话,都是来询问接送孩子业务的,且都集中在下午3-6点钟。

在上海,大多数家政公司是按着次数计价。一次按一小时计算,收费标准参照普通钟点工。据Tech星球了解,普通钟点工是每小时30-40元,而接送孩子的钟点工会比普通钟点工贵一些,35-45元一次。

这其中,时间也是有明确规定的,包括钟点工在路上以及在学校门口等候的时间。“如果遇到老师拖堂,基本也会按着商定好的费用收费”,上述家政人员告诉Tech星球。

参考去年同期,今年接送孩子需求增大,费用也水涨船高。增幅10%左右,也就是每次多了5元钱。如果学校和家相距较远,阿姨便可以商议收费,有的客户还会报销车费钱。

在需求量更大的一线城市,例如上海,还有“拼单接娃”服务。家长们可以2人或3人“拼单”,收费大致是每次40-60元,具体费用按拼单人数分摊。前提条件是,拼单的孩子们要在同一所学校,且目的地相差不远。

与此同时,不容忽视的是,需求激增的背后,仍有很多问题是让人担心的。

“看护班”迭代升级一对一“代接”

接送孩子看似是一件简单的事,但也有很多事情需要考虑。再加上接送的目标对象都是低龄儿童,所以客户和接送阿姨要重视的东西有很多。安全、时间、费用等因素都要被考虑在内。

多位家长向Tech星球表示,费用并非关键,最担心的还是孩子的安全问题。“孩子年龄小,好奇心强,多动,阿姨们必须时时刻刻照看才行”。

从时间上来看,下午3-6点是用人高峰期。当孩子的放学时间遇上下班时间,人员复杂,车流密集,幼儿园小孩及低年级的学生并不好看管。

一位上海的家政公司创业老板向Tech星球表示,“从去年创业到现在,已经服务了200多个有接送孩子需求的家庭”,即便学校到家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家长们也是不放心的。

“想要解决这一问题,知根知底的老人是最安全的”,一个社区里,老人们是最容易熟络起来的,李洁告诉Tech星球。接送阿姨不放心也不好找,小区里老人们组团一起去接孩子更让人放心。

但要考虑的是,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毕竟精力有限,晚上接回家要提前做好饭,喂饭,一天至少要4小时。尤其是幼儿园的学龄前儿童,很多不会自己吃饭,经常吃不饱,下午四点多就饿了。对于年迈的老人老说,体力会跟不上。

“很多父母在上班,时间赶不上,阿姨有钥匙,早上来喂饭送,下午先托班到5点半,阿姨做好饭再接回喂饭”,李洁提到。

相对于晚上接孩子,早上送孩子需要的时间更多,体力也更大。早上孩子睡懒觉起床难,吃饭也慢,所以早上的单并不好接,阿姨们也不愿意接早上的送孩子单。要知道,早上的时间十分宝贵,都是精确到秒计算的。

实际上,如今的一对一“代接”,更像是一对多“看护班”的迭代与升级。和一对多的看护班相比,一对一“代接”阿姨的注意力更集中,对孩子安全的标准也更高,前提是阿姨需要足够的责任心。

万亿规模市场,家政服务成“最缺工”职业

事实上,接送孩子钟点工只是庞大家政市场的一个细小分支,接送孩子钟点工的走俏,也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其背后的家政市场发展潜力。

传统意义上的家政,更偏向保姆、保洁等简易服务,也是很多人印象中的家政。不容忽视的是,

随着市场环境和政策的变化,家政所指范围已经从简易服务扩展到管理,真正的家政人才缺口也越来越大。

今年上半年,“全面三孩”政策的出台,再次加大了市场对专业家政保姆的需求。

定位北京,在美团上搜索“接送孩子”,有三十多个家政门店提供专项的接送孩子服务,价格从几百到几千不等。值得一提的是,美团还提供价值9.9的单次上门服务,仅限于客户面试阿姨使用。

而在另一个分类信息网58同城上,家政业务则更加繁杂和细分。接送孩子是一项掺杂在钟点工业务中的一项,其中还包括孩子陪护、早教启蒙等服务,价格也是2000元-4000元不等。

Tech星球在一名北京家政公司的朋友圈看到,该家政公司的阿姨们,正穿着统一的工作服装,进行培训。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家政明确表示,“家政服务员干不满一个月没有过节费”,这也意味着,家政行业不仅需要专业能力,更需要稳定性。

图:某家政平台朋友圈

李洁告诉Tech星球,自从得知家里即将有一对双胞胎时,他就一直在寻找符合心意的家政人员的路上。“前前后后找了10个家政,咨询了很多家政公司,靠谱的阿姨实在太难找了”。

“换句话说,想要又聪明又做事的善良阿姨太难了”,李洁向Tech星球表示。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与家政行业有关的保姆数量达到3504万,同比2019年上涨了7.1%。而中国家政行业市场规模也从2015年的2776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8782亿元,同比增长约26.0%,预计到今年中国家政行业市场规模将达10149亿元。

强烈的对比是,行业规模在增长,行业从业者却始终供不应求。在今年7月份发布的《2021年二季度全国招聘“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榜单中,与保姆有关的家政服务员位列第9名。

事实上,一直以来,家政人员和市场的供需关系都很紧张。拿接送孩子的阿姨来讲,家长们每天会在集中时间下单,很多家政公司的阿姨供应不过来,只能找来其他家政公司来帮忙。

究其原因,客户对于从业人员的高期待和从业人员的高龄低学历失衡,是一个重要因素。一位家长向Tech星球讲述了自己的担忧,“这些阿姨有没有从业资质,持证上岗的人又有多少,都是我们作为客户不能明确知道的信息”。

另一方面,为弥补家政人才的缺口,作为培养人才的重要阵地,全国各大高校已经开始设立家政学专业,涉及本科、硕士及博士学位。今年9月,浙江树人大学招收了30名首届家政学本科生。

树人大学校方公开表示,“不是培养保姆,而是培养家政行业的高级研究人才、高级管理人才和高级服务人才。值得一提的是,家政学专业并采用博士的导师制,每名导师带5名学生。

除了浙江,今年河北师范大学更增添了家政学硕士的学位授权点,这是我国第一个对此专业进行独立设置学位授权点的学校。

不难看出,接送孩子服务的走俏,正是契合了目前忙于工作的家长们的需求。老龄化速度加快、生育政策放宽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也成为了家政市场扩大的助推器。

但在市场需求不断增大的同时,孩子的安全问题,从业人员的服务质量、行业制度的规范化和标准化,是更应该考虑在前面的事项。

备注: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洁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家政上海家政李洁钟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