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金融
作者:投中网
2021-10-18 17:23
[亿欧导读]

当下产业资本的投资热情高涨,与VC/PE之间的关系除了竞争,更重要的还有合作。

金融/投资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陶辉东

来源丨投中网(ID:China-Venture)

由于新能源产业需求持续旺盛,锂价暴涨,全球锂矿争夺战愈演愈烈,宁德时代、赣锋锂业等市值数千、上万亿元巨头公司,频频祭出数十亿元规模的大笔收购。9月份以来,A股上市公司收购锂矿的交易规模合计已经超过200亿元,竞争趋于白热化,巨头们打的可以说是头破血流。

一个锂矿项目价值动辄数十亿元,理论上这是一场属于巨头的游戏。而入局锂业较晚、实力相对较弱的深交所上市公司藏格控股,另辟蹊径的成立了一只股权投资基金,撬动50多亿元的资金,也杀入这场战局。自10月8日藏格控股公告拟参与设立产业基金投资全球盐湖锂矿项目以来,股价已经累计上涨了11%。

当下产业资本的投资热情高涨,与VC/PE之间的关系除了竞争,更重要的还有合作。藏格控股的例子表明,用好了VC/PE这把武器,有时候能收到奇效。

实控人已成老赖,借道投资基金买矿

藏格控股公告显示,将斥资25亿元认购江苏藏青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藏青基金”)的合伙份额。藏青基金目标募集规模为52 亿元,也即藏格控股将持有基金总份额的48.07%。基金的投资范围被严格限定为“全球盐湖锂矿项目”。藏格控股并未谋求在藏青基金中的决策权,但藏格控股还与藏青基金签订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约定藏格股份对藏青基金持有的各盐湖锂矿项目的股权享有优先收购权。

藏青基金的GP为无锡拓海投资,该机构成立于2008年,创始人为朱海飞。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拓海投资过往投资案例多集中于新材料领域。拓海投资入局锂电赛道也比较早,2013年曾收购佛山照明的子公司青海佛照锂电正极材料有限公司的控股权。

显然,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上市公司+PE”模式的合作。通过藏青基金,藏格控股不仅借用了外部GP的投资能力,而且相当于用25亿元撬动了52亿元,实现了资金规模的成倍放大。如果不采用这一模式,藏格控股恐怕很难坐上争夺全球锂矿资源的牌桌。

财报显示,藏格控股2020年营业收入19亿元,净利润不过2.3亿元。截至2021年6月底,藏格控股账上货币资金仅有9亿元。对藏格控股来说,要拿下动则价值数十亿的锂矿项目看起来并不现实。更不用提,藏格控股的实控人、曾经的青海首富肖永明此刻正因债务违约而被限高。以股权投资基金为工具间接收购锂矿资源,再择机装入上市公司,大概是目前情况下最巧妙的办法了。

实际上,藏格控股都显得有点迫不及待了。就在10月8日,即藏格控股公告拟向藏青基金出资的当天,藏格控股又发了另一份公告,宣布藏青基金已经初步敲定了一个投资项目,拟以14.7亿元收购西藏阿里麻米措矿业开发有限公司51%的股权。该公司目前收入为0,但持有西藏阿里改则县麻米错盐湖矿区锂硼矿探矿权证,目前已获得采矿权证的配号。

上市公司对VC/PE兴趣大增

藏格控股的例子只是一个缩影,当下的A股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重新发现了VC/PE这杆枪的价值,以做LP乃至成立私募子公司的方式介入VC/PE行业,似有蔚然成风之势。不完全统计,仅仅是10月份以来,公告参与设立股权投资基金、私募基金管理公司或认购股权投资基金份额的上市公司,已有25家之多。

其中“新能源赛道的腾讯”、“宁王”宁德时代,继续着对头部GP的布局,这次入围的是仓储物流投资巨头普洛斯。

10月10日,宁德时代一口气投资了普洛斯旗下三只基金:

1、以6720万元受让珠海隐山现代物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6000万元的出资份额,形式上是一笔二手交易。该基金拟投资于食品供应链服务及现代物流集成运力领域,并在投资领域内重点关注新技术、新能源、新模式的应用。

2、出资2亿元参与设立青岛隐山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基金拟投资于新能源、高端装备/自动化、物联网、垂直行业企业服务、数字科技/人工智能等产业链上下游的科技解决方案及科技运营的企业。

3、出资3亿元参与设立厦门隐山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基金拟投资于现代物流、物流科技、数智供应链等行业的企业。

在公告中,宁德时代仍然例行强调,投资目的是“进一步完善新能源产业布局”。虽然这三笔投资看起来是宁德时代众多投资中与主业的相关性最弱的。但实际上,对普洛斯和宁德时代来说,这次合作都有极强的战略意义。

普洛斯是亚洲物流地产霸主,投资、运营经验均为业内顶尖,目前正在开拓新能源基础设施相关业务。宁德时代作为动力电池巨头,也对储能、电池回收、供应链管理等下游环节充满兴趣。双方可谓是强强联合,正好优势互补。

除了宁德时代以外,一些过去对投资不太感冒的上市公司,也按捺不住开始加入布局VC/PE。

10月8日,比亚迪公告拟向美元基金Community Fund LP出资3亿美元。Community Fund LP是一只母基金,实控人是IDG的戴强,主要投资于科技及医学创新等领域的子基金。这是比亚迪一个月之内投出的第二支基金。9月16日,比亚迪曾公告向另一只美元基金VIP Green Mobility Fund L.P.投资0.5亿美元,该基金的投资领域是绿色交通。

比亚迪也曾经有过“VC梦”,早在2018年比亚迪就设立子公司申请过私募基金管理人牌照,但此后两年间只是零星尝试投资,金额不高,数量不多,远不似老对手宁德时代那样成规模、成体系。2020年,比亚迪曾宣布拟拿出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的自有资金,“进行适度风险投资”。或许是因为规模相对较小,没有像宁德时代那样引起广泛关注。

但实际上,最近一年比亚迪虽然在直接投资方面力度依然不大,但在出资当LP方面比宁德时代还要积极。过去一年,包括以上提到的两只基金在内,比亚迪已经投资了5只基金,人民币、美元均有,总投资规模在40亿元人民币左右。与宁德时代相比,比亚迪做LP似乎财务属性更强,战略属性相对更弱。最大的一笔投资Community Fund LP,投资领域与比亚迪的主业并没有明显的协同关系。

对于近期上市公司参与VC/PE基金的兴趣大增的现象,一位近期与某上市公司合作了一只基金的投资人向投中网分析,这与国内CVC的整体兴起有关,几乎所有大的龙头企业都在加强投资,它们的示范效应是巨大的,大家越来越认可投资对企业发展的价值,过去会有一些企业家认为做投资是“不务正业”。另一方面,过去几年上市公司做投资也暴露了很多问题,暴雷的问题、商誉的问题等等,这也让上市公司认识到做投资是件专业的事,VC/PE有它的长处。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VC投资比亚迪投资普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