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惊蛰研究所
2021-10-20 11:19
[亿欧导读]

可以预见的是,在影视制作产业成功塑造出热门IP之后,剧本杀将成为其线下娱乐业态的一种延伸,为IP贡献长尾的商业价值。

剧本杀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文|白露

来源|惊蛰研究所(ID:jingzheyanjiusuo)

六七个人围坐在一起,根据各自手里的剧本扮演角色,然后用3-5个小时的时间完成一局找寻凶手的推理游戏。这种被脱口秀演员庞博戏称是“开会”的新型社交方式,正是不断受到年轻人追捧的“剧本杀”。

饿了么数据显示,今年国庆期间剧本杀等新娱乐业态订单量,同比去年黄金周增长200%,环比增长500%。

不只是订单火爆,最近几年剧本杀也因其“社交+内容”的价值构成,越来越受到资本关注。仅今年7月份,就有多个剧本杀品牌获得了上千万融资。

在成为资本宠儿之前,剧本杀如何写好自己的故事,成为了目前产业关注的焦点。

被综艺带火的推理游戏

虽然早在2013年就有剧本杀被引入国内,但是剧本杀真正普及,还是因为2016年芒果TV自制综艺《明星大侦探》的开播。截至今年3月份,《明星大侦探》已经连续播出了6季,平均每季的豆瓣评分超过8.8分。透过娱乐化的媒体平台和综艺形式,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认识和了解到了这种融合了角色扮演和逻辑推理的社交游戏。

“我一开始就是看《明星大侦探》,才知道有剧本杀这种游戏的。”95后的小欣是一名北京的剧本杀资深玩家,据她回忆,《明星大侦探》播出后很多年轻观众在讨论节目里的搞笑情节时,也对剧本杀里面的角色扮演和逻辑推理等元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很多人小时候都有看过《名侦探柯南》或者是其他的侦探小说、影视剧,所以对推理游戏的兴趣和接受度其实都还蛮高的。”小欣告诉惊蛰研究所,她第一次真正接触剧本杀是在密室逃脱的店里。“本来是和朋友去玩密室逃脱的,但是老板主动给我们推荐还特别给了折扣,我们也很感兴趣,体验下来感觉很不错,后来就经常去打本了。”

90后的张宏在武汉知名商圈街道口附近的居民楼里经营着一家剧本杀门店,他告诉惊蛰研究所,之前他经营的也是主做桌游和密室逃脱的店,直到2018年才开始引入剧本杀。

“当时做桌游的时候,就有顾客会来问有没有《明星大侦探》里面的那种剧本杀,那个时候做密室的收入也不是特别稳定,所有我就买了两套剧本想试一试水。”让张宏没想到的是,附近的大学生群体对剧本杀表现出了狂热的兴趣,“经常有那种玩过一次之后,又带其他同学来玩的,为了方便‘拼车’(剧本杀玩家凑人数拼团游戏)我还给他们建了群。”后来剧本杀业务越来越稳定,张宏就把之前开在商场里面的店给关了,直接搬到租金成本更低的居民楼里,开了一家专门玩剧本杀的店。

剧本杀里藏着年轻人的表现

张宏认为剧本杀对逻辑推理能力有一定的要求,而且每次玩之前还要阅读大段的剧情资料,所以最初他对剧本杀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后来他发现其实剧本杀更多的是满足年轻人的社交需求,对于普通玩家来说推理只是一种参与感。

“大多数剧本杀玩家都是约着朋友、同学之类的熟人一起来打本的,所以剧本杀本质上也是一种熟人社交。老一辈的人可能会选择打麻将、喝酒,稍微年轻一点的就是去KTV。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对KTV已经不怎么感兴趣了,而且也不可能一帮人大白天就去喝酒,所以剧本杀反倒成为了一种年轻人特有的群体社交方式。

张宏还发现,许多热爱推理的硬核玩家都喜欢通过“带节奏”和抢先找出凶手的方式来表现自己。“这和游戏机制有一定的关系,而且在角色设定下,角色和角色之间的冲突也容易被代入到玩家之间的竞争关系。找出凶手的成就感是很多人玩剧本杀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多元叙事的角色代入和沉浸式的游戏体验也是年轻人喜欢剧本杀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团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剧本杀的核心消费人群为喜欢逻辑推理、角色扮演及新鲜体验的年轻人。其中,30岁以下用户占比达75%,学生群体占比较高,达到28%,女性更偏爱玩剧本杀。

小欣就是典型的热爱角色扮演的女性玩家。“虽然我玩的本还挺多,但是我的推理能力其实很一般。我都是和闺蜜一起去体验换装和角色扮演的,玩的也都是一些剧情为主的欢乐本。因为有DM(剧本杀游戏主持人)帮忙带剧情,所以经常会‘戏精上身’,很欢乐也很放松。”

野蛮生长剧本杀:边扩张边下沉

年轻人对于剧本杀的热情,直接反映到了线下剧本杀店铺的增长速度上。美团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剧本杀门店数量仅2400家,12月底增加到了1.2万家。到2020年末,线下剧本杀门店突破3万家。而截至今年4月,这一数据已超过4.5万家,预计2021年年底会达到6万家,预计到2022年,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238.9亿元。

同时,剧本杀也已经表现出了明显的下沉趋势。今年7月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剧本杀门店数量最多的城市前三名依次为上海、武汉和北京,排名第四和第五的则是西部网红旅游城市成都、西安。从门店数量增速来看,武汉、北京、郑州增速最快,同比增速均超过50%,而天津、长沙和沈阳也都已超过40%的增速紧随其后。

2020年下半年,27岁的周也在位于4线城市的老家开起了一家剧本杀门店。在此之前,他本人在某一线城市的剧本杀门店当DM。“2020年的时候,因为疫情原因工作受到了一点影响。当时做好了要在春节期间连续加班的准备了,结果大家都不出门了,订单也没了。很多剧本杀门店因为没能挺过疫情,都关门了。”

周也告诉惊蛰研究所,疫情稳定之后他马上回到了老家,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在老家还没有一家剧本杀门店的情况下,当地的年轻人居然已经对剧本杀非常了解了。“后来我才知道,之前有很多人通过线上App体验了剧本杀。”

2018年前后是线上剧本杀集中发展的一波小高潮。这一年3月份,“我是谜”小程序正式上线,一个多月后就实现了15万月活。此后的4月、7月和11月,“我是谜”连续获得了新进创投的百万元种子轮融资、金沙江创投的百万元天使轮融资,以及MFund魔量资本的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与此同时,百变大侦探、戏精大侦探等剧本杀品牌也相继获得了融资。

2020年的疫情也推动了线上剧本杀的发展。天风证券的研报显示,2020年春节期间,各类社交游戏App关注度跃升,其中线上剧本杀App“我是谜”在1月30日登上了社交类APP免费榜的第三名。另据媒体报道,2020年的春节假期,“我是谜”的总用户增长了20%~30%。

线上vs线下?资本都想要

在周也看来,线上剧本杀App在体验感方面始终无法与线下门店相比较,这也是他很快在老家开起线下剧本杀门店的主要原因。

“场景、换装还有DM的演绎和对推理环节的辅助,这些都是线上没有的东西。而且本来剧本杀就是作为社交场景被年轻人所接受的,剧本杀App只是把游戏模式搬到了线上,剧本杀最核心的社交功能和沉浸式的体验却没办法还原,所以我不太看好剧本杀App。”

周也的观点不无道理,而资本近来也针对行业的上下游进行了整体布局。7月19日,五源资本与黑蚁资本联合领投主打沉浸式游乐园的“戏精桃花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7月29日,阅文集团和金沙江创投战略融资线上剧本杀社区“小黑探”;7月30日,梅花创投剧本杀品牌“推理大师”千万美元Pre-A轮融资。

资本看好剧本杀的理由不外乎三点:线上社交的用户规模、线下社交的用户粘性,以及承接文娱产业内容IP的长尾变现渠道。其中,影视公司与剧本杀公司在IP衍生领域的合作尤为值得关注。

今年9月刚刚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的剧本杀公司探案笔记,已经手握《庆余年》《三体》《一人之下》等多个热门IP,同时也与腾讯爱奇艺、芒果TV等机构建立了深度合作。阅文集团也已经宣布将与探案笔记等围绕阅文IP进行剧本杀主题开发。

此外,包括《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步步惊心》《王者荣耀》以及《唐人街探案3》在内的热门影视作品也已经完成或将要完成剧本杀IP授权。

可以预见的是,在影视制作产业成功塑造出热门IP之后,剧本杀将成为其线下娱乐业态的一种延伸,为IP贡献长尾的商业价值。而对于剧本杀行业来说,热门IP以及专业编剧的引入也将带来更优质的剧本,这或许也是剧本杀玩家们值得高兴的事情。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