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品玩
2021-10-22 15:08
[亿欧导读]

曾被很多人相信会“永远增长”的字节跳动,最近似乎陷入了裁员潮。

字节跳动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文|沈丹阳

来源|品玩(ID:pinwancool)

曾帮助字节跳动成功切入游戏领域的休闲游戏部门Ohayoo,正在面临裁员调整。

有字节跳动员工在职场社区称,该公司旗下的休闲游戏发行与自研平台Ohayoo团队正在调整中,“应届校招生被裁”、“补偿N+1,直接让签协议,内部转岗限时一个月,但HR推荐的岗位匹配度很低。”

有知情人士向品玩证实,此次裁员从上周五(10月15日)陆续开始,调整原因与近期进行中的绩效考核无关,公司给出的官方理由是业务调整。而且,裁员中应届生员工受到不小影响:

“应届生辞退了,最多留了收收尾,内部转岗也需要按照流程进行三轮面试”。

“刚入职三个多月就丢了工作,大家都在想办法,转岗的选择和时间都非常有限。对于研发技术人员来说,会刷题还有出路,但对于非技术类的校招生,丢了应届生身份,真的是雪上加霜。” 另一位Ohayoo员工对品玩说。

Ohayoo怎么了?

Ohayoo团队突如其来的裁员消息,将业内外的目光再次引向了字节跳动的游戏业务。事实上,直至今年上半年,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的投资节奏与业务扩张速度,都还是十分迅猛的。

自2017年收购朝夕光年并正式进入游戏领域以来,字节跳动已在几年时间里搭建起Ohayoo(休闲游戏)、朝夕光年(中重度游戏)、Aoligame(云游戏),以及Pixmain(独立游戏)四大平台。其中,休闲游戏是字节跳动最初切入市场的敲门砖,而Ohayoo也稳坐国内休闲游戏发行的第一把交椅。截至目前,其官方数据显示,Ohayoo累计发行了150多款游戏,MAU超过8000万,最高单款流水达6亿,《我功夫特牛》《消灭病毒》等代表性游戏的总下载量超过5亿。

凭借着Ohayoo平台,字节跳动已在休闲游戏拥有了自己的护城河。然而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业务,实际上可能并不赚钱。

一位内部知情人士称,Ohayoo业务一年的流水能达到几十亿,但算上广告开销和人力成本等费用,整体下来依旧是亏本的——“商业化负责人在今年开会的时候,强调不要流水要利润”。

也因此,与以往字节跳动精简人员倾向于保留技术岗位不同,本次调整受影响最大的便是Ohayoo的研发中心、也是其内部孵化的三个休闲游戏研发团队,分别是轻舟工作室、白鹭工作室和长河工作室,被裁人数近50人。

此外,Ohayoo此次裁员也与业务线高层变动有关。在字节跳动游戏业务的管理划分中,休闲游戏Ohayoo平台相关业务归属穿山甲部门,其也是字节跳动主要的商业化平台之一;而中重度游戏在内的业务则统一划归到了战略投资部,其负责人是严授。

在前几个月的变动中,穿山甲原负责人徐宇杰因个人原因离职,当时Ohayoo的负责人徐培翔也同期离开,而接手穿山甲的新任负责人、也是字节跳动增长中台的负责人赵祺。新任负责人将Ohayoo组织架构变更为自研线、发行线和渠道线三个部门,除了自研线之外,此次裁员也涉及发行部门。

这种中层的变动,人员快速的来了又走,也是许多字节跳动员工近来越来越明显感受到的趋势。

还有一个原因是整个游戏行业面临的动荡。“有消息说IAA广告变现(In App Advertisement)即将被一刀切,而Ohayoo的主体变现模式就是IAA,如果政策确定了,这个业务线被砍也是迟早的事。”一位游戏行业人士说。

“未来字节游戏依旧是自研、发行、渠道三者并驾齐驱,Ohayoo(裁员之后)的重心将是渠道产品摸摸鱼,朝夕光年的重心仍会是重度游戏自研与发行。”上述知情人士称,字节游戏业务的发展方向与腾讯游戏十分类似,通过此前发布的渠道线产品“摸摸鱼”来获取用户画像,并一手提高自研能力,另一手提高代理发行能力。

据该人士透露,虽然Ohayoo内部进行了人员调整,但同期也在广州上线了新的游戏项目,“应该与游戏发行相关,成员很多都是阿里九游的老员工”。

字节跳动的裁员潮?

把时间线拉长,会发现字节跳动正进行人员调整的不仅是Ohayoo团队。据澎湃新闻报道,有字节员工在社交媒体平台发文称公司整个商业化团队都在调整中,“温州都裁完了”、“各大直营中心和呼叫都要裁30%—70%。而字节跳动官方就此回应:消息属实,正常业务调整。

另据豹变报道称,从去年年底开始,字节跳动对商业化团队进行了一系列的组织架构、业务范围调整。其中温州本地直营中心最赚钱的电商业务被砍掉,交给了大众消费业务钱,从而导致了本地直营中心的业绩颓势,成为率先撤城裁员的城市之一。

本地直营中心是字节跳动设置在二三线经济较发达城市的商业化机构,主要负责当地抖音、今日头条等字节系App的广告销售业务。此番裁员之前,字节跳动在华北、华东、华南等区域建立起了20多个直营中心。

除了字节系App的广告销售业务之外,本地直营中心的撤城裁员也让其本地生活新业务受到直接影响。这一字节跳动去年年底在抖音平台推出、直接对标美团的新业务曾被视为商业化接下来很长时间里的头部项目,20多个直营中心全力投入,大量从竞争对手公司挖人,但最终也因ROI过低而被渐次叫停。

此外,同期被曝出裁员的还有字节跳动旗下的房产业务。据公开信息显示,字节跳动于今年初正式上线了名为“幸福里”的房产交易资讯内容平台,并开始大规模招募房产行业人才。在刚过不久的国庆节期间,又传出字节跳动收购北京麦田旗下地产经纪公司的消息。但接近幸福里的人士称,其新业务开展并不顺利,内部也进行过裁员,具体规模和数量有待确认。

自8月初大力教育极速减员近3000人之后,字节跳动裁员的消息便频频传来,此次Ohayoo的裁员调整更是严重波及团队里的应届生,这些都让字节跳动过往建立起的扩张速度飞快、重金挖人、深受应届毕业生追捧的形象,开始出现变化。

无论是人员规模曾高达万余人的大力教育,还是重金投入发展的游戏业务,亦或是曾深受内部重视的本地生活业务,这些新业务都有着相似的发展轨迹:它们初期被内部寄予厚望,投入了大量人力成本并进行资源倾斜,有时甚至会建立起内部赛马机制,只为在短时间内试错出成功的产品模式——也就是字节跳动的“App工厂”模式。

过去的抖音和今日头条都是在这种模式中跑出来的胜利者。但今天人们越来越多的意识到,在App流水线上,同样有着众多不曾被外界知晓的失败品。对于过去几年的字节跳动来说,一个产品/业务失败了,整个团队会被迅速地调配到其他急需人力且优先级更高的业务线中,一方面,这一阶段的字节跳动的各项业务间行业壁垒并不算高,以产品、研发、运营等为主体的人员结构可迁移性较高;另一方面,当时整个互联网行业仍处于上升期,字节跳动更是其中增长最快的之一,可开设的新业务源源不断,公司的扩张速度和盈利能力看起来可以承接住自身的人才密度。

但今天字节跳动的新业务开始受到大环境和政策的直接影响,互联网行业在回到一个正常的监管环境后也告别了低成本高增长的时期,这样的背景下,抖音和今日头条赖以成功的模式,开始显示出另一面,它们对新业务带来的策略固化和惯性开始暴露出来,字节跳动整体在飞速发展中日益庞大的组织架构,也开始带来新的管理挑战——这些都改变了它的试错成本,也让裁员似乎成了不可避免的结果。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