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可选消费
作者:燃次元
2021-10-22 18:53
[亿欧导读]

月嫂难抢背后,市场很火,生意难做。

家居家电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文 | 冯晓亭

编辑 | 饶霞飞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怎么找个称心的月嫂就这么难啊!”距离预产期还有几个月的真真,手机存了数位好友推荐自家雇过的月嫂联系方式,原以为找位月嫂这件轻而易举的小事,却让她忙得焦头烂额,连连发出如上感叹。

真真这个月刚过34周岁生日,虽然距离“高龄产妇”还差一年,但作为初胎宝宝,真真及家人一点都不敢怠慢,虽然真真身边已育闺蜜朋友都在给真真“支招”,将她们在怀孕期间及孕后的经验倾囊相授,但她仍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育儿相关上。

而其中大部分人都建议真真孕后选择月子中心或月嫂,“生个孩子就是鬼门关上走一圈,生产后有专人照顾孩子,对妈妈身体恢复很有必要。”

对于她们的建议,真真和爱人也是有一样想法的,毕竟双方父母年事已高,不适合照顾初生婴孩,而自己夫妻俩又没任何育婴经验,找位专门人士便变得很有必要,“月子中心一条龙服务自然好,但在上海,稍好点的月子中心一个月下来基本要价十万元,思来想去还是请月嫂在家照顾最为合适。”

但靠谱的月嫂同样不好找,从中秋节后真真就四处联系亲友引荐的月嫂,不曾想问了很多位月嫂,得到的答案十分统一,“不好意思,明年年初排期已经满了“。真真告诉燃财经,亲友介绍的月嫂都是自家雇过的、觉得好的,但这也意味着推荐的这些月嫂都是口碑好、能力强的“金牌月嫂”,“都不怎么便宜,价格在26天12000元左右。”

然而即便真真开出了个人所认为的“高价”,却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月嫂,“亲友介绍的都有档期,找家政服务中介,面试了好几个,但口碑好的、从业时间久的喊价都到15000元了。有些开价8000元的‘新人’,又因为没啥名气家里人觉得不放心。”

一边是真真为找月嫂的事在焦头烂额,而另一边则是听到真真还有三个月生产才想起预约后忙不迭摇头的陈姨,“要请月嫂一定要尽早预约,不夸张说,一怀上就约心仪月嫂最为稳妥,最不济也得提前小半年预约,现在二胎、三胎都放开了,大家日子也越来越好,普通家庭也舍得花几千上万元请一位月嫂照顾初生儿,好月嫂越来越成抢手货。”

陈姨所言并非毫无道理,一位好月嫂确实成了众多孕妈眼中的抢手货。继“单独二孩”、“全面二孩”、“三孩政策”等生育政策陆续实施以来,月嫂市场一跃成为家政服务市场最具发展潜能的细分领域,供不应求的现象更是愈演愈烈。

今年6月30日,58同城招聘研究院联合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2020年中国生活服务业就业指数报告》显示,就职位缺口而言,2020年生活服务业15个典型职位中,月嫂职位就业指数最大,达到5.92,用工最为紧缺。

上述报告表示,究其根源,受居民生活水平提升、消费观念转变及人口老龄化等影响,“一老一小”相关市场高品质家政服务需求更加旺盛,人们的消费需求也进一步升级,对于月嫂的专业要求随之水涨船高,虽然求职需求也有所增长,但依旧无法满足旺盛的招聘需求,从而形成了“好月嫂难求”的局面。

月嫂”抢手“,使得月嫂行业倍受关注。在天鹅到家CEO陈小华一众从业者眼中,月嫂行业便大有可为,将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

不过,市场虽然看上去很热,生意却并不好做。

“这个行业鱼龙混杂,缺乏标准,做大做强的很少。”一位从业人员李强告知燃财经,他在北京开了一家家政公司,主要做的就是月嫂生意。“好月嫂确实‘抢手’,但生意并没有井喷,我们也只是勉强维持。”

李强告知燃财经,一方面,虽然二孩、三孩政策放开了,但是出生人口数量暂时并没有大幅增加。另一方面,家政行业,尤其是月嫂行业,不存在什么从业标准,一直以来都是鱼龙混杂,“赚钱确实可以,但想赚大钱,还是比较难的。”

需求旺盛、门槛不高、标准不存在,以上问题都是月嫂行业中鱼龙混杂的原因所在。然而这也不影响市场为之神往,从业者也坚信,在行业监管不断加强之下,滥竽充数者终究会被淘汰,也会有更多从业者入驻该行业,为更多家庭带来优质服务。

月嫂成了抢手货

今年6月,得知怀孕的当月,家住广州的缪霞就赶紧联系了三年前照顾她月子的月嫂张姨,毕竟她希望请个月嫂在家干三个月,首先考虑的必然是“熟人”。缪霞不知道张姨现在挂职的公司,所以直接联系月嫂本人预约排期最为高效。

据缪霞回忆,中午给张姨微信发的消息,张姨到晚上十点才回。缪霞也能理解,毕竟月嫂照顾月子中的母婴,不能及时回复消息,晚上等大人孩子都熟睡才会拿起手机回复一天的电话和消息。但两人语音通话时间不到两分钟,就匆匆挂掉了电话。

用缪霞的话来说就是,“张姨现在的价我请不起了。”

现在的张姨三年前还是刚入行不到一年的“新人”,作为初级月嫂工资也是最低档的8000元。但三年后的今日,张姨成了“金牌月嫂”,缪霞所认可张姨的干净卫生、专业技能强、温柔贴切等等优点,同样被其他雇主所认可,小范围群体中也是有口皆碑。

“2018年的价格还只是8000元,但现在已经开价18000元了,而这还算‘熟人私单’。”缪霞挂了电话后心里一盘算觉得还是作罢,“老大今年刚上幼儿园,我这几年一直在家全职也没工作,一家上下开支全靠我老公收入,26天是18000元,那么三个月就得花六万元。”

原本因月嫂价格过高而将计划放置一旁的缪霞,最近因爱人坚持请月嫂和经济支出上的保障后,缪霞又急忙联系了张姨,但失望而归。这回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张姨明年5月前所有档期都排满了。“联系前就有想到这个结果,孕妇基本都是临产前半年预约月嫂的,何况是张姨这样靠谱的月嫂。”

月嫂近几年不经意间成了“抢手货”,这一现象也在张玉珍意料之内,“生活条件好了,对于科学养育的要求也变高了。同时大伙对于‘坐月子’也是十分看重,甚至各地还形成了独特的‘月子文化’,因此对于现在基本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新手父母来说,更希望有一个专业的人照顾产妇和出生儿。”

张玉珍在广东某地经营一家超10年家政服务中介门店,公司原本主要是给客户介绍保姆,但从2016年后,月嫂的需求甚至都赶上了居家保姆,“我们算是比较早涉及月嫂这一领域的,自己内部还有一套培训流程,还签约了几个‘王牌月嫂’为正式员工,慕名而来的客户很多。”

图 / pexels

虽然月嫂供不应求,但与此现状共存的,则是从业者素质良莠不齐现状的加剧。

“我要是产后抑郁,原因肯定有一大半是月嫂造成的。”还在坐月子的唐璇一怒之下将上岗不到一周的月嫂给辞退了,前脚刚让月嫂走人,后脚唐璇就和多家家政中介联系,希望有可以即日上岗的合适的人选。

“说要母乳喂养我支持,但我奶水出不来也怨不得我,她说有催乳师证书,但那手法比我在医院时那护士手法还差,一说疼就让我多为宝宝着想多忍忍,还天天在我耳边说我不争气。”提到辞退的月嫂,唐璇言语都略带激动,“不洗衣做饭说是要保护手,因为手要每天接触宝宝稚嫩皮肤,要给宝宝做触摸。就连之前说好一天五顿的月子餐也没见影。”

辞退月嫂第二天又上任了一位新月嫂,新月嫂是个入行一年的“中级月嫂”,苦于即刻上岗的人数不多,唐璇只好默许,但新月嫂上任不到两天,唐璇发现了这个月嫂很不专业,“奶瓶没认真消毒,只是拿开水烫一下。”

秉着以小见大原则的唐璇,在新月嫂上岗的第三天也让其离职。经历两位月嫂后,唐璇也放弃了再找月嫂的念头,“还有两周孩子就满月了,辛苦一下自己妈妈和老公,有了前两周经验,我现在一个人也能给孩子洗漱,也不算难。”

感慨好月嫂难遇的不止唐璇,就连从业六年的陈姨对此也表示“参不透”。

今年50岁出头的陈姨已经在上海干了6年月嫂,从业多年的陈姨自然拥有各式各样的“资格证书”,据陈姨介绍,这些证书都是陆陆续续参加公司组织的培训考试得到的,有的是行业协会证书,但更多的还是一些公司组织的机构培训结业证书。组织培训的单位也各异,但证书种类一应俱全,从催乳师、护理员到推拿师、药膳师,凡是与母婴护理相关的证书,号称“金牌月嫂”的陈姨应有尽有。

对于“好月嫂”的判断,陈姨表示实际操作中主要看沟通情商多于经验,“基本护理经验是必备的,但是和户主沟通也很重要。”对于月嫂这一职位,陈姨也坦言“门槛不高”、“行业不够规范”,“我培训不到半个月就上岗了,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客户评价好经验多,从业时间越长地位就越高。”

陈姨所言不假,在月嫂这一行业确实规范性有待加强。早在2016年2月,国家标准委员会就出台了《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将母婴生活护理人员划分为一到五星级、金牌级这6个等级,并制定了详细的评级标准。

然而此“金牌”非彼“金牌”。按照上述规范文件,金牌级月嫂的资格认证,注明“取得高级家政服务员资格证书、高级育婴师资格证书和营养配餐师资格证书。经评定合格后可由五星级晋升为金牌级母婴生活护理员。”

但陈姨所在家政服务中心的等级判定,则更多是从业时间和一些自行规定的“资格证书”为认证标准。甚至在“金牌月嫂”之上还有个“王牌月嫂”。

“金牌月嫂”真实性尚且存疑,何况是客户人人称道的“好月嫂”。

月嫂抢手,持续已久

月嫂并非新工种,早在20年前,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就有一群人专门替产妇伺候月子,她们也被称之为“月嫂”,随着行业不断规范和发展,“月嫂”这一岗位也逐渐有了明确的定义,即“母婴生活护理员指为产妇和婴儿提供生活护理的人员”。

在那时,月嫂还只是在大城市才找得到的工作岗位,但随着大家观念的变化及对产后特护人员需求的增多,月嫂逐渐走下“神坛”,月嫂的需求不再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在三四线城市,乃至一些小县城的家庭,都对月嫂有了“需求”。

张玉珍回忆,2016年前后是月嫂行业的“黄金时代”。“2016年是猴年,外加那时全面二孩生育政策已出台,扎堆要猴宝宝的家庭很多,特别是2016年年末,生意特别火爆。”张玉珍表示,那是公司第一次感受到“爆单”,“那时候也组织过好多次培训,上岗的月嫂也很多,但就是供不应求。”

艾媒咨询2019年《中国家政服务行业发展剖析及行业投资机遇分析报告》显示,得益于中国全面放开二胎政策,2015年后中国人口出生率有小幅回升。数据显示,我国家政服务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2776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8782亿元,且预计到今年中国家政行业市场规模将达10149亿元。其中,母婴护理营收稳定占据着中国家政服务业30%以上的营收,母婴护理成为家政服务业的重要分支。

图 / pexels

一边是行业规模在保持着高速发展,另一边则是从业者始终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今年一、二季度发布的《2021年全国招聘“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榜单中,从事家务料理、家庭成员照护、家庭事务管理等工作的“家政服务员”,在一、二季度分别位列榜单的第7和第9名。

张玉珍同样认为,目前市场依旧是“供不应求”,虽然也有很多从业者马不停蹄想上任当一名“月嫂”,但由于工作比较辛苦,外加客户对于月嫂的挑选更看重“熟人推荐”,所以也有不少月嫂上岗多日也接不到单被迫退出该行业,“月嫂工资多是行业常态,自然很多人也羡慕这份工作。就连公司干保洁、保姆等家政人员都想跨界当月嫂,但要想做好其实不简单。”

涨价同样也是月嫂行业需求日益旺盛发展下的必然趋势。天鹅到家的招股书数据显示,天鹅到家月嫂平均每次服务收入从2020年的1.25万上涨至2021年的1.35万元,而其中平台的抽成比例超30%。

天鹅到家的数据或许还不够明显,张玉珍告诉燃财经,最近几年,月嫂开价比保姆涨得要高,“这几年保姆起步价基本没涨,月嫂往上提了500元,而这还是初级月嫂的价格,中等偏上的月嫂价格都往上一两千地涨。早几年八千元可以请个金牌月嫂,现在没10000元都请不到。”

而张玉珍在的还只是珠三角一座普通城市,并非广州深圳这般一线城市。据当地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来看,2020年全市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还不到9万元,月平均工资七千五元上下。因此,在当地,请一个月嫂的支出比雇主一人的月工资要高也不足为奇。

月嫂涨价,也无法抵挡客户源源不断找上门。“客户基本都是提前小半年预约月嫂的,特别是口碑好的月嫂都是一单接一单,档期到排满到明年的。”这些走向千万家的“月嫂”,在生育政策一次次放宽的背景下,江湖地位也是越来越稳固。

像从业6年之久的陈姨,6年间薪资已经翻了近四倍。在她月嫂职业生涯中,她一共为五十多户家庭提供过服务,从初级月嫂一步步成长为现在的金牌月嫂,薪资也是从最开始的5000元涨到如今的18000元每月。陈姨告诉燃财经,她的档期已经排到了明年的六月份,其中明年二月份的档期她专门为自己怀孕的女儿留好了,“过年那段时间要接单还能多好几千,但还是紧着闺女,钱少赚点无所谓,反正不干一两个月客户也不会跑了。”

有钱不赚、不愁客户……陈姨并非“任性”,反而是将“月嫂”这份工作当作自己的事业,“现在不接新人单,客户都是熟人之间推荐的,所以基本上不会遇上一些很挑剔的客户,都当家人朋友相处看待。”

然而,行业内像“陈姨”一样几乎揽获所有客户好评的月嫂,数量不多不说,这些月嫂档期往往也很紧张。陈姨便特意谈到她一位客户,得知怀二胎消息后第一时间不是告知长辈,而是联系陈姨预约档期。

不过陈姨也建议,客户要多选择资质确实优良的月嫂。“说实话,月嫂这一行门槛很低,现在行业也没出台具体的标准,但又确实是对家庭影响很大,客户一定要甄别真假月嫂。”陈姨建议客户有需要时要选择资质齐全的家政服务中心,聘请月嫂前也不要嫌麻烦,要多问问题了解清楚月嫂的技能和性格。

月嫂生意好否?

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二孩三孩政策的接连放开,月嫂行业可谓接连“迎春风”,业内人士在过去几年纷纷预言,“月嫂市场正成为一个朝阳产业。”

2018年,那时“天鹅到家”还是“58到家”,其CEO陈小华在央视财经《对话》上表示,中国由于“二胎政策”的放开,让整个行业在持续增长,去年月嫂就是个爆款,“一个好的月嫂或者育儿嫂,真的是一票难求,跟买莫斯科的决赛票是一样的。我见过每一个朋友,每一个领导,在每一次介绍完,必然有人要找我。”

彼时,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家政服务业发展报告(2018)》显示,近年来,我国家政服务业产业规模继续扩大,连续保持了20%以上的年增长率。依据这样的发展速度,未来几年,家政服务业有望成为“万亿级别产业”。

在陈小华一众从业者眼中,月嫂行业也是大有可为,这将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2019年,58同城发布《中国家政市场就业及消费报告》显示,2019年“月嫂”求职者增幅达47.10%。

觉得月嫂行业乃至整个家政行业大有可为的陈小华,同样对天鹅到家寄以厚望,还推动了天鹅到家的上市之路。虽然天鹅到家立志要当“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但由于赴美上市面临的安全监管以及接连“破发”等可能存在的外因,天鹅到家现已暂停IPO。然而,天鹅到家对此回复新京报表示,目前“正在根据相关法律和政策要求稳步推进”。

不过,月嫂这门生意真的好做吗?也许并不其然。

天眼查专业版显示,2020年,全国范围内月嫂相关行业企业,新增1778家,倒闭828家,目前全国存续在业总量为10970家。其中行业企业注册数量就自2020年有所回落,截止2021年10月19日期间,2021年企业注册总量也仅有701家。

来源 / 天眼查专业版截图

对此,张玉珍等从业者有自己的看法,“家政服务类也有囊括月嫂服务,所以数据能表示一些以‘月嫂’为主打业务的公司倒闭,但是现在家政服务内月嫂类服务还是比较紧俏的,客户还是比较多,特别是一些靠谱口碑好的月嫂。”

在一二线城市,利用互联网平台优势的家政服务中心是主流,家政服务中心也往往是连锁门店,各门店之间家政服务人员资源共享;但在三四线以下城市,家政服务市场还是传统模式,甚至也深受“熟人社交”影响,无论家政服务中介亦或是家政服务人员,其名声和口碑多靠熟人间口耳相传。

如在北京拥有数十家连锁门店的爱侬家政,其工商信息便未出现“月嫂”字眼,但实际开展的业务则包括了日常保洁、月嫂服务、养老服务等。

爱侬家政位于北京朝阳区某门店的负责人罗洁告诉燃财经,爱侬家政的业务主要还是集中在提供养老服务上,也提供一定的月嫂服务,其中月嫂的服务工资往往远超其他家政服务人员。据罗洁介绍,爱侬家政借助互联网已经基本打通线上线下界线,各个分部之间家政从业人员资源是联网互通的,“这也算是利用互联网运营模式发挥平台优势。”

与已经实现“互联网+”的爱侬家政相比,在一些三四线城市,甚至是张玉珍所在的珠三角城市,传统家政依旧是主流。“一个门店、一张办公桌、一部座机”是众人脑海中大部分中介公司的印记,时至今日,这种“铁三角”关系的核心原貌依旧存在家政服务市场中。

“开发应用要钱,我都一把年纪了也玩不过年轻人。即便做起来了,知名度还未必比得上天鹅到家这类大公司,但好在我们开了二十多年店,小地方也都认识,无论是想找工的还是要招工的,都直接来我门店。”粤西一家家政服务中介门店老板老陈认为,自家门店的单已经够多了,不需要通过互联网再开拓新渠道。

像老陈一样从事家政服务的个体工商户实则还不少。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10月,中国目前共有超过254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家政服务”,且登记状态为在业/存续的相关企业。其中,个体工商户和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占比约为60.06%和38.29%。

个体工商户数量庞大其实也是家政服务行业高度分散的有力佐证,用老陈的话来说,服务一单收取10-20%的提成,门店每年营业额只有五六十万元,“像我这家中介门店,员工一共五个人还都是自家亲戚,每个人每天工作量是有限的。生产力就那么多,给再多的单也无法消受。”

“家政服务人员与家庭成员朝夕相对,特别是月嫂,更是24小时时刻接触新生儿,因此对于客户来说还是相对而言更相信‘熟人推荐’。”张玉珍认为,家政服务其实也是本地化服务,服务辐射区域也就那么点地,“公司做不大的,要做大的公司只能通过多开门店,但那样成本也一样不会减少。”

“家政服务行业不像餐饮业有统一的标准,无论是行业规章还是家政服务人员的服务水平,甚至是客户的需求和满意程度都没有统一标准。”罗洁认为无论月嫂行业,还是整个家政服务行业,行业门槛很低、天花板同样也很低,“业内就连毛利率都高度相似,门店和用工成本几乎一致,提成比例也基本一致,无非就是哪个品牌名声更响营销更佳,生意更好些罢了。”

虽然罗洁并未告知门店的具体毛利率,但从爱侬家政的主体爱侬养老在新三板公布的2021年半年度报告数据显示,公司本期毛利率为24.46%。而去年同期毛利率为-7.36%,原因是去年同期因疫情出现的房租等固定支出不变但收入骤降。

也正是家政服务行业无法突破地域性壁垒原因所在,使得家政服务行业即便发展数十年,但全国仍未有一家“大企业”。

即便是号称“行业第一”的天鹅到家也如此。艾瑞咨询数据显示,以2020年GTV(总交易额)计算,2020年GTV达88.3亿元的天鹅到家,是国内最大的家庭服务平台。但上述数据同样显示,国内家庭服务领域的市场规模2020年约9090亿元,预计到2025年增加到2.12万亿元。2020年GTV不足90亿元的天鹅到家,其实仍不及市场总量的1%。

换言之,家政行业市场尚未跑出“一家独大”的企业,整个市场还是处于高度分散的状态,月嫂行业亦是如此。而无论是持续数十年的“行业分散”现状,还是天鹅到家账面过去三年时间里累计亏损接近20亿元的数据,仿佛都在对外诉说着,“生意不好做。”

*文中李强、真真、陈姨、缪霞、张玉珍、唐璇、罗洁、老陈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月嫂广州月嫂上海家政产后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