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日常消费
作者:极点商业
2021-10-27 15:18
[亿欧导读]

刷单炒信,无疑成为医美虚假宣传帮凶。如果一个靠用户评价积累的平台,刷单、好评可以人为控制,那么谁还敢相信,这些医美机构真能让人放心变美?

美团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文 | 刘珊珊

编辑 | Cindy

来源|极点商业(ID:jdsy2020)

刚刚因“二选一”垄断行为被处罚34.42亿元的美团,再次被市场监管总局通报点名。

这次,是因为旗下大众点评涉嫌医美行业“刷单炒信”——10月25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布2021年度重点领域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典型案例(第三批),曝光了10件医美市场虚假宣传、仿冒混淆等不正当竞争案件,在被公布的案例8中,入驻大众点评的某店面因“刷单炒信”被处以最高罚款。

众所周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商业利益驱使下,刷好评、买销量、控差评等在大众点评已成为餐饮行业公认的灰色产业链。

从最新通报案例来看,灰产链条已从美团美食点评延伸到了医美评价。”一位互联网业内观察人士对此表示,这同样严重侵犯了医美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必须采取有效措施遏制歪风邪气,维护正常市场秩序。

值得警惕的或许不止如此。今年7月,33岁的杭州女子小冉(化名)在某医疗美容机构因吸脂手术术感染医治无效去世,此后官方责成其停业整改。不过,从“极点商业”最新了解来看,该医疗机构却在“改头换面”后,重新入驻美团、大众点评。

01 “刷单炒信”仍侵袭医美行业

今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进一步明确“刷单炒信”行为性质,被明确定性为是“网络黑灰产”的一部分。

根据市场监管总局公开案件显示,江苏省南京熙涵医疗美容门诊有限公司为尽快打开市场,去年6月起,雇佣8名刷单人员,在大众点评当事人网上店铺平台上以消费者的身份下单并支付费用,实际并不消费,交易完成后即退还下单费用,并每单给予30元刷单佣金。至今年1月,该机构共计刷单220笔,刷单佣金6600元,支付刷单费用13.48万元,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根据市场监管总局通报,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依据第二十条第一款责令当事人停止违法行为,处罚款35万元。 

截至目前,因在大众点评“刷单炒信”而被监管处以最高罚单的“熙涵医疗”,仍正常在大众点评、美团推广营销。

10月26日,“极点商业”以“熙涵医疗”为关键词,大众点评、美团两大APP搜索结果为“南京熙涵抗衰塑形中心”——从企查查显示结果对比,可以判定“南京熙涵抗衰塑形中心”与“南京熙涵医疗美容”,为同一家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5月以来,该医疗美容机构已被相关部门行政处罚4次。比如今年2月,该机构就因“未按照规定填写病历资料”,而被当地卫生健康委员会处以1.2万元的行政处罚。

尽管如此,“南京熙涵”目前仍在正常参加美团医美的“安心变美节”。从美团、大众点评推广商品来看,其上架了163个商品,既有89元的美白嫩肤,也有830元的水光针,以及7080元的“黄金微雕”吸脂手术。

大众点评显示该机构已有1383预约预订,有179份体验报告。“极点商业”注意到,从效果、环境到服务,最近几个月来发布的体验大都为“5.0”满分好评,无一差评。

考虑到市场监管总局因为“刷单炒信”问题,已对其进行行政处罚,那么上述预约数量、最新体验报告是否真实可信,同样很值得怀疑。比如一个问题是,从今年1月(市场监管总局通报案例截至时间)到现在为止,该机构又有多少是“刷单炒信”?

事实上,从观察情况来看,“南京熙涵”很可能是医美行业“刷单炒信”的冰山一角。比如,以“佛山XX医疗美容医院”为例,大众点评上该医美以机构1300多份体验报告,同样几乎都是精修滤镜照片+清一色的好评。

但在黑猫投诉平台,却有用户在今年6月实名投诉称,去年参加上述机构在大众点评的医美水光针活动后,脸过敏严重,数月过去投诉维权仍无结果,“大众点评平台对机构没有任何监管。”

虚假宣传是医美行业最为频发的问题。根据调研报告,2019年有2万件由于医疗美容导致毁容的投诉记录,全国消费者协会统计2019年医疗美容行业的投诉数量在6138件,平均每年非法医美机构致伤致残人数大约有10万之众,且大多数消费者投诉、报案无门,维权难于登天。

在这种情况下,对普通消费者而言,辨别医美机构是否正规希望,往往寄托在平台上——比如宣称“呈现真实的评价”的大众点评,这也是用户信任平台和商家的基础。

“刷单炒信,无疑成为医美虚假宣传帮凶。”多位消费者就表示,如果一个靠用户评价积累的平台,刷单、好评可以人为控制,差评也可以人为消失,那么谁还敢相信,这些医美机构真能让人放心变美?

02 逐步扩大的刷单灰色产业

创立于2003年的大众点评,曾是一个靠用户真实评价发展起来的平台,2015年与美团合并成立新公司“美团点评”,合并后二者使用同一账号体系。第三方数据机构艾媒北极星数据显示,今年5月,大众点评月活跃用户数超1.58亿,在中国点评市场几乎没有直接竞争对手。

不过,从最近王思聪怒怼自己大众点评被别人改绑手机号,到诸多媒体报道大众点评刷单、职业差评等乱象,围绕大众点评的争议、质疑声,最近两年越来越多。

这些争议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被指越来越像小红书,精修照片脱离了真实用户评价;二是“真实评价”不再“真实”,不少用户感叹大众点评评价已经毫无真实性可言,在上面找一家合适餐厅就像挑选盲盒。

背后,是一条由商家、第三方运营公司、中介或大V、派单体验、好评写手组成,整套流程衔接紧密、不断壮大的“刷单炒信”灰色产业链。

早在2020年9月,人民网以《不消费就能点评?“大众”点评是真是假》为题评论,大众点评刷单、职业差评等乱象。更早之前的央广网经济之声《天天315》则报道,删除一条大众点评上的差评2000元、增加一条好评100元。

对大众点评而言,“刷单炒信”灰色产业链,无异于自毁根基。客观来看,大众点评官方也通过完善点评规则,起诉刷单公司,处理违规评价、用户及商家并进行公示等方式,去维护真实的点评氛围。

2021上半年,大众点评对外表示针对刷单、刷评等问题,处罚商家1万多家,处罚用户账号5万个。彼时大众点评相关负责人也坦承,治理效果没有让社会公众、平台用户满意。

这导致的结果是,几乎无所不能的“刷单炒信”代运营公司,以及各大电商平台店铺直接售卖刷单、刷好评、控差评的服务,目前仍大量存在。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尽管大众点评刷单炒信早非新闻,但此前大多集中在餐饮等领域,医美机构因为刷单炒信,被相关部门处罚还是第一次。

这说明背后的虚假评价产业链正在逐步扩大。”一位业内观察人士表示。

从媒体报道来看,大众点评“医美刷单”并非首次出现。今年7月,《财经》旗下“财经十一人”报道称,有中介在写手QQ群进行招募时,提出明确要求:“首先在大众点评搜索‘护肤’定位xx区,找到店铺,切勿直接搜店名”,“提前浏览周围美容店不少于三家,并浏览收藏本店铺”。

根据“极点商业”了解,遍布大街小巷的美容店,正是美团“轻医美”重要组成部分。

2018年,美团将其医美业务从细分品类中剥离,升级为独立业务部,瞄准轻医美市场。剪发美甲、皮肤管理、美容院等,都被归纳为“轻医美”——这让美团医美快速扩张,短短三年内在美团平台已经入驻了11000多家医美机构,约占国内整个医美机构的11.8%。

在医美领域,美团医美曾发起“至美行动”,今年7月公布过治理进展:当月共打击治理6万条医美相关的虚假评价,处罚130家涉及炒作评价的作弊商户,拦截1622个违规医美商品。

然而,从目前仍正常推广营销的“南京熙涵”案例来看,美团医美的治理效果,同样难以让社会公众、平台用户满意。

03 停业整顿机构“换马甲”入驻?

相比“刷单炒信”的“南京熙涵”,另一医美机构在“换马甲”之后,为何能轻松入驻美团和大众点评,同样值得关注。

今年5月,网红小冉(化名)到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做吸脂填充手术,两个多月后因全身感染造成多器官衰竭,于7月13日抢救无效死亡,事件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

企查查显示,华颜医疗美容医院成立于2018年06月01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为医疗美容科,美容外科,美容皮肤科,美容牙科,美容中医科,麻醉科,医学检验科(临床化学检验专业、临床免疫、血清专业)等。此前两年,涉事医院受到过5次行政处罚,原因包括病历资料不全、违规开展口腔种植技术以及发布违法广告等。

7月15日,杭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医疗事故初步调查情况:经市医学会组织专家评估,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存在术前缺乏认识、术中操作不当、术后观察处理不及时等过错,与患者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承担全部责任,并已作出赔偿。同时,西湖区卫健局对涉事医院作出警告和罚款的处罚,责成其停业整改,对负有责任的医务人员将作出进一步处理。

在华颜医疗被责成停业整改后,该医美机构也在7月从包括美团APP、大众点评等在内的各大医美平台下线。

不过,“极点商业”在10月26日注意到,“华颜医疗”在改名为“杭州辰昕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 ”后,以“换马甲”的方式,最近重新入驻了美团APP以及大众点评。同时,“辰昕医美”也参加了美团的“双11安心变美节”,上线了17款各类美容商品,价格从159元到8899元不等,截至目前评价为零。

“辰昕医美”是如何重新入驻美团医美?

“9月2日,杭州市相关部门给出了最终的卫生监督意见书,意见书中指明,该机构像美容外科诊疗科目、手术室、涉事医生需要暂停执业,其他科目从即日起恢复开展诊疗活动。”10月26日,美团公关部相关人士回应称,在10月中旬,该机构完成了线下的营业筹备,向美团申请了上线,并提供了各种资质,“我们在审核无误后通过上线。”

从第三方查询来看,10月11日,“华颜医疗”完成了“辰昕医美”名称变更。不过,经营范围并未变更。

按照美团相关人士说法,该机构在美团重新上线的产品,已经没有需要动手术的医美项目。“从上线的商品来看,的确已没有动刀子的外科医美项目。”一位业内人士观察表示,不过这并不代表,上述医美项目就没有风险。

比如,以辰昕医美售价8899元的玻尿酸为例,其宣称适用部位为垫下巴、填充苹果肌与太阳穴。玻尿酸多为注射填充用透明质酸钠,根据相关规定,注射填充用透明质酸钠在国内属于第三类医疗器械,具有极高风险,需要严格控制管理。

如果是技术水平有限的非专业医生注射,如果注射到血管内会引起局部血液栓塞,还存在双侧不对称的风险。”有业内人士就明确表示,即便是看似非常简单的注射类的医美行为,都必须经由持有从业资质的正规医生指导和注射,并选择国家审批的正规产品。

这意味着,对刚刚发生如此大医疗事故,惨剧近在眼前的该医美机构而言,即便通过“换马甲”方式登陆美团医美各大APP,也很难让用户放心。

同样,对高歌猛进的美团医美平台而言,又是否真能让用户放心?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大众点评团美容技术移动互联网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