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IT桔子
2021-11-25 22:05
[亿欧导读]

而除资源门槛外,专业知识及专业人才也是该领域的一道壁垒。

医疗数字化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文|冬雪  

编辑|Judy

来源|IT桔子(ID:itjuzi521)

以生物制药与技术为代表的医疗领域,在近几年迎来一波上市潮。

据 IT 桔子统计,2019 年医药领域共计 60 家公司实现 IPO,2020 年增长至 78 家,今年截至到 11 月,已有 83 家成功登陆二级市场。无论是港交所还是 A 股尤其是科创板都对医药企业张开怀抱,而常常跑赢大盘的医药股也没有让投资者失望,近几年一直是牛股辈出。

能够在医药股里打新「中签」的散户多数是被羡慕的幸运儿,我们却发现了另外一些常常中签的机构投资者——也就是这些医药股 IPO 时的基石投资方。

IT 桔子数据显示,在近三年生物医疗行业上市企业中,超 40 家引入基石投资,其中奥博资本、高瓴投资、清池资本分别是 26 家、16 家、19 家企业的基石投资者,GIC 及八方资本则均为 11 家医疗新股站台。

以数量计,以上 5 家资本是生物医疗领域参与企业基石投资 TOP5。在份额少、锚定和打新环节中签率较低的生物医疗行业,它们成为名副其实的「IPO 收割机」。

奥博资本创立于 1989 年,是全球最大的专注于生物医疗领域的投资公司,其在医药行业投资的中国公司有 66 家。其中目前已上市的就有 34 家,另外还有 18 家已递交上市材料,目前处在 IPO 进程中。

高瓴旗下专注于二级市场投资的基金管理人主体 HHLR Advisors 在今年三季度清仓了滴滴,大手笔减持拼多多哔哩哔哩,重点转投科技、医疗领域。其实在医疗领域,高瓴投资早已是明星资本,其合计投资的中国医药企业至少有 64 家,其中已收获 31 个 IPO。另外专注早期的高瓴创投自 2020 年 2 月成立至今,在国内一级市场已投资 72 家医疗企业,这些也将会是高瓴在医药领域的重要后备军。

清池资本是一家专注于医疗医药领域的投资平台,管理数十亿美金资产。以投资亚洲 (尤其是大中华地区) 二级市场股票及私募股权中后期项目为主。在一级市场,清池资本参与过 40 家中国生物医疗企业投资,其中 23 家已登陆资本市场。清池资本参与了其中 19 家的基石投资。

被称为"亚洲最大及最神秘的投资者"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简称 GIC),是新加坡最大的国际投资机构,管理资产超过千亿美元。在生物医疗领域,其参与投资的中国企业合计 21 家,其中 18 家已正式 IPO。

专注于生物医疗、大健康行业的多阶段投资管理公司八方资本参与过 20 家中国企业上市前投资,目前已有 11 家挂牌上市。

分析 5 家资本参投已 IPO 企业的投资阶段,奥博资本、高瓴投资、GIC 参与企业正式启动 IPO 之前的融资与在企业 IPO 招股期间以基石投资者身份进入的比例差距较小,而清池资本和八方资本,获取 IPO 企业份额一般集中在企业 IPO 招股期间。

当企业递交招股说明书,迈出上市第一步时,就已组建专业且有经验的团队,而优秀的企业辅之优秀团队所形成的「朋友圈」,会帮助企业找到最为合适的基石投资团队,由此形成合力,为企业成功上市及在二级市场的定价和交易中获取更高的价格,以实现共赢。

生物医疗在较高的行业门槛下,「朋友圈」已逐渐成熟,更容易形成「强者恒强」的局面,也因此出现包括奥博、高瓴、清池、GIC、八方资本等为数不多的 IPO 收割机,而从 5 家资本在生物医疗领域参与基石投资企业重合度来看,「绑定」关系明显。

据 IT 桔子统计,5 家医药 IPO 收割机在基石投资阶段共认购 36 家生物医疗企业股份,在多数企业中他们同时出现。其中这 5 家机构在企业招股阶段同时以基石投资者参与的就有云顶新耀和荣昌生物。

奥博资本、高瓴投资、清池资本及八方资本均以 55 港元的发行价购入云顶新耀 1409000 股份,GIC 购入 2818000 股。2020 年 10 月 9 日,云顶新耀登陆港交所,首日开盘价 70.55 港元/股,较发行价涨 28.2%。6 个月基石投资者解禁后,即 4 月 9 日,收盘价为 80.85 港元/股。若基石投资者此时抛售,每股收益 25.85 港元。云顶新耀现价 41.2 港元/股。

云顶新耀上市一个月后,荣昌生物也正式在港交所挂牌,其在基石投资阶段也吸引以上 5 家资本共同持仓。荣昌生物发售价 52.1 港元,清池资本以 1.55 亿港元认购 2975000 股,奥博资本认购金额也过亿,合计认购 2231000 股。基石投资者解禁首日,股价较发行价涨 80%,现价 105 港元/股,较发行价涨 101.5%。从基石投资者解禁日至今,云顶新耀股价最高达 145.5 港元/股。如在最高点抛售,每股收益 93.4 港元。

先声药业、锦欣生殖、海吉亚医疗等 8 家医疗企业在基石投资阶段引入 5 家机构资本中的 3 家。奥博资本在参与的 25 家企业基石投资中,认购金额最高的为瀚森制药,其斥 3.14 亿港元,以 14.26 港元的发售价认购 22018000 股,解禁期首日,瀚森制药股价为 23.35 港元/股,此时全部抛售,奥博资本收益超 2 亿港元。

高瓴投资、清池资本及 GIC 在基石阶段最高认购金额均集中在京东健康,京东健康发售价 70.58 港元,GIC 豪掷 27.13 亿港元,认购 38444300 股。高瓴投资以 11.71 亿港元认购 16584000 股。清池资本也并不吝啬,以 7.75 亿港元认购 10984050 股。解禁期首日,京东健康股价为 99 港元/股,此时全部抛售,GIC 净收益超 10 亿港元,高瓴投资净收益 4.7 亿港元,清池资本净收益也有 3 亿港元。从解禁日至今,京东健康股价最高点为 114.2 港元/股。若在最高点抛出,3 家资本收益分别为 16.7 亿港元、7.2 亿港元和 4.8 亿港元。

统计高瓴投资在生物医疗行业基石投资整体收益,其在基石投资阶段认购的 16 家企业中,以 3.2 港元发售价认购方达药业 122632000 股份为认购份额之最,假设在基石解禁首日抛售,收益 1.14 亿港元,最高点抛售则收益为 7.33 亿港元。

假设 16 家企业均在解禁首日抛售(三叶草生物制药未到解禁期,不予考虑),合计收益约 16 亿港元,10 家实现正向收益,其中海吉亚医疗收益最高为 5.93 亿港元。而假设其 16 家企业均在解禁后最高点抛售,合计 12 家企业实现正向收益,7 家企业收益破亿,合计收益近 60 亿港元。海吉亚医疗依然为收益最高,为 19.17 亿港元,锦欣生殖以 10.29 亿港元收益位列第二。

当然,作为高瓴的心头最爱,自然不会轻易抛售。HHLR Advisors2021 年三季度美股持仓数据显示,高瓴前三大重仓均为生物制药公司,分别是百济神州、传奇生物、天境生物,合计持仓市值高达 30.65 亿美元。在港股,高瓴除频繁参与生物医疗企业基石投资外,也连续加仓诺诚健华。显然现阶段,高瓴与奥博资本、清池资本等专注生物医疗领域的资本大亨一道,迈过该领域资源门槛,挤进一二级市场「朋友圈」,成为该领域的明星资本。

而除资源门槛外,专业知识及专业人才也是该领域的一道壁垒。

首先 5 家资本中,奥博资本、清池资本及八方资本均是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形成了一定的行业积累并积淀行业人才。据悉,奥博管理团队大多是生物医药博士和投行高管;高瓴创始人张磊也曾表示,只有研究深、研究透,才能够更加轻松地形成决策;而曾获高瓴创始人张磊种子投资的雪湖资本,更是在今年豪掷百万美元年薪招聘医疗行业分析师,但在专业壁垒高且生命周期长的生物医疗领域,后来者在这些明星资本面前依然难以望其项背。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投资医疗基石投资者投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