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网易云的新故事不动听

收藏
传媒
作者:蓝媒汇
2021-11-30 14:51
[文章导读]
尽人事,听天命。
网易云音乐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文|闫烨

编辑|魏晓

来源|AI蓝媒汇(ID:lanmeih001)

时隔三个月,网易云音乐终于要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时间定在了12月2日。

11月23日早,根据港交所披露的网易云音乐公告显示,网易云音乐将在全球刚开发行1600万普通股,发售价区间定为190-220港元,拟募资30.4-35.2亿港币,约合人民币24.9-28.9亿元,按此定价预估,网易云音乐的估值在约323.7亿-374.8亿元人民币之间。

消息一出,仅用了半天的时间,网易云音乐就获得了足额认购,全球长线基金﹑专注新经济领域的投资基金及对冲基金等多种类型基金参与认购。

这对于上市征程一波三折的网易云来说算是个好消息,或许在投资人们看来,云村的故事还有的可讲,关于音乐与社交的梦也值得期待。

招股书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网易云音乐总营收为51亿元,同比增长52%;毛利率则大幅度提升并转正至0.4%。与此同时,在线音乐版块收入增至24.4亿元,同比增长31.9%,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版块收入增至26.7亿元,同比增长75.7%;用户数据方面,月活用户达到1.84亿,同比增长2.6%;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2752万,同比增长超93%;在线音乐付费率达14.9%。

网易云招股书

乍看之下,网易云音乐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数据增长成绩单。

但既然在行业里,势必要与其他竞争者比较,网易云而言,它与腾讯音乐的竞争也始终值得谈上一谈。

截止发稿前,腾讯音乐市值为121.1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73.71亿元。Q3财报显示,单季度腾讯音乐就实现营收78.1亿元,比网易云音乐前三季度总营收还多出27亿元,月活跃用户量为6.36亿人,是网易云音乐的近4倍。

而这,还是腾讯音乐已经被解除独家版权,各家音乐平台回归产品,发力内容之后给出的成绩。

网易云的上市故事,还动听吗?

版权,还是版权

音乐版权这件事,对网易云音乐来说,实在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丁磊曾在网易财报中多次提到音乐版权问题,不仅如此,在2020年2月27日的电话会议中,他谈到:“不仅是网易,也包括华为、小米、OPPO、vivo等需要购买音乐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出合理价钱两到三倍以上的成本,这是不公平、不合理的。”

在被腾讯音乐卡脖子多年之后,网易云总算在今年看到了点“正道的光”。

“解除独家版权令”的发布给了腾讯音乐当头一棒,后者在此令发布后的三个月内忙着解除独家版权,而网易云音乐则是一边发公告称“坚决支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处罚决定”,暗讽对手,一边紧赶慢赶,在音乐版权上开疆拓土。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在招股书中,网易云音乐提到,已经与环球、索尼及华纳全球三大唱片公司达成了直签协议。

要知道在此之前,这三大唱片公司的音乐版权是实实在在握在腾讯手里的。

除此之外,网易云还在近期与摩登天空、香港英皇娱乐、中国唱片集团达成音乐版权方面的合作。其中,摩登天空包括有新裤子、五条人、万能青年旅店、九连真人等网易云一直涵盖的乐队与音乐人;英皇娱乐以张信哲、蔡卓妍等港台艺人歌曲为主;中国唱片集团则主要包括了李谷一、梅兰芳等艺术家的作品。

可以说,在歌曲版权问题上,网易云至少不会再受桎梏了。

而为了让驻守云村的用户们放心,丁磊不可谓不用心。

他在网易云动态中表示“在搞了在搞了,版权的事情我现在亲自抓,只要独家版权放开,我们就敞开买。最近回来的摩登、英皇、中唱等,大家先听起来,别辜负村长我的一片辛劳。”

显然,他已经决心用真金白银把网易云失去的那几年重新砸回来。

当年与腾讯的音乐版权大战持续多年,逐年走高的转授权费用最终也把网易云逼退,后者在失去了周杰伦等一众流行歌手曲库之后,甚至还搞出了“400元打包售卖周杰伦热门歌曲合集”的侵权事件,最终版权没到手,挨了同行和用户的嘲笑,还赔给了腾讯85万。

谁成想,这之后,在腾讯大规模铺设独家音乐版权版图的背景下,网易云又失去了靠偶像经济打榜捞金的机会。看着粉丝们在腾讯音乐为肖战的《光点》这一首歌就豪掷1.42亿,网易云怎么能不酸得牙痒痒。

但好在,网易云似乎也彻悟了。

既然拿不到周杰伦,也搞不定肖战,那就旗帜鲜明高举“小众”大旗。

于是,网易云以小众为出发点,收录了众多二次元等小众歌曲,其孵化的独立音乐人们逐渐显露头角。招股书显示,目前网易云注册独立音乐人已经超过30万,相比2020年底的23万净增7万,这些独立音乐人创作了140万首原创音乐,占到了网易云音乐平台所有音乐流媒体播放量的47%。

事实证明,这也的确是个可行的路径,像万能青年旅店、颜人中等不少音乐人都是在网易云平台走向了大众视野。

而在版权竞争背景下,虾米音乐最终倒下,网易云的一系列操作,充其量只能算做是“自救”。

云村:讲不完的社交故事

在网易云的招股书中,“云村”一词共提到了11631次,足以证明云村和它背后的社交在网易云战略地位中的重要性。

其实,早在云村问世之前,网易云就已经从一个音乐播放器升级成了音乐社区,云村登陆平台之后,网易云的社交也成了网易在每个季度在财报中不可缺少的故事。

反应到数据上看,招股书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社交娱乐及其他板块收入从去年同期的15.2亿元增至26.7亿元,收入占比52.3%,高于占比47.7%的在线音乐版块的24.4亿元。

具体到平台自身,由用户整合的歌单作为UGC内容,形成音乐朋友圈;

歌曲评论区则成为了造梗地,也形成了网易云平台独有的“网抑云”丧文化;

再加上独立出功能栏的“播客”、首页位置于“歌曲”图标之前的电台“FM”、声音形式的“直播”、左滑右滑配对交友的“因乐交友”,甚至是短视频……

说网易云已经成为多种社交APP的集合平台实在不为过。

只不过,云村的搭建费时耗力,却始终难以破圈。招股书显示,截止2021年9月30日,社交娱乐服务的月活跃用户为2110万人,同比增长仅为5.5%。

这里不得不再次提到挡在网易云音乐前方的那座大山——腾讯音乐。

尽管比网易云音乐的社区建立得更晚,但腾讯音乐的社区却在数据上碾压了前者。

据腾讯音乐的Q3财报显示,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营收为49.2亿元,在同比下降6.4%的情况下,依旧是网易云的近2倍;而在用户量方面,腾讯音乐的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板块MAU为2.05亿人,甚至超出了网易云整个平台的月活跃用户数。

而腾讯音乐社区的财富与流量密码依旧还是粉丝,还是偶像经济。

在腾讯音乐的扑通社区中,明星空降、互动翻牌组成了腾讯音乐社区的主要内容,歌曲评论区则成了粉丝团建的根据地,其他直播、扩列、小组则也大多围绕偶像话题展开……

网易云自然也深知这点,他也曾上线过如TFBOYS七周年线上演唱会等独家活动,在明星光环的照耀下,不少粉丝涌入云村,分享明星动态,但显然,目前明星资源依旧是网易云的短板,短时间内也很难与腾讯音乐平起平坐。

在此之前,网易云还试图另辟蹊径,比如用H5和测试刷屏社交网络。

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一年,网易云就推出了“色彩性格测试”、“摸鱼计算器”、“年度听歌报告”等爆款活动,还给云村村民发放了“村民证”。

出圈效果不错,但事实却是,短时间的刷屏,最终带来的则是微信等社交平台的封杀,无法跳转APP就无法引流,那再花哨的活动对于网易云来说也仅仅起到了品牌宣传的作用,于流量而言,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结语

变与不变之间,网易云还是走向了港股上市路。

上市后,投资人们更看重的肯定是网易云的独立造血能力。在招股书中,网易云披露了自己目前的五大客户,在这之中,网易逐渐成为了网易云的第一大客户,其在今年前两个季度为后者提供了8.8%的收入。

也就是说,网易云的上市离不开网易的扶持,一旦上市,如若还靠着网易为其输血,投资人们还是否会买单,实在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眼下,歌曲版权放开,网易云要想突破版权瓶颈,稳定其音乐社交的战略,实现丁磊“只装一个听歌软件”的目标,还需要靠自己,讲出更多动人的故事。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推广
音乐网易腾讯网易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