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马斯克不再「打鸡血」冲刺,你的特斯拉可能还需等待

收藏
汽车
作者:未来汽车Daily
2021-11-30 16:14
[文章导读]
拒绝中间商赚差价。
特斯拉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 | 秦章勇

编辑 | 王妍

来源|未来汽车Daily(ID:auto-time)

当所有车企都向年底交付KPI冲刺时,特斯拉却一反常态地进行战略性调整。

日前,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发布内部信,强调第四季度应该将重点放在降低交付成本上,而不是交付尽可能多的现车。

根据马斯克的说法,自己在研究了特斯拉过往6个月的交付情况后发现,特斯拉在季度末疯狂冲刺,最大限度地提高交付量,但往往随后在下个季度的前几周,交付量却会大幅下降。

更重要的是,特斯拉最终不会多交付一辆汽车,却需要为此支付加班费和临时承包商薪酬等方式额外花费大量资金。

很显然,相比以往高压下的季度末集中交付,特斯拉将更多地推行分散交付。对于向来务实的马斯克而言,如果增加成本却无法在根本上提升交付量,哪怕这个选择能让投资者感到满意,也并不可行。“正确的原则是采取最有效的行动,就好像我们还不是上市公司,‘季度末’的概念根本不存在。”

除了涨价还得省钱

以往在季度末,都是马斯克给员工打鸡血的时刻,他也曾多次鼓励员工,再加把劲创造出新的“历史性交付记录”。但如今,擅长开源节流的马斯克开始回过神来,一味地打鸡血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要在季度末支付更多的加班费和临时承包商的成本。

从内部信中不难看出,过去冲刺式的交付数据虽然能够为特斯带来亮眼的财报,但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并不利于保持稳定高效的交付节奏,何况还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代价。

复盘特斯拉过去两个季度的交付数据,每到季度末都是其冲刺的关键时期。以中国市场为例,今年4月,特斯拉交付了25845辆,比3月减少近万辆。今年7月,国内仅交付了八千余辆,而到了9月份,其交付量超过5.2万辆。

全球范围内,特斯拉前三季度共交付新车62.7万辆,这个数字超越了去年全年的交付量(49.95万辆)。按照这个趋势,今年特斯拉全年交付量超过80万辆是大概率事件,尽管同比涨幅能够实现超过60%,但和年初各大投行预测的110万辆目标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通常情况下,一辆新车从工厂出发再到被运至各个销售网点,距离的远近对于车价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一位4S店销售人员表示,主机厂对于整车的物流成本已经平均分摊至每辆车上,体量大的企业物流成本更低。

然而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物流成本直线上涨。对于本身体量仍算不上十分巨大的特斯拉来说,由于德国柏林和美国得克萨斯州工厂还没有实现量产,还需要依赖上海港口向世界各地发运更多的新车。这也意味着,特斯拉不得不向第三方物流中间商,支付更多的成本。

目前,特斯拉已将上海超级工厂定位为公司主要的汽车出口中心。除了承担中国市场的交付工作外,上海超级工厂还大量出口Model 3、Model Y至亚太、欧洲等地。

今年三季度,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共生产了13.32万辆汽车,其中出口量达到59579辆,占当季度特斯拉全球销量的近25%。

此外,在缺芯以及供应链紧张的背景下,特斯拉还需要花费比以往更多的成本购买零部件。一边是不断上涨的成本压力,一边是居高不下的物流交付成本。特斯拉不得不提高车辆售价平衡成本。

今年以来,仅在美国市场,特斯拉就经历了超过10次涨价,在中国市场也先后经历多次涨价,叠加国内补贴滑坡等因素,目前后轮驱动版Model 3价格已经上涨至25.5652元,此前在一周之内就上涨近2万元。

来源:特斯拉

一直以来,信奉“第一性原理”的马斯克为了降本增效,甚至不惜和供应商关系紧张。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就曾吐槽,“马斯克整天都在谈论成本问题,一天到晚要求我们更便宜。”

这也是为什么从芯片到电池,特斯拉都选择自研。除了能够掌握更多的话语权,马斯克还希望尽可能地去掉中间商,降低成本。这也能够解释,当交付量和成本效益冲突时,马斯克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目前对于大部分新造车来说,在追求创造更高交付量的同时,前期亏损幅度持续增大也是事实。

虽然在第三季度,小鹏交付规模创新高,交付量达到25666辆,并获得造车新势力季度冠军。但根据小鹏汽车三季度财报,小鹏汽车2021年第三季度总收入为57.2亿元,汽车销售收入为54.6亿元,净利润为-15.95亿元。相比2021年第二季度净利润-11.95亿元,小鹏汽车亏损幅度仍在增大。

不过财报发布后,小鹏汽车在美股和港股的股价也迎来大涨。与此同时,小鹏汽车也向四季度交付量发起冲刺。小鹏预期第四季度交付量将达3.45万辆-3.65万辆,这个目标比蔚来高出了一万多辆。这也意味着在11月和12月,小鹏的月均交付量将在1.2万辆左右。

未来特斯拉的最大优势是制造?

马斯克对于成本的极致苛刻,也让其在生产制造方面的野心不断膨胀。

上世纪初,福特通过移动式装配线的标准化生产,将汽车成本压缩至前所未有的程度。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丰田的精益生产模式也将大规模生产的浪费降至最低,这也让其成为后来者居上的典范。

如今进入电动车时代,马斯克则试图掀起汽车工业制造史上的第三次跨越。“与其说我们在研发汽车,不如说我们在研发汽车制造工厂”。

为了提高生产效率,马斯克非常欣赏福特Rouge工厂“一站式”的生产模式,他甚至希望,特斯拉超级工厂的垂直整合程度能够超过前者。

也因为此,特斯拉设计出为超级工厂配备大型压铸机,以降低生产速度与成本。根据外媒报道,目前特斯拉加州工厂和德州工厂已经通过大型压铸机大批量生产Model Y的前底盘件。

前不久,特斯拉柏林工厂曾向公众开放。特斯拉表示,通过向世界上最大的压铸机注入铝,这些机器再用6100吨的压力压铸金属,从而打造出完整的Model Y的前车身和后车身。相比之下,目前的Model 3仅后部车身就由70个金属部件组成。

摩根士丹利汽车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把特斯拉柏林工厂的创新,比肩福特汽车创始人亨利•福特(Henry Ford)的移动装配线。“特斯拉有机会完全重塑汽车生产和工厂的制造过程,特斯拉正在建设未来的汽车工厂。”

特斯拉超级压铸机 来源:特斯拉

早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马斯克就表示,特斯拉长期的竞争优势将是制造。“其他厂商难与和特斯拉匹敌的,就是制造。”

在马斯克曾经表示有信心保持至少50%的年化增长率,并立下“2030年实现销量2000万辆”的目标时,他也解释称这个宏伟目标的实现有赖于制造能力的提升。

而不再一味追求交付数字的提升,和特斯拉这个更为长远的计划也息息相关。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仅靠着美国弗里蒙特工厂和上海超级工厂显然是不够的。

根据今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上海超级工厂的年化产能已大于45万辆,弗里蒙特超级工厂则为60万辆。这也意味着想要实现上述目标,特斯拉的产能缺口在千万级。

根据外媒报道,特斯拉柏林工厂最早要等到今年12月份才会投产,预计将在2022年上半年最多生产3万辆汽车。比起冲交付量,在堆积如山的订单面前,显然提升产能对特斯拉而言更为紧迫。

近日,特斯拉对上海工厂一期项目的第二阶段产线优化项目进行环评公示,环评报告显示,该产线优化项目投资总额高达12亿元人民币,其中环保投资8500万元,占比7.08%,预计今年12月动工,明年4月完工。根据特斯拉的估算,产线优化项目建成后将增加4000名员工,全厂员工数量将达到19000人。

“明年特斯拉上海工厂新增的产能就会得到释放。”一位相关人士表示,从数据中心到研发中心,特斯拉正与上海的关系逐渐加深,未来特斯拉在上海工厂的产能或将进一步扩大。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埃隆·马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