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虚拟社交救不了元宇宙

收藏
传媒
作者:噪点GlitchNews
2021-12-01 16:29
[文章导读]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所谓“通往互联网下一代门票”的产品已经变成一个虚拟房地产炒作平台。
VR、AR

本文来自: 噪点GlitchNews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文|徐丹 

编辑|史成超

来源|噪点GlitchNews(ID:timetech2020)

近日,一款虚拟社交产品“虹宇宙”再次为元宇宙添了一把火。

11月18日,红人新经济公司天下秀发布了一篇题为《面向下一个十年,让连接更有价值》的公开信,董事长李檬用近2000字的篇幅大谈“虹宇宙”概念,将其比作“通往下一代互联网的门票”。

在李檬的介绍中,虹宇宙是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用户登录游戏之前可以在线上预约抢购虚拟房产,然后购买道具装修房屋,将其当作虹宇宙中的社交场景,邀请朋友来房间里做客、参观、举办展览等。

一个特别的地方在于,游戏中所有的房屋、土地等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NFT资产。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前段时间一个NFT头像被炒作至千万美元,如今的NFT数字房产也没有逃过被炒作的命运,所谓“通往下一代互联网门票”的产品,已经逐渐变成了一个虚拟房地产炒作平台。

困在炒房里的虹宇宙

在各大科技企业的宣传片中,未来的虚拟世界是炫酷、充满科技感的,玩家在其中可以随心所欲设计数字分身,体验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但悲哀地是,数字世界也可能是等级分明、贫富差异巨大的,玩家迈入数字世界时的头等大事和在现实世界中的没什么不同——买房。

在虹宇宙这款虚拟社交游戏中,玩家进入游戏之前都需要先在线上预约抢购虚拟房产,不同房型之间差异很大,从最高等级的环海别墅,到最低等级的普通楼房,稀缺程度也从SS递减到C。

根据此前官方介绍,A到C之间的房型基础价格在8.88元到88元之间不等,S及以上的房型并没有官方定价。

从10月28日公测开始时,官方已经给玩家投放了一批免费虚拟房产,打出的宣传语简单明了:“抢占虚拟世界第一套房”。玩家预约时间越早,抢到房屋的稀缺度越高。

图片来源:虹宇宙官方微博

和现实中炒房现象类似的是,几乎没有玩家会因为“拥有虚拟世界第一套房”这个美好的噱头就购房,大多数都是看中背后真金白银的利益,幻想这些房屋的价格未来会像房价一样飞速上涨。

“不知这虚拟房屋,能不能像各地房价一样,涨个十倍八倍的,甚至是像数字货币、虚拟藏品一样,涨个百倍、千倍的?”一位抽中一套玻璃花房的网友发微博表示。

在虹宇宙中,房屋可以在游戏中转赠,玩家只需要满足一些基础条件:通过实名认证、自己与被赠与方均满14周岁,且在App里该房屋至少有5人访问。

这种易流通的属性也成了炒房的催化剂。抢购到高稀缺度房屋的玩家都会在闲鱼等平台上出售房产,级别越高、地契编号越靠前的房屋价格越高,一个地契编号前5的SS环海岛屿在闲鱼上的价格已经标到了50万元。

图片来源:闲鱼

该卖家对时代财经表示,自己的房屋都是靠官方活动赠送,或者从其他玩家手中收购而来,目前已经用1万多元的价格出售了几个大编号的SS环海岛屿,在售的这一套房屋是市面上能看到的最小编号。

当时代财经问及这些虚拟房产的价值是什么时,对方表示,“如果天下秀把虹宇宙做起来,那这就是国内第一款成功的元宇宙游戏,未来的价值不可估量。参考前两天国外240万美元成交的虚拟土地。当然,如果失败,这些房子什么都不是。但这种想法很无聊,都这样想,啥也干不成。”

元宇宙炒房并不是新鲜的事情。早在2018年,国外虚拟现实平台Decentraland就开放了虚拟房产交易。今年11月,Decentraland中的一块数字土地被卖出24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52万元)的高价,比现实中美国曼哈顿的平均单套房价更高。歌手林俊杰也于近日在twitter上分享了入驻元宇宙、购买虚拟土地的消息。

虹宇宙官方曾想打击这种炒房活动,将房屋赠予条件升级为“持有15天,被50位用户访问”,但收效甚微。此条消息的微博下方,有网友评论道:“流通少,房子要涨价了。”

除房屋外,虹宇宙里的所有物品,包括虚拟红人鱼太闲、太闲鱼缸、海报,甚至鱼太闲头上的花都在闲鱼和社交平台中明码标价交易,大多数产品价格在百元以下,但也有闲鱼卖家把编号8888的太闲郁闷花花标出了8888元的高价,因为这是“全虹宇宙第一个8888”。

图片来源:闲鱼

虹宇宙玩家社群里也充斥着商品交易的消息,和虚拟货币爆火时炒作硬盘、显卡的情形极其相似。有自认清醒的玩家在群里发言:“这游戏真实玩家没几个,全是忽悠新手,有几个真收的?都在出,就看个乐呵。”

虚拟社交:元宇宙的入场券?

虹宇宙的官方定位是一款虚拟社交App,时代财经发现,除天下秀外,不少企业都想用“社交”作为进入元宇宙的入场券。

百度已于近日上线了一款社交App希壤;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内部也正在开发一款元宇宙社交产品Pixsoul,准备打造沉浸式虚拟社交平台;2018年,风靡一时的捏脸社交游戏ZEPETO在拿到新一轮融资后也表示准备开启元宇宙;元宇宙概念的先行者Roblox中也有社交类游戏。

以上应用虽然玩法各异,但基本遵循着一个核心逻辑:打造出一个虚拟世界,让用户创造出一个数字分身在这个世界中交友、玩乐。

不过目前上线的希壤和虹宇宙的用户体验都不尽如人意,玩家的吐槽点包括:虚拟世界设定太简陋、界面卡顿、玩法太少等。从目前情况看,虚拟社交游戏是否能靠“社交”吸引用户进入元宇宙,还需要打一个问号。

以百度希壤App为例,其数字形象还比较粗糙,只有极少的脸型、发型和衣服的变换,并且目前只做出了观光台、冯唐艺术展、百度世界大会这三个较为粗糙的虚拟空间,玩家目前只能在虚拟空间中行走和用语音与其他玩家对话,时不时还会有卡顿。

图片来源:希壤App截图

时代财经在体验中随机与身边人聊天,发现大多数都是元宇宙的研究者,为体验产品而来。即便现在还只能用着重复性极高的数字替身,在空荡荡的艺术馆里走来走去,时不时还会卡出画面外,一些人仍然对希壤的未来报有很高的期待:“现在确实比较粗糙,但这是初期,以后它很有可能成为国内第一款社交元宇宙平台。”

虹宇宙中唯一可玩的东西也只有装修,但购买物品都需要钱。在虹宇宙的交流群里,炒房之外,极少数关于游戏本身的讨论也另玩家不满:“这游戏就是买个房子,装修装修,没觉得好玩啊。”

“未来的虚拟社交产品应是现实世界各项活动的虚拟化,为用户呈现一个与当前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数字世界。”易观互娱行业高级分析师梁秋兰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来看,众多企业涌入虚拟社交赛道,均是希望在元宇宙赛道成熟前占据一席之地,但如果在概念初期就押注过多筹码,或将面临极大的风险。

梁秋兰说,如果未来这些社交应用中加入VR硬件或许可增加用户黏性,因为用户都有一定的猎奇心理。但从长期看,虚拟社交产品还面临技术、经济、安全、法律建设等众多难题,“只有具备基础设施、先进技术、游戏、文学等内容生态的企业才有机会获得成功。”

玩Roblox的人:我不知道什么是元宇宙

目前,Roblox中的社交游戏算是比较完善、最接近“元宇宙”形态的虚拟社交。

从2017年开始接触Roblox的玩家林敏对时代财经介绍,Roblox中有一些专门聊天交友的游戏,统一叫“vibe room”,这类游戏会设置酒吧、商店、房间等各类场景供玩家打字聊天,多数支持接入VR设备。

Roblox中的聊天室 图片来源:受访者

还有类似虹宇宙游戏的bloxburg,玩家可以在这里建造设计自己的房子或者社区,邀请朋友聚会串门。只是这里的房子和物品和NFT无关,也不会用作交易,林敏甚至没有听说过“元宇宙”这个概念。

林敏在社区里串门 图片来源:受访者

林敏表示,Roblox对于自己来说就像一款“社交工具”,他每天打开Roblox的时间接近5个小时,有时仅仅是打开聊天室挂着,享受这份陪伴感。

Roblox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每天有十几万来自不同国家的玩家在线,“能接触到不同文化背景的朋友”,这是采访中大多数玩家表示喜欢Roblox的共同原因。

但这种社交只停留在较浅的层面,林敏和其他玩家的交流多数情况下仅限于打招呼、卖萌、一起打游戏,不过也会形成固定的友谊,林敏和一位印度尼西亚的朋友已经持续联系了三四个月。

“大家基本不会聊对方的性别、年龄、爱好等现实生活中的事,至少我不会,就按照游戏里的样子来看就好了,这是每个人心目中的最佳形象。再加上由于语言和时差的限制,我们能聊的东西非常少,就是享受游戏里面对面贴贴的感觉。”林敏说。并且,Roblox系统会屏蔽连串的数字符号,无法加到玩家现实生活中的联系方式,只是维持着游戏中的浅层交流。

如果一款应用仅靠虚拟社交吸引用户,其用户黏性可能会比较弱。林敏表示,虽然社交是Roblox的一个吸引点,但它能做到如此大的规模,最主要的仍然是基于大量开发者海量且实时更新的游戏资源。“它能满足你的各类游戏需求,且现实生活中出了什么热点或者大IP,你马上就可以在Roblox里看到相关游戏。”

做少儿社交类游戏的从业人员程牧对时代财经表示,包括Roblox在内的很多虚拟社交游戏都有较强的低幼化特征,对成年人的吸引力比较小,“就像我们公司的产品,很像小孩子过家家,我们做过后台数据监测,发现随着用户年龄增长,他在这款游戏停留的时间明显变少。如果一个成年人玩这类游戏,情怀肯定占据很大因素。”

“说到底,大家现在为什么要进入一个虚拟的数字世界进行社交?除非未来的现实世界非常糟糕,否则我想不出理由。”程牧说。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推广
社交网络虚拟商品社交平台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