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仙剑》IP的“旧瓶”,装得了“新酒”吗?

收藏
传媒
作者:刺猬公社
2021-12-07 12:33
[文章导读]
二十六年后,《仙剑》再次爆发。
游戏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 | 欧阳 佳璇

编辑 | 石灿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2021年,是仙剑IP的二十六周年,也是其再次爆发之年。

1月《仙剑奇侠传七》的游戏DEMO打头阵,7月官方微博发文庆生、公布涉及游戏、影视、音频等多个领域的新企划。11月底,《仙剑奇侠传四》宣布动画化;12月初,《仙剑奇侠传二》宣布影视化。

《仙剑奇侠传七》官方海报

跨越了80后玩家、90后观众的国民级IP“仙剑系列”,能否以2021年为新起点,再度收割00后的热血和眼泪?在古偶当道的时代,仙剑IP的“旧瓶”,装得了“新酒”吗?

一个IP,两代人

国产RPG(角色扮演游戏)之光、国民级仙侠经典、划时代的里程碑之作……这些词都曾被网友们用来形容“仙剑系列”。从80后到90后,仙剑IP横跨了两代人,是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国民记忆。

80后对仙剑的认知,从1995年横空出世的《仙剑奇侠传DOS版》(游戏《仙剑1》)开始。其制作人、“仙剑之父”姚壮宪曾在知乎分享最初的创作目标:想做一部有刻骨铭心爱情的RPG游戏。而因喜爱金庸武侠小说和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他们为这款即将诞生的新游戏构思了一个“仙侠+武侠”的凄美爱情故事。

《仙剑奇侠传》游戏封面

在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日式RPG游戏是主流。虽然也有少数中文RPG游戏作品,但玩家玩起来仍像是一个“舶来品”,大多是日式RPG的基本模式,再套上一些中国传统故事的元素或情节。而《仙剑1》的游戏设定,李逍遥、赵灵儿与林月如的动人情节打破了这种局面,一部真正符合中式审美的冒险故事在游戏中徐徐展开,出人意料的悲剧结尾更是赚尽玩家的眼泪。

根据公开资料,游戏《仙剑1》首次在台湾面市,当月销量超过十万套,内地首发当月达到30-35万套的销量,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PC游戏之一,引起业内轰动。在多家专业媒体游戏排行榜中,《仙剑1》名列前茅,甚至霸榜数年,可谓开启华语游戏的新时代。有网友表示:“同时代的人没玩过,我们会觉得他没有童年。”

而在接下来的八年里,仙剑IP面临着混乱的开发权之争和公司管理矛盾,《仙剑1》原本的游戏制作组“狂徒”也逐渐分崩离析。2003年,《仙剑2》 《仙剑3》同年面世,前者由台湾大宇资讯旗下的狂徒创作群、DOMO小组共同创作;后者由台湾大宇资讯旗下的软星科技(上海)研发。两部续作相隔时间约半年,差距却较大,《仙剑2》几乎是一个半成品,《仙剑3》首批在一周内断货,创下两岸销量记录,荣获多家国产游戏榜单TOP1,再度将仙剑系列送上“王座”。

《仙剑奇侠传3》游戏封面

然而,仙剑IP真正意义上的全面“破圈”、走向大众,源自2005年由唐人改编的影视剧《仙剑奇侠传1》和2009年再度改编推出的《仙剑奇侠传3》。那是一个属于国产仙侠影视剧的时代,甚至仙剑系列影视剧中的歌曲,在大街小巷反复播放和传唱。

一位90后网友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她第一次接触仙剑IP是在小学一场考试的考场。有张桌子上写满了《仙剑奇侠传3》的角色名字,还能看到有来有回的对话,“你喜欢雪见还是龙葵”“红葵好看还是蓝葵好看”等等。出于好奇心,很少看仙侠影视剧的她,入了“仙剑坑”。

事实上,影视剧《仙剑1》和《仙剑3》都对游戏原作进行了“魔改”,但在21世纪初,仙剑影视剧中跌宕起伏的冒险故事、凄美动人的爱情传说,是大量没有玩过国产RPG游戏的90后新生代对仙侠作品最深刻宝贵的记忆。资料显示,《仙剑1》影视剧曾是2005年的收视神话,在地方台首轮播出后获得11.3%的平均收视率,2008年在河北卫视独家播出后获得全国同时段收视冠军。以最高4.6%、平均3.8的收视份额,超越往常收视近130%,并在两个月内于同一黄金时间段重复播放三次。仙剑影视剧的火爆,也为仙剑游戏带来了一波90后新玩家。

《仙剑奇侠传》一、三电视剧海报

仙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IP?

对于这个问题,80后与90后两代人有着不同的起点,却殊途同归。因为无论是在游戏的垂类语境之下,还是在影视剧的大众语境下,没有人会质疑仙剑IP“国民级经典”的地位。

随着时间发酵,两代人对于仙剑IP的认知和理解产生交织与纠缠。而当仙剑的音乐响起,当李逍遥、赵灵儿、景天、雪见的名字被提及,人们脑海中浮现的是一段可以共情的、荡气回肠的仙侠记忆。

人们为什么怀念《仙剑》?

关于《仙剑》系列再次影视化或者翻拍的消息,近几年来一直在坊间流传。今年以来,《仙剑》第四部和第六部都已相继宣布开机,作为国产游戏最具影响力的IP,《仙剑》的每一个动作无疑都牵动着无数人的关注。

而粉丝们则各有各的态度,有人觉得《仙剑》仍有动人的故事值得被更多人知道,比如仙三外传和仙剑四,也有人觉得那个世界已经有了最好的结局,《仙剑》第一部和第三部的成功无法被复制。持有后一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甚至大多数人都觉得,《仙剑》之后,国产电视剧再无"仙侠"。在B站许多影视盘点视频的评论区,总有人评价《仙剑》系列"以为是开始,没想到是巅峰"

《仙剑奇侠传》一剧照

这些说法有一定道理,至少在刺猬公社看来,国产电视剧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仙侠剧”了。

何为“仙侠”?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结合“武侠”品类来看。从名字上来看,“武侠”与“仙侠”似乎都是“侠”这一大类中的一种,以“武”为形则是“武侠”,讲述神魔、仙鬼,或修仙之途的则是“仙侠”。金庸先生曾说:“武侠小说的主旨是要讲是非、讲道义。”是非、道义,便是“侠”之根本,按照汉字释义,武艺高强,见义勇为,舍己助人就是“侠”,这一属性天然带着些反叛与孤胆。

而在“侠”的基础里加上“仙”,则多了一层虚幻飘渺、思及生命轮回之感。如果说“武侠”还是在讲普通人为国为民、匡扶正义的故事,那么“仙侠”便更多是一种感怀大道、普渡众生,主角往往在最后已看透生死伦常的释然之下,又无法忽视人间苦难。

人们为什么放不下《仙剑》,将之奉为“经典”,也正是因为人们怀念的是“仙侠”。

《仙剑奇侠传》三剧照

“仙”与“侠”本是一对存在矛盾的概念。“仙”要“出世”,“侠”要“入世”,也正是这种矛盾感创造了许多仙侠故事里关乎生命与人性的纠葛、选择。如赵灵儿最后的决战中与敌人同归于尽、徐长卿与紫萱终还是相忘于江湖、景天舍弃自己余下的生命只为换回人间无数生灵,他们有着“仙”的执着、求索,也有着“人”的犹疑、悔恨,在“人”的修行中得以“明道”。

为了成为“侠”,才会诞生“仙”。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人们所看到的情感故事也往往是“侠义”与“求道”的交融,在秉持为天地、为苍生的坚持下,这些带着宿命感、悲壮感的爱情往往才让观众们深深为之感动,并铭记于心,甚至会让人感受到剧作中的“文学性”所在。

“仙侠”与“古偶”

从上述这些层面上来说,现在市场上的大多数所谓“仙侠剧”其实更多应该被归类为“玄幻言情”,而更大的分类则是“古装偶像剧”。

在这些影视剧中,主角们之间“爱”的轰轰烈烈似乎更需要通过宏大的神魔对决、动辄数万年的轮回来渲染,“仙”的元素大大超过了“侠”,儿女情长成为了这些神仙在自己数万年的生命里最割舍不下的东西,他们永远在“忘情断念”,又总是陷入爱情。

宏大叙事似乎也只是一种包装的形式,抛去玄幻的元素,其实还是在说观众们看透了的爱情故事。这些仙魔、神鬼,不过是故事的调味剂,用以构建一些刺激观众所必须的阻碍、规训,突显“真爱”的困苦或无敌。所谓“四海八荒”“三界六道”就像叠buff一样,告诉人们的仍是那些道理:成了神仙也还是要受爱情折磨。

“偶像剧”的本质是为观众创建浪漫或曲折的爱情故事,以满足人们随着现代工业发展而迅速高涨的精神需求。就像今年以来人们讨论得很多的“古偶丑男”,也正是因为不够美好的主演形象会破灭观众的想象,因而违背了人们看“偶像剧”最开始的诉求,很难让人们产生心向往之的感觉。

虽然很难明确区分,甚至存在包含关系,但以上所讨论的也可以说是“仙侠”之区别于纯粹的“古偶”所在。

这样的分野是从何时开始的有各种说法,或许我们可以回到电视剧《古剑奇谭》播出的2014年,回顾一下这部开启流量时代的“仙侠剧”。有一种说法是,从《古剑奇谭》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在《古剑奇谭》之前,2012年,由上海唐人电影制作有限公司出品的《轩辕剑之天之痕》被外界视为唐人“由盛转衰”的起点,这也是唐人与大宇资讯(《仙剑》系列开发公司)的最后一次IP改编合作。之后,仙侠玄幻的市场打开缺口,众多影视公司似乎大有可为。

电视剧《轩辕剑之天之痕》海报

2014年播出的《古剑奇谭》与《仙剑奇侠传》十分相似,也是一部单机角色扮演游戏改编的电视剧,甚至原游戏《古剑奇谭:琴心剑魄今何在》的开发商上海烛龙早期创始团队也都是从《仙剑》系列制作公司离职的成员。

由欢瑞世纪等多家公司联合出品的《古剑奇谭》在那个夏天大爆,成为了现象级的剧集,屡屡刷新播放记录,连带着李易峰、陈伟霆等多名主演也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明星艺人。同时,这部剧也向那时正酝酿着流量浪潮的市场证明,流量小生具有何等强大的转化能力。

电视剧《古剑奇谭》海报

此后的故事想必大家都知道,流量热潮与IP热潮几乎席卷了整个市场,冲击之下,“流量+IP”成为吸金密匙,无数游戏、网文等被投入影视剧和网大的翻拍中,仙侠剧似乎已是一片热火朝天。但这样的火热之下产出的作品确实难以让人满意,《仙剑云之凡》《青云志》《蜀山战纪》等接连翻车,大IP似乎都已成为“烂剧集中地”,直到近几年才有所好转。

但平台在过去几年已经形成“古偶依赖症”,仙侠更是其中最受关注的,《琉璃》《千古玦尘》拿下不错数据,《玉骨遥》等也在明年待播之列,以“仙侠”之表,行“言情”之里的剧集,想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仍不会少。

说了这么多,人们对当下翻拍《仙剑》的质疑或忧虑似乎显得不无道理,作为看着《仙剑》系列电视剧长大,或者是接触过系列游戏的观众和玩家,没人会希望自己所珍爱的故事与角色被敷衍、扭曲演绎。且不论《仙剑二》的故事是否值得被放入《仙剑》系列的序列中展开影视化,单是目前的市场取向似乎就已经让一部分粉丝有了抗拒。

现实的情况是,“古偶”已经囊括了一切古装剧。不论是武侠还是仙侠,相似的场景和剧情走向会磨平故事里复杂立体的角色,所谓“侠客精神”沦为呼喊的庸碌口号,流于表面,即便原著存在具有一定高度的反叛、探索精神,也在制作过程里被压缩,最终仍然浮皮潦草,无法让人记住。

然而,若是提及如何改变这样的现状,这个问题则显得过于复杂了些。虽然这两年,不少被资本市场寄予厚望的“古偶”并没有拿到足够亮眼的成绩,观众们也多少产生了些抗拒的声音,但趋于保守的整体产业形势短时间内不可能完全转变方向,放弃已被验证过的收益方式。

而那些侠客、求道者的故事,显然只能继续存在于人们的回忆里,或是文字间了。

又或者说,对于“仙侠”这一品类的追求,未来的人们还会如此看重那些“是非”与“道义”吗?若是以更现实的方式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好像也很难让人乐观。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仙剑奇侠传3古剑奇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