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一线访谈丨上市三年,我依旧打不到九价疫苗

收藏
大健康
作者:惊蛰研究所
2021-12-08 11:57
[文章导读]
从2018年在内地上市到现在,九价HPV疫苗始终未变的是“一针难求”的缺货,和因为巨大的利益而滋生出的各种套路。
疫苗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路涵

来源|惊蛰研究所(ID:jingzheyanjiusuo)

自从2018年在国内上市,九价HPV疫苗就成了网络上的“流行词”。

许多女性网友都在社交媒体上发出类似“九价已打,车房已买,贷款已还。”的内容,似乎把接种九价HPV疫苗也当成了人生打卡目标。

但即便是在3年后的今天,仍然有不少人对接种HPV疫苗带着犹豫的情绪,也有人在过去三年里,想尽办法找到接种HPV疫苗的机会。

当接种HPV疫苗成为一种流行,背后是新的需求正在快速增长?还是新的焦虑正在快速蔓延?惊蛰研究所试图在和追逐HPV疫苗的女孩们的对话中,找到答案。

“一夜之间,全城都在抢着打疫苗”

今年28岁的Coco在2018年就接种了HPV疫苗,回想起当初预约疫苗时的火爆场景,她只能用“离谱”两个字来形容。

2018年4月29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了九价HPV疫苗有条件批准上市的信息。从那时起,网络上就开始出现大量的科普文章,HPV疫苗也渐渐地滑向了舆论中心,引发了人们的关注和讨论。

Coco就是从朋友们的讨论中了解到HPV疫苗的。“当时有很多朋友都在聊天的时候问有没有人去打九价疫苗,说是可以预防女性高发的癌症,所以我就特别留意了一下。”Coco当时已经从媒体转行保险行业,在两份不同类型的工作转换后,她变得更关心自己的健康,而在关注到HPV疫苗后,她也深入了解了一番。

“我自己先在网上查了一些基础信息,看了不少科普文章、还有UP主的科普视频,对疫苗简单了解之后,也咨询了我的医生朋友。朋友也说这个疫苗有好处,所以我就赶紧联系接种了。而且当时国内九价疫苗很难约到,只能约四价的,但是我没想到就算是四价的HPV疫苗也要靠抢。”

和后来“一针难求”的情况完全不同,Coco最初在2018年9月底联系社区医院沟通疫苗接种时非常顺利,对方告诉她“随时想打随时来就可以”,但仅仅是不到半个月,情况就发生了反转。

“因为当时快要到国庆假期了,我有事急着回老家所以当时就没有马上去接种,但是等我过完国庆回来,就发现疫苗根本约不上了。”疫苗的突然紧俏,给Coco带来了一丝紧张和焦虑。“只过了几天的时间,就打不上了。有种一夜之间,全城都在抢着打疫苗的感觉。”

对于HPV疫苗的突然爆火,Coco认为最主要因为人们的健康意识普遍提高了,“现在很多人也会定期去做体检,所以关于疫苗的内容很容易就能接触到消费者,人们也会正确的对待接种疫苗这件事。”同时,九价疫苗较高的价格和难以得到的特点就像一开始的iPhone手机一样,本身因为稀有性而具有话题性,所以很容易成为社交场景中的谈资。

Coco当时给北京市几乎所有的社区医院都打了电话,但得到的回复都是已经约满。不甘心的Coco又托朋友找到了某社区疫苗接种的相关负责人,一番操作之下,为她抢到了一个接种名额,很快她就去打了第一针。

“本来一开始还有点不在意的,觉得随时去打都可以,没想到最后竟然这么火爆,弄得像抢演唱会门票一样。不过这么多人抢着打也说明HPV疫苗确实是有好处,最近听说全国很多地方也已经有九价疫苗能接种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再去打一个九价疫苗。”

“两三千块就能预防癌症,那还不赶紧打了”

已经升级为宝妈的诗诗,也在2018年的时候接种了四价HPV疫苗,不过和Coco的主动接种有所不同,诗诗是在朋友的撺掇下“随大流”式的参与了一次“组团接种”。

“我就听我朋友说这个疫苗多么多么好,能预防宫颈癌,一问价格,总共就两三千块钱。两三千块就能预防癌症,那还不赶紧打了,一点儿也没犹豫。”

诗诗告诉惊蛰研究所,从她知道HPV疫苗到预约接种只有不到两周的时间,期间朋友一直在给她推送关于疫苗的科普内容,她也时常在网络上看到相关的讨论,在询问过家人的意见后,她很快就决定和朋友们一起组团打疫苗。

“一开始也都是想打九价的,但是确实是不好约,去香港又嫌远不方便,所以后来就打了四价。”诗诗一共打了三针,每次的疫苗费用798元,再加上25元的注射费,三次总共花费2469元。“打完到现在也没啥感觉,也不知道有用没用的。不过最近在群聊里老有人问疫苗的事,我作为过来人还经常跟她们分享一下,感觉莫名有种成就感。”

同样是宝妈的毓文,对接种HPV疫苗这件事显得格外认真。在不久前,她刚刚接种了第一针国产二价疫苗,同时她也在持续观望,考虑是否让10岁的女儿也接种HPV疫苗。

“现在国家大力提倡接种,这说明了疫苗的重要性。我本人也通过新闻、短视频还有朋友的口口相传,对HPV疫苗有了一些了解。而且现在大家对于通过接种疫苗来预防疾病这件事,都能够做到正确理解。”

据毓文透露,她和朋友最近都在关注二价和四价疫苗的消息,而她因为四价疫苗短缺所以只能暂时接种二价疫苗。“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接种进口四价疫苗,也希望可以给孩子接种九价疫苗。”

不过毓文也对疫苗的副作用有些担心。“主要是孩子年纪小,打了会不会影响到孩子的发育和健康,这些都不确定,所以我们也都还在观望。”

毓文的担心不无道理,根据媒体报道,由于存在个人体质的差异,的确有部分接种者会出现手臂红肿、关节疼痛等情况。而据Coco介绍,她身边有朋友在接种九价疫苗后产生了呕吐、抽搐等强烈的不适反应,“但是医生也表示这些是正常反应,所以接种前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

“去香港接种,也不一定靠谱”

作为别人眼里成功打到九价HPV疫苗的“幸运儿”,小雨的疫苗接种体验与其他人有所不同。光是从知道九价HPV疫苗到决定接种,小雨就准备了一年的时间。

当时小雨身边不少朋友都去香港接种了九价HPV疫苗,朋友们在日常聊天时有意无意的提到,让小雨开始慢慢知道和了解了有关HPV疫苗的信息。而去香港旅游的时候,小雨注意到香港的地铁里面,也都是各种各样宣传HPV疫苗的广告,就像是时尚海报一样,给人一种很“流行”的感觉。

在经历了排队、预约后,小雨前后历经一年多的时间,三次往返香港和内地,花费了4890元完成了三针九价HPV疫苗的接种。而在整个过程中,人们大排长龙等待接种疫苗的场景给小雨留下了深刻印象。

“几乎每次接种都需要排队。尤其第一次交钱,从楼上一直排到楼下,排了很长的队伍,等了很久。而且香港接种疫苗的地方,不像内地的医院或者是社区的健康服务中心,而是在一个写字楼,有点像美容机构。”

九价疫苗的突然爆火,也滋生出了一些乱象,让一些人深陷其中。

今年8月份媒体曾报道,在线下很难约到的九价HPV疫苗,却在一些电商平台上出现了“现货”。相对常规接种不到4000元的价格,这些“现货”服务的价格往往要到六七千元,甚至在承诺的接种时间到期后仍然不能安排接种。

婉婷告诉惊蛰研究所,她之前就因为九价疫苗一直约不上,想到电商平台上找中介,“但是感觉不太靠谱,所以后来还是去香港接种了。不过,就算是去香港接种,也有可能打到‘水货针’。”

婉婷说的“水货针”指的是未在香港本地注册的合规疫苗。由于来源渠道不合法,“水货针”在运输的过程中很有可能“被掉包”。 并且 “水货针”通常为了节省成本,并不会严格按照规范来进行运输,所以很有可能导致疫苗失效。“因为想打九价疫苗的人太多了,所以从前几年开始就有很多专门打‘水货针’的疫苗诊所。”

据惊蛰研究所观察,早在2019年就有媒体报道了香港水货疫苗诊所的新闻,目前在网上也有很多分享如何辨别水货疫苗的内容,“但是普通人还是很难辨别,而且花了那么多钱去现场接种,后面也还有那么多人排队,你打还是不打?不论是现场验货还是后期维权,都只会增加更多的成本。有时候感觉想要给自己多一点保护,真的挺难的。”

从2018年在内地上市到现在,九价HPV疫苗始终未变的是“一针难求”的缺货,和因为巨大的利益而滋生出的各种套路。令人欣慰的是,舆论对于“HPV该不该打”的关注,早已变成了在哪儿打、如何打的讨论。而随着国产疫苗的上市,“女孩”们很快就能够不再追逐HPV疫苗,也不必再为了给自己多一点保护而经历更多的曲折,这或许也是HPV疫苗成为一种流行后最好的结果。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以上人名均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推广
九价hpv疫苗HPVcoco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