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从人才流动看成渝双城如何引才

收藏
作者:宋世婕
编辑:袁佳毅、孙毅颂 2021-12-08 18:00
在资源进一步整合利用并加以宣传之后,成渝引才的未来,乃至川渝地区本身的发展,都将不可限量。

2019年,出于一些原因,CGL做过一个叫“蜀途同归”的人才调研,主要针对目前在一线城市工作的想要回流成都的中高端人才群体,下图是调研的结果。                                            

1.png.png

我们惊奇地发现竟然有92.52%的川籍候选人是愿意回川工作的,甚至67.8%的受访者,即便不涨薪甚至降薪都愿意回川。这是第一次,让我们从直观的数据上,感受到了人才正在“逃离北上广”。

 2017年,北京上海常住人口出现了1978以来首次双双下滑。此后,北上城市人口下降趋势继续突显:2019年北京市常住人口规模为2153.6万人, 实现 “三连降”;2020年开始,上海也大幅放松了应届生毕业落户的政策,来缓解人口外流、老龄化的压力。以此为契机,杭州、武汉、西安、南京、成都等新一线城市纷纷推出优厚的人才政策,一场“人才争夺战”,正愈演愈烈。

2.png.png

2021,当我们对“蜀途同归”的受访者追踪调研,我们发现,当时超9成愿意回川的人选中只有23%确实回到了成都发展,多数还是选择了留在了一线。28%的人选择了去其他的新一线城市发展,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杭州,竟然占了绝大多数。

 

杭州,新经济人才存量已超广州

新经济,蕴含着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是区别于传统经济的新型经济模式,带有旺盛的生命力,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核心增长极。

10年来,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凭借资源集中,交通发达,基础设施完善等优势,新经济人才占比一度超过全国的65%。而这些优质企业对人才产生了显著的虹吸效应,又进一步促进了产业的集聚,形成了良性循环。

图片3.png.png

图片4.png.png

而CGL发现,2020年新一线城市相对一线城市的平均人才流入率已达1.20,较2019年提升12.1%,升至2017年人才大战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意味着每百人从新一线迁往一线城市,就有120人反向流动。在如此的比率下,新一线代表杭州的新经济人才存量,在2020年已超越老牌一线广州。

图片5.png.png 

经CGL分析,大致原因是杭州敏锐地抓住了电商经济的“红利期”。以新经济代表行业互联网行业为例,在2018年第一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全国各城市互联网行业中高端人才净流入率榜单中,杭州的人才净流入率最高的14.80%,在城市综合吸引力榜单上,杭州的流入人才/流出人才比高达1.576,稳居第一。

 

杭州VS成渝

 

杭州优势:产业结构导致人才趋势

 CGL发现,成渝与杭州两地具备不同的产业积累和区位优势,两地的新经济产业发展侧重点也有所不同。杭州的互联网产业号召力强,2020年流入杭州的人才中,40%的人都与互联网及其衍生产业相关。此外,在新生物医疗、金融科技、人工智能、新媒体等领域,杭州也有着深厚的积累。与之相对,成渝所长是汽车、机械、制造等较为传统的领域。在新经济领域,杭州显然更容易吸引中高端人才。

 图片6.png.png

 杭州优势:杭州的人才活跃度更高,需求旺盛

 根据2020城市吸引力指数排名,杭州位列全国第二,相对成都位列第八,重庆第十五。综合来看,杭州比成渝具有更强的人才吸引力。在城市人才活跃度(强求职意愿人群与人才基数的比重)方面,2020年全国城市人才活跃度排行中杭州排名第2,仅次于北京。与之相对,成都位于第8,重庆10名以外。反映了杭州的人才供需市场更加活跃,工作岗位和机会也更丰富。

图片7.png.png

除此之外,杭州是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总部,阿里系耳熟能详的公司总部都在杭州,不完全统计,包含蚂蚁金服,淘宝,达摩院,阿里云,菜鸟,钉钉,盒马,飞猪等。此外网易、字节、京东、腾讯、滴滴、快手等大厂均在杭州有重要的分支机构。与此相比,成渝本土的互联网企业规模有限,而大型互联网企业在成渝主要是以建立独立业务的分支机构为主,人才需求数量低于杭州。

 图片8.png.png

 杭州优势:薪资高,薪酬模式更富有的想象力

 根据CGL的数据,成渝引进中高端人才的平均年薪为43.3万元,中位数在20万-40万之间;与之相对,杭州引进中高端人才的平均年薪为50.5万元,中位数也在20万-40万之间;反映两个地域之间相比,杭州的顶级高薪岗位更多,报酬也更为优越。

图片9.png.png

  除此之外,我们发现,杭州的薪酬模式相对成渝更丰富,会以股权激励等手段,满足激发劳动效率的同时,也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彩票”心理。

 成渝优势:人才需求相当,成渝增速更快

 有岗位需求才会有人才流入。在重点行业的人才需求方面,存量上,杭州与成渝相当,但是成渝展现了更强劲的增长势头。在数字化人才的储备方面,2020年,杭州数字化人才需求占比高达15.3%。与之相对,成都数字化人才需求占比为10.4%,重庆为7.5%。但是从增速上看,杭州的数字人才需求增速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成都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约20%,重庆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约50%。

 图片10.png.png

 成渝优势:内部消化,供需联动明显

 从下图我们发现,由于杭州的产业结构较为新颖,导致杭州的人才多数自一线回流。而成渝两地的人才流动,多数可以内部消化,说明成渝人才对本地生活依赖度很高,人才流动可以有效互补,也可以更好的留住人才。

图片11.png.png

 成渝优势:相对收入高,收入结构更健康

 在薪酬绝对值方面,杭州领先于成渝。但是从收入和当地消费水平相对关系上,成渝的表现则显著优于杭州。收入房价比是指城市居民家庭年收入与住房价格与城市居民家庭年收入之比,是用来评估房价水平、判断买房难易程度的重要指标,比值越高,反映购房难度越小。

 图片12.png.png

从这项指标来看,2020年,杭州的中高端人才收入房价比达5.7,在新一线城市中最低,反映了杭州人才较高的购房难度和购房压力。相对,成都为9.39,重庆为12.55,在新一线城市中排在前列,高于东莞、青岛、苏州、武汉,房价收入结构明显更加健康。

 针对成渝及杭州在人才现状、产业结构、人才需求的分析,结合CGL在日常工作中积累的经验、及综合多方人才专家的访谈,交流成果,我们对成渝人才引流提出一下建议:

 

CGL观点:产业升级是根本

 旧产业蕴含新机遇,促进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

 据统计,2020年,重庆的GDP前三的行业分别是:汽车制造业、房地产业、金融业。成都的前三行业分别是:商务商贸、电子信息、金融业。这些行业虽然并不完全属于新经济行业,但是,随着它们数字化转型进程的进一步推进,也会产生更多的新经济人才相关岗位,从而产生对新经济人才的进一步需求。我们认为,随着金融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新经济领域重点金融科技领域对人才的需求也将大幅提升。

 提升原有产业优势,挖掘潜力产业

 CGL认为,杭州的模式是具有一定可模仿性的。成渝也应抓住自己的标杆产业。成渝凭借自身的独特产业积累和区位优势,已经在一些新经济领域走到了全国前列。比如成都的新生活服务、互联网、新教育培训领域和重庆的新能源汽车领域。成渝如果在这些相关领域加大投入,鼎力扶持,力求塑造出成渝的标杆型新经济产业,并形成区域集聚效应,源源不断地吸引人才。

 13.png.png

同时随着外部形势的不断变化,很多不起眼的行业可能会异军突起,成为人才吸引的高速增长点。例如,2020年,在疫情导致各行各业人才需求不足的前提下,MCN行业招聘需求高速增长,增幅高达138%。成渝两地就很好的抓住了风口,占比超过8%,位于头部梯队。

 

CGL献三策:如何打造川渝巨头

 下策:促进现有巨头扩大投资

 随着成渝双城战略地位提升和经济高速发展,成都和重庆两市正在成为很多互联网企业、科技企业拓展全国、进军西部的重要选择。成渝凭借自身西南重要中心城市的地位,吸引了很多大型企业落户,成为西部互联网高地。目前,阿里、腾讯、华为、新浪、京东、携程等互联网巨头和高科技企业已在成都落户设立分支机构,华为、英特尔、西门子、吉利、科大讯飞、比亚迪等国内外知名企业也已落户重庆。进一步鼓励他们加大投资,产生更多的工作岗位,这些优质企业无疑将进一步吸引人才落户成渝。下策是大家都这么做,有据可循,有例可依,做法简单,效果一般。

 

中策:吸引优质企业落户成渝

 成渝双城进一步整合产融资源,推动两地新经济生态链条的合作。同时发挥成渝两地高速增长的优势,能够吸引更多的优质企业和资本与成渝两地形成链接关系。此外,伺机而动,在当前一线城市人力、租金等成本不断提升的情况下,各大互联网企业将研发、运营部门外迁已成为重要趋势。成渝可以抓住这一契机,凭借中西部生产要素成本较低的优势,将一线城市外迁的互联网企业吸引到成渝定居。中策较缓,既要求有眼光,也要求有手速,一旦成功,效果明显。

 上策:将重点投入对象设为本地初创企业

 成渝地区目前有独角兽企业10家,以及一系列各类独居特色的初创企业,比如咕咚运动,百词斩、萌想科技等。上策要求发展根植于本土的初创企业,培育人产吸引的增长极,以求带动相关产业链的补全,拉动地区产业集聚效应,促使经济进一步发展。上策较急,风险较大,成王败寇。

 CGL认为,虽然打造本土的产业集群分为上中下上策,但前提一定是集中优势,且上中下三策,在不同阶段可以交替使用,来达到平衡效果。

 

CGL建议:立足巴蜀文化,打造成渝新生活

 输出本土文化,抓住新国货时代红利

 成渝的国货风一直很浓郁,吃有“冷吃兔”、“谭八爷”、“宽窄巷子”,风味一绝;穿有“钟灵记”、“听月小筑”仪态万千;玩有“言几又”、“新山书屋”、按摩品牌“常乐”,乐在其中。

 14.png.png

10月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20日发布。规划纲要中提到,打造富有巴蜀特色的国际消费目的地,支持重庆、成都塑造城市特色消费品牌,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扶持成渝的本土国货品牌,也是吸引新生代人才的有效手段之一。

 持续提升城市魅力,突出“时髦与烟火气的共生”

在美食、美景、美人的“三美”加持下,重庆和成都跻身“抖音之城”第一、三名。重庆的轻轨穿楼与8D魔幻立交,被誉为当代的“赛博朋克之城”。成渝都被小红书评选为2020年度城市,获得了全国各地游客和消费者的广泛追捧。

图片15.png.png 

2020年,《新周刊》从时尚引力指数、时尚融合指数、时尚新锐指数和时尚出圈指数四个维度进行了“中国时尚一线城市排行榜”评选,成都再一次蝉联榜首。在“中国时尚一线城市排行榜”上,成都的时尚引力指数和上海一样,都获得了五颗星的最高评分。

 而重庆,这个屡屡出现在大荧幕上,出现在《火锅英雄》、《少年的你》电影中的城市,拥有独一无二的城市地貌和无可取代的城市魅力,既复古又现代,既传统又未来,正吸引着越来越多人的目光。

 打造“时髦与烟火气的共生”生态,是川渝吸引对传统文化及都市生活向往且难以割舍的新生代人才的一大利器。

 突出宣扬生活配套健全,在这里可以“活的体面”

 我们在文章开头就提及,多数人才的流动,是出于家庭因素。活的体面,不单是单方面薪酬的增加,而是生活便利,服务健全,没有后顾之忧,让人才不再有对生活的“无力感”。

 成渝两市拥有雄厚的教育资源。以高等教育资源为例,成渝拥有普通高等学校126家,并拥有十所双一流大学。此外,成渝两地还在教育上鼎力合作,创办双一流合作联建创新平台,进一步加强了成渝高等教育质量和水平。

 图片16.png.png 

成都市发布的2020年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资源要素配置指标显示,该市每千常住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已达到8.32张,每千常住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已达到3.8人,拥有三甲医院数34所。重庆每千常住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已达到6.62张,每千常住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已达到2.46人,拥有三甲医院数24所,在新一线城市位于前列。

 19.png.png 

除此之外,在《瞭望东方周刊》与瞭望智库共同主办的“2020中国幸福城市论坛”在杭州举行,同时发布了“2020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榜单,在成都、杭州、宁波、广州、长沙、南京、郑州、西宁、青岛、西安等综合排名前10的城市中,成都再一次脱颖而出,位列“2020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名单榜首,连续12年荣膺“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冠军。

 图片18.png.png

综上所述,CGL认为,成渝的生活配套资源充分、生活质量高,幸福感、归属感亦强,正在逐步形成产、居相融合,收入、消费结构相促进、物质与精神文明共发展的新一线代表性城市,我们相信,在资源进一步整合利用并加以宣传之后,成渝引才的未来,乃至川渝地区本身的发展,都将不可限量。

  

关于CGL GROUP

CGL Group是一家拥有高端人才猎寻、领导力落地咨询(CLES)、专家网络、组织管理咨询以及投融资服务的全方位人才资产管理公司。

CGL总部在中国,面向全球布局。先后在北京、广州、深圳、苏州、成都、青岛、南京、杭州、美国硅谷设立分公司。

CGL的核心业务高端人才猎寻服务,全力服务初创期、成长期、转型期和国际化这四个阶段的中国企业,专注猎寻百万年薪以上的华人商业精英,为客户的业务创新和持续增长提供领导力解决方案。

CGL的专业团队由来自于医药医疗/互联网/新消费零售/金融/前沿科技/工业制造/汽车等多个领域。

CGL现有员工600多位,其中包括70多位合伙人。


商务及业务合作扫码关注CGL公众号并提交需求

20.png.png 

联系人:Carol 13501682927


本文来源于亿欧网,原创文章,作者:宋世婕。
转载或合作请联系 hezuo@iyiou.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文中涉及数据均已标明来源,如需数据服务可访问 亿欧数据 。 如您有「项目报道」或「项目对接」需求,请填写表单,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
会议
新经济杭州一线城市重庆成都杭州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