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一朵10倍空间的“人间富贵花”

收藏
生产制造
作者:锦缎
2021-12-16 23:35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我们肯定要幸运的多,注定我们会看到机床行业不一样的未来。

文|愚老头

来源|锦缎(ID:jinduan006)

标题像传销,但我们的内容是很严肃的。 

关于机床,老机械研究员真的是一声叹息,也曾经热血,憧憬过,但终抵不过黑夜的漫长。 

这是我们随手在2010年截取的券商机械行业关于机床的报告。 

曾经的风流,雨打风吹去。沈阳机床已经ST,昆明机床也在2020年退市。 

2000年到2010年,是中国发展史上轰轰烈烈的重化工业时代,与基建相关的重卡、工程机械等行业高度景气,到处都是莺歌燕舞,繁花似锦。 

机床也在这期间发展到了阶段高点。中国金属切削机床产量在2011年达到历史高点,86万台,当年沈阳机床实现收入180亿,登顶世界第一,一切看上去都那么水到渠成,理所应当。 

随后机床行业开始了调整,谁也没想到,这个下行周期持续了足足有10年。 

在这10年里,历史上可以追溯到建国初的苏联援建的18个国有机床厂,近乎全军覆没。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 

中国机床行业这段大溃败的历史,上上下下都陷入了焦虑,从市场体制、管理机制、政策甚至到工匠精神,所有你能够想到的地方,都有人替你做了反思。 

但所有这些,在我个人看来,都是隔靴搔痒,没有接触到问题真正的核心。 

机床行业也确实有让大家不得不焦虑的理由。 

我们熟知的是,机床号称“工业之母”,产值并不大,但却极其重要。

2011年高峰时期,中国机床行业的总产值是2200亿人民币,按照2011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15.6万亿人民币计算,占比不到1.5%,何况这些年产值一直往下掉,制造业增加值一直往上走,到现在占比已经掉到1%以下了。

虽然产值占比极低,但在制造业增加值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最终产出,是由机床加工完成的。也就是说,2020年中国26.6万亿的制造业增加值中,机床行业直接撑起了8-10万亿的产出。 

机床这个行业,是真真正正的“人间富贵花”。机床是制造业成功的结果,而不是原因,指望做强机床行业撑起强大的制造业,无异于缘木求鱼。 

“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如果你现在百度“人间富贵花”,就会发现,这比仙女的要求都要高。 

上面黑框里面戴眼镜的这个老头,全名叫尤里·伊凡诺维奇·马卡洛夫,曾经的俄罗斯黑海造船厂的厂长,就是在他手中,前苏联未完工的航母“瓦良格”号2000年6月14日开始了它的东方之旅,并在2012年9月25日正式成为中国海军的一员,也是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号”。 

瓦良格号也算是命途多舛,1991年只完成了67%,苏联就解体了。1993年,俄总理切尔诺梅尔金、海军总司令格罗莫夫在时任乌克兰总理库奇马的陪同下来到黑海造船厂,探讨瓦良格归属的时候,就有了那段著名的,注定要为落日余晖做最后的缅怀的对话: 

马卡洛夫说,“这艘航母已经不可能完工了”,在场的人问道“为了让航母完工,工厂需要什么?”

马卡洛夫回答道:“苏联、国家计划委员会、军事工业委员会和九个国防工业部、600个相关专业、8000家配套厂家,总之需要一个伟大的国家才能完成他。”他继续说,只有伟大的强国才能建造它,但这个强国已不复存在了。 

现在,如果我们想要有强大的机床行业,我们需要什么呢?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汽车强国。只有发达的汽车体系,才可以哺育出强大的机床行业。 

在机床行业的下游中,汽车占到40%,是机床行业的第一大应用,也是对机床行业要求最高的行业,代表了机床行业的最高技术水准。下游汽车行业应用的反哺,可能是机床行业做大做强的唯一条件。 

上图是2019年世界各国机床贸易情况。中国美国同为最大的机床消费国,同时也是最大的贸易逆差国。最大的顺差国分别是日本、德国。 

历史也证明,机床行业的崛起跟汽车行业的冲锋陷阵是密不可分的。 

这是招商证券刘荣2009年的一篇报告中的图,1971-1991年间,日本汽车产业从国内向海外转移,也带动了国外汽车生产基地对日本机床的需求,巧合的是,1983年日本汽车产量超过美国成为第一,1982年日本机床产值也跃居世界第一。 

另一个例子是韩国机床的走红。根据知乎吴昊阳的材料,韩国机床起初是不入流的,但当韩国的汽车和船舶零部件制造商将生产基地转到中国后,所有的工艺和设备都会照搬原厂,企业主仍然会选择从韩国进口设备。所以韩国的机床也开始在中国四处开花。例如斗山机床近年来就在汽轮机叶片加工领域攻城拔寨,大有取代马扎克,森精机之势。 

汽车行业很重要,重要到可以直接主导一个国家的兴衰。汽车行业的产值,占到一个国家GDP的10%,最关键的是,占到一个国家制造业的1/3,也就是没有了汽车行业,一个国家的制造业基本上就是全线崩塌。 

可我们在传统燃油车时代,实在是不入流。  

这是2020年,世界前10大汽车集团销量排行榜。加入WTO都快20年了,在燃油车这个行业,中国还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在中国已经式微的韩国现代起亚,2020年销售635万辆,而中国品牌第一的吉利汽车,不算上沃尔沃,2020年才卖了132万辆。 

年销售200万辆,就是一个天堑。上去了,你就是顶流,上不去,就只能在边缘徘徊。 

没有顶级的汽车集团,又哪谈得上强大的机床行业呢?中国机床行业的崛起,我们需要我们的丰田本田,需要我们的大众奔驰宝马,他们现在又在哪里呢? 

没有下游的汽车行业应用反哺,即使出再多的政策,给再多的刺激,也不过是郭敬明小时代里的流沙,风一吹就散了。 

现在,弯道超车的机会来了。实际面对这个巨变,我们绝大部分人都低估了这场大冲击的影响。 

数据是冰凉的,他们只反映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新能源汽车这个赛道里,我们已经超车了。 

在2021年9月份全球新能源汽车车型销量前20排行榜中,中国有12个,除了比亚迪系列外,还有你平时听都没听过的雷丁芒果。哪怕按品牌计算,在全球前9个月的累计数据中,比亚迪也仅次于特斯拉排名第二。 

醒醒啊,这个世界真的变了。 

有很多人一直有这么一个观点,丰田本田奔驰宝马技术实力雄厚,现在电动车不行是因为没有发力,一旦他们正式进军电动车,那就没现在的新势力什么事了。持有这个观点的人,请翻翻中国历史,看看什么叫“百万漕工衣食所系”,诺基亚沉没的时候,是因为高层没有战略眼光么? 

这是A股17家机床上市公司的情况。机床收入最高的秦川机床、海天精工,收入都没有超过20亿。 

上图是赛迪顾问2019年全球重点数控机床规模表。最大的山崎马扎克,年收入52.8亿美元,折合335亿人民币,第5的日本天田,年收入31.1亿美元,接近人民币200亿。 

这意味着什么? 

这代表,如果中国能在新能源汽车赛道上超车,中国也一定会出现一家年收入200亿以上的机床企业,假如这家公司是我们17家上市公司中的一家,那就真的是10倍空间。 

没有一个行业像新能源汽车一样,普罗大众之间有着巨大的认知鸿沟。最前沿的大脑已经在思考未来无人驾驶的业态,中间的屁股还在讨论新能源汽车与燃油车的优劣,而在广大的乡村,在扎根的最基层,电动车依然是个很新鲜的事物。 

我们可能高估了新能源汽车的普及节奏,但我们更可能低估了这个行业对整个制造业的影响,机床,只是我们现在能想到的,将会发生巨变的极少数行业之一。 

在这17家机床上市公司中,种子选手可能是海天精工、国盛智科、纽威数控。发令枪已响,谁能抓住这次新能源汽车格局改变带来的行业机会,谁就能真正的登上行业巅峰。 

回到2000年6月14日,重病的前黑海造船厂厂长马卡洛夫坐在距离船厂15公里的别墅边,与瓦良格号做最后的告别,2002年6月2日,马卡洛夫在郁郁中走到了人生终点。他终究看到瓦良格号建成的那一天。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我们肯定要幸运的多,注定我们会看到机床行业不一样的未来。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马卡洛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