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微博的问题在于舆论垄断

收藏
文娱传媒
作者:财经琦观
2021-12-17 15:38
热搜之于微博,其价值无非就是引流。但沉甸甸的责任,却是其不可承受之重。

文|贾琦

来源|财经琦观(ID:cjqiguan)

近日以来,微博可以说是“四面挨打”。

12月8日,时隔七年之后微博再次登陆港交所上市,开盘首日即遭遇破发。

随后不到一周,受依法约谈处罚消息的影响,14日微博再次(09898.HK)大幅跳空低开,最终收盘于219.8港元,跌幅9.62%。 

颇为值得注意的是,在当期处罚的主要内容后面,又紧跟了这样一段的话。

“2021年1月至11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对新浪微博实施44次处置处罚,多次予以顶格50万元罚款,共累计罚款1430万元。”

虽没有像互联互通指导会上那样,明确说出:“(否则)将直接启动处置措施,不再约谈。”

但对“屡教不改”的点破以及耐心快要耗尽的迹象,也是十分清晰了。

微博方面显然接受到了这一信号,第一时间给出回应:“诚恳接受主管部门批评,认真落实整改要求,坚决履行好主体责任,不断提升生态治理水平。”

一边是苦口婆心朝督暮责,一边是态度端正全力配合,可整整一年的时间里,配合了44次依然没能完成整改,天底下竟有这样的怪事?

“阳奉阴违”的诛心之论我们暂且不提。

抛开那套叙事体系后,我们是不是可以思考一下,这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信息上的误差?

01 整改改什么? 

微博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是低俗吗?

2017年8月11日,国家网信办发布消息,腾讯微信、新浪微博、百度贴吧三家社交平台因存在有用户传播暴力恐怖、虚假谣言、淫秽色情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社会秩序的信息,涉嫌违反《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

对此,微博第一时间道歉并表示正视问题,全力配合整改。

是审核疏忽吗?

2018年1月27日,北京网信办针对微博对用户发布违法违规信息未尽到审查义务,持续传播炒作导向错误、低俗色情、民族歧视等违法违规有害信息进行了约谈,当期微博热搜榜、超话、广场、热门微博榜明星等多个板块,进行了为期一周的下线整改。

对此,微博第一时间回应:“我们深知,作为国内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理应具有更高的价值标准和更大的责任担当。微博将在深刻领会主管部门通报的基础上,深入开展自查自纠。”

经过这两轮整改,微博内部已经有了一套相对成熟的治理标准和治理体系。

再说句不好听的实话,这种问题只要有人的地方它就会永远存在。

微博有,知乎、虎扑、贴吧、微信,不见得就没有。

因此,我们认为低俗和审核疏忽并不是微博的死穴。

那么,是数据灌水吗?

2019年2月24日,央视新闻播出了题为《浏览量、点赞数动辄成百万上千万 谁在为注水数据推波助澜》的调查新闻,开篇即摆出了蔡徐坤的微博例子。

央视新闻指出,某艺人发布的这条获得一亿次转发微博,以当前中国微博总用户数3. 37 亿人的比例计算,相当于每三名微博用户当中,就有一人转发该微博内容。

对此,微博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发布公告称已作出调整,调整后转评赞计数显示上限均为“100万+”,为无穷无尽的数据打榜加了盖子。

但与低俗和审核问题有所不同,数据灌水之于微博,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的是该平台过去几年来飞速发展的底层驱动力。

因此这一维度的整改所需的时间更为漫长,且整改带来的影响也更为伤筋动骨。

2016年6月6日,#鹿晗#成为微博首个正式开通的超级话题,自此开启了“明星超话”时代。

那一年微博的股价翻了六倍,且从那以后微博的整个战略核心就是大打粉丝牌,构建出一整个文娱大厦的数据基座。

那么眼下,以清朗运动为标志,以吴亦凡的轰塌为关键节点,文娱产业的基本逻辑已经迎来彻底重构。

微博作为旧体制的受益者,在瓦解时也必然会败也萧何。

回到数据灌水本身。

这一乱象背后有两方势力,一个是水军拿钱办事,一个是粉丝用爱发电。但底层驱动力还是娱乐圈那点子事。

意识到风向的不可逆变化后,微博也拿出了不小的决心来进行转舵。

具体来看也是两个动作:

饭圈健康生态专项行动,清理微博、永封账号、启动未成年保护专项处置——治标;

调整热搜规则,降低娱乐化占比,从去年的40%降到了25%左右,提升热搜内容的多元化——治本。

眼下,各大券商研报以及行业观察者们比较公认的逻辑就是这个:微博最大的问题,是饭圈整治。

基于此,人们也得出了结论,当下的微博应该是“利空出尽”了。

这个结论是很合理的。

一方面,微博整改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前面说微博被罚了一年,但实际上这种强压应该已经持续了有一年半之多。

对微博来说,这一轮“强监管”启动的非常早。

早在2020年中旬教育部等六部门就开始明确了对饭圈的治理,同时微博也因为其他原因再一次被要求整改,暂停热搜。

作为对比,互联网行业或者说公众开始感知到风向要变,是在半年后(2020年底)的蚂蚁暂停IPO。

最先被整改,理应最先整改完成。

现如今关于反垄断的几位巨头都有分析称“已积极完成整改调整,顺应时代潮流,再次拥抱健康生态”。

替微博喊一句“利空出尽”,似乎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观点。

另一方面,微博自己也找到了新的替代方向,即热点化。

以第三季度为例,奥运期间,相关微博互动量达到1.5亿,话题阅读量高达4252亿。

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EDG夺冠后,相关话题阅读总量1077亿,讨论量8049万。

只要有人,有流量,微博的商业故事总能继续讲下去。

基于此,在刚刚过去的Q3财报中,微博营收同比增长30%,日活用户同比净增2300万达到2.48亿,增量创下了6个季度最高。

“米线不让卖了,转头加大炒粉的供给就是了。”

商业角度看,这个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可问题是,倘若基本前提假设是错的呢?

倘若“饭圈化严重”并不是微博最大的问题呢?

那么当下的整改,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微博的监管困境。

而时间拖得越久,相关方面的矛盾就会越发尖锐。

裹挟其中的投资者们,则会埋骨于想象中的“黄金坑”。

02 舆论垄断 

笔者认为,微博的困境不在商业,而在其政治价值。

自互联网发轫以来,我们就一直都不间断地谈论着“信息茧房”。

最开始是信息冗余带来的改变。

在互联网来临之前,整个社会基本上都处于信息匮乏状态,但随着互联网将信息传播的成本无限压低至零,公众开始从“被动接受”转向为“主动选择”。

在这一过程中,首先带来的是传统媒体渠道优势的丧失以及精英阶层话语权的消解。

随后,随着微信和智能推荐算法的崛起,信息茧房也开始从“社会关系”和“个人兴趣”两个方面向公众开始挤压,并最终得以形成。

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便看到了信息茧房的下半场,即去中心化、去权威性的舆论环境。

好了,我们现在要提问了:“微博是不是涉嫌垄断?”

这个问题,且不说行业共识,其实微博自己恐怕也没有这个自信。

垄断什么呢?

媒体吗?从头条到百度到微信,哪个能比微博差呢?

或者说社区内容?且不提抖音这种巨兽,知乎虎扑豆瓣小组,在用户忠诚度上也应该是只多不少吧?

若以传统的行业赛道来划分,微博无论如何都顶不起“垄断”这顶大帽子。

但从信息的传播路径来看,微博其实已经拿到了“中心化传播渠道”的垄断地位。

上述提到的其他平台,其获取信息的底层逻辑,要么是社交关系,要么是算法推荐,其本质都是帮助用户搭建信息茧房的一张网。

唯有微博,以热搜为抓手,在新闻类公共信息的传播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统一传播”作用。

通俗来说,就是吃瓜策源地。

如果是在两年前,我会热情洋溢地称赞这是微博独有的核心护城河,并对其未来充满信心;

但风云突变的眼下,我只能是正襟危坐,提示这其中所蕴含的政策风险。

过去的时间里,微博曾数次展露过自己的“不可控性”。

第一次是在2016年的“赵薇事件”。

时年4月,赵薇发布微博公布其导演电影主演名单,因主演戴立忍曾参与台独相关活动、主演水原希子曾为辱华照片点赞,该电影遭到网民普遍抵制。

6月,赵薇发表微博庆祝电影杀青,贴出与戴立忍的合影,引发网友更加强烈的质疑与抵制。

在这一过程中,微博官方在资本的控制下“压热搜、操控舆论”的民间声音一直在不断出现,各种“阴谋论”层出不穷。

该事件的高潮与转折点在7月6日,@共青团中央发表了一篇梳理此事前因后果的文章,竟同样被删除。

以此为分界线,紫光阁、思想火炬、中国国防报等官媒一齐下场,对该闹剧进行了措辞严厉的点评。

发酵至此,网民的关注点也早已不在赵薇用人失当的问题之上。资本对媒体的渗透,对舆论的掌控,以及官媒在此战场中的实际处境,令不少网友都感到大惊失色,细思极恐。

对于此类争议,赵薇方面没有任何回应,随后依然活跃于各类节目之中,直到今年8月被全网封杀。

而微博方面则给出解释,是“技术原因”:因该文章内容中含有敏感词汇故被系统自动屏蔽。后经申诉,核实之后恢复显示,不存在该文章被人工故意删除的情况。

那么,如果说“赵薇事件”背后,多少有网友在捕风捉影的成分在的话,那么随后的蒋凡事件,则是直接领取了一枚官方盖章。

2020年6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新浪微博负责人。

针对微博在蒋某舆论事件干扰网上传播秩序,以及传播违法违规信息等问题,责令其立即整改,暂停更新微博热搜榜一周。

而这一次整改,也正式开启了微博长达一年半的强监管,至今仍未结束。

03 社会责任沉重 

互联网时代的核心政治命题,是如何在去权威,去中心化环境下实现有效共识。

普遍碎片化接受信息的方式,使得报纸大论战模式已经无法再像当年那般达成目标效果,那么寻求新的凝结方式,成了每一个国家都必须面对的时代考验。

川普是比较典型的案例。

他清楚知道权威塑造的困难,以及亚文化的遍地横行。

而他的应对方式就是成为亚文化中的最大一个。

借由推特,川普先后制造出了炸鸡可乐小红帽,MAGA建墙红领巾等一系列“喜闻乐见”的整活儿。

但我们不可能照搬这一模式。

在这一背景下,微博或者说热搜,作为仅存的,复古式中心化路径传播模式的存在,其抓手意义可见一斑。

无独有偶,就在微博被公告处罚的那一天,我们的总书记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

其中的五点希望,有三点我们认为可以直接用来指导微博未来的工作走向。

一是心系民族复兴伟业,热忱描绘新时代新征程的恢宏气象;

二是坚守人民立场,书写生生不息的人民史诗;

四是用情用力讲好中国故事,向世界展现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但眼下,微博还处于这一愿景的初级阶段。

当下该平台的问题是,人性之恶以及相应的流量优势,微博应如何平衡?

男女对立的不断升级,坚守的是流量立场还是人民立场?

平台影响甚广,自身关于社会价值的底线在哪里?

面对突发新闻,时效性重要还是准确性重要?

不断的“反转反转再反转,打脸打脸反抽脸”的闹剧上演,如何展现社会的可信、可爱、可敬?

茧房时代,共识最贵。

热搜之于微博,其价值无非就是引流。

但沉甸甸的责任,却是其不可承受之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赵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