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百亿私募大佬汪潮涌浮沉往事:华尔街神童怎么把一把好牌打成这样?

收藏
金融
作者:时代周报
2021-12-21 14:25
今年7月底,因无法偿还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5.41亿元借款,在法院判决强制执行之后,信中利已不再是惠程科技第一大股东。

文|周梦梅

来源|时代周报(ID:timeweekly)

百亿私募投资大佬汪潮涌,跌落神坛。

近日,媒体报道称,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中利,833858.NEEQ)实控人汪潮涌(本名汪超涌,下均称汪潮涌)已失联两周。信中利12月16日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汪潮涌失联,相关情况尚待确认。公司将据确认信息完成进一步的信息披露工作。信中利股票自12月16日起停牌,预计将于12月29日前复牌。

网上流传的一份落款为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拘留通知书》显示,该局于11月30日15时,将涉嫌职务侵占的汪潮涌刑事拘留。近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信中利,电话未有人接听。

汪潮涌出生于1965年,湖北蕲春人。他15岁上大学的事迹广为人知,堪称早慧少年,履历极为精彩传奇。信中利成立22年,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私募投资机构。截至2020年年底,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其中6只基金正在清算),累计认缴规模为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为112.01亿元。

2015年,并购重组利好政策频出,“PE+上市公司”模式火爆市场。从这一年开始,汪潮涌开始密集向资本市场进发。2015年,信中利挂牌新三板。次年5月,信中利收购上市公司惠程科技(002168.SZ),围绕这家壳公司大搞资本运作,最终酿成败局。

在此次失联之前,汪潮涌的信中利已陷入泥潭,多次被证监部门采取监管措施。汪潮涌江湖名声日下,信中利已游走在失控边缘。

“我喜欢大海。潮起潮落,生生不息。” 汪潮涌如此解释为何将本名中的“超”改为“潮”。此番潮落之后,汪潮涌还能否再度潮起?

资本中国神童,顺风顺水前半生

汪潮涌钟爱帆船运动,顺风顺水是他人生上半场的真实写照:15岁,入读华中科技大学;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管院研究生;20岁赴美留学。两年后,他就在开始在华尔街闯荡,被誉为“华尔街资本神童”。

1987年到1998年,他曾先后任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美国标准普尔、摩根士丹利,并担任美国摩根士丹利中国区负责人。信中利官网显示,1998年至1999年,汪潮涌受国家开发银行邀请,担任全职高级顾问,参与筹备和组建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这段短暂经历之后,他在1999年成立信中利,专司投资银行和融资顾问业务。

信中利成立当年,中国互联网创业浪潮迭起。汪潮涌主要是为海归企业家回国创业提供投资。他因与张朝阳、李彦宏等早期海归企业家联系紧密,遂成为他们的投资人。2005年百度在美上市,B轮投资人汪潮涌赚取百倍收益,随即便有了组建中国帆船队参加美洲杯帆船赛(下称“美帆赛”)的念头。

要尽快参赛,最快的办法就是收购一支美帆赛船队。经多方努力,汪潮涌与一家法国机构成立合资管理公司,以连续3年承担船队每年1000多万欧元投入的代价,拥有了自己的帆船队,如愿参加第32届美帆赛。

这是美洲杯150多年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中国船队和船员。汪潮涌被媒体称之为“最敢玩的富豪”。这种“收购一家帆船队自己下场玩”的方式,汪潮涌在2016年再次玩了一次。

2015年10月,信中利新三板挂牌,挂牌首日市值便突破百亿。资本市场春风得意,汪潮涌也在筹划更大生意,开始收购上市公司打造资本运作平台。

2015年前后,并购重组炒作之风在资本市场大行其道。部分上市公司寻求优质资产开展并购重组,促使利润实现增长进而推高市值。私募投资机构募资困难,与上市公司合作开展并购基金业务,能大大缓解基金的募资压力。

PE与上市公司共同发起并购基金的合作模式应运而生,这一模式被简称为“PE+上市公司”。2015年,创投机构九鼎集团借壳中江集团上市,曲线实现将核心的基金投资的项目装进上市公司,并随后用“PE+上市公司”的模式打造了一个金融帝国。

当时在国内,创投机构无论是借壳上市还是IPO都存在极大合规障碍。九鼎集团借壳上市让一众机构看到希望,包括信中利、同创伟业(832793.NEEQ)、银纪资产(834904 .NEEQ)等创投机构都试图复制九鼎集团的“借壳上市”模式。

2016年5月,汪潮涌夫妇以16.5亿元收购惠程科技11.11%的股份,成为控股股东,该交易溢价率高达113.7%。这16.5亿元的资金中,有12亿元是通过招商财富资管公司融资而来,汪潮涌自有资金仅有1亿多元。这场高杠杆、高溢价交易也为汪潮涌今日败局埋下隐患。

成败皆因豪赌,信中利陷泥淖

“这只是照片,你要是到了现场,那才叫惊心动魄。” 2009年,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谈及倾力组建帆船队的比赛场景时,汪潮涌感慨道。

以2016年9月为转折点,汪潮涌迎来真正“惊心动魄”投资生涯。

汪潮涌夫妇2016年5月拿下惠程科技,还未来得及把核心PE业务装进壳公司完成上市,便等来证监会整治借壳上市“监管套利”行为。同年9月,证监会修改《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增加“借壳上市”的触发条件。信中利效仿九鼎借壳上市的模式无法走通了,但汪潮涌并未就此收手。

2015年至2018年,影视、游戏行业迎来爆发,A股诸多上市企业跨界投资影视游戏,以求提升市值。汪潮涌看到了其中的机会。信中利展开“PE+上市公司”资本运作模式,联手中航信托、惠程科技以高溢价方式收购游戏公司哆可梦100%股权。收购完成后,哆可梦的核心业务装进惠程科技。

2018年监管严管定增套利行为,针对游戏、VR、影视、互联网金融等轻资产的跨界并购监管审核趋严。此外,为保护未成年人,2018年3月监管部门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暂停游戏版号审批。

强监管之下,2019年哆可梦自研游戏产品和代理游戏产品的上线时间表遭推迟。这一年,惠程科技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0.9亿和1.3亿元,同比分别下滑60%、42%。

汪潮涌尝到了高杆杆交易的苦果。当初,他为并购投资项目进行融资,抵押了惠程科技的股权,签下对赌协议。随着惠程科技股价一路狂跌,汪潮涌频频爆仓。

今年7月底,因无法偿还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5.41亿元借款,在法院判决强制执行之后,信中利已不再是惠程科技第一大股东。

信中利的日子也不好过。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信中利亏损2.88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73亿元,其他应付款高达15.56亿元。

12月6日,信中利在半年报问询回复中披露,公司目前面临6个诉讼案件,涉案总金额超过13亿元。同时,公司还有超过15亿元的非关联方往来款,其中有13.6亿元为拆借资金,包括向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拆借资金6.05亿元、向深圳嘉道功程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拆借资金4.94亿元等。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汪潮涌信中利私募机构借壳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