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雪梨薇娅跌倒,服装代理商吃饱:低价疯抢网红爆款,转手日赚近万元

收藏
电商零售
作者:时代周报
2021-12-24 12:00
3000万粉丝服装电商巨头的突然倒下,养肥了一批服装代理商。

文|徐晓倩 

编辑|史成超

来源|噪点GlitchNews(ID: timetech2020)

经历了封号、封店后,清库存成为逃税头部主播最棘手的问题。近期,各大社交平台上出现了一批服装代理人,打着雪梨、林珊珊清仓款、五折等旗号,收获了一众粉丝的关注。

鲸落万物生。3000万粉丝服装电商巨头的突然倒下,养肥了一批服装代理商。在他们的清单里,原价259元的卫衣88元就能售出、469元的外套降到了269元。

同样因逃税被通报的薇娅,也逃脱不了相似的命运:库存中的服装已经在谈判、压价的路上。曾经奋力挤进头部直播间的商户,也不得不开始重塑品牌的销售渠道。

头部主播闭店,养肥一批代理商

在雪梨抖音店铺消失后的第三天,服装代理商田羽来到宸帆电商大楼,准备从上百款单品中选取10款进行试水。和她同行的,还有十几家服装代理商的负责人,他们都想分食网红爆款最后的利润。

如今,摆在田羽仓库里的好几箱包裹中,都是原本雪梨在双十二即将发售的款式。闭店卡在了上新的关口,陷入危机的宸帆电商彻底失去了网红光环:大部分款式都将以五折的价格从代理商渠道售出。

不过,对于消费者来说,网红效应还未褪去,连续几天的爆单让田羽尝到了久违的甜头。她在朋友圈发出某款产品不到半天,50件库存就全部卖光,其余5款服装也在一天之内全部售出。按照每单40元左右的利润,田羽每天至少有1万元的收益。

“新款产品上新一般是预售制,所以我没有拿到太多货,她们的库存最多只有1万件,一般代理商每个款式拿走几十件,大渠道商可以拿走1000件。后续清仓款会是之后一个月的主流商品,也会有更低的拿货价。”田羽向时代财经说道。

不过,代理商并不是最大的赢家,爆款服装还流进了二线主播的直播间。时代财经发现,抖音平台上一家服装工作室打上了“昔日网红原版服装”的招牌。在此之前,该工作室首页已经沉寂了近两个月,来自网红的爆款激活了它的交易额,当天直播观看人数峰值超过1000人。

慧琳只用了88元就买到了某件原价200元的卫衣,同款产品在一般代理商要高出40元的价位。“吊牌都还是雪梨家的,肯定是原版服装,这算是闭店之后捡漏的福利吧。”

相比之下,供货商就没那么幸运了。雪梨、林珊珊的闭店无疑让他们失去了最核心的客户。早在2017年双11,雪梨服装店的交易额就超过了1.5亿元。去年双十一期间,宸帆电商总GMV超31亿元,旗下雪梨女装品牌“CHIN”位列淘系女装品类TOP 1。“能出掉就是胜利,尤其是过了春节后,冬装的掉价会更严重,但现在很难找到体量能匹敌雪梨的头部服装主播。”一位供应商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

薇娅甩货在路上?直播流量大洗牌

12月23日,宸帆电商在公司所在地开放了线下售卖渠道,冬季款毛衣、卫衣、羽绒服等款式售卖价格在10-299元以内。

雪梨服饰线下售卖点。图片来源:网络

当天,宸帆所在的科技园很快被一批消费者攻陷。一楼的过道被围得水泄不通,非杭州本地用户也想通过代购群薅到最后一波羊毛。

同样列入逃税漏税名单的薇娅,也在经历相似的情况,曾经话语强势的头部主播面临着被压价的窘迫。服装代理商露娜向时代财经透露,薇娅的服装也在他们的接盘范围之内:“价格还没有到心理预期,还想继续往下压。”

服装生意起家的薇娅也有自己的品牌店。2020年,薇娅成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VIYA NIYA”,其自然也成为薇娅直播间露面最频繁的品牌。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薇娅便开办了17场服饰节专场,共带货商品933件,其中,光是薇娅的自有品牌“VIYA NIYA”就有209件,占比高达22%。

当薇娅直播间以及全部社交平台被封之后,丧失销售渠道的服装品牌也沦为了滞销货。不过,相比雪梨清仓的阵痛,直播一姐薇娅带来的连锁效应不仅体现在原创品牌上。

薇娅被封号当天,国产品牌玉泽冲上了微博热搜。在经历了与李佳琦的一段蜜月期后,玉泽一度深度绑定薇娅,今年双11预售首日,玉泽成为薇娅直播间的销量王。薇娅的翻车,无疑让玉泽失去了千万流量的曝光窗口,品牌自播成了玉泽唯一的选择。

当薇娅和李佳琦“二选一”成为过去式,商家转型的阵痛也摆在了面前。就在薇娅全网封杀的两天后,江苏、上海、浙江等多地通告:明星艺人、网络主播年底前自查并主动报告和纠正涉税问题。

“如何摆脱对头部主播的依赖是很多商家接下来的议题。”直播电商从业人员丽华向时代财经表示。“此前的欧莱雅事件已经把主播和商家的矛盾摆在了台面上,商家方面更想要掌握定价的主动权。”

另一方面,薇娅和雪梨的离场意味着淘宝直播流量的大洗牌。多位电商从业者向时代财经表示,商家和中小主播是此次直播圈震荡的受益者,他们必然会收获新的流量。

美妆品牌创始人南哥得知头部主播格局被打破后,反而松了一口气:“以前同行只要找到头部主播,其他品牌就会受到绝对压制,现在很多品牌都在观望中。后续我们还是会以自播为主,偶尔找中腰部主播进行带货。”

(文中受访者皆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电子商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