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滴滴「消失」的174天

收藏
汽车出行
作者:未来汽车Daily
2021-12-24 15:37
网约车市场没有变天。

文 | 吴晓宇

编辑 | 李欢欢

来源|未来汽车Daily(ID:auto-time)

滴滴下架170余天,网约车市场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

7月2日晚,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公告,宣布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7月4日,网信办通知,市占率接近80%的滴滴出行App被下架,紧接着,一场“围猎”滴滴的战役悄悄打响。为了争夺滴滴可能会流失的用户,补贴大战也重出江湖。

7月,刘一诺在抖音刷到美团打车的补贴广告,决定加入“薅羊毛大军”。“10公里左右的路程,使用滴滴旗下的快的新出租需要花费34元。若用美团打车,叠加限时半价优惠券,仅需要三分之一的价格。”虽然使用滴滴打车已经成为刘一诺的习惯,但其它平台的优惠攻势太凶猛,“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

网约车平台集体紧张起来,召集员工连夜加班,思考如何挖司机、抢客户、拓城市。

“一些网约车平台为了抢占市场,不惜大打价格战,为了补充运力,甚至默许无证司机注册。”某出行公司高管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透露。未来汽车日报亲测,注册网约车平台司机的流程的确较为简单,在部分平台无需提交网约车从业资格证和车辆运输证即可注册,有平台甚至连驾驶证都不作要求。

来源:网约车平台官方App

蒙眼狂奔的后果是过犹不及。12月16日,厦门市交通运输部门发布公告称,T3出行的经营许可证可能到期后无法延续,甚至存在被吊销的可能。有意与T3出行平台合作的广大企业、驾驶员应审慎评估风险,提高防范意识。

来源:海峡网

另一边,“倒戈”不久后,刘一诺又重新用回了滴滴。美团打车的导航功能着实令人崩溃。有一次刘一诺打到车后,美团打车显示司机预计3分钟到达,结果由于系统导航不靠谱,刘一诺半小时后才坐上车,“我和司机大哥都快哭了”。

据极光数据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滴滴出行月均DAU(Daily Active User,日活跃用户数量)为1254.79万,远远领先于曹操出行和T3出行,后两者的DAU分别为167.16万和134万,不及滴滴出行的1/15。

雄心勃勃的围剿者,面对残酷的现实,恐怕不免生出几分心灰意冷。

投诉多、亏损高、合规难,滴滴打江山时“踩过的坑”,竞逐者在成为“下一个滴滴”的路上一个也无法避免。

“走,去滴滴楼下挖墙脚”

在滴滴出行App下架的当晚,T3出行连夜召开紧急会议。

“这是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T3出行多位高管一致认为。据一位T3出行员工回忆,当晚的会议,T3出行决定要在当月连下15城,日均订单量突破百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T3出行的安全部即日起进入“全员战斗模式”,主动实行007工作模式(全月无休)。

来源:T3出行

4个月后,T3出行官宣完成了2021年战略目标,即登陆48座城市。如此急速地扩张与诞生之初的“佛系”心态形成鲜明对比。2020年7月,T3出行成立1年,仅开拓了7座城市。

“通常情况下,网络安全审查会在45个工作日内完成,”也就是说,45个工作日后滴滴有可能恢复上架,在美团打车工作多年的王敏感慨,“滴滴‘消失’后,大家都在和时间赛跑,试图抓住发展黄金期”。

2017年2月,美团曾跨界杀入网约车领域。家大业大的美团三个月烧掉10亿元,但收效甚微。据国金证券分析师杨晓峰介绍,2019 年及之后的较长一段时间,美团打车开通城市步伐减缓,主要集中在上海、南京等地区,相关业务没有大范围拓展。最终,在评估投资回报之后,美团决定暂停网约车业务扩张,由自营模式转为聚合模式。

“好多美团员工甚至不知道有网约车业务,基本属于无人问津的‘半弃疗’状态”,王敏评论。

眼看滴滴“大厦将倾”,沉寂两年多的美团打车,重新杀回战场。

今年7月起,新版美团打车App在各大应用市场重新上线,官方宣布将在更多城市提供服务。

“打车业务突然火起来了,我们也忙碌起来,经常晚上11点才下班,压力大到体重猛增。”王敏透露,滴滴‘出事’后,美团将打车事业部独立,负责人直接向美团CEO王兴汇报。在此之前,美团打车业务被整合进智慧交通平台,地位一度被降低。

为了扩张业务,美团专门为打车事业部成立了招聘部门,开始疯狂招人。

“出行是刚需,当滴滴下架新用户无法注册时,大家一定会选择别的平台。”汽车分析师张翔指出。

根据滴滴招股书,7月之前,滴滴出行 App 每月新安装用户约为 950 万。受下架影响,新安装用户数量大幅收缩,8 月已不足100万,流失用户高达850万。2021年一季度,滴滴的客单价为23.92元。这意味着,新增用户一个月能为滴滴出行创造约2亿元流水,若按抽佣20%计算,每月新增利润可达4066万元。

“这些利润流向任何一个出行公司,都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这是美团打车、T3出行们伺机而动的最大源动力。

极光报告提出,运力成网约车赛道下半场的比拼重点,拥有充裕的司机运力才能满足用户出行需求。为了快速获得经验丰富的成熟司机,对手们决定从滴滴手中争夺资源。

美团推出“上门注册”,方便司机加盟麾下,工作人员甚至亲赴滴滴楼下“挖墙脚”。

今年9月,滴滴司机王强来到位于中关村科技园的滴滴总部“扒活儿”。将车停在路边后,两名挂着美团工牌、穿着黑色工服的工作人员敲了敲王强的车窗,他们是来招揽王强注册美团打车司机的。完成注册之后,对方给王强发了一个50元的红包,这是促成王强注册的最大原因,“相当于跑了两个订单,足不出车就有钱赚”。

美团打车的司机招募政策是,注册即免佣7天,邀请司机可得8888元现金。王强所在的网约车司机群里,甚至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有司机通过美团的招募政策,一周赚了10000元”。

大笔砸钱的还有T3出行、曹操出行、高德打车等多家出行公司。

7月中旬,高德打车率先在司机端推出免佣金措施。有高德打车内部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三天内,高德免佣大概‘补贴’了数百万元。”在乘客端,高德打车面向用户推出了限时领取100元打车券活动。邀请好友登录曹操出行,可得8元打车券,邀请好友首次支付可得15元现金。享道出行还通过各种社交平台发布优惠活动,新用户首单立减10元。

来源:美团打车小程序

网约车领域的第二次烧钱大战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开始了。

在真金白银的刺激下,滴滴的围猎者们获得不同程度的增长。今年7月,高德平台日均单量上涨了100万单。首汽约车、去哪儿专车、曹操出行和美团打车订单量环比增长率均超过23%。

补贴大战不是长久之计

靠补贴可以在短期内收获订单、收揽人心,但并非长久之计。

“薅完美团打车新注册司机的羊毛后,很多司机便不跑了”,王强告诉未来汽车日报。相比滴滴,其他网约车平台“叫单顾客少,订单数堪忧。只有早晚高峰时,会有一些顾客叫单。总体来说,用它们不划算,取消免佣金后,更是赚不到钱”。

订单量少,服务体验也差强人意。今年9月,在美团打车做了两年全职司机的吴文斌“投奔”了滴滴。“美团打车的导航不好用,经常选择最堵路线,还经常派单到三公里外去接人,乘客没少投诉绕远路。”

根据黑猫投诉平台数据,7月美团打车投诉量同比增加300%,同行的情况也不乐观,T3出行的投诉量同比暴增1162%,高德打车投诉同比暴增1131%。

来源:脉脉社区

“网约车公司也需要技术储备”,王敏指出,竞争对手高德不向美团开放地图,腾讯的地图不好用,美团不得不自己做导航系统,“补贴大战终有一天会结束。网约车平台能走多远,拼的还是服务水平”。

携华出行CEO庄智强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合规、运营效率、供应链才是核心。”网约车是一个重精细化运营的行业,不能靠压榨运力来增加利润,应通过合理的运力调配、优质的用户体验等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更何况,砸钱的老路,“网约车鼻祖”滴滴早就淌过,至今未找到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回想2014年,滴滴与快的经历的那场“补贴大战”。一年时间,狂砸19亿元,最终以两家公司合并收尾。之后几年,滴滴实现迅速扩张,2018至2020年,滴滴连续四年市场份额稳居第一。

即便如此,滴滴也未走出亏损泥潭。招股书显示,2018至2020年,滴滴净亏损分别为150亿元、97亿元和106亿元,共计353亿元。2021年一季度,滴滴首次录得季度盈利,净盈利54.83亿元,但这主要归功于剥离社区团购业务后,滴滴投资收益大幅增加,与主营业务并无关联。

合规难,同样是悬在出行公司头上的一把利剑。

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要做到“三证齐全”,即“平台持证经营,车辆持证载客,司机持证上岗”。其中,北京、上海对驾驶员身份要求“京籍京牌”、“沪籍沪牌”,门槛很高。

9月1日,针对部分平台公司招募或诱导未取得许可的驾驶员和车辆“带车加盟”,开展非法营运,扰乱公平竞争市场秩序等问题,交通运输部等五部门约谈T3出行、美团打车、曹操出行、高德、首汽约车等1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要求检视自身存在的问题,立即整改不合规行为。

滴滴的防守战

围剿者全面出击,滴滴似乎并未慌乱。至少在滴滴员工张乐乐看来,滴滴拥有的市场份额足够大,对手们获得的一点小增长完全无法构成威胁。

不过,滴滴也并未坐以待毙,正在默默筑造防御工事。

12月23日,未来汽车日报打开滴滴App后,开屏便是优惠券组合——“送你一个新年红包,最高100元”。在此之前,为了留住老用户,滴滴也曾推出88折优惠券,用券后“价格十分便宜”。

滴滴还曾在2020年3月推出“花小猪”,作为拓荒路上的“新马甲”。“花小猪”的前身是“途途网约车”。2020年3月,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收购辽宁途途网约车运营服务有限公司,将后者App改名为“花小猪”,并且获得了百余座城市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营牌照。

遗憾的是,花小猪没能承担起增长重任。据交通运输部数据,自2021年7月滴滴下架以来的5个月中,花小猪的订单数连续4个月出现环比下降,7-9月和11月的订单分别环比下降46.3%、2.6%、5.7%和12.9%。

来源:花小猪官方微博

自7月20日起,花小猪取消“一口价”规则,其运价将根据市场行情调节,“越来越趋向第二个滴滴快车了”,张乐乐说道。

“新的平台很难撼动网约车当前格局, 但滴滴的明天仍不清晰”,张翔称。12月3日,在美上市仅156天,滴滴宣布退市。与此同时,针对滴滴的审查已经远超45个工作日,滴滴被下架的这段时间,粗略估计流失了4000万新用户,损失的老司机和老用户则无从算起。

回港股上市或许成为滴滴“自救”的好归宿。近日,有消息称,滴滴 ( DIDI ) 或通过介绍形式赴港上市,以满足港交所上市要求。一般以介绍形式上市的股份为公司的已发行股份,因此公司不会发行新股,亦不会筹集新的资金,上市成本较低。

但回归港股也并非易事。上述消息人士称,由于滴滴在美国上市不足两年,未能通过第二上市方式来港上市,而双重上市方式的审查较为严谨,多项要求不能获得豁免。张翔认为,滴滴回港股,或许同样会受到数据权限在内的“大合规”审核。

另一边,滴滴的对手们也在积极筹备IPO。今年10月末,崔大勇直言,“T3出行一定会IPO,等待的时间也不会很久,可以确定不会在境外IPO”。

滴滴何时能回来,没有人知道,但网约车市场注定不会平静。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滴滴打车企业平台滴滴打车优惠券领取高德王强
  • 热门文章
探索「汽车出行」领域
  • 最新研报
2022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基础软件研究报告

2022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基础软件研究报告

本报告涉及企业:华为、东软睿驰、国汽智控、斑马网络
2022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前沿科技量产应用研究报告

2022中国智能电动汽车前沿科技量产应用研究报告

本报告涉及企业:黑芝麻智能、芯驰、所托瑞安、百度、一径科技、方正电机、福瑞泰克、蜂巢能源、欧菲光、孔辉汽车、地平线、速腾聚创、保隆科技、华为、禾赛科技、东软睿驰、Maxieye智驾、宁德时代、承泰科技、巨湾技研、悠跑科技、利氪科技、清智科技、知行科技、几何伙伴、MINIEYE佑驾创新、联创汽车
2022中国汽车智能化功能模块系列研究-语音交互篇

2022中国汽车智能化功能模块系列研究-语音交互篇

本报告涉及企业:阿里云、腾讯、百度、科大讯飞、云知声、思必驰、博泰车联网、理想汽车、蔚来、小鹏汽车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