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你的身边,已经潜伏了虚拟职场第一人

收藏
新兴技术及应用
作者:品玩
2021-12-29 10:10
崔筱盼如何成为“虚拟人职场女性天花板”。

文|钟文

来源|品玩(ID:pinwancool)

在万科工作的小王刚刚收到了一条来自万科财务部的邮件,一名叫做崔筱盼的员工告知他,年底公司即将封账,如果申请备用金以及报销请尽快完成申请,并且在通知后面,她附上了最近北方冬日正在降温,提醒销售同学注意身体。

作为金牌销售的他,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收到财务部的相关告知和催促邮件。在此之前,他没有对这个部门的同事有过特别多的注意,甚至把这些部门的通知一直作批量“未读已阅”处理。但这次不一样了,他专门给这个邮件回复了一个“销售部收到”。

或许,一切要从万科集团董事长郁亮亲自推介这个员工开始。

上个星期,万科集团董事长郁亮亲自在朋友圈公开宣布了他们公司今年的年度优秀员工,这位业绩最优秀的“打工人”正是崔筱盼。朋友圈里的她形象干练,颜值也很高,看起来就是那种很酷的职业女性。但这个奖项显然也证明她不是靠自己的颜值来完成她的工作的。

崔筱盼,万科2021年度优秀员工

更重要的是,在过去长达10个月的时间里,没有多少人知道她拥有的另外一个更重要的身份——虚拟人。

崔筱盼在今年2月正式“入职”万科集团财务部,负责催办预付应收逾期单据的工作,由于她是纯粹的人工智能,负责催办的核销率达到了91.44%。

崔筱盼的外貌和其他小冰框架虚拟人类一样,都是通过小冰框架的神经网络渲染技术(XNR)生成的。

小冰公司CEO李笛称,和过去的技术相比,小冰框架的虚拟人类不仅外貌更接近真实人类,多样性高,而且更重要的,是外貌能够与其内在相一致。

“当你看着崔筱盼时,可以感觉到她的内在性格、她的职业能力。”这是之前的虚拟人所不具备的。

虚拟人从何而来?

我们身边,其实还有更多的“崔筱盼”?崔筱盼的背后,其实是时下比较火热的虚拟人技术。

今年以来,虚拟人作为科技圈比较流行的技术趋势,频繁的登上了科技版面的头条。

什么“AI黄仁勋一不小心骗过了全世界”,“每经新闻有个24小时的虚拟人主播”,“短视频平台柳夜熙一周竟涨粉430万”,他们其实都采用了虚拟人技术。

虚拟人,简而言之,其实是通过计算机图形技术、CG渲染、动作捕捉、人工智能、语音合同等数十种计算机技术打造。她通常拥有人类一样的外观面貌,可以表达面部表情;她还可以张嘴交流,甚至是结合语言内容和表情表达某种内心心境;而更厉害的是,如今的虚拟人也具备多样性的人格,不同的虚拟人也可以像真实世界的人一样保持完全不同的性格。

但与人不同的是,虚拟人并没有存在在真实的世界当中,她只存在于数字世界里,比较有代表的应用行业包括虚拟助手、虚拟客服、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等等。你可以享受她的歌声,与她线上进行交流,但不能在真实世界触碰到她。

从技术的发展趋势来看,如今的虚拟人更多的是与人工智能产生关联。

在这波“虚拟人”流行之前,其实行业内已经有过“数字人”的概念。最早的“虚拟人”,或者说“数字人”的诞生,其实更多是为了适应影视娱乐的需求,基于3D技术和CG动画产生。

在外形上来看,后者“数字人”其实就是逼真的3D人体模型,主要用于工业电影上的影视特效。

而“虚拟人”是在“数字人”从技术本源上就有着本质的区别,也有着不一样的应用场景。

小冰公司COO徐元春在接受品玩采访时称,“虚拟人”和“数字人”其实采用了不同的技术路线。

他提到,今天行业大多数公司都使用的是3D建模的技术。举个例子,如果要对某个人建模,可能需要采集对应用户的3D数据,搭建出一个模型。而3D模型做完之后是一个不能动的模型,接下来可能是找到另外一个人,去绿幕前做动作捕捉,包括跟踪脸部的表情和肢体的动作。动作捕捉之后,再把这些数据绑定到模型的关节点上进行绑定,这样会生成一段原始的视频。最后原始的视频经过单独的修真和后期渲染,最终形成了大家想要看到的虚拟的视频片段。

而传统的3D建模和CAD技术去做虚拟人,和好莱坞的电影工业逻辑是没有区别的,他的根本技术路径是一样的,只不过大家要求的质量高与低。

所以这种方式的结果就是它的精度要求很高,生产周期过长,生产成本也比较高。

小冰公司的虚拟人的制作过程并非从纯CG的角度来开始。据品玩了解,崔筱盼的外貌和其他小冰框架虚拟人类一样,都是通过小冰框架的神经网络渲染技术(XNR)生成的。

李笛称,和当前很多虚拟人类团队不一样的地方是,小冰团队其实是从soul这个角度开始做,在很多人关注人工智能助理智商的时候,它们在人工智能如何拥有“情商”上研究积累了八年时间。小冰底层技术框架先从自然语言处理做起、逐步开始计算机语音、视觉,最后做到用户可以看到的外貌。

"这条路不如直接上来先给你做出一个3D模型来更加直观,但我们认为从无形的灵魂开始做起,技术积累的上限更高,更符合未来而不是当下。所以你现在能看到小冰框架的虚拟人类呈现出厚积而薄发的状态,许多虚拟人类背后其实都是小冰框架在助推。"

它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

从技术切入角度来看,徐元春举例了最近在“每经AI电视”同样逼真的虚拟主播N小白和N小黑:

打造的第一步,需要训练两个专家模型:在大数据上训练语音专家模型,它能理解人类语音。在目标主播数据上训练嘴形专家模型,学习目标主播嘴形与表情以及语音之间的关系。

第二步,训练人脸渲染模型,输入是语音,渲染出正确的人脸,该训练过程受到之前两个专家模型的监督。 

第三步,驱动过程,输入语音,形成完整的主播视频。

通过采用小冰深度神经网络渲染技术以及小冰框架的小样本学习技术,整个训练过程只需要一周。徐元春认为,这种方式的成本应该只是3D模型和CAD技术的几十分之一。

这或许也预示着,最近几年,随着基于小冰框架的深度神经网络渲染技术和小样本学习技术的不断突破,虚拟人技术和产业有望突破成本、时间上的制作瓶颈,向着更便捷、更智能和更多样的方向发展。

“每经AI电视”虚拟主播的场景核心是在生产内容和分发内容。徐元春认为,这方面已经有很多的公司的CEO想找到小冰公司来做CEO的数字孪生,在过去,企业CEO希望能够去接触到更多的人,需要亲自去向客户分享和沟通企业的想法。“今天,你可以在极其高并发的情况下,和很多人去传递和表达你的想法,从这个角度来讲,无论是数字员工还是CEO数字孪生。”

与万科年度优秀员工“虚拟人”崔筱盼的合作,最初其实也是小冰团队在和万科集团探讨AI技术如何赋能房地产行业时提出的一个想法。

特别大的集团都涉及到很多应收应付账款管理,所有的这些资金的流动,都是有规划的,这不避免的涉及到提醒,甚至是催促。而在崔筱盼之前,很多人一般会收到一个系统提醒,有的时候员工不会特别的关注。

后来小冰就和万科一起合作了虚拟人,为这个人起了名字。给她使用了深度神经渲染技术生成的生物学的ID,然后注册了系统邮箱,在系统给你发一些操作时,看上去就是个真人,有名字有联系方式,有工位号。

“这个时候其实你拒绝一个人,要比你拒绝一个机器要难得多。”在测试几个月之后,小冰团队收获了这样的结果。

谈到虚拟人技术的未来,李笛认为,虚拟人类的多样性会变得更加深入。今天整个行业已经不再仅仅局限在那几个少数助理身上,而是各种各样的虚拟人类。

可能今天大家的主要关注点还是虚拟明星和偶像。“但实际上,除了类似人类社会里名人明星地位的Super Instance(超级个体),我们还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拥有时刻陪伴在身边的Nobody Instance(普通个体),这些AI Beings里的无名之辈,对其他人可能毫无意义,但对需要她陪伴的用户来说,会越来越意义非凡。”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人工智能虚拟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