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有赞被资本抛弃,白鸦没有“新故事”

收藏
金融
作者:奇偶派
2022-01-26 12:12

文|李好

编辑|钊

来源|奇偶派(微信号ID:jioupai)

2012年在杭州贝塔咖啡厅中,一家名为“口袋通”的公司被孕育出来,这家公司专业为腾讯公众号、小程序做商城软件开发,做私域流量运营服务生意。

谁也没有想到这家专业做私域流量的软件开发商,在腾讯与阿里互封外链的情况下,成为了商家“私域”流量中的最大赢家,并成为一跃国内SaaS板块的龙头。

2014年“口袋通”改名“有赞”,据资深人士所说“有赞”名称取自公众号下方点赞按钮的大拇指,寓意着中国私域流量运营者,在打造新零售模式中都值得赞叹。

“有赞”改名后,随着国内巨头对外链战争愈演愈烈,“有赞”“微盟”等公众号软件服务商业绩也直线上升,2019年百度战略投资有赞3000万元,并协同“有赞”发布了自营电商解决方案。

2020年在外链与疫情的情况下,“有赞”轻松拿到了一亿美金融资,称专注于系统研发和商家服务。

这一年,“有赞”大肆进发研发出“有赞连锁商城”“销售助手解决方案”“小程序直播插件”“爱逛直播”“云摆摊扶持计划”“国际版产品计划”“打通视频号带货”等一些列SaaS解决方案。

同年,在“有赞”年报中,2020年总交易额达到1037亿元,营业收入达18.21亿元,同比增长55.2%,净亏损为5.46亿元,同比收窄40.4%,毛利率由同期50.8%一生中59.4%,“有赞”所显露的一切指标都预示着这家公司美好的前途。

不过,上周在脉脉上却有人爆料,“有赞”将大幅度裁员,被裁总员工接近三分之一,研发岗和技术岗成为了此次裁员的重灾区。

“有赞”这家以服务商家闻名的“卖铲子”公司为何遭遇如此大变故?“有赞”到底怎么了?

战略失误的大幅裁员

企业战略与员工规划相违背,裁员只算命中注定。

1月20日,据脉脉员工爆料,国内SaaS平台公司“有赞”正在进行大规模裁员,根据爆料者描述此次裁员人数在1500人左右。

据奇偶派查询年报发现,2021年6月财报中“有赞”公司员工为4008人,若真如爆料者所说1500人将超过公司人数的三分之一。

爆料人在脉脉发布消息后,还在脉脉评论中说道:“网传有赞今年裁员计划将直接写入2022年的OKR,研发岗13个仅仅一天时间就裁员了4个,这是有赞最疯狂的一天”。

有赞员工爆料

在互联网行业中,年底优化是惯例所在,许多大厂会在年底强制要求末尾淘汰,常见的比例为10%,而有赞在最近的30%比例却十分罕见。

脉脉中,有人员提及有赞正在进行事业部化调整,主要核心业务分为社交电商、新零售、美业、教育、海外业务等五大板块。

在这轮裁员中职能部门和产品、技术等中后台性质部门遭到“大清洗”,技术、研发、测试等岗位将会成为裁员的重灾区。

“有赞”的高投入难以带来高增长,公司裁员似乎从公司战略上来说一开始就不可避免。

2017年,有赞创始人“白鸦”在接受采访时对外采访时对外说道“全世界没有任何一家软件公司像我们一样囤积人才、重视产品和技术,有赞将会持续坚守技术人才超过50%,销售人才低于技术性人才的比例。”

“白鸦”还说道“现在大部分公司都是销售比例占公司60%,我们作为技术性公司要有带头作用,技术人员与销售各占50%”。

但仅仅4年,“白鸦”就食言了之前对员工的承诺,甚至在脉脉中大量裁员员工提到,在本次裁员中重要的就是优化技术人员与销售人员的比例,将精力核心保证在核心目标上。而这里的核心目标大概率就是指销售任务。

“有赞”真的是一家技术性公司吗?他需要这么多技术人员去处理什么问题呢?

我们发现“有赞”一直没有真正成为一家硬技术性公司,一开始的定位失误,可能是有赞滑铁卢的根本原因。

在“有赞”的介绍中,他是一家SaaS产品服务商,旗下产品有赞商城、有赞连锁、有赞零售、有赞美业、有赞教育等。

简单来说,“有赞”是一家为商家提供“铲子”的公司,例如在微信微商中,帮微商搭建卖货小程序,公众号商城等。

同时,“有赞”还为商家提供导购助手、有赞支付、小程序裂变、引流服务等附加服务操作。

有赞的问题在于,有赞自我介绍与自己发展战略上,他正在形成与自己生态不符的员工悖论。

据华为程序员朋友透露,小程序与公众号商城开发并不属于硬科技范畴,这个依附于微信的小程序的开发团队,大多可以进行模块化组合,只有在深度定制方面才需要大量依靠程序员研发。

在“有赞”的官网中,我发现确实如“华为”程序员所说,有赞大量商城都属于模板化状态,商家在购买有赞服务时只需要从模板库中挑选自己喜欢的样式,即可生成小程序与微信公众号商城。

例如在微信小程序的搭建上,商家从社交电商模板风格到零售门店、行业定制、渠道分销等每个位置都清晰定位了每个板块的应用。

有赞官网,小程序商城模板

除此之外,有赞还将微信小程序在行业上做了区分,如服装行业小程序配色,商城样板、餐饮行业小程序样板等,全页面小程序组合中只有深度定制需要程序员研发,其他时间从模板上来看均不需要大量技术性人员把控。

因此,我们认为“有赞”大量裁员技术岗的原因在于,“有赞”并不需要太多技术性程序员,只需要少量程序员将程序模块化后,在由销售进行售卖。

而当年“有赞”需要大量程序员也仅仅是因为有赞站在风口,去年也是私域流量的扩张期,为了“有赞”多方位发展,才需要大量招收程序员岗位。

如今,在国内工信部的指导下,腾讯、阿里等互联网企业正在实行拆墙限制,原本依靠互联网断外链生存的“有赞”遭受了巨大打击。

知乎上一名自称“有赞”员工的网友在论坛中详细介绍了今年下半年“有赞”所遇到的问题。

“有赞”离职员工表示,今年下半年明显感觉到公司业务能力放缓,程序BUG变多,同时老板开始十分着急“有赞”的业务能力,并对技术岗位进行裁员。

“有赞”员工表示,当时有赞程序BUG变多却裁员技术岗,10月之前身为“有赞”员工的自己都难以理解,但等到互联网“拆墙”靴子落地后,事情的原委变的一目了然。

由于互联网“拆墙”的影响,有赞业务能力正在变弱,因此再也养不起这么多程序员,公司由技术性公司向软件销售公司转型。

除了互联网“拆墙”的影响与公司战略所出现的问题,在最近“有赞”的上市公告中,这家公司还存在更深沉次的原因。

勒紧裤腰带还能过日子吗?

在此轮互联网寒冬中,有赞正在勒紧裤腰带过紧日子。

今年10月,原百度外卖副总裁陈锦辉宣布从“有赞”辞职,此前陈锦辉曾负责“有赞”公司渠道业务,职务仅次于CMO,主要负责搭建渠道体系。

据悉,白鸦与百度的渊源并非从陈锦晖加入“有赞”开始,2006年白鸦曾加入百度用户体验部担任产品经理。

资料显示,陈锦晖毕业于北方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4年4月出任百度外卖副总裁、渠道总监。

在此之前,他曾担任百度渠道部高级渠道经理。陈锦晖离职之前,负责外卖百度渠道部门发展代理商加盟。陈锦辉的加入正符合有赞当年强化代理商扶持的野心。

但在五年后的今天,这位与白鸦交谈甚欢的好友却果断辞职,同时辞职的还有众多“有赞”董事会成员,分别是曹春萌、闫晓田、谷嘉旺、徐燕青以及董秘冯国良等。

据官方公告中陈锦辉与众多董事会成员辞职的原因在于,“有赞科技”重新上市进程取消,私有化进程取消,转而向“有赞”公司转板发起冲击。

2月28日晚,中国有赞发布两则公告,拟私有化撤回其在香港联交所创业板的上市地位,并计划通过有赞科技以介绍方式在联交所主板上。

具体方案包括:向每位中国有赞股东分派现金以及有赞科技股份,每股可得现金0.1352港元、以及有赞科技0.051股份。中国有赞计划从创业板摘牌,将在有赞科技上市后持有支付及其他业务余下资产,目前公司尚未给出具体时间安排。

有赞折价配股公告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有赞”借壳上市的过程。

现在上市的“中国有赞”是当年有赞借壳“中国创新支付”后的合并主体,这个主体只持有有赞真正的运营主体“有赞科技”51.9%的股份,还持有原来借壳公司“中国创新支付”的资产,当年有赞主要看中了拥“中国创新支付”有的支付牌照,合并后既可以通过支付牌照推出支付、担保等业务,将整个资金流转形成闭环。

但与此同时,“有赞”借壳的主体“中国创新支付”却只存在于港股的创业板中,这里成交量较小,“有赞”目前并不满意港股创业板的交易量,转而向申请转回主板。

说的在明白点,那就是“有赞”现阶段缺钱了,“有赞”并不满足于港股创业板的融资规模,因此想要转回主板进行商业股份融资。

除此之外,有赞缺钱的证据还在于前几天,有赞自己发布的公告中。

2022年1月10日,“有赞”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折价18.95%出售公司股价配售超8亿股,若这次折价出售股份成功,将成功募资3.12亿港元,这笔钱将用于系统升级、产品开发、营销开支、战略收购以及新投资等,来补充运营资金。

折价出售股份在资本市场上一向是大忌,这是公司鼓励投资者认购其股票的一种形式,但往往折价配售都发生在公司业绩、财报不景气阶段。

传闻出现后,“有赞”股票下跌15%,公司股价报0.33港元/股,股价距离开年最高点下跌92%,有赞较2021年月的市值高点已跌去700亿港元,市场用脚投票对“有赞”折价融资进行了砸盘。

事实上“有赞”缺钱的消息,进一步证据还在最近发布的2021年Q3财报中,Q3财报显示了公司财务大幅度恶化的情况。

根据有赞公开的2021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有赞营收11.76亿元,同比下降9.9%。期内经营净亏损7.59亿元,同比亏损扩大113.2%。另外,2021年第三季度,有赞新增的付费商家数量为1.37万个,同比增长仅为6%,增速开始放缓。

而且,自2018年赴港上市以来,有赞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至2020年三年间,有赞累计亏损超19亿元。

对于“有赞”业绩增速减缓,证券日报认为2021年“有赞”业务进入快速上升期,其原因在于快手、抖音直播带货的崛起。

短视频平台商家需要“有赞”在公域流量运营后,利用小程序、公众号等商城软件来打造流量变现的闭环,因此“有赞”在2021年上半年业绩增长凶猛。

但在下半年,由于快手、抖音两大短视频平台内部开始自主开发商家小程序,快手推出快手店铺、抖音推出抖音小店后,“有赞”的业绩大幅度下滑。

“有赞”CFO俞韬曾在今年半年报中也证实了这一点,他称“有赞上半年GMV不理想,主要是来自快手渠道的GMV下滑影响,快手平台GMV占整体的GMV比例在2021年上半年下滑至20%。”其表示,“快手依然在尝试发展自己的电商交易闭环,因此我们来自快手产生的交易额在持续地收缩。”

据官方所说,此前快手在最高点曾为“有赞”提供近40%的GMV,主要为快手提供中小型电商企业提供软件、支付等工具包等。

“有赞”缺少自主流量在企业创立之初就被大量互联网从业者吐槽,至今“有赞”依然依靠各大互联网公司在夹缝中求生存。

但过度依赖外部平台在互联网企业中实属下下策,今年“有赞”缺钱从公司历史上看来或许是命中注定。

目前看来“有赞”全员勒紧裤腰带将持续漫长的时间,“有赞科技”上市或“中国有赞”转板等消息才能彻底解决公司资金难题。

在此背景下,“有赞”想办法裁员、节省开支、融资、折价配股,可能是公司能够运转的必要条件。

口碑崩坏的恶性循环

“严格来说我们只能算开店工具,并不能算是平台”。

“有赞”是一家怎么样的公司?这家背靠腾讯、百度、阿里、字节与快手的公司为何不赚钱是我们想要深究的问题。

在我们探寻“有赞”商家时,在知乎上看到了这样一则举报“有赞”的资料。

2021年10月,名为王强(化名)的用户在网上接触到了“有赞”商家,在商家开店赚钱的诱惑下,王强开通了“有赞”分佣推广渠道,成为了商家有赞推广分销员。

在“优质货源,助力摆摊”的宣传中,王强刚开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要看看能不能在下单后进行分佣。

在得到客服的肯定答复后,王强开始分销“有赞”商城中的国产品牌护肤品,由于王强发现护肤品是商家直发,性价比与佣金都很高,于是花了大价钱去销售此产品。

前一个月的时间,王强投入了60—70万元,返佣每天的额度可以达到2万元左右,但在12月初时,王强发现“有赞”软件开发的商城后续并没有返佣。

刚开始王强在询问客服后,客服说可能因为技术故障的原因,暂时停掉了王强的返佣渠道。

但在接下来的几次电话中,客服依次让王强进行认证、推诿说明天开始结算、或是说佣金已经开始结算了。

等了一个月的时间,王强才发现,原本一个月前的大额返佣至今还未结算,返还的全是小额订单。

在王强打电话质问客服时,客服才告知商家把佣金设置错了,商家的余额中已经没有钱了。让王强自行联系商家解决。

知乎网友:有赞官方不负责任

王强表示,我投入60多万,到头来因为一个商家设置错误损失30多万元,我感觉自己被骗了。

在王强添加到商家微信后, 商家却也表示自己被“有赞”坑了8600元购买小程序, 自己完全不懂商家商品,手续费、佣金比例等都是“有赞”工作人员设置的。

王强怀疑,“有赞”调高佣金套路分销渠道,帮商家将货物卖出去,期间谁吃亏与“有赞”并无关系。

无论王强怎么说,有赞都会用一句严格来说我们只能算开店工具,并不能算是平台来为自己解脱。

但觉得自己上当受骗的并不止王强一人。

今年6月17日,《红星资本局》也报道称,多位商家在有赞商城花费6800元购买年费后,对方承诺会安排主播来带货,但后面迟迟没有兑现,寄给有赞的样品也不知去向。而在商家要求退还剩余年费时,同样一直没有工作人员来处理。根据报道,仅在一些微信群中,类似商家就有500多人。

在黑猫投诉中,有赞商城的投诉为4584条,其中三分之二的用户在举报有赞中跑路商家,其中有赞问题最大的便是,从不对商家销售的客户负责,虚假发货、拒不退款、买货被骗、卖假货公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赞”大量的差评也让,脉脉中“有赞”前员工吐槽,“我在有赞公司时,看到的就是有赞并不重视续费,有赞美业续费率连50%都达不到,大多数生意都做的一锤子买卖”。

他还吐槽称“有赞整个公司的侧重点都在于商家运营,但公司想往代运营方向转型,不过公司价值输出,价值落地都做的很差,甚至连客户生命周期这个概念都没有,交付没有专业的实施,客成没有专业的维护,真个公司像全是运营”。

脉脉爆料前员工对有赞的看法

如果说大量裁员、融资不顺是有赞在公司战略、组织架构和资本配置层面遇到的阶段性难题,那么商家与消费者眼中有赞的口碑崩坏,则直接让有赞陷入了企业服务这门生意里的恶性循环,直接关系到有赞的生死存亡。

写在最后

几年后回头看,这次绝对是好事。

这是有赞CEO白鸦公开支持996。

996,对于有赞与白鸦来说是不是好事,我们并不知晓。不过,对于跟有赞出生入死,依然996工作制的员工来说,这次裁员显然并不是一件好事。

从有赞的历史发展来看,白鸦是一位极具理想主义色彩的创业者,他想囤积人才让有赞成为技术人员最多的企业。

他想不依靠流量,只用找到互联网“大腿”,便能一直跟着“大腿”吃到饱。

他还想在商家领域“不粘锅”,事件发生后将自己的错误撇于事外,结果遭到商家与消费者的双重口碑崩塌。

在有赞成立之初,白鸦兴奋高喊,“我们要做中国的shopify”。

后来大部分投资人认为,国内订阅与付费机制不完善,因此我们没有shopify,只有“有赞”。

但国内没有shopify真的只是消费者的原因吗?有赞可能始终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白鸦电子商务王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