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滑雪的尽头是骨科?

收藏
作者:奇偶派
2022-02-18 11:08
滑雪的尽头也许不止是骨科,还可能是一个仍然处在萌芽期的千亿万亿市场。

作者 | 黑加仑 

编辑 | 钊

出品 | 奇偶派


“你是怎么摔的?”,“我滑雪俯冲的时候没刹住车”。2022年2月虎年开工后,湖北咸宁市的某医院的骨科门诊内迎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

在重庆城区的某滑雪馆内,自去年12月底开始先后已有10人因为滑雪受伤送进了就近的医院。

而在气温更低、冰雪产业更发达的东北,因为滑雪而就医的患者也正在呈现上升趋势。

“谷爱凌加油、苏翊鸣加油,安全落地,千万不能有事啊”。如火如荼进行的冬奥会中,观众除了期待中国健儿取得优异的成绩,充满激动之余,也多少对冰雪运动高风险性有所担忧。

随着滑雪热的持续升温,滑雪运动“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也在缓慢地被揭开。滑雪的尽头,真的是骨科吗?

湖北居然每年600万人上冰雪?

空中抓板,完美落地。在万千人的注视下,滑雪少女谷爱凌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曲线,顺利完成了转体1620动作(左转双周偏轴转体),并且一举逆袭夺得了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决赛的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天才滑板少女的最后一跳获得了94.5的高分。她最后一跳使用的动作也被誉为了滑板界的天花板,除了谷爱凌之外,只有法国选手泰斯·勒德在今年1月成功完成过这一动作。

无独有偶,在情人节这一天,另一名中国选手苏翊鸣在男子单板大跳台资格赛中使用了“Bs 1800 Indy Crail”的高难度动作,收获了第一轮中唯一一个超过90的得分。并在随后的决赛中,又多次成功使用了1800动作夺得桂冠。

“我啥时候也能像他们一样,又飒又美啊”,除了赞叹为国争光的运动员,网友们也被“优美”的滑雪动作所吸引。

借助冬奥会的火爆人气,滑雪这项运动在这个冰雪季彻底走向了大众。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冰雪运动相关企业和冰雪休闲旅游人数都实现了跨越式进步。其中,冰雪休闲旅游人数已达3.05亿人次,光顾了全国超过1400家冰雪运动相关企业。

同程旅行发布的《2022春节假期旅行消费数据报告》显示,今年春节期间,全国冰雪类景区订单量较去年春节同期上涨68%。

在陕西铜州市照金国际滑雪场,2022年春节期间的客流量同比增长了50%,为此滑雪场还特地增设了一条标准高级雪道和两条练习雪道。在离铜川市不远的宝鸡市太白鳌山滑雪场,春节期间最大单日接待量甚至达到了两万人次。

在冰雪之城哈尔滨,坐拥着全国最多的4261家,占到全国冰雪企业的近两成。部分冰场的冰刀日租量达到了千余次。“来这里的滑冰迷,都想和武大靖一样快”,面对春节期间,超过160%的增长量,哈尔滨融创雪世界的工作人员显然对于高昂的冰雪热有点出乎意料。

而在中部区域湖北,消费者对于滑雪的热情一点也不比北方低。据数据统计,目前湖北省共有冰雪场地30个,每年有近600万人参与过冰雪运动。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2月6日,湖北省30家冰雪场所接待游客85万人次,冰雪运动消费达1.5亿元,带动周边经济效益4.2亿元。今年春节期间,仅神农架林区就接待滑雪游客3.5万人次,同比增长20%。

当然,当众多消费者真正实践过后,就会发现理论与实践之间仍旧存在着巨大的鸿沟。

图片来源:微博

与专业运动运们在雪中驰骋不同的是,初次与冰雪过招的业余爱好者们终于发现那些网上看到的优美动作在现实之中有多难实现。

前段时间明星杨采钰在社交网络平台上晒出自身滑雪的短视频,视频中自称“滑雪高手”的杨采钰屡屡上演了“四肢朝下,扑街”的狼狈戏码。让人感叹即使是经常接触滑雪运动的明星也完全不能驾驭冰雪的力量。

而普通滑雪迷的体验来得更差。前段时间网友在滑雪场上传了一段真实视频,从视频中能够看出教练正在对学员进行滑雪转圈教学,而轮到学员自己尝试的时候,迎来的却是一圈下跪的画面。

“一看就会,一学就废”,感受过真实冰雪体验的网友形象生动地留下了普通民众对于滑雪这项看似已经“大众化”运动的评价。

当然,仅仅是学不会还不足以体现滑雪这项运动的高门槛。这项兼具速度与高度的极限运动,还有着超乎外界认知的危险性。

2月14日,在冬奥会的坡面障碍赛中,有望晋级决赛的美国选手哈米尔在第二滑中出现了失误,失去了晋级决赛的希望,而选手自身在摔倒后也久久不能起身,最后还需要借助医疗队担架抬出场。

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一次失误也许就意味着一场比赛中名次的转瞬即逝。而对于业余爱好者来说,也可能是从雪场到骨科的戏剧化转变。

每个滑雪迷,都进过医院?

滑雪,这项原本神秘的运动究竟有多危险?

2022年2月11日,北京某滑雪场的高级雪道上出现了一个显眼的大喇叭,不断重复着同一句话:“大家注意了,这里是高级道,不会刹车不会拐弯的,先去初级道小坡玩,自己什么水平自己心里清楚,撞到别人赔不起,撞到自己伤不起”。

在迎接了一波接一波疯狂滑雪迷后,滑雪场率先意识到了安全这一关于滑雪运动最基础的因素。

而就在一个星期前,新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科医生毛睿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当天医院的9台手术有7台和滑雪有关,极高的受伤概率让其不禁感叹雪道的尽头是骨科。

“三亿人上冰雪,三千万人进骨科”、“人家是谷爱凌,你是谷爱折”,尽管网络上的调侃略显夸张,但的的确确反映了这项运动逐渐为人熟知的危险性。

据统计,目前仍在进行的冬奥会,就有多名职业运动员遭遇到了不同程度的伤病。其中,在高山滑雪男子全能滑降项目中,一名选手因为摔伤导致全身7处骨折。

而广大业余爱好者的受伤情况就更为广泛,除了普遍反应的因为熟练程度摔跤导致屁股疼之外,摔伤,扭伤甚至肌肉拉伤都成为了滑雪迷了受伤的主要原因。

据知名健康博主丁香医生统计,摔伤成为了滑雪爱好者们最常见的受伤情况,在近两个雪季共计753例患者受伤方式统计中占比达到了76.6%。

数据来源:丁香医生  奇偶派制图

而据北京附近万龙滑雪场和富龙滑雪场统计,在对共计近1200例患者进行分析后发现,头颈部和膝关节不幸成为了最容易受伤的两个部位,平均100名患者中,就有近40人因为操作失误导致上述两个部位受伤。

在2月15日刚刚结束的高山滑雪女子滑降决赛中法国选手赛鲁蒂正是因为膝关节的损伤而退出了比赛。

而面临这种在高速滑雪运动中出现的意外状况,缺乏系统护具保护的业余爱好者可能会遭受比职业运动员更大程度的伤病。

据人民网报道,近日江苏的吴先生在滑雪不慎摔倒,当时就出现了右腿不能走路、膝关节无法弯曲的症状。而经过医院磁共振检查后,确诊为内侧半月板撕裂。其受伤部位也与前文骨科医生毛睿提到的多台滑雪受伤进行手术的患者的受伤部位类似。

面临高速的冲击,业余爱好者更为脆弱的半月板成为了滑雪运动潜在的最大危险。

另一大容易受伤的部位则更加频繁地出现于新手小白身上。业余爱好者在刚接触滑雪运动时,经常会因重心不稳而导致前倾摔倒,多数爱好者在倒地时习惯用手支撑,这也让手腕成为了初级雪道的练习者中最容易受伤的部位。

在山西的段女士,因为觉得195元的滑雪门票太贵,想在中级雪道多拍几张照片时,不慎摔倒,结果手率先着地导致手腕骨折,经过医院治疗最终花费了400多元。

“想尝试练一下滑雪,费用贵吗”,“那要看医疗费的多少了?”。社交平台上一段戏谑的对话,反映出了如今滑雪运动中受伤频率和费用之高。

而导致滑雪受伤治疗费用高昂的原因有两个:受伤的严重程度和就诊时间。

微博博主“叶落孤舟”2月14日在网上晒出了自己滑雪受伤就诊的图片,并调侃自己为“骨科赞助滑手”。

图片来源:微博

据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外科系统医生向奇偶派(jioupai)透露,即使是普通挫伤CT检查加上接骨七厘片等用药也需要500元以上。而如果病情严重需要手术,手术用的钢板螺钉数量、进口还是国产、术前术后用药、有没有去ICU都会造成大量的花费。

而据该博主透露自己自从有疼痛感后三周才就诊,错过了最佳就诊时间。据网上资料显示,多数症状不明显的网友都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去医院就诊。

另一方面,对于“雪道的尽头是骨科”,该外科系统医生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由于医院周边没有滑雪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骨科2022年春节期间并没有接到滑雪受伤的患者。

“相比于参与冰雪运动的总人数,目前滑雪就诊的患者基数还较小,而且即使是在滑雪场附近的医院,一般轻伤的主要都送去急诊室处理了,真正需要到骨科的患者寥寥无几”。

诚然,随着更多人的参与滑雪这项运动的危险性逐渐暴露出来。但从真实体验来看受伤率也许还未达到15%的高度。但相比其他运动,滑雪较高的受伤比率依然是阻碍其走向大众化的关键因素。

滑雪,离大众化还有多远?

如果滑雪热能够持续,也许我国又将迎来另一项大众化运动。问题是,在目前滑雪受伤的话题频繁登上热搜的背景下,滑雪走向大众化的道路上到处是荆棘。

第一大困境是滑雪场管理和顾客体验问题。

在大众点评上搜索武汉周边滑雪场发现,以九宫山滑雪场为代表的滑雪场所平日成人门票在200元左右。滑雪用具仅包含雪鞋、雪板和雪仗,不包含附加的防护装置和保险。

而在商家评价中,消费者吐槽最多的就是人多管理乱。例如交通不便、雪场人多拥挤等。尽管将整个滑雪场分成了初级、中级、高级雪道三个部分但中级雪道中仍然不乏家长带着小孩乱跑的身影。

对于持续升温的冰雪热,最贴近消费者的滑雪场显然还没有做好准备。而雪场的管理缺位也要为频繁发生的滑雪事故负上很大的责任。

第二大困境是匮乏的保险保障。

即使是安全措施配套齐全的专业赛场,滑雪运动也难免会有受伤的事故发生。而在更加大众化的场景就更加常见,遗憾的是,目前市面上的冰雪保险并没有很好地覆盖这一风险。

根据定义,滑雪保险归属于意外险类别下。然而,目前市面上保险公司推出的意外险大多不包含滑雪在内的高危运动受伤的赔付。

据业内某保险公司经理向我们透露,一般的意外险细则中均会明确指出包括潜水、滑雪、攀岩等高风险运动受伤不属于保险合同的赔付范围之内。

因此,目前除了几款专属冰雪运动保险之外,只有“扩展”了滑雪运动或者“明确未除外”滑雪责任的意外险才具有保障效力。

据统计,因为滑雪事故在我国平均每起事故金额超过了13万元。目前市面上面向冰雪运动的保险种类与需求存在明显落差。因为赔付数据较少的缘故,大部分保险公司也不愿意为此推出个性化保险产品。

当然,随着冰雪热的持续升温,未来融入消费场景中售卖的滑雪专属险也将是大势所趋。无论是保障额度和保障期限都需要经历质的飞跃。

解决了事前和事后的安全保障措施,第三大困境是滑雪知识的普及。早在五年前,国际雪联就发布了关于滑雪运动的十大安全准则,要求滑雪者有责任熟悉并遵守本准则。

随着北京冬奥会的举行,原本陌生的滑雪运动逐渐走进了国内。但大半分业余爱好者并没有很好地熟悉这一滑雪界的十大“真理”。从部分网友晒出的视频中也能看到,多数游客在进行滑雪时都会违反“停止地点”和“两侧行走”原则。

对滑雪知识的普及是最有效的从根本上降低滑雪运动自身高风险的方法。而这也无形中催生了许多细分领域的诞生,其中最火热的当属滑雪培训馆的诞生。

去年年底在武汉恒隆广场开业的Hopo Snow城市滑雪空间,因其新颖的主打滑雪概念的宣传受到了以家庭消费群体的关注。

相比于室外滑雪场,室内模拟滑雪机安全系数更高,适合儿童进行体验。目前在武汉还有SEESKI城市滑雪等品牌,主要分布于高端商圈内。部分单人单词体验课价格更是高达320元。

图片来源:大众点评

而活跃于各大雪场的滑雪教练更是当下在火爆的职业之一。据统计,仅计算教课收入,底层滑雪教练的月薪也能达到万元 水平,部分“顶流”教练月收入甚至达到了30万元。

据国内知名滑雪培训机构雪乐山创始人介绍,在过去的一年里公司位于全国30多个城市的近百家门店共接待了70余万人次的体验,预计年收入在3亿元左右。

在近乎疯狂的冰雪市场背后,消费者对于滑雪理论知识和实践的高度需求撑起了这片高达万亿的市场。

当然,随着冬奥会的落幕,滚烫的消费市场冰雪热也许会迎来第一轮降温。从职业化到大众化,滑雪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写在最后

归根结底,无论从实际操作性还是保险界定来看,滑雪仍旧是高危的极限运动的一种。

而法国著名影星加斯帕德尤利尔因为滑雪意外导致脑部受到重创去世,七届F1车手赛车总冠军舒马赫也因遭遇滑雪事故至今昏迷不醒。

早在北京冬奥会之前,滑雪这项运动在国人眼里更多类似于温泉、漂流等休闲旅游产品。

在咸宁九宫山滑雪场开业不久后,张民曾经策划了一场“温泉加滑雪”的自驾游,那个时候他看到的画面是挤满人的温泉场所,和寥寥无几的滑雪圣地。今年春节,当他又一次造访咸宁时,他也被滑雪场的拥挤所震撼到。

无可否认,滑雪,有很大概率将成为国人的又一全民大众化运动。尽管目前它较高的风险才刚刚被市场所意识到。

事实上,从2011年开始,我国冰雪企业注册量就呈现了上升趋势,并在十年后达到了3933家的顶峰,这其中还包含了共计59起、融资规模超过34亿元的资本市场融资热。

截至2月14日,共有5.15亿观众观看了北京冬奥会的赛事直播,亲眼见证了奥运健将们6次夺魁的壮观场面。这无疑是助推滑雪热继续升温的最好燃料。

从这一角度来看,滑雪的尽头也许不止是骨科,还可能是一个仍然处在萌芽期的千亿万亿市场。

参考资料

1.《雪道尽头是骨科?真相:滑雪很美好,只要你不作》上游新闻;

2.《湖北:“冷资源”撬动“热经济”“冰雪+”成为新引擎》人民湖北;

3.《第一次玩滑雪,就刺激到进了医院》丁香园·丁香医生;

4.《雪道尽头是骨科?冰雪运动保险怎么选》国际金融报。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冰雪运动户外运动滑雪极限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