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复星系”浮沉

收藏
电商零售
作者:奇偶派
2022-03-08 11:22
论语有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企业亦如斯。

作者 | 利好 

编辑 | 钊

出品 | 奇偶派


1977年一户东阳横店的贫苦农民家庭中,一位菜农母亲正向一位“聪明绝顶”的少年讲述着改变命运的方式。

“你要是能够认真读书,就不用拔猪草,可以少干些农活”。

“绝顶少年”看着母亲干农活的姿态,暗暗发誓一定要早日跳出“农门”,让自己的命运有所改变。

1985年,“绝顶少年”成功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成为从东阳横店走出的第一位复旦大学青年才俊。

7年后在校表现优异的他,被留在了复旦大学校团委。

不过,年轻的心让他想看到更加广阔的天空,因此他向亲朋好友借了一些钱准备出国。

1992年,南巡讲话时发展市场经济的号召,燃起了“绝顶少年”的雄心。

这年,他在经过数月的权衡与思考后,放弃了出国的念头,而是响应时代的号召——创业。

1992年中,“绝顶少年”从复旦大学校团委辞职,借了数位亲朋好友3.8万与4位同校同学共凑足10万元,创办了一家信息咨询公司。

在这不足15平米的狭小房间中,这家咨询公司就是复星国际最早的雏形,当时办公室中只有一台大头电脑、一辆28自行车与4位戴眼镜的少年。

不过,这一年,在这狭小的房间中这位“绝顶少年”通过为元祖食品、乐凯胶卷做市场调查报告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00万元。

一年后,这家咨询公司决定转型,以复旦最著名的基因工程为公司的业务重点,转向现代生物医药行业。

2016年,这位拿着10万元创业的“绝顶少年”已拥有1800亿市值的母公司,旗下上市公司更是多达20家。

有传言,“如果在国内商业帝国的整体布局上,徐翔3万本金赚百亿只能算个二级市场抄家,郭广昌才是真正的千亿金融帝国巨鳄”。

没错,这名从10万赚到1800亿的“绝顶少年”正是复星集团的CEO——郭广昌。

只是,最近千亿商业大佬郭广昌却可能开心不起来。

在复星国际商业巨轮里,健康、富足、快乐三大引擎中,“快乐”这一引擎有熄火的倾向,其他两大引擎也面临不小的动力问题。这一系列问题,看起来虽不致沉船,但已经影响航行。

01 快乐板块“不快乐”

如果说复星系高价杀入白酒行业,使自己杠杆率上升是这艘巨轮被侵蚀的甲板,那么复星的文旅板块则出现了明显的“窟窿”。

2018年,三亚,由复星集团投资百亿打造的海南超豪华酒店“亚特兰蒂斯”开业仪式上,51岁的郭广昌致词时几度哽咽,停顿许久才将这并不长的演讲稿念完。

郭广昌想要建立海南最大度假村已经计划数年,而此次演讲让他回想起了自己年轻时来到海南调研时的场景。

我们把时间倒回34年前的1988年,此时21岁的郭广昌和同学们听到海南建省的消息,身为咨询公司的他,也想去这片刚建省的“热土”看看。

在复旦大学的支持下,郭广昌带着21名同学,拿着永久自行车厂赞助的3000元和复旦团委们的一封介绍信就上了路。

据媒体报道,当年郭广昌与13名同学骑行海南,累了就睡在沿途的教室中,饿了就吃些食堂的剩饭剩菜,他们沿着东南海岸线就一路从北京骑行达到海南。

到达海南后,海南省由于“闯海墙”人头涌动,四处都是寻找人才的公司与背着行李就赶来的大学人才。

在海南一个星期,郭广昌看到了只有报纸上才会有的“十万人下海南”盛况,也见识到了海南的美丽风景。

郭广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再来寻找一片属于我自己的土地”。

这个愿望终在34年后,伴随着亚洲最豪华的酒店正式落地。

只是这次豪华落地,在疫情的“黑天鹅”下,显得并不那么完美。

2019年的复星旅文的业绩发布会上,复星旅问负责人钱建农在现场表现轻松乐观。

他说道,“目前国内疫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你们看我们开会也没戴口罩了,我们相信疫情很快就回过去”。

钱建农在德国留学工作10年,1990年代回国,在上海开了第一家麦德龙超市,曾任海王星辰总裁。复星旅文的重要收购基本都由他主导。

法国地中海度假村是钱建农在该事业部的第一笔投资,复星认购其7.1%股份后,在中国开设了第一个度假村,亚布力Club Med。

5年后,复星收购了在巴黎交易所上市的地中海俱乐部。

复星旅文与高端酒店亚特兰蒂斯、地中海度假村合作,参股英国最老牌旅行企业托马斯库克,使复星开始在全球旅游业占有了一席之地。

复星旅文承载着复星集团快乐板块增长的“新希望”。不过,疫情的“黑天鹅”却让复星旅文事与愿违。

随着疫情的蔓延、国际社会动荡加剧,复星旅文营收分别由2018财年和2019财年的162亿元和173亿元跌至2020年的70亿元,2020年营收同比下滑59.28%。

业绩上净利润的跌幅更大,复星旅文2018财年和2019财年净利润分别为3.89亿元和5.76亿元,到了2020年净利润直接亏损28亿元,跌幅高达586.27%。

在复星旅文几大业务板块中,度假村及旅游目的地运营板块下滑额度最大。该板块去年收入56.56亿元,较2019年112.6亿元大幅减少约56.04亿元。

另外两个业务板块中,旅游相关物业及建造服务板块去年的收入为4.69亿元,较2019年34.94亿元,同比较少86.57%;旅游休闲服务及解决方案板块,去年收入9.35亿元,较2019年25.83亿元同比减少63.8%。

除此收入下滑、经营亏损,复星旅文还负债有所增加。复星旅文年报披露,公司2019年末的负债总额为283.73亿元,而2020年年末增至333.43亿元,负债同比增加17.8%。

“黑天鹅”疫情导致复星旅文业绩下滑,负债上升的同时,“灰犀牛”也如期而至。

2020年6月,加拿大最有名的太阳马戏团因负债16亿元申请破产保护,而复星国际正是太阳马戏团第二大股东,其拥有太阳马戏团24.43%的股权。

太阳马戏团与复星旅文一样,同属于复星国际快乐板块,2015年复星国际投资太阳马戏团时称,这是继投资地中海俱乐部、亚特兰蒂斯酒店、托马斯库克品牌后,又一重要布局。

只是,复星集团没想到的是,太阳马戏团仅仅在其投资后撑了5年就申请破产保护,为了使其振作,复星集团需与其他股东一起向其注资3亿美元流动资金。

而在这之前复星国际为了开拓太阳马戏团在中国的市场,已经投资了数亿元,不过砸出的水花寥寥。

灾难总是接踵而至,世间常理本就如此。

太阳马戏团申请破产保护后,英国老牌公司托马斯库克也申请破产,这家拥有90架客机和200家自有品牌酒店的老牌文旅公司最终走到了末路。

复星国际在2015年便开始投资这家公司,持有其11.38%的股份。托马斯库克的破产,让复星快乐业务雪上加霜。

在电话会议上,复星旅文在谈到托马斯库克时表示,想要将这个老品牌改造成全新生活方式品牌,但目前并未有任何音讯。

2021年上半年,郭广昌被频繁问及复星旅文会不会拖累资金链,郭广昌对媒体回应称,“如果疫情拖一整年肯定旅游业务会受到影响,不过好在复星集团有充足现金,所以这些冲击对我们来说是短期的”。

不过话虽这么说,在此前的薇娅直播间中,郭广昌及复星集团高管频繁露面,郭广昌说“只送礼不卖货”,但送礼中就有“亚特兰蒂斯酒店海景房一晚”。

复星集团与郭广昌在文旅行业的压力,在薇娅直播间的营销便可窥知一二。

02 郭广昌的新“酒局”

1988年暑假,复星集团CEO郭广昌初到大城市,看啥都觉得新鲜,为了去看看首都,郭广昌买了部二手自行车想要骑车到北京考察。

选择骑自行车也是没有办法,郭广昌这时还是妥妥的“穷二代”,这辆自行车还是他省吃俭用从牙缝里一点点节省出来的费用。

而此次考察,他身上仅有200元钱,这还是一位好友的妈妈知晓他的计划后强行赞助给他的。

郭广昌用这200元,买了份地图,揣着干粮和水壶就踏上了自己的北旅之路,郭广昌在自述中说,“我不知换了多少个轮胎,多少个脚蹬子,一路风餐露宿,骑车10天才到达北京。”

他在北京逛了天安门,逛了故宫后,郭广昌觉得以自己的体力想要再回去怕是会累死在半路上,他一狠心,卖掉自己仅有的自行车,买火车票回复旦大学。

在买票途中,听黄牛说从青岛回上海会便宜很多,只是要的时间久点,郭广昌想着久就久点吧,反正自己穷的只剩下时间了。

于是他买了一张大巴车的票,郭广昌就从北京到了青岛,只是青岛的风景并没迷住郭广昌,反而青岛啤酒给郭广昌留下了永恒的印象。

如果每天都能喝青岛啤酒那该多好,郭广昌或许正是如此暗想。

2017年,复星国际成为青岛啤酒股东,郭广昌花55亿元拿到了青岛啤酒17.99%的股份,一跃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成交价27港元/股。

青岛啤酒对于郭广昌来说就像是“初恋情人,只是这个初恋等待了近30年才拥入怀中”。

对于复星系投资青岛啤酒,郭广昌说,“复星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但绝不会止于青岛啤酒。中国人的餐桌上,一定离不开一壶好酒。”

但在2021年年底,人们发现郭广昌正在“甩开”这位初恋情人,转而向白酒市场进发。

奇偶派从青岛啤酒的公告中发现,从2020年开始复星系开始减持青岛啤酒,复星系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青岛啤酒H股股份6790.2万股。最新一次减持发生在2021年4月29日,当日复星系减持青岛啤酒H股3300万股,之后其持有青岛啤酒股份比例由10.57%下降至8.15%。

复星系第一次减持价格为67.98元/股,第二次减持为73.25元/股,三年时间复星系累计从青岛啤酒套现超过70亿元。

在大幅度减持青岛啤酒的同时,复星系接连加仓了“舍得酒业”“金徽酒”等白酒品牌。

不过,这并不是复星系第一次进军白酒行业,郭广昌是好酒之人早在8年前就人尽皆知。

2014年,复星系先后与金种子酒、沱牌舍得酒、古井贡酒和老白干酒接触或洽谈过股权转让、增发或混改事宜,最终都不了了之。

同年,牛栏山酒厂母公司顺鑫农业定向增发股票,复星系旗下投资机构都有参与,但最终未能认购成功。

2020年5月,复星国际分别利用旗下公司豫园股份与海南豫珠收购金徽酒29.9%的股权,后者大量收购流通股将持股比例提升至38%。同年年底,复星国际再次收购舍得酒业70%的股份。

从收购价格与股票拉升幅度来看,复星国际抄底金徽酒与舍得酒来说,这次抄底确实成功。

不过,复星国际大力收购白酒,也让这艘巨轮有了不少安全隐患。

2020年7月28日,穆迪公告称,将复星国际有限公司的企业家族评级由Ba2下调至Ba3,评级展望由列入评级观察名单变更为负面。

下调评级的原因说的是,“复星国际债务杠杆率较高且不断增加;长期投资依赖短期资金;控股公司层面的利息覆盖率低;信贷传染风险不断增加”,并称,“如果债务资本率持续高于55%,可能还会下调评级”。

2014年以来,复星国际的财务杠杆水平多数时间都在70%以上。截至2019年末,资产负债率为74.72%,负债到达历史高位。

穆迪公告称,复星国际2019年全年支出的融资利息高达102.78亿元,大幅侵蚀了利润,并造成了资金链的高度紧张。

郭广昌从“初恋情人”青岛啤酒套现70亿元,而杀入白酒行业。难道,泛海系的杠杆豪赌再现复星系?

这一把下注,很难说郭广昌到底会成为卢志强,还是翻身后的孙正义。

03 健康板块不理想?

行驶的巨轮中,除了甲板和船体会有所损伤外,内核的隐患往往在不经意间爆发,复星医药便是复星商业版图中的内核。

郭广昌真正地发家,还要从一场饭局说起。

1993年底,在郭广昌同学梁信军的一次饭局上,学术大咖们在谈论着生物工程和遗传工程,虽然郭广昌听不太懂,但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这才是赚钱的路子。

在梁信军的介绍下,郭广昌找到了复旦大学遗传工程系的汪群斌、范伟,和计算机科学系的谈剑加盟,共商赚钱大计,并将“广信”改为了“复星”—复旦之星。 

对郭广昌来说,生物医药是个新领域,到底生产什么产品才是正确的方向,得想好了,可别再一家伙又赔了个底朝天。 

郭广昌拿出当年做市场调查时的专业精神,多次向业内专家请教和咨询,终于有了自己的方向。

曾因一桩“毛蚶”引发全市肝炎的事件让无数人心有余悸,加之医学领域急需一种能快速诊断肝炎的试剂,不论临床还是研究都是必需品。 

反复调查后,郭广昌决定,复星的第一个生物医学项目就是乙型肝炎诊断试剂研制。

一年后,复旦果然研发出一种新型基因诊断药剂——PCR乙型肝炎诊断试剂,并且顺利通过有关部门检测。

这次成功,也为郭广昌的复星医药埋下了隐患。

复星医药上市,后郭广昌随即带资金跨入房地产领域。左手生物医药,右手房地产,资本市场融资、以小博大,似乎成为复星医药难改的外部形象。

目前,复星医药控股50多家公司,从2009年开始复星医药上市后便大量收购各类公司, 10年时间商誉由0.51亿上升至88.95亿,涨幅高达170倍。

上一个像复星医药这样商誉暴增的两家医药公司,一个叫做步长药业,一个叫做人福医药。这两家医药公司商誉畸高后,都遭遇了暴雷。

从复星医药财报看会发现,每一年复星医药的投资收益都占净利润的大头,2018年,投资收益占净利润的67%,2019年占净利润的107%。

同时,在货币资金与负债方面,2018年-2019年,货币资金分别为85.47亿元,95.33亿元,有息负债总额分别为238亿元、217亿元,前者长期不到后者的一半。

在2019年底,复星医药为了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甚至将大量资金投资到了白酒行业。只是,医药行业为了业务增长,投资白酒这条路真的好走吗?

04 写在最后

复星国际刚创业时,5个人坐在15平的小房间讨论着复星的未来,以及自己的梦想。

郭广昌也曾笑着说,我们五个就像五根手指,握紧就像一个拳头,我们在一起就没有击不破的困难。

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5年前梁信军的离职,让本该无坚不破的复星系开始出现缺口。

复星系“快乐”板块,在疫情黑天鹅之下连年亏损。郭广昌手下的富足板块金融投资,则因为杠杆问题被国际评级机构下调评级。就连五人一起创建的健康板块核心业务复星医疗,也开始沉醉“酒香”,无法自拔。

复星系这艘商业巨轮在急速行驶中遭遇外部环境、内部机构与自身战略的问题,出现了一个又一个裂口。虽然目前还不足以致使船沉人亡,但是一旦控制不住风险扩大,也足以危及生存。

论语有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企业亦如斯。

参考资料:

风声岛《郭广昌背后的金融帝国》

正经社《郭广昌的酒意,复星系的压力》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会议
复星系复星集团郭广昌复星国际